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坐在休息區喝靈茶的藍雪瑤和段志宏二人,也是被葉晨給驚到了。二人怎麼也想不到,葉晨怎麼會這麼快就能夠在二十倍量級的負重下站起來,這明顯不符合常理。

儘管二人看到了葉晨這不符合常理的一幕,但二人也沒多想,全都歸功於葉晨那妖孽般的天賦。

但實際上,在葉晨在這麼久的負重之下,葉晨發現了自己的人物屬性面板上多出了這麼一欄:體質

經過這麼久的負重訓練,葉晨的體質也升級到了煉皮這一等級,所以才這麼快的適應了二十倍量級的負重。

而通過體質的詳細說明,葉晨明白了,人的身體,除了先天屬性的道體以外以外,還有體質這一隱藏項目。

一般的,修仙者只修功法,不修肉體,所以對於其他人來說,修仙者的肉體只要不是那麼脆弱,或者耐力太低就行。

而經過藍雪瑤這麼輪番的變態壓榨,葉晨也是莫名其妙的就打開了體質這一欄。

而體質的等級,卻是分為煉皮,煉肉,煉筋,煉骨,煉血這幾級。

而當肉體體質修鍊到煉骨的時候,整個人肉身就彷彿上品靈器一般(武器分為凡器,靈器,仙器等等!),在凡界里,與靈器一般等級的武器都破不了肉身的防禦。

慾望森林 看了看時間,藍雪瑤向葉晨幾人道:「今天就先到這裡吧,已經下課了。」說完,藍雪瑤關閉了幾人身上的負重服上的控制。

頓時幾人感覺身上一輕,整個人的速度變快了許多。

而葉晨更是,輕輕一躍,就飛躍過了一百多米的距離,這已經算得上是短距飛行了。

要知道,短距飛行可是築基期才特有的能力,而葉晨僅僅練氣九級,輕輕一躍就跳躍了一百多米,顯然藍雪瑤對葉晨的負重訓練還是有成效的。

在葉晨幾人都陸續來到了藍雪瑤身前後,都整齊的並排站著,聽著藍雪瑤的吩咐。

看到人來齊了之後,藍雪瑤開口道:「今天你們的訓練效果不錯,明天繼續努力。林穎,劉羽。」

聽到藍雪瑤叫自己的名字,二人站了出來,達了聲到。

藍雪瑤對著二人繼續開口道:「你們二人今天已經適應了一倍量級負重,明天再加一倍!」

林穎和劉羽二人,共聲答道:「是,導師!」

藍雪瑤點點頭,看向南宮雲和南宮雪二人:「你們二人今天雖然也有很大進步,但是還沒能完全適應這一倍量級的負重,所以你們二人明天還得加油,儘快提升自己,適應一倍量級負重,要知道我這裡不留廢物。這段時間,你們導師楊倩有事出去了,所以拜託我一起教導你們,所以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南宮兄妹二人點點頭,大聲答應道:「知道了,藍導師,我們會盡量提升自己的,保證不讓您失望。」

緊接著,藍雪瑤轉頭看向葉晨:「至於你嘛……」

葉晨緊張的站直身子,深怕藍雪瑤又搞什麼幺蛾子……

停了一會後,藍雪瑤笑著道:「不用那麼緊張,我不懲罰你。我是想說,你跟我去我的宿舍,我在哪裡給你準備得有東西!當然,段殿主佔了主要功勞,所以解散后你跟我來。」

聽到藍雪瑤不懲罰自己的話,葉晨這才鬆了口氣。

隨即,藍雪瑤向著林穎幾人道:「下課,接下來的時間你們自行處理!葉晨你跟我來。」

說完藍雪瑤就轉身,帶著葉晨和段志宏二人向著自己宿舍走去! 雖然葉晨現在渾身大汗淋漓,全身都已被汗浸得濕透,難受不已,整個人也是累得不行,渾身酸痛,感覺全身的毛孔都已全部張開,不停的流出汗液。恨不得立馬去洗一個熱水澡,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

