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這些星艦被拖入命運星之前,先遭到了一次全面的檢查。

自從紫月號上發現了微波發射器后,雷諾就已經明白了這些聯邦政府在引力波的研究上有了實質性突破。

這些模擬出來的微型引力波不但能夠用於超遠距通訊,還能夠當作一個小的信號發射器,來用於追捕敵人。馬休能夠在藍海鷗星雲帶內多次圍堵到雷諾,都是全憑藉這個東西。

因此當雷諾再從他們手中獲得星艦,自然不能不小心翼翼。

事實上,他們已經從那些星光海盜團以及聯邦艦隊的星艦里,發現了許多微波發射器。

為了能夠打贏藍海鷗星雲帶的戰鬥,馬休已經將他們這些最新科研成功全部用在了星光海盜團和聯邦艦隊上。只是戰鬥的失利,讓這些微波發射器全部變成了雷諾的實驗材料。 將它們交到費爾南德那些科學家手中后,第一時間就被屏蔽了起來。以免被那些聯邦艦隊探查到命運號的存在。

事實上儘管這些各行各業的權威人士現在是俘虜身份,可是當他們看到這些微波發射器與聖物后,一個個都狂熱了起來,也不管他此刻的身份,只要能夠繼續從事他們喜愛的事業,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值得開心的事情。

雷諾去觀看了一會兒他們的工作成果,就放心的準備離去。

而這時吉爾正低著腦袋急匆匆的走路,一不小心與雷諾撞了一個滿懷,抬頭看到是雷諾后,才說道:「雷諾,你來了。」

自從他們回來以後,雷諾就第一時間兌現了他的五百萬巨額獎金,所以他在這個年輕人心中的信任,也在快速上升。

「嗯!」雷諾點了點頭不以為意道。

「我正準備找你呢,聖物還需要持續實驗,一點點發現他的功效,不過另外一件事情卻有了顯著性的突破。我想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夠複製出來這些微波發射器,到時候就能夠批量投入生產。」吉爾說道。

雷諾鼓勵道:「行,好好乾!到時候虧不了你們的。」

「雷諾,我想把這些技術公布出去,讓超員距通訊在平民階層也得以實現。」吉爾又道。

雷諾愣了愣,儘管現在的艦隊可以通過量子場實現超員距通訊,可是這樣卻需要耗費巨大的財力去建造量子場。雖然在聯邦艦隊與大財團內已經普遍使用,可是平民階層卻還沒有辦法實現廉價的超遠距通訊,而能夠他們能夠模擬引力波的技術顯然可以實現這個目的。

最為重要的是,作為這個項目的執行者,吉爾他們能夠獲得極好的名聲。

另外一個方面,也可以告訴聯邦政府,有很多科研界的權威人士在雷諾手中,想要他們,就快點為雷諾他們平反。

帝君傳 只是現在雷諾已經明白了這些人的巨大價值,只怕就算聯邦政府給雷諾洗白也不可能把他們這些人放回去。

最為重要的是,馬休在最後給雷諾的警告,已經引起了雷諾的警惕,這個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去招惹聯邦,若是再給他們一些施壓的借口,只怕下一次的激烈衝突的爆發,就非常近了。

雷諾有十成的把握相信馬休父子,一定會在這件事情中推波助瀾。

「我可以幫你們把這個技術擴散出去,只是因為某些戰略意義,將沒有辦法由我們來直接擴散。只能由第三方來擴散,但研發成員的名字上可以寫上你們的名字。」雷諾說道。

「不用了,我們也是竊取別人的成果,你能夠將這個技術擴散出去,我就已經非常開心了。」吉爾應了一聲,就有些神情黯淡的離去。

雷諾看著吉爾離去的模樣愣了愣,看樣想要將這些科學家全部留下來,並且讓他們全心全意為自己工作,還得給他們找一個新的動力才行。

觀察過實驗室后,雷諾又向家屬居民區趕去。

事實上在雷諾他們拆卸掉拉法迪曼礦場的等離子隔離帶后,就已經將他們搬運到命運星上,開始建造自己的基地。只是最初這個基地被其他軍工需求佔據,而根本沒有辦法建造居民樓。

要知道自由之心現在已經有了將近一百五十艘星艦,而這些星艦所匹配的一系列後勤隊伍也需要非常龐大才行。

就像命運星上的那個巨大的維修廠,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比較密封的實驗室,以及多條軍工生產線。在雷諾自托爾斯星上獲得大量的超密態晶體后,就準備建造自己的機甲生產工廠,只是技術與財力一直達不到,因此現在工廠的生產線上也只能做一些技術簡單的星艦主炮。

