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他身邊的幾名男男女女,也只是淡淡的掃了眼邱如,並不認識這個突然到訪的年輕男子。

「高少真是貴人多忘事,兩個月前您那酒店的所有外窗清潔,還是我給您包辦的。」

被高少遺忘的邱如,並沒有露出絲毫的不滿,他清楚自己的身份,與對方相比,他根本沒有任何錶示不滿的資格。

「哦!原來是你啊!」

高少想起了邱如的身份后,原本僅有的幾分好奇,也就煙消雲散了,還上了一副興緻缺缺的神色。

但他還是耐著性子,向旁邊依然好奇邱如身份的朋友解釋道:「這位是皓天保潔公司的邱總,年紀輕輕的,在無人幫助的情況下,自主創業走到今天這一步,十分了不得。」

高少話說的好聽,但卻瞬間將邱如的老底,揭的一乾二淨。

皓天保潔公司他們雖然不知道,但東南市有名的幾個大保潔公司他們還是知道的,其中,並沒有皓天的名字。

知道這只是一個毫無背景的小老闆后,幾個在東南市雖然算不算頂尖,但也算得上一線公子哥的二代們,頓時就對邱如沒了興趣。

只有高少還在出於禮貌的,給邱如介紹著身旁的好友。

「這位是宋少,東武工業機械的少東家,這位是郭少,南方科技公司的少東家,最後這位是鄭少。」

加上高少自己,一共四位二代,每一個的身份,都讓邱如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無論是高少的輝騰生物製藥,還是東武工業機械,亦或是南方科技,這都是有名氣的企業,遠不是他這那家剛剛起步的小公司可以比擬的。

至於最後那位鄭少,雖然高少沒有介紹他的身份,但從眾人的態度來看,卻是隱隱以鄭少為首。

這樣一來,鄭少的身份到底有多高,就有些呼之欲出了。

想到這兒,邱如突然感覺自己就像發現了一個寶藏,一個絕佳的人脈圈寶藏,只要能挖到這個寶藏,對他來說,絕對會受用良多。

「邱總,最近混的怎麼樣?生意可還好?」

總是閑來無事,高少便找了個話題準備閑聊一番。

「謝高少關心,生意還行,最近也找了個大學的女朋友……」

說著,邱如裝模作樣的在四周環視了一圈,疑惑道:「唉?我女朋友哪兒去了?」

故意等了一會兒后,邱如指了指自己剛來的地方,換上了一副諂媚的表情,向高少挑了挑眉,問道:「高少,不知道有沒有興趣過去看看?」

看著邱如那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高少突然就來了興緻,大手一揮,說道:「哥幾個,走,換個地方玩玩。」

說著,高少一馬當先就走了出去,身後,一群閑來無事的人,也都提步跟了上去。

邱如一副狗腿模樣的在前面帶著路,時不時的,還會回頭看上兩眼,似乎生怕高少等人跟丟了。

途中的時候,見高少身邊挽著的美女姿色也不差,邱如還上前附耳,小聲說了一句:「高少,我那女朋友,還是個原裝的。」

闡述事實和極度充滿暗示性的話語,讓高少的臉上更透幾分欣喜,看著邱如那張平平無奇的臉,也愈加喜愛了起來,拍了拍邱如的肩膀便打了包票。

「邱總,以後有生意我一定第一個介紹你!」

「多謝高少,高少放心,我一定做的讓您滿意。」

邱如誠惶誠恐,他費力討好為的是什麼?有他這句話,說不定以後一單生意,就夠他幾年吃喝不愁了。

說著,邱如的眼中,更加透出了幾分堅定。

而在兩人後面跟著的鄭少幾人,則是對此興緻缺缺。

他們當然知道邱如和高少在交流些什麼,只是他們對此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由著高少罷了。 很快,幾人走到了已經空出一片地方的餐桌旁,看到了站在那裡的樊真真,以及另一個讓他們感到意外的人。