雖然不明白藍雪瑤為何叫自己跟她去她的宿舍,但經過幾次的錘鍊,莫名對藍雪瑤有種恐懼感的葉晨還是乖乖的聽藍雪瑤的話,跟在藍雪瑤身後,前往導師宿舍區。

藍雪瑤和段志宏走在前面,葉晨不近不遠的跟在二人身後。

在一邊走路的時候,葉晨模糊聽到藍雪瑤在和段志宏討論什麼東西。然後就像買東西似的,經過了一輪的討價還價之後,最後由段志宏的妥協來收場。

而累得不行的葉晨,跌跌撞撞的跟在二人身後,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在葉晨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的時候,終於來到了藍雪瑤的宿舍。

看著前面這幢與學員宿舍不同的是,藍雪瑤的宿舍是一個清幽的小別院,四周都沒有住人。別院周邊種著許多的竹子,別院前面還有一片小小的湖泊。無處不散發著淡雅,清新的韻味。

藍雪瑤推開別院外的柵欄的門,然後叫了段志宏和葉晨一聲之後,二人就隨藍雪瑤進入到了別院內。

一進到宿舍主屋,藍雪瑤就站在主屋的一副畫前,然後對葉晨道:「葉晨,過來跪下!」

原本累得不行,迷迷糊糊的葉晨聽到藍雪瑤的話,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儘管心裡對藍雪瑤有種莫名的恐懼,但葉晨這次卻沒有聽藍雪瑤的話,並沒有跪下去。

葉晨搖了搖頭道:「藍導師,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能你說叫我跪我就跪,我葉晨此生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

「我葉晨雖無父母,但多年以來,我早已將師父視為我的父親,所以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師父,誰也不能讓我跪下,包括您!」

「你可以懲罰我,我也接受你的懲罰,至於你讓我跪眼前這幅畫像中的人,不好意思,辦不到!」

說完,葉晨站直身子,雙手背在身後,一副鐵骨錚錚的樣子看著藍雪瑤,眼睛里也露出了視死如歸的眼神。

看到葉晨先是吧啦吧啦不停的說了一堆大義凝然的話,然後又是一副鐵骨錚錚的樣子,藍雪瑤再也忍不住,不由得噗的一聲,然後大聲笑了起來!

葉晨一臉茫然的看著不停大笑的藍雪瑤,然後又轉頭看了看段志宏,發現段志宏也是一臉的微笑,但並不說話。

以為藍雪瑤是在嘲諷自己的葉晨頓時也是羞惱不已,聲音也提高了幾個分貝,大聲道:「藍導師,俗話說,士可殺不可辱,您這麼嘲諷我,你覺得真的好嗎?」

藍雪瑤看著葉晨一本正經的說道,收了收自己的聲音,強忍住笑意,連眼淚都逼出來了一點!

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之後,藍雪瑤用手在葉晨的腦袋上輕輕敲了一下道:「你個傻小子,我都還沒說完話,你自己就編出了這麼多的劇情,你不去當個編劇師真是可惜了!」

葉晨一臉懵逼,腦袋裡面全是問號,不明白藍雪瑤在說什麼。

藍雪瑤白了葉晨一眼,繼續向葉晨解釋道:「這是你玄天宗的開宗祖師,我讓你跪他,想必就算是你師父他也不再說什麼吧!」

葉晨被噎了一下,結結巴巴道:「你,你說,說什麼?」

然後葉晨手指向那副畫道:「他是我玄天宗的開宗祖師?」

看到葉晨手指向畫中的人物,藍雪瑤臉一板,語氣中含有深深地不滿之意道:「放肆,誰讓你用手指祖師爺的?還不趕緊放下!」

葉晨也回過神來,趕緊把手放下,然後向藍雪瑤問道:「藍導師,到底怎麼回事?你能給我具體解釋一下嗎?」

看到葉晨放下手之後,藍雪瑤才消了自己的怒氣,然後慢悠悠的向葉晨解釋道:

「畫中之人乃是玄天宗的開宗之祖玄天子,因為我們同樣是玄天宗的弟子,所以我不需要在這點上騙你!」說完藍雪瑤看了段志宏一眼。

葉晨轉頭看向段志宏,想要從段志宏哪裡得到答案!

面對葉晨詢問的眼神,段志宏雖不說話,但其笑著點頭的樣子,也讓葉晨得到了答案!

葉晨只得接受現實,但還是繼續問道:「既然如此,那我又為何從沒聽師父說過?」

藍雪瑤沒有正面回答葉晨的問題,反倒是問了葉晨一句:「你猜猜,現在我的修為是何等級?」

葉晨小心翼翼的,用疑問的語氣試探的問了一聲:「金丹期?」

藍雪瑤搖了搖頭:「不對,你再猜猜!」

「元嬰?」葉晨再次試探的問道!