為了滿足這一系列的條件,雷諾只得在大量購置材料的時候,從這些材料裡面摻合一些建造等離子隔離帶的材料,分別從卡達遠航公司以及流浪傭兵手中購買。

而這個新的隔離帶第一時間就用來建造居民樓。

實際上,這座居民樓從規劃好到建設成功,才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投入了大量的工作機器人,高效迅速且不眠不休的工作著,居民樓就如同平地而起一樣,一天一個模樣,不到三天就已經建成,可以供這些家屬們居住。

除此之外,雷諾還特意空出一大片地方,給他們作為菜地使用,讓他們去種一些自己想要中的東西。當然在居民樓旁邊還有成套了運動設施,以及一個偌大的籃球場,這些東西也是在居民樓之前就已經建造好。

只是這時候的足球場內卻沒有足球,只有幾架已經拆除了火力配置的太空護衛機甲。

一個自由之心的成員正在哪裡細心的教那些孩子們如何使用機甲。

只是他的關注點顯然都在錢上面。

「嘿,你們小心一點,你知道這超纖維衣多貴嗎?不要弄爛他……」

「這是太空機甲,而不是鐵甲鋼拳,你們試一試就可以了,不要用來摔角,他們可比超纖維衣更貴。」

看到這一幕,雷諾無奈的搖了搖頭:「西塞,幹嘛跟一群孩子置氣,讓他們隨便折騰,反正這東西的質量還是放心的,一群孩子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頭兒,你來了!你是不知道這些傢伙一個個都太難對付了,不吼他們兩句,他們根本就不會尊重你。」西塞皺眉道。

「想要他們尊重你何必用這種方法,給他們亮一手真本事就可以了,到時候他們肯定會像是看到漫威英雄一樣崇拜你。」雷諾笑道。

西塞聞言恍然醒悟,原來可以這樣,直接上前抓過一架太空護衛機甲喊道:「小鬼們,過來!大叔我給你們亮一亮真本事!」

一聽西塞的話,一眾少年都圍了過去,這時西塞一把抓過一把高斯槍掛在機甲上面,然後說到:「你們一人去找一塊小石頭,我數到三一起丟到天上。」

「好的,你等下。」

女帝玩轉時尚圈 沒有多久,這五六個孩子,就一人揀了一塊小石頭快速跑了過來站在西塞前面。

等西塞數到三的時候,他們便一起將這些石頭撒到天空。

然後西塞抬手就是「呯呯呯」的一陣疾射,天空中的這些石頭便全部被擊中兩次或者三次,隨後如同天女散花一樣散落一地。

「哇,太酷了。大叔你能教我嗎?」

「簡直太炫了。」

「贊……」

西塞的炫技果然引起了這些少年們的注意。

「只要你們聽話,好好跟我學習,以後肯定會我和一樣厲害,甚至比我還厲害。」

「那你和他比呢。」之前和雷諾有過一面之緣的少年指著雷諾說道。

「他是我們的頭兒,我連他萬分之一都不如,你們就別想達到他的高度了。」西塞在雷諾面前大肆吹噓了起來。

聽到這裡雷諾笑了笑無奈的離開,又去居民樓內轉了一圈,看看又沒有什麼隱患,就一個人悄然離去,臨走之前還不忘用通訊器對啄木鳥說道:「啄木鳥,這些家屬安置的事情你要多上上心,畢竟他們剛剛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內,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他們有什麼要求的話,不是太過分就答應他們。可以讓薩米找人組建一個居民委員會來幫忙管理,同時也和我們平等對話,這樣也好搜集大伙兒的訴求。」

「知道了,頭兒,這件事情我會上心的。」啄木鳥應道。 處理完這些事情,雷諾又去巡視了一番基地內的工廠。不得不說人類在進入科技井噴時代后,無論什麼都變得非常迅速,不管是房屋建造還是工廠的建造,只要有足夠的資源,總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