李凡還在自顧自的吃著東西,同時欣賞著來來往往賞心悅目的美女們,身旁,樊真真也和他一起進入到了吃吃吃的狀態中。

她只是個普通女孩罷了,跟著男朋友到這種場合來,根本沒有熟識的人可以交流。

男朋友走了后,與其一個人在邊上傻站著,倒不如陪著李凡這個熟人在這裡吃點東西,這樣反倒讓她更加自在。

只不過這樣與眾不同的行徑,讓他們兩個都成為了這片區域的異樣。

等到邱如等人過來的時候,兩人便已經獨佔了一個小圈,身旁再沒人過去走動。

看了眼不顧形象的女友,邱如的眉頭微皺了一下。

他可還想讓樊真真給高少留下一個好印象來著。

「真真,趕緊過來,給你介紹幾位大少認識一下。」

邱如並沒有注意到身後高少等人詫異的目光,徑自向樊真真招了招手,試圖讓其遠離那個一看就很普通的傢伙。

「啊!我男朋友來了,我得走了,李凡,你慢慢吃啊!」

聽到男友的呼喚,樊真真頓時驚呼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精緻的甜點。

正準備轉身離開時,李凡卻突然出身道:「等等,你嘴角沾東西了。」

說著,李凡動作隨意的伸手,將樊真真嘴角沾著的一小塊奶油給擦掉了。

過於親昵的舉動,讓樊真真瞬間紅了臉頰,心中有些羞澀。

只是這種羞澀,卻並沒有持續多長的時間。

因為她看到就在李凡擦掉奶油的下一秒,居然十分嫌棄似的甩了甩手,彷彿沾上了什麼特別髒的東西。

這下,樊真真心中的羞澀頓時蕩然無存,氣惱的跺了跺腳后,轉身走向了邱如等人。

「真真,你和那個男人在幹什麼?不知道這裡是公共場合嗎!」

親眼目睹了這一幕的邱如,這會兒突然感覺自己頭上變得有點綠。

他剛剛還在高少這信誓旦旦的說著『原裝』,轉眼就見到樊真真和一個陌生男人舉止親昵,這臉打的,簡直啪啪作響。

「沒,沒幹什麼。」

樊真真低下了頭,有些心虛。

當著這麼多一看就身份不凡的大少,她也沒了往日的嬌蠻。

邱如很氣,他好不容易給自己找到了一個攀上高少的機會,但就因為樊真真和李凡之間一個小小的動作,似乎就要毀於一旦,這讓他如何不氣。

「我……我!」

說著,他便伸出了手,想要給樊真真一個教訓。

「啊!」

眼看著邱如的巴掌就要扇在了自己臉上,還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的樊真真,嚇得閉上了眼睛。

但預想中的疼痛感,卻並沒有出現。

睜開眼時,卻發現那個被邱如稱作高少的帥氣男子,已經抓住了邱如的胳膊,聲色俱厲的質問著。

「你特么想幹嘛!」

高少的突然出手,讓邱如的表情明顯一愣,搞不懂這是什麼情況。

但疑惑只是持續了很短暫的一瞬,沒過一會兒,自詡察言觀色過人的邱如,便認定了這是高少看上了樊真真,才會有這般袒護的行徑。

頓時,邱如臉上的疑惑不再,重新換上了一副諂媚的表情后,解釋道:「我這還不是以為這女人背叛了高少您,一時心急,才會失態了。」

本以為完美的台階,誰料說完后,高少的怒氣卻是不減反增,一巴掌就照著邱如的臉上呼了過去,嘴裡還在念念有詞:「我背你大爺的。」

打完之後,高少還惴惴不安的看了眼李凡的方向。

他這會兒本就是在做彌補措施,要是讓李凡聽見了邱如這話,指不定得怎麼整他。

現在,高少已經認定了剛才和李凡舉止親昵的樊真真,肯定是有些關係的。

而在確定了兩人的關係后,就是再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去碰和李凡有染的女人了。

再給他高子明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在李凡面前放肆啊!

實際上,高子明對李凡的情緒是很複雜的。

他們一家人被抓到國外,是被李凡救出來的。

但他的姐姐高夢琪,卻又為李凡擋下了子彈,到現在生死不知,杳無音訊。

而高子明面對著李凡,心裏面其實是恐懼心理最大的。

他對李凡的恐懼,至今仍彌留在他心中。

高少越想越氣,抽了一巴掌還覺得不過癮,本著做姿態和解氣的心思,又舉著巴掌向著邱如揮了過去……

樊真真並不知道高少是誰,也不清楚對方為什麼會幫自己。

不過看邱如那副挨打都不敢還手的惶恐模樣,料想這高少該是個身份不低的人。

這樣想著,樊真真先是給高少道了個謝后,見高少還有抽人的念頭,不由制止道:「別打了。」

邱如剛才雖有動手打她的舉動,但不管怎麼說,也是她現在的男朋友。

在沒有搞清楚狀況前,樊真真有些不忍看著自己男朋友挨打。

聽到樊真真的話后,怒氣升騰的高少竟真的住了手,沒有絲毫的猶豫。

彷彿樊真真的一句話,對他來說就是一道不可忤逆的聖旨,甚至還向樊真真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臉。

