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十位老祖吩咐時候,所有人異族人立馬齊心協力的同時發力,無盡的星力頓時引動領域內的能量,飛快的涌動起來,周邊都是領域壁壘,過不去,那麼只有空間通道一處了,那裡有著通道,就不用說了,趕緊的一起涌了進去,同時在十位老祖控制下,不斷地壓縮能量。

領域內的能量肉眼可見的一齊湧向空間通道,逆轉方向,似乎形成空間通道時場景一致,似乎就是在吸收無盡的能量,只不過這一次不同,是主動地輸送能量,源源不斷的輸送著。

直到領域內的能量消失為止,十位老祖趕緊的喊道:「一定要撐住,不能讓空間通道的毀滅力量湧出來,否則一樣會將這裡變成死地的,大家撐住,絕對不能放棄,希望已經存在了,不能再放棄,族人們都在等你們回去呢,將來美好的生活在等待著,各位加油撐住。」

「各位老祖放心,我們就算是死也不會在放棄,之前真是我們的恥辱,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否則就不是族中一員,請各位老祖放心吧。」所有的族人齊齊的吶喊,之前的恥辱,必須要洗清,否則就沒有面目見人了,是的,絕對不能再失敗了,這一點是不變的。

如此眾人合力,一起將所有能用得上的能量都用上,完全是竭盡所有的力量存在了。

「喝喝喝喝喝…..」

一股股氣勢開始上漲,爆發著前所未有的能量為的就是生存下去,就算是用掉了畢生的希望也要將其支持下去,成為自己的下一刻力量,因為心中的信念在燃燒,在支持著希望,所有才能不斷地前進,不會讓自己有絲毫的絕望,命運就在這裡開啟,讓希望重生於此。

命運的輪迴在再次起步,因為此刻就是裝載著曾經的忘懷,讓眾人夢想的存在,一刻都不會願意失去,失去就等於忘卻,那麼異族的希望也會消失,沒有再多的未來了,怎麼能不吝嗇一點呢,為的就是最後的命運時刻,終結一切希望的存在,彼此忘卻的過去,正在瞭望。

「族人們,堅持住,堅持到最後一刻,那就是我族的希望,希望之光不會消失,將會一直指引著我們,是的,將會永遠的指引著眾生的希望,我族也不例外,不要再讓自己迷茫,也不要再讓自己疑慮,你們就是希望,是的,你們就是我族的希望,正是因為你們才有希望。」

一聲聲的希望之音在眾人的耳中不斷的進出,一聲聲的關懷在出現,彼此的互繞,讓他們再次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希望,本身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他們就是希望本身,代表著異族人的希望,未來就是創造的一生,永遠都不會去忘懷,這一刻就是最高尚的時刻起步。

『轟隆隆』….不斷地傳來爆發的信號,看著空間通道似乎在不斷的扭曲,似乎在警告著眾人的心,一刻都不會停留一樣,似乎在摸索著變化,時時刻刻的糾結著眾人的希望,絕對不願意看到絕望,因為曾經的絕望已經永遠處於背後,看向的卻是前方的希望所在。

沒有錯,現在就是得到成果的時候,空間通道的變化,逐漸的異常,時常的膨脹,時常的收縮,似乎一刻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停地變化著,空間能量也不再穩定,急躁紊亂的氣息正在不斷地湧現出來,帶給生靈的意思就是不不安分,是的,非常的不安分,很無奈。

時時糾結在此刻,似乎要化作永恆一樣,非常的快,已經快要趕不上動亂的開始了,堅持,唯有的就是堅持,如果失敗,一切將化為烏有,成功才能享受勝利果實,最後一次支撐,而這一次將是開創異族新天地的開始,每一個人都是充斥著前所未有的希望之心。

是的,眾人緊緊的盯著空間通道,生怕會出現不可預知的未來,那樣的話,就不是他們能夠控制得住了,全部的心神都貫注於此,緊緊地關注著,眼中都是一片黑淵,因為空間通道已經變成空洞般的存在,不用否認這是假的,也能感覺到其中的強悍能量,太恐怖了。

『呯』的一聲,發出一聲脆響,空間頓時破碎,那層空洞般的存在,也變成了碎片,逐漸的消失在空間之中,不過伴隨著最後的一聲不甘心的吶喊,湧現到眾人耳中。

「不要得意,這不過是一次意外而已,你們等著吧,我們偉大的莫拉會出現在銥星大陸上的,那時候就是毀滅你們的時候,永遠不要懷疑這真實性,希望你們享受最後的時刻,哈哈哈,等著吧,首領會期待你們的噩夢的,啊哈哈哈,低賤的大陸生靈們,哈哈哈哈哈….」

聲音一出,頓時讓空間破碎加速,顯然是無法維持如此龐大的能量存在,只能加快了消失的進度,不過對於眾位異族來說,心中的喜悅也消失了,留下的僅僅是震駭的心靈,這真的是莫拉族嘛,未免也太強大了,從來沒有碰到過強悍的莫拉族人,想象不出最終的力量。