現在的自由之心在星艦炮台這一項目上,完全可以自給自足,當然要生產這些炮台,必須有充足的資源。

而流浪傭兵正好在阿爾及利亞星雲帶內擁有了大量的資源星,而自由之心又恰好與他們有一定的合作,為雷諾等人提供資源,正是他們雙方的合作條款。

等雷諾看到生產線上一個個零件被生產出來,並且組裝好搬運出去送到維修廠,也明白這些人對這件事情還是非常上心的,也不用多說什麼,勉勵了幾句,就準備回到自己的星艦上。

而這時雷諾身上的通訊器內,再度響了起來,是瑪莎脆生生的聲音。

「頭兒,雷的事情已經可以確定了,你要不要過來一下。」

「好的,你等我一下。」

未有多久,雷諾就來到了阿布羅狄號上。

關押雷的房間外,瑪莎正在吃東西,一臉憔悴的頂著一個黑眼圈,顯然這幾天她也沒有睡好,而禁閉室內的雷則處於一種近乎精神崩潰的狀態。

和一個能夠讀心的人聊七八天,而且對方還能夠決定你生死的情況下,無論是誰都得面臨崩潰。

「瑪莎,你還好吧。」雷諾關心的問了一句,老實說瑪莎雖然不是自由之心的戰士,可是她的努力還是有目共睹的,雷諾也不想這個孩子在現有的年齡背負太多。

「沒事的,我已經完美的完成任務了。」瑪莎邀功似的說道。

「說一說怎麼回事吧。」

瑪莎點頭道:「這傢伙一共殺了一個平民,七個海盜,除此之外還做過很多齷蹉的勾當,不過卻也和他的身份貼合,算不得什麼事情。」

「一個平民七個海盜?」雷諾愣了愣。

「對,他在星光海盜團內是負責紀律的,如果有人違反紀律被執行死刑,大多數都是有雷親自來動手,至於那一個平民,是因為要把自己的老婆和女兒賣掉還賭債,正好被他撞見,就順手殺掉了那個男人,雷好像十分痛恨賭博。」瑪莎又道。

「這麼說來,這人還不算是一個大惡之人。」這樣的答案對雷諾來說,顯然有一些無奈。又道:「那關於我父母的事情呢?」

「他沒有撒謊,你父母確實不是他殺,是那個有紫荊花圖案的女人所殺,只是和他敘述的高矮有些出入,這傢伙感官有點問題。」瑪莎道。

雷諾愣道:「確定是女人了?」

「對,是一個一米七五左右的女人,他害怕你不相信他,才刻意迴避兇手是個女人的事實。」

「我知道了。」

自最初,雷諾不殺雷就是因為需要通過瑪莎來確定,他所說的消息的真實性,等真正的答案揭曉以後,就是確定他們生死的時候。

而這時卻意外的發現這些海盜,也不算窮凶極惡之人,最起碼還有一定的堅持。

這個時候殺不殺他們,又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了,而事實上雷諾心底還是非常想要將羅文給留下下來,因為在他的身上雷諾看到了一絲丹迪·巴格的影子,如果能夠獲得他的能力,那麼雷諾就能夠培養出很多近戰能力非常強的保鏢,丹迪·伯恩也能跟著他學習到不少東西。

既然如此,就想辦法和他們聊一聊吧,只要能夠吸納進來,就全部打散收編了,畢竟他們也算是一些好手,而且大多數並非是大惡之人。只是接下來瑪莎又要忙碌一段時間,來確定這些人中有多少是可以用的。

「幾天你也夠累了,去好好休息吧!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吧。」雷諾輕輕拍了拍瑪莎的肩膀說道。

後者應了一句,就繼續解決手上的食物。

這時,雷諾卻來到了關押羅文與查爾斯的地方。

事實上,雷諾還是非常守信的,從羅文哪裡得知了面具男的消息后,就許撤掉了對羅文兩人的監控,以及給了他們一個足夠大的房間,只是由於羅文太過危險,到現在他手腕上的傷勢還沒有幫他完全修復。

「嗨,你們還好嗎?」雷諾沖他們笑道。

羅文皺眉道:「你這次來是要確定我們的生死了嗎?看樣你已經從雷哪裡得到答案了。」

「不,我這次來是兌現諾言了,準備放掉你們。只是由於一個原因,我只能放掉查爾斯一人,因為羅文你太危險了,我不敢讓你成為敵人的情況下,再離開我的視線。」雷諾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到底什麼意思,雷諾!」查爾斯聞言怒吼道。顯然把他們兩個拆開,對查爾斯來說,算不上是一個好消息。

雷諾輕嘆一聲,若沒有理查爾斯,恐怕自己也沒有那麼容易控制住這兩個人,當即說道:「意思是,你們要是和雷一樣是蠢貨,我隨時都可以放掉你們,因為這樣對我沒有多大的後患,可惜你們不是。」

查爾斯哼道:「我不管,你要是不放羅文,我也不走了。」

「他的意思就是想將我們留下來。」羅文無奈道。

雷諾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

「可是你要我們留下做什麼?如果讓我們當艦長你肯定也不會放心,除此之外,也就沒有太大的價值了。」羅文疑惑道。

雷諾道:「那就留下來給我當保鏢。」

「條件顯然不對等,讓我給你做一輩子保鏢,我寧願殺掉你。然後被其他人轟成碎片。」羅文哼道。

「為我工作五年,算是為你自己買命,此後你想去哪裡我都不攔你。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再多工作兩年,我可以給你們兩人一筆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讓你們就此隱居。」雷諾說道。