藍雪瑤還是搖頭,表示葉晨說的不對,但也沒興緻繼續讓葉晨猜下去,所以直接道:「我和段殿主都是渡劫初期!」

葉晨被藍雪瑤的話嚇的嘴張得大大的,甚至能容下一個拳頭的樣子。

過了一會後,調整好心態的葉晨小聲的確認似的問道:「渡,渡劫期!」

藍雪瑤肯定的點了點頭,表示葉晨沒有說錯。

不等葉晨說話,藍雪瑤好似失去了耐心似的,對葉晨解釋前因後果道:

「你師父和我,還有段殿主,還有你另一個師叔,我們四個是師兄妹,你師父是大師兄,段殿主是三師兄,我是小師妹,我們四人修為相當,互相之間並沒有差多少。至於你二師叔,目前在帝國的皇家書院任職。」

「但在十八年前,不知因為什麼原因,你師父的修為突然跌落回築基期,然後他就帶著你回到了宗門的祖地牛頭山。」

「當時我和你二師叔還有段殿主我們三人前去探望他,但是他卻見我們,這麼多年來,都不曾與我們有過一次聯繫。直到最近,你和你師姐林穎前來書院入學,你師父這才寫信給我,聯繫我們!」

這時,葉晨插話道:「既然你們是師兄妹,那我為什麼從未聽師父說過,而且你又為何不稱段殿主為師兄,而是用這麼見外的稱呼叫段殿主呢?」

被打斷的藍雪瑤沒好氣的看了葉晨一眼:「你關注的重點能不能不要是這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葉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難道這不是重點嗎?嘿嘿……」 藍雪瑤用手敲了葉晨一下腦袋:「一天天的,就你問題多!」

儘管藍雪瑤語氣充滿了各種的不滿,但還是耐心的向葉晨解答葉晨的問題道:「想必你師父也給你們說過,十萬年前,我玄天宗曾是凡界第一宗門,但因某種變故,我玄天宗慢慢衰落下來,在此過程中,對我宗門趁火打劫的宗門或者國家還有其他勢力眾多。儘管最後我們宗門保留了下來,但那也是因為我們宗門已經弱小不已,對他們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要知道,他們可以容忍一個弱小不堪的玄天宗,卻容忍不了一個實力強大,有復興之望的玄天宗,哪怕是只有一絲絲的復興希望也不行!」

聽到藍雪瑤呢解釋,儘管藍雪瑤沒有過多解釋,但後面的不用說葉晨也是明白的!

藍雪瑤這時停頓了一下,好似再等葉晨提問一般。

不過讓藍雪瑤失望的是,這次葉晨沒有再次發起提問,靜靜地站在那裡,等藍雪瑤繼續說下去。

而藍雪瑤呢!也沒有再多的耐心向葉晨解釋過去的秘聞,所以直接道:「既然你現在已經知道了畫中之人乃是我玄天宗開宗祖師,還不趕緊跪下,向他老人家行跪拜之禮?」

葉晨聽聞,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雙膝跪地,誠懇的拜了三下。

葉晨起身之後,藍雪瑤繼續道:「今日叫你前來,主要還是為了你!」

葉晨滿臉疑問:「為了我?為什麼這麼說?」

藍雪瑤答道:「還不是因為你修鍊上的事!因為的特殊天賦的原因,所以我特別為你制定了專屬的修鍊方案。」

聽到此處,儘管自己身懷系統,但葉晨還是忍不住失落道:「既然如此,藍姨你也知道我那差得不行的天賦,為何還要在我身上下這麼大力氣,為了宗門考慮,選擇最優秀的人,我的師姐林穎,這樣不是才能讓宗門所獲得的好處最大化嗎?」

藍雪瑤笑了一下:「你個傻小子,我們玄天宗歷來的傳統就是不拋棄,不放棄任何一個宗門弟子。至於你師姐,她的天賦擺在那裡,再加上有書院的特別培養資源,所以無需我們再在她身上下力氣。」

「至於你,那就不一樣了,你天賦那麼差,不多多在你身上下點力氣,以後你出去,說是我玄天宗的人,那還不得被我宗門的敵對宗門笑死?」

聽到此處,葉晨也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尷尬的笑著!