不理解就是不理解,這倒是沒什麼,只要希望存在就好,就能獲得最後的心愿,讓自己的族人生存下去,雖然最後的衝擊減弱了不少,不過依然將失去能量守護的眾多人擊傷,乃至死亡的存在。 是的,這一刻不少異族人倒下了,再也沒有起來,而他們臉上還帶著莫名的希望神情。

這一刻無論是十位老祖還是各部族的首領,都是帶著沉痛的心情看著自己的族人死去,卻不能有絲毫的幫助,實在是不甘心呀,不過現在能夠滿足的離去,也算是心中最大的安慰,不會帶著不甘而去,有的只有希望的價值,撫聲無語,靜靜地沉默著,望著付出的代價。

留下的十萬精英,最後才剩下兩萬左右,死傷不可謂不慘重,而這兩萬中,不少人也是受了傷,一段時間內不能行動了,絕大的代價下,才能將這一刻毒瘤除掉,也算是果斷的結果,要是當初一走了之的話,可能會付出更加龐大的代價,還不太可能成功,不簡單呀。

「族人們,現在為死去的族人哀思,讓他們的心靈不在沒有寄託,讓他們知道我們依然想念著他們,是的,我們永遠在思念著,想念著,後代子孫也不會忘記的,如此豐功偉績,才是真實的理念,為將來的族人帶上更加美好的希望而戰鬥的戰士,族人們寄託著逝去。」

「哀思,哀痛,就放在這裡,永遠的放在這裡,讓族人們記住這裡的一一切吧。」

紅星作為大首領,自然知道現在需要引導,代價很大,足足八萬呀,多大的損失,尤其是在最後時刻,損失更大,但不得不放下心中的沉痛,其他的族人還需要他們去安撫。戰死不是沒有希望,帶來的就是巨大的希望,對於異族的希望是巨大的,沒有人會懷疑這一刻。

沉默了一刻鐘后,在紅星的帶領下離開這片傷心的所在,至於此地將會作為哀思之地,被封禁領域牢牢地禁錮著,可以讓族人前來仰望,不會讓逝去的族人消失,因為這永遠都在後代子孫的心田之中,牢牢地記住這一幕,那是為了生存而戰鬥的地方,英靈不散,守護著。

接下來就是將散去的族人再次接納回來,得到消息后,沉痛的哭泣再次響起,差不多是家家戶戶的哀思,可以看出分佈之廣,為了族人的希望,放棄自身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如此精神,實在是值得學習,只不過大陸上的人族並不知曉,似乎已經沉沒在異族歷史之中,他們也不會去述說的,也不想讓別人認為需要安慰,不是一個弱者,只需要堅強地活著,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弱者是不能再強者林立的混亂時代中生存的,所以不需要安慰。

「真是感人呀,宏哥,你怎麼不救救他們呢,死了這麼多人,真是太悲哀了,讓看著心痛不已,宏哥真是鐵石心腸,一點都都不關心,真是的,異族也是生命嘛,哼哼哼…..」

「你呀,小丫頭,你不懂得,希望才是最為重要的,你知道嘛,要是沒有了希望,就算是給予再大的力量,也是毫無用處,現在的異族雖然還有些實力,不過因為人心依然不齊,就算是勉強的度過這一難關,還是會被前路阻擋,只有他們自己開闢出道路,才能前進。」

「真的這樣嘛,不會是嚇唬我的吧,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又叫人家小丫頭,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怎麼老是叫小丫頭,真是太可惡了,只有姐姐才是你的心肝寶貝,哼哼哼哼…」

看到了王月星生氣的樣子,非常可愛,陳宏只能逗著她,讓她開心,逐漸的忘記這些事情,或許這就是為什麼還稱呼為小丫頭的原因所在吧,看看就能知道不同意思了,至於她姐姐嘛,笑著心中呀,也沒什麼解釋,這樣的妹妹也好,失落的心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呀。

「夫君,現在我們該做什麼呀,還是在這裡看著嘛,或者去幫助一下他們,總覺得不太好。」想著自己留在這裡實在是有些不安,大陸上到處是災民叢生,而這裡卻是樂園,怎麼能心安呢,帶著這種不安,小心的望著自己的心上人,希望能夠給出一點答案,讓她安心。

「有什麼不安的,你們和我在一起,就代表著高高在上,很多事情都不用在乎,只要安心的享樂就可以了,難道你們是希望看到我休息著,你們而去戰鬥著,要是被大陸上的人知道,豈不是會說我不是一個好男人嘛,只會躲在女人背後的小男人,多麼令人不舒服呀。」

這麼一說,王月靈一下子不安了,不過在他的安定的眼神下,逐漸的放緩下來,知道這都是自尋煩惱的意思,沒有什麼真不真實,可能連自身的價值都不會存在,因為她們背靠著他,才能如今的一切,要是曾經沒有遇上他的話,現在會怎麼樣,是不是已經不成樣子呢。

或許吧,不過沒有如果,心中很是慶幸著,有著妹妹的開心果,也將這一不安丟開了。

「十位老祖,之前你們的問題,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們了。」總算是安穩下來,將族人安頓好后,紅星就帶著眾位長老以及十位老祖在會議室講話,也為他們解惑,為什麼會如此?