羅文愣道:「買命?」

「是的,買命!你知道我也是下了很大決心,才決定留下你。」

「很顯然,我並沒有其他多餘的選擇。」

「那祝我們合作愉快。」雷諾伸出手臂準備與羅文握手。

羅文擺了擺自己那無法使用的手掌,說道:「查爾斯,你來吧。」

當雷諾與查爾斯達成協議后,雷諾就對通訊器內喊道:「解除對羅文、查爾斯的軟禁,讓醫療隊來給他們治療,現在他是我們的僱員了,對了讓人把他的武器還給他。」

等雷諾走後,羅文與查爾斯對視一眼都是頗為無奈,不過能有現在這樣的結果,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不錯的歸宿。

處理掉這兩個人,還有另外兩個人需要處理,那就是星光海盜團的首領奎托斯與大頭目雷。

對於這兩個人如何處理,雷諾卻是瞬間想到了一個絕佳的人選,當即就撥通了通訊器:「斯菲爾德,我送你一份禮物,你要不要。」

「什麼禮物?我為什麼總感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你還從來沒有送過我禮物,忽然提出這個,我真有一些不適應……」斯菲爾德顯然被雷諾給弄愣了。

雷諾尷尬道:「呃,我之前人品有這麼惡劣嗎?真的就沒有送過你一次禮物?」

「對,一次都沒有,無論是平安夜還是聖誕節。」斯菲爾德十分肯定的說道。

「別這樣,斯菲爾德你知道我是學生的時候,經濟很緊張,這些額外的支出對我來說壓力很大。」雷諾慌忙解釋道。

「好了,我們說正事吧!什麼禮物。」 雷諾這才整理了下情緒,正色道:「給你補充一點人手,正好你手下那些人,很多都不靠譜需要沙汰下去,這樣的話就沒有辦法操控那麼多星艦,我給你提前補充一點。」

「還有這麼好的事情,只是你的人分到我手底下,估計他們也不樂意吧?」斯菲爾德問道。

「不是我的人,而是另外一些無法安置的人,正好無處安放,你哪裡反而成了最好的歸宿。」雷諾說道。

這時斯菲爾德也明白了雷諾在說誰,因為他們手中的那些屬於聯邦的士兵已經全部交給了陶德艦隊的哈里森。而此刻無法安置的人只有星光海盜團的那些船員。

雷諾與他們的恩怨,斯菲爾德也是知道的,這種時候雷諾還能夠選擇留下他們,而不是殺掉他們。由此可見雷諾也確實有一個領袖該有的氣度與胸襟。

「你不準備殺掉他們?」斯菲爾德問道。

「我覺得留著他們作用更大一些,更何況必須讓雷在我身邊,才能夠幫我找出當時的那個黑衣人到底是誰。」雷諾說出了留下他們的初衷。

確實吸納這些人對自由艦隊來說有著一定提升,同時也存在一定的隱患。因為這些人中的不確定因素太多,需很長時間才能夠將他們徹底消化完,若是以前的自由之心,雷諾肯定不會去吸納他們,只要將雷一個人留下就行。

可是現在有了斯菲爾德,雷諾就有了更好的辦法去吞掉這群人。

本來暴龍海盜團內可靠度就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再加入這麼一群人,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反而還能夠藉助這些人,把一些潛在的問題給揪出來。

這樣也好利用暴龍海盜團來大雜燴一樣,將這些人一一沙汰,從而分化出值得信任的一波人。

事實上,自從自由艦隊與自由之心有著顯著的區別後,那些非自由之心的船員們,都想盡辦法讓自己獲得自由之心的身份,從而獲取更大的利益與升遷機會,而自由之心的成員身份,對大多數人來說,就像超級會員與普通會員的區別。

「明白了,要我怎麼做?」斯菲爾德點頭。

雷諾笑了笑:「跟我走一趟就行了。」

當雷諾與斯菲爾德帶一行人來到關押托爾斯兩人的地方后,他們顯然已經猜到了自己即將面臨的結果。儘管他們是在支列敦風光了幾十年的梟雄,這一刻看上去也不免有些落魄,特別是雷被考問結束后,奎托斯等人存在的價值就越來越少了。

因此雷諾的到來,使得奎托斯臉色瞬間煞白。

「你們還有什麼遺言,都說出來吧,我盡量幫你實現,也算是幫你們最後做的一件事情。」雷諾也不拖拉,開門見山的說道。

聽到雷諾的話,奎托斯頓時臉色變的更加難看,沉默了許久道:「能不說嗎?」

「你就算不說,結果還是一樣的。」雷諾哼道。

奎托斯說道:「你也證明了雷並沒有殺掉你的父母,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也沒有什麼生死仇恨,為什麼就不給彼此多一些機會,或許就會有其他的辦法來處理這件事情呢。」

雷諾聞言撇嘴一笑,道:「如果庫魯曼隕石帶外,我是戰敗者被你俘虜了,你會怎麼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