「謝謝!」

見狀,樊真真不由忐忑的道了個謝。

高少這莫名的態度,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越是這樣,便越是讓她心裡沒底。

這邊,邱如幾人弄出了不小的動靜,李凡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來,一見眼前這幾個人,頓時有些錯愕。

高子明,鄭晉鵬,都是熟人啊。

「這麼熱鬧,幹嘛呢?」

在遠處的時候,李凡就看到了邱如準備動手打人的行徑,也看到了高子明的出手阻攔,不過具體發生了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李哥,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高子明像是剛發現李凡般,快速越過了身前的邱如,徑直到了李凡身前,微微彎著腰,臉上一片討好。

態度之恭敬,甚至要比邱如剛才面對他的時候更甚幾分。

與高子明比起來,另外幾人的態度就要正常上了許多,主要是他們都不認識李凡。 鄭晉鵬雖然也對李凡很是恭敬,但張弛有度,不像高子明這樣,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卑躬屈膝。

「李先生。」他對著李凡躬身表達敬意。

其他幾人一看鄭晉鵬都這麼恭敬,雖然他們不知道李凡的身份,卻也不敢造次,都跟著鄭晉鵬朝李凡示好。

幾人這前後差別巨大的態度一擺出來,李凡倒沒覺著什麼,但邱如卻立馬傻眼了。

這幾個大少,可都是他高攀不起的存在,做筆生意都還要出賣女友才能求來。

但現在看高子明的模樣,壓根就和李凡不在同一個層面上。

但看著李凡在餐桌上大快朵頤的掉價行徑,他又怎麼都無法將李凡和大人物這樣的辭彙聯繫起來,於是只能木訥的開口尋求著答案:「高少,這位李哥是……」

他向從高子明口中尋求一個答案,但高子明卻沒有半點給他面子的意思。

剛剛面對李凡時的諂媚,再轉向邱如后,立馬就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一腳就給邱如腹部踹了過去。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嘛!人渣!」

要問現在高子明對邱如的狠有多深,這一腳就可以代表他的心。

本來今天高高興興來參加個生日派對,就因為邱如幾句話,他鬼使神差的就跑了過來。

這下倒好,他現在心驚膽戰不說,這生日派對估計都別想放鬆下來了。

樊真真在旁邊看著現場的反轉,腦子已經感覺完全不夠用了。

這高少明明看起來就身世不凡的樣子,怎麼會對李凡畢恭畢敬的呢?

畢竟她的記憶還停留在當初李凡父母失蹤,苦哈哈的過日子的時候。

巨大的疑惑,甚至讓她連給自己男友求情都忘了。

高子明粗暴的行為,讓李凡微微皺了下眉頭,有些不耐的重複了一遍剛才的問題:「這什麼情況?」

「李哥,是這樣的……」

聽到李凡不耐的語氣,高子明立馬又恢復了諂媚的笑臉,輕聲給李凡解釋了起來。

事情的起因、經過,並不複雜,高子明簡單的幾句話,便解釋情了來龍去脈。

聽到自己剛找的男友,居然想把自己給賣了,原本還心疼邱如挨打的她,立馬就有無明業火升騰,一巴掌就往邱如臉上扇了過去。

「人渣!」

樊真真並不覺得自己有多愛邱如,只是對方猛烈追求她的那段日子裡,著實帶給了她不少的浪漫。

加上看在邱如有些小錢的份上,樊真真一時心動,便答應了對方的追求。

但讓她沒想到的是,這才過了半個月不到,邱如竟然便有了賣她求榮的心思。

而且那個叫高少的傢伙,居然還答應了這筆交易。

今天如果真的讓這兩人得逞,她又會面臨怎樣的下場……

樊真真不敢再想下去,她知道,自己肯定沒辦法面對那樣的局面。

想到這兒,樊真真不禁有些感激李凡的出現,也慶幸自己沒有離開李凡身邊。

如果沒有李凡的出現,這高少肯定不會變臉變的這麼乾脆。

不過看著高子明那副誠惶誠恐的樣子,樊真真對李凡的身份,又開始好奇了起來。

該是怎樣恐怖的背景,才能讓高少那樣的人物,懼怕成這般模樣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