「曾經年輕之時,是我們異族第一個去星耀學院學習的,想必各位也應該知道,而且當初第一屆學院大比還取得了前五名,然後就有資格到學院聖地中的浮空島上,那裡有一位大陸上最為頂級的強者,至於有多強我不知道,從來沒有人知道底線,似乎沒有底牌一樣。」

「是的,沒有人清楚,浮空島的奇迹就在他不起眼的時刻出現,然後出現了通天階梯,能夠直通浮空島,只不過到現在也沒有人能夠上的去,只能當做是一個傳說,讓人望而卻步的傳說,美麗的星耀湖就在那時候出現,能夠讓人脫胎換骨,同樣也能令人屍骨無存之地。」

「從那以後在也沒有人知道他的模樣,也不知道他何種手段,就算是學院建立那一刻,首位星聖級強者來襲的時刻,最後依然都是了無聲息,讓大陸上眾多的等待消失,是的,浮空島的存在,就是一個禁地,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毀滅,在源源不斷的輪迴著。」

「就算是莫拉族的出現,也是他一手預言的,可是多少人願意聽從,不願意的,現在就是嘗到了苦果了,當初我族禁地中莫拉族留存下來的工具,就是這位前輩賜予的能力,而這一次同樣是如此,曾經他告訴我,希望不會消失,只會存在於心靈深處,那時候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現在總算是知道了,原來如此,那一枚希望之心,就是當初送給我的。」

聽著紅星大首領的話,無論是誰都是真深深的震駭著,竟然能夠預料到此,實在是令人心驚不已,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呀,為什麼他們族中沒有如此人物,實在是曠世絕才呀,原來人族還有著如此隱士的存在,那一刻跳動的心,也快速的淹沒下去,不想要再有了。

只要他存在,永遠都不會有成功的機會,即使申明了不會插手大陸之事,可不代表沒有間接地手段,這樣的頂級強者,怎麼可能不會有其他的手段存在呢,絕對是不可能的,那種剛燃起的爭強之心也消失了,或許只有等到他消失了,才能再次燃起如此希望的軌跡吧。

「好了,現在總算是度過了最為危機的時刻,族內的事情一定要安撫好,至於那些逝去的族人遺體,就盛放在禁地之中吧,讓他們的英靈永遠的守護著,永永遠遠的守護著。」

「是的,大首領,我們知道怎麼做了,請大首領放心,如此我們就告退了。」

除了十位老祖之外,剩下的人都離開了,他們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不可能一直等著。

「大首領,你當初見過這位頂級強者,能不能形容一下他呢,還有就是和之前那一聲響對比一下,能不能給出一點答案來,也好讓我們知道一些。」這十位老祖似乎還不太願意放棄,想要在證實一下,高手寂寞是可以理解,但不能不知趣,否則的話,就是危機重重了。

紅星聽著,眉頭一皺,然後想了想就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很年輕,是的,非常的年輕,據說上去過的人,都說很年輕,相信直到現在也是一樣的年輕,似乎永遠都不會變化,嗯,是這樣的,至於他的實力,我是沒有資格體會,不過參考嘛,不會差與星聖。」

得到了這一點答案,雖然不多,不過在十位老祖心中,已經升起了莫名的感覺,要知道實力越到最後越是晉級緩慢,可現在居然說非常的年輕,不得不懷疑這是不是真的,難道真的有永駐青春之法,實在是難以想象,當然實力不差於星聖,是因為滅過一個星聖。

如此得知了答案之後,他們也沒有話說了,想要真實的,就需要他們自己去尋找,自己去了解,可以自己去試試嘛。 不斷持續的莫拉族入侵,整個大陸遍布著恐慌,沒有擊退就是最大的恐懼根源所在,而且這些年來大陸四邊沿海,都受到了來自海上莫拉族的攻擊,甚至有些已經可以控制海中星獸來攻擊了,這可是莫拉族常用的計量,海中星獸體形龐大,智慧低下的陸地上多很多。

這也導致了在沿海附近防禦更加難,有幾次甚至被佔據了陸地,好在後方的支援比陸地上困難,所以經過了百方戰士后,才將其驅逐出去,沒有給他們一絲一毫的機會,這就是他們的理念,是的,總之一切都不能讓海上的莫拉族,佔據陸上的哪怕一片基地,絕不允許。

抱著這樣的心理,戰死的戰士非常的多,付出的代價也不少,好在總算是將其驅逐出去了,可大陸上的生靈並沒有放鬆警惕,都知道莫拉族是不會放棄的,要是這麼容易就能放棄,那麼就不是莫拉族了,可見對於沿海的防禦還是必要的,絕對不能再次被包圍,後果難堪呀。

進入了抗戰時期第七年,莫拉族似乎一下子沉寂下來了,就算是在大陸上的攻勢也似乎緩和下來了,這讓所有的人疑惑不解了,難道莫拉族變性了,還是怎麼的,一下子都停下來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辦,但是為了更好了解情況,不得不派出精銳去查探這件事。

「統領大人,現在我們為偉大的莫拉首領就要來了,相信這個大陸上再也不會有生靈能夠抵擋得了我們了,啊哈哈哈,這個世界就要成為莫拉族的養料了,真是讓人興奮無比。」

「就是,就是,那些低賤的生靈還以為我們后力不足呢,真是異想天開,等到他們知道真正的原因之後,還不嚇的狗屁尿流,一輩子都別想活下來,永遠都要沉浸在我族的陰影之下,真是讓人興奮,偉大的莫拉首領就要來了,能夠面見就好了,可惜呀,沒有那個資格。」

不少的莫拉族人一聽,頓時一陣的仰望,不過不出所料都是一陣的沉默,不過不妨礙他們心中敬畏,是的,對於偉大的莫拉首領,可謂是由衷的敬畏,只要有莫拉首領在,一切都不是問題,大陸上的低賤生靈只能臣服在偉大的莫拉首領之下,這一點是毫無疑問。

當然了肯定不會只有莫拉首領一個過來,應該有奧德高手要來了,否則就算是莫拉首領再厲害,只要不是上界之物,一樣能夠被群毆致死,肯定有著幫手的,除非就是傻瓜了,一個幫手都不帶的來了,這不是痴傻是什麼,莫拉族首領肯定不是這樣的白痴人物,大陸危險。

那些莫拉族根本沒有絲毫保留秘密的意識,或者說他們不認為大陸上有什麼人能夠擋得住他們莫拉首領的力量,擋者就是死路一條,盲目的崇拜下,根本無法意識到致命的關鍵,因為再厲害也沒有逆天的能力,不要忘了只要不是超越這個平衡世界的能量規則,就不能逆天,莫拉族也不厲害,不然的話也不會來禍害這些低級空間了,而是去禍害那些高級空間了。

正因為如此,大陸生靈在獲得了這個情況之後,真的是恐慌了一陣,是的,一下子也變得沉默了,非常的清楚莫拉首領來了,一定會帶著龐大的頂級隊伍,實力肯定是非同凡響,要是大陸上的頂級人物擋不住該怎麼辦,難道真的只能成為莫拉族的犧牲品,亦或者是奴隸。

想想就是不想要這個結果,自然要去尋找隱士高手,他們一定要出來,否則真的不知道會不會出現意外,要是真的到了那時候,他們想要隱世都是休想,莫拉族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這個手段可謂是整個世界的有效,大陸上掀起一陣尋找熱,為的就是保證自己安全。

至於浮空島自然也有人想要去,可惜呀,他們上不去,即使星耀學院中有一定的途徑,學院中的人也沒有理會的意思,因為他們早就得到了消息,陳宏是不會真正出手的,學院可以自行的決定,他不參與,同樣希望盡量的作用發揮到最大,不要盲目的信人,那就不好了。

讓學院中的人去為那些野心家某安全,這是讓他嗅之以鼻的事情,自己的安全,自然是自己負責了,何況以前怎麼不想象剝削了多少的好東西,怎麼沒有關注到別人,只有當自己的威脅到了頭上才會注意呢,真是無聊得緊,自然不會去在乎這些貴族,所以才會如此下令。

對於這個意外的命令,雖然有些不解,不過學院思想非常的自由開放,很少會注意到忠君的思想,只有實力與團結的思想,是的,在學院中,可以不忠君,但是必須要團結,必須要有實力,否則就算是再怎麼忠君也於事無補,沒有人會來關注的,最後成為別人的笑柄。

而陳宏嘛,沒有多言,只不過是笑笑而已,這自然是很可笑,對他來說,無論是大陸上生靈也好,莫拉族也罷,都不過是大千世界中的一個生靈而已,沒必要分的那麼清,要是大陸生靈真的敗了,那麼就是證明他們不合適作為大陸的主宰,換一個新主人而已,沒什麼的。

何況浮空島的存在,就算是莫拉族也休想進來,可以成為一個世外桃源,大陸上唯一的一處大陸生靈聚居地,只不過到時候肯定會少很多,也不用麻煩什麼,至少現在要看看大陸生靈能不能阻擋得了,至於那些隱士們會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他不管,死活跟他沒關係。

大陸上的君主們都是鬱悶非常,因為星耀學院已經說明了,浮空島是不會主動地參與其中的,至於學院,可以參加,不過全都是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能不能拉到手也不管,就是不準用威脅,否則學院可不是好欺負的,反擊是一定的,至於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就難料了。

最後這些君主們商量之後,也沒得出什麼結果,最後不了了之,實在是沒有這個本事去限制學院眾人的自由,何況他們背後的人物實在是太強大了,不認為自己能夠抵得過,那麼只能妥協,這可不是丟臉子,和絕世強者這般人物,丟臉子那是沒什麼意外的,很正常。

至於兩位院長也不會再等待什麼,馬上就開始行動了,首先是要保證學院周邊的安全,而這些地方沒有任何的空間通道存在,同樣要普查一邊,一定要確保了安全才好,要不然就有大危機了,一個突然襲擊可會吃大虧的,而且還不是以前的那些莫拉族戰士了,很危險。

排查乾淨之後,才逐漸的擴展出去,在大陸東南一方開始緊張的排查,為的就是一些潛在危險,有時候甚至連一些匪類之類的都會被剿滅,也正是為了大陸即將到來的重大危害而作出的準備,可以講混亂減少到最小,亂世用重典,何況這些人本來就是有著一定的罪惡的。

大陸東南一方的各國國王,自然清楚星耀學院做什麼,沒有一個會阻止,而且還會努力地配合,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這樣才是最安全的,即使不是他們的面子,但間接的受益,自然高興得很,才不會阻止呢,紛紛下令要配合一切行動,否則就是叛國罪,立即處死的。

影響可是非常大的,不過也是在意料之中,貴族最怕死了,當初莫拉族湧入的時候,可謂是死傷慘重,就算是貴族也死傷了不少,國土近乎淪喪,有些小國那是早就被毀滅了,要不是星耀學院的出手,現在這些地方早就是莫拉族的領地了,還能這樣享受的活著嘛。

嫉妒,羨慕,是的,在大陸其他地方的君主們,都是很羨慕大陸東南一方,正是因為有了星耀學院的出現,才能保證安全,可以說現在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學院的基礎上的,要不是學院的建立時間還比較短,說不定現在已經能夠輻射到其他的地方了,威懾力更加強大了。

各種心態下,最後只能無奈的自己扛自己的,他們沒有任何的選擇,星耀學院即使想要來,也沒有這麼快,特別是大陸西部北部等的呢個地方,非常的遙遠,有些地方還處在險地包圍之內,怎麼去救呢,這都是問題,想要進來一時半會也沒有這麼快,自救才是真理。

這幾年下來,大陸沿海地帶的國家,戰船也建造出來了,也開始和海上的莫拉族對戰,有輸有贏,不過輸得比較多,莫拉族的造船速度太驚人了,即使毀了很多艘,不久之後就會補齊,這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怎麼會這麼快呢,讓這些國家的人非常的想不通,費解呀。

最後能夠阻擋就是最好的結果了,也不求立馬消滅,就這樣僵持著,再說了海上危險難測,說不定什麼時候來個大風暴呢,那樣的話,豈不是白白受苦了,對於一些貴族來說,他們是來鍍金而已。 恐慌的消息依然持續,即使大陸各國不斷地安撫,也不能一下子解決,之後只能給予盡量的補助,來轉移眾人的視線,才讓他們鬆了口氣,否則的話,別人還沒有來,他們自己倒是先亂起來了,這算是個什麼事情呀,煩惱不堪,也想不到解決的辦法,一個個頭都大了。

莫拉族首領的到來不會因為這些人頭大也不會到達,也不會因此而遲到,只不過他的出現位置,讓大陸各國君王難以猜測,更是有些不知道怎麼去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要是能夠知道的話,提前埋伏,然後一次性的解決,那就是最好的辦法了,可惜呀,這個消息沒有。

怎麼能這樣呢,都傳出了莫拉首領要來了,你們怎麼能不好好的做一下迎接準備,這樣一來,就能知道在哪裡出現了,各國君主心中都是紛紛暗罵莫拉族不懂得禮儀,他們偉大的首領都來了,怎麼能不搞一個大型的歡迎宴會呢,真是野蠻的不知所謂,很是鬱悶非常。

是的,各國的高層都是非常的鬱悶,讓他們摸不準具體的位置,即使現在大陸上明地里的空間通道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至於那些特殊的地方,有沒有就不知道,不過看著莫拉族沒有停止支援的架勢,肯定還有不少的空間通道了,只不過這些地方實在是太過於危險了。

這幾年星耀學院的三支隊伍也不是白走了,差不多拔掉了可以預見的威脅之地,在這些地方的空間通道是沒有必要存在的,紛紛的被毀滅,也讓這些過度的戰力解放出來了,再次佔據大陸上的優勢,相對於一些隱士也被找到了,沒辦法莫拉族的數量太多了,根本就是藏不住的,最後不是自己出來,就是被趕出來的,怎麼能不讓這些隱士憤恨,好端端的受欺負。

而這些隱士自然投靠了一些勢力,至於學院的三支隊伍依然沒有改變方向,繼續前進,等到車不多了才回到學院中,接受了兩位院長的表揚,還就來自陳宏的禮物,讓他們心中歡喜無比,至於那些當初沒有爭取到了,自然是羨慕非常,悔恨著自己怎麼沒有被選上呢。

在一處極為隱蔽的所在地,一群莫拉族人緊緊地等待著,這裡沒有一點聲響,也沒有看向空間通道,只是在兩邊靜靜地等候著,直到一個身影出現在他們身前。他有八條腿,八隻手,四面臉,方方正正的,也是莫拉族首領獨特的模樣,只有首領才是這個樣子的。

在莫拉族一直以來首領位置可不是世襲的,而是靠著這種方式來繼承的,要是一個還好,一旦出現兩個或兩個以上,就要去禁地分出生死,只有一個能夠活著出來,其他的就不用說了,非常的殘酷,也是為了適應莫拉族的生存法則而存在的,一代代的傳遞下來的規矩。

適者生存,在莫拉族中是首要條件,而能夠作為首領的必須要這個天生的樣子,否則就算實力在高也得不到一眾莫拉族的支持,這個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不知道多少年下來的規矩,深深地印刻在一眾莫拉族的心中,在族中可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無人能夠替代的。

況且這種天生的首領,不一定每一代都會有,還可能等上很多代才能出現一個呢,這也不是不可能,比例上來說,實在是太低了,因為莫拉族大多是四條腿四隻手,前後兩邊臉,想要有一個首領誕生,真的是不容易的,而首領即使和其他的母性莫拉族搭配,很打比例上也不會有新的王者出現,所以這需要看命運的,不是看血脈的,莫拉族更是別具一格呀。

「怎麼樣了,你們都說說吧,大陸上有沒有被征服下來,難道那些大陸生靈變得強了?」

「偉大的首領,是有大陸生靈故意的破壞空間通道,現在大陸上看得見地方的空間通道都被毀滅了,只有隱蔽的或者險地中,才能存在空間通道,而且他們的方式可一個一個準,好像是專門對於空間通道的辦法,而且實力也不弱,至少有些統領還比不上他們。」

莫拉聽著疑惑的點了點頭,這個消息他也知道,只不過不明白了空間通道可是非常強大的,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呢,真是有些想不通,可現在不是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馬上就問道:「那麼現在大陸上有多少實力強大的生靈,至少要和數萬年前的相類似才行。」

「這個….」被問到的莫拉族統領,一下子呆住了,這個問題還真的有些難答,很不確定,是的,非常的難以相信這個答案的真實性,大陸上隱藏的力量有多少,這些年來根本沒有機會去探查,他們不僅要應對該死的破壞空間通道的人,還要進攻大陸,哪裡有時間呀。

這一下莫拉可謂是抓住了要點了,一個不行,那麼找其他的,四方眼睛齊齊的一動,只是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根本沒有人知道這個消息,心中自然是比較的惱火,不過暫時還是忍耐下來了,要是以前的話,說不定早就已經讓人拖出去殺掉了,那裡還在這裡啰啰嗦嗦的。

「首領,這個問題,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不過據說大陸上有一處非常神秘的地方,名叫浮空島,哪裡有一個大陸上頂級的存在,從來沒有人敢在那裡鬧事,一直都是平淡無奇,好像沒有一點威懾一樣,之下就是一個名叫星耀學院的地方,至少可以保證有是名義上的星聖存在,也就是想當初數萬年前那些大陸高手,這個學院的實力很強,在大陸上時絕頂的。」

「這樣呀,那我們先不去管他,先讓其他的地方征服了再說。」莫拉聽著,最後就說了這麼一句,心中也知道既然連大陸上的生靈都如此,肯定是非常危險的,他也不想去冒險,先讓眼前的地方成為他的領地再說,往後可以再好好地想想怎麼去對付這個特殊的地方。

「旺才、白板、雞花、偏鋒、四風、紅鐘、字萬、百筒、豎條、瑪將,你們十人帶著自己隊伍去準備一下吧,儘快的給我佔領這塊大陸,數萬年前失敗了,這一次我們絕對不能失敗,否則無顏再見各位先祖,一定要將這個該死的大陸佔領下來,成為我們的養料。」

「是的,偉大的首領,請交給我們吧,一定會儘快的完成首領的命令的,將這塊大陸徹底完成佔領,讓我組數萬年的夢想成真,到時候偉大的莫拉首領,將會帶領我們,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在去征戰無數的世界,讓我族不斷地壯大,首領萬歲,榮譽與莫拉同在。」

「首領萬歲,榮耀與莫拉同在。」

「首領萬歲,榮耀與莫拉同在。」

……

隨後莫拉就看著十支隊伍領著自己的人出發了,心中非常的興奮,大陸就要到手了,怎麼能不高興了,心情有點穩定不下來,隨後就將一些熟悉大陸的統領叫了過來聞起來了。

「為什麼海上的族人還沒有進入大陸呀,經過了這些年,難道一個都沒有成功過嗎?」

「不是的,首領,曾經差一點就成功了,只不過在海上支援太過苦難,而且大陸生靈也意識到其中的危險,不管事付出多大的代價,都是將一度被佔領的地盤有搶回去了,下一次想要再來的時候,就難很多,相信首領也知道大陸上想要支援也難,空間通道被破壞很多呀。」

莫拉一聽,也點了點頭,知道這個事情,一想也就明白了,大陸生靈的見識還不錯的。

「還有,首領,大陸上的生靈不知從哪裡獲得了我們莫拉族戰艦,他們同樣開始建造起來,雖然還比較的粗陋,不過已經能夠在海上追逐了,如此之後就很難在威脅近海,何況他們的星晶大炮很厲害,即使戰船堅固,也不能完全的擋下,如此一來,想要靠近就更加困難。」

隨著統領的述說,莫拉也逐漸的知道了大陸生靈的變化很大,不管事傳送陣還是戰艦的製造,都是大大的處於他的意料,沒想到數萬年來也沒有白過,這些大陸生靈創造力還是非常強大的,不然也不會運用的如此神妙了,心中很是感慨,他運氣不是很好,都有著限制呀。

遙想當年,先祖可勢如破竹的攻入大陸,一時間難以抵擋,那時候可是非常的有希望獲得大陸佔領權,只不過那時候大陸上的生靈個體實力很強,不是現在所能想比,經過一段時間的緩和,終於趕上來了,最後才被迫退回的,要是當初在努力一點,說不定就沒有反制機會了,這一點在莫拉想來,應該是沒有盡到全功,才會最後失敗,他可不想在這樣了。

現在大陸更加微妙,不知道有多少隱藏的人物,而且明處還一個不知道多強的存在,很是鬱悶呀。 一股強烈的風暴來臨,一夜之間不知道多少城池被佔領,無數大陸生靈被屠殺,難以預計,是的,正是大陸生靈都沒有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呀,怎麼一下子反擊了,難道?

一想到這個可能,所有君主都坐不住了,紛紛的焦慮起來,尤其是那些本來就是比較弱小的國度,可以想象不需要多久就能再次被佔領,而他們不是再次逃亡就是被徹底的殺掉,再也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選擇了,大陸只有迎戰,不能怯戰,否則只有死了路一條的結果。

「現在莫拉族首領來了,該怎麼辦呀,你們倒是說說,要是擋不住的話,我們的國家真的要玩了,以後也不用去享受富貴了,不會想著投降吧,還是早點放棄這個念頭的好。」

「怎麼會呢,我們又不是不知道投降代表著什麼,那就是沒有一點主宰自身命運的時候了,才不要這樣的結果,相信在場的也不希望自己命運被別人完全的*控,而且一旦投降根本沒有回頭的可能,那些莫拉族的手段,相信各位能夠想象,非常的殘酷,希望能夠想清楚。」

「是呀,是呀,投降是不能的,我們可是大陸的主宰,誰願意去給別人當奴隸,你願意,還是你願意呀,都不願意吧,當了這多年的君主國王,自身的驕傲還是有的,要丟下這些尊嚴去討好冥冥中的敵人,肯定會被唾棄,要是莫拉族在一次失敗,相信你活著後代一樣遭罪。」

「對對對,絕對不能投降,就算是拼盡所有也要是不是,現在可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了,有什麼資源就拿出來吧,又不能馬上成為大陸頂級強者,那麼只能用來誘惑大陸強者了,相信他們會很願意得到這些東西呢,到時候,不就有抗拒的能量了嘛,大家說是不是?」

「是呀,只能這樣了,不能再等了,莫拉族的首領都出來了,相信這些帶隊的肯定是他的重要部下,實力非比尋常,在座的誰有信心獨自抵擋,那麼就不用拿出來,大夥還會支持呢,你們說誰有這個本事,不過那裡除外,或許還看不上眼呢,好了,大夥都說說吧。」

『那裡』指的是什麼人,在座的都是非常清楚,也知道肯定是看不上眼的,心中鬱悶的事情不用說了,要是這個地方的人出來,說不定一切都不用在計較了,可惜呀,根本都不會看上一眼,似乎大陸沒什麼特別的,根本看不上眼,漠視著整個大陸的趨勢,不聞不問。

沒辦法,誰叫對方強大呢,在座的心中清楚就行了,不會說出來了的,至於東南一方是缺席的,自從出現了浮空島以及星耀學院后,逐漸的減少,更是在莫拉族入侵之後,就完全的斷絕了來此會議的想法,因為他們比誰都清楚,哪裡才是最為重要的,值得關注的。

這一點,大陸其他的國度君主,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心中已經意識到了大陸可能永遠都不會統一,因為東南一方的頂級存在下,大陸想要統一,明顯是比登天還難,不切實際很呀。那種憋屈就不用說了,而現在大陸上,就屬東南一方最為舒服了,根本不在意莫拉族的入侵。

靠山強大也是一個好處,就算是在這樣的亂世之中,也能安然的生活,和往常一樣的生活,多麼不可思議,要知道莫拉族入侵時,東南一方同樣是受到嚴重的摧殘,也沒有人會忘記這一點,深深知道莫拉族人的危害,只不過由於星耀學院的強勢參與,東南一方一次肅清。

明顯是來得快去得也快,不鬱悶才是才怪,心中可是極為羨慕的,不用整天的考慮莫拉族的事情,而他們卻要整天的提心弔膽,生怕了突然出現一個空間通道,最後將他們全殺了。這樣的噩夢可不是沒有出現過,而且還算是比較多了,只是這些君主不會自己說出來的。

「好了,好了,現在該討論的是我們怎麼去應對大陸的危機,要是都被佔領了,他們也不會好過的,遲早會輪到的,相信一定會參與的,只要不是白痴就是了,防禦是必須的,最好能夠請出更多的隱世之人,需要強大的強者來對付那些強大的莫拉族人呀,這才是關鍵。」

「這當然知道了,不過隱世之地不是那麼容易尋找的,之前還是由於莫拉族的關係,才能找到一些,現在一下子找不到,自身培養的底蘊雖然不少,可一旦用出來,就有些不足了,莫拉族這一次行動可謂是飛速的,可以想到他們頂級強者的厲害,必須要加快行動力度。」

最後一致商定之後,馬上就將一些資源拿了出來,同時分配,用來招募大陸上的隱世強者,也不在乎現在的心疼了,好過被莫拉族無情的消滅來得好,這一點都非常的明白的。

大陸上,同樣掀起了一陣旋風,各國也不阻止消息的傳出,莫拉族首領來了,還帶來了精英分子,準備一下子佔領整個大陸,各國紛紛出台了懸賞標準,以及各種寶物的掛鉤,如此一來一些本就是想要出世的隱士,也不再等待了紛紛的出動,個體或者團體一起出發。

誘惑是不可避免,沒有了動力誰會願意白白的犧牲,最多就是保護自己一方而已,而現在各國首腦都如此做,那麼就是為了更好地團結力量,運用有效地資源去拖住莫拉族進攻的腳步,或者盡量的殺傷,將其限定在一定的範圍之內,這才是最為行之有效的戰略之一。

至於各國的軍隊再次緊縮,一起防禦堅固的地帶,才能有效地拖住莫拉族的進攻,兩者相加,還能進一步的配合,有效地加大殺傷力,當然各自的收穫都是有效的。也就說,不管事軍方還是配合的個體或團體強者,獲得各自一份的獎勵,不會相互衝突的,也避免的搶功的現象,這是肯定要不得的,否則誰會在配合軍方呢,就算是明知道會勝利,也不會去配合。

這一個舉措可謂是大量的緩和了彼此之間的矛盾,形成一致對外的現象,非常的有效,在大陸上也是豎起了一面旗幟,要是誰敢在這時候耍賴,那麼就是共同的敵人,至於偷偷混入,也需要膽量的,畢竟這只是在強者與各國軍方之間有效,其他的單面都要分享的。

數量有限,一旦真的分下來,真的是沒有多少,更不要說勾結了,至於說和軍隊勾結,那也要看有沒有這個膽量,軍隊可是各國的命脈,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會讓各國君主感到恐懼,那麼接下來的事請就不用說了,肯定會肅清這一類人的,這一面是絕對不能出現的。

盜版勇者 緊張的布局下,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總算是有效的控制住了莫拉族的攻擊事態,不過就算是如此,曾經已經搶回來的地盤,再次被莫拉族佔領,不憋屈是什麼,這讓各國君主臉上無光,似乎能夠看到莫拉族的嘲諷之色,多麼難堪的事情呀,絕對不難猜測的結果呀。

「完了,完了,大陸快要完了,好不容易回到原地,又被趕回來了,現在又死了很多人,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呀,怎麼活下去呀,這種日子沒法活了,還不如去自殺呢,真的沒法活了。」

抱有這樣的思想的不少,剛升起的希望,馬上就被絕望佔領,怎麼能不生出這種想法呢,在周邊的人即使不說,臉上也是這個樣子。難民營呀,一個又一個難民營,似乎沒有到頭一樣,要是接著再被攻破,他們肯定是沒地方跑了,不是被莫拉族殺掉,就是被控制了。

想著這些令人不寒而慄的結果,陰影更甚了,每一個身處在難民營的生靈,臉上似乎已經看不到希望,沉默的很,其中不泛一些異族人,當然人族肯定是佔據主導的,就是因為如此,更加令人絕望,什麼時候才是一個結束呀,讓他們能夠安安心心的生活,無望中。

傷員不斷地增多,一些來不及救治的,不久之後就會死去,而一些嚴重的根本沒有死亡活下來的,都希望隊友能夠給他們一個痛快,不要再難受下去了,或許這就是一個解脫。軍隊同樣如此,那些將軍們眼神中也是透露著深深地憂慮,望著遠處的莫拉族大營,很是擔憂。

「首領,這一次出擊,已經再次佔據主導地位,請首領放心,我們會儘快的進攻,攻下這些低賤生靈的地方,相信下一次佔領的地方將會更大更廣,偉大的莫拉,萬歲。」

莫拉接到了各地的信息后,紛紛的表揚了一番,不過警告他們不要大意,那些大陸強者還是有的,一旦出現紕漏,他們想要躲藏都來不及,那樣的話,會對整個莫拉族來說是一個打擊,絕對不能發生自大的事情,否則還是早點回來,會有人替代他們去的,說道很嚴肅。 面對莫拉族再次強勢進攻,不少的國度都在第一時間栽倒了,不過好在這些地方比較少,主要還是可見的空間通道已經被毀掉了,剩下的不是在極為隱秘,就是在險地之中,比如一些星獸密集之地,這些地方也是一個非常微妙的所在,可以保證很大程度的安全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