藍雪瑤再次白了葉晨一眼:「算了,懶得理你,直接進入正題吧,今日叫你前來,是因為我和你三師叔,也就是段殿主商量了一下,為你準備了葯浴!」

葉晨滿臉問號:「葯浴?」

藍雪瑤點點頭:「是的!」

「當然了,我此前讓你負重跑那麼多,在負重區內讓你慢慢的一次次突破極限不是沒有原因的。」

「只有當你真正的透支了自己之後,泡葯浴才能更好的發揮效用!」

「在這裡,你要好好的謝謝你三師叔,畢竟葯浴所用到的大部分天材地寶都是他提供的,嘿嘿。」藍雪瑤說完,還不忘對段志宏壞笑了一下!

葉晨也是轉身,向段志宏深深拜了下去,大聲道:「多謝師叔,葉晨必不會忘記您的恩情!以後如有需要,葉晨必將全力以赴,報答師叔!」

段志宏佯裝怒道:「你小子,說的什麼話,你好好修鍊,以後將我玄天宗發揚光大,恢復我宗往日光輝,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了!」

葉晨點點頭,也不再多做矯情:「葉晨明白了,師叔放心,宗門的復興,我會用盡一生來完成的!」

段志宏欣慰的點點頭,摸了摸自己鬍子道:「不要浪費時間了,趕緊去泡葯浴吧,好好吸收,盡最大努力提升你自己的體質,實力。」

藍雪瑤帶著葉晨和段志宏來到宿舍的練功房,葉晨看到練功房正中央擺著一個大缸,大缸裡面有著一缸慢慢的綠色的液體,還不停的冒著泡和綠煙。儘管賣相有點難看,但葉晨還是從中感覺到磅礴的靈力。

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一縷綠煙進入了葉晨的鼻子。

葉晨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腦海清醒了不少,自身的疲憊減輕了許多,體內運轉的靈力速度也加快了幾分。

藍雪瑤指了指大缸道:「脫掉全身衣物,然後進入,泡一個時辰,同時別忘了運轉自身靈力,抓緊修鍊。」

過了一會之後,葉晨還是沒有反應,藍雪瑤看著葉晨不耐煩道:「你還在等什麼呢?還不趕緊的?」

葉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分別看了藍雪瑤和段志宏一眼:「那個,藍姨……」

藍雪瑤:「有事快說,有屁快放,扭扭捏捏的像什麼話,你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

葉晨趕緊道:「那個,好歹你們先出去吧,你們在這裡,我不好意思脫衣服!」說完葉晨還臉紅了一下。

藍雪瑤沒好氣道:「我還說什麼事呢?你小子小的時候,什麼東西我沒看過,還跟我在這裡裝害羞。我是你師娘,你跟我見外什麼?」

葉晨還是在那裡一動不動,不管藍雪瑤怎麼說,就是不肯脫衣服。

最後藍雪瑤沒辦法,只得微怒道:「隨你吧,趕緊的,脫衣服進去泡著,抓緊給我吸收修鍊,等會時間長了藥效就過了!別浪費了我和你師叔的一番心意。」說完轉身就和段志宏走了出去,並且關上了房門。

看到房門關上了之後,葉晨鬆了一口氣,也不敢耽擱時間,抓緊脫掉衣服,進到大缸泡了起來。

在葉晨全身沒入水面之後,葉晨感覺到自己全身的毛孔彷彿都打開了一般,一張一閉的,像是在呼吸一樣,全身的疲憊也一掃而空,精神百倍!

隨著時間的過去,葉晨感覺到藥水中的藥力順著自己全身的毛孔,慢慢的進到了自己體內。

葉晨趕緊運轉起體內的靈力,開始修鍊起來。在靈力運轉的時候,葉晨也發現在泡葯浴的過程中,自身吸收外界靈氣的速度大大的增加,同時葉晨也感覺到自己的肉體也開始有了一些變化,慢慢的變得緊實起來,皮膚彷彿也發生了某種變化! 時間慢慢過去,大缸內深綠色的水慢慢變淡,直至最後變為清澈透底。

這時,正在打坐修鍊中的葉晨突然眉頭一皺,然後渾身氣勢一震,瞬間將缸內的水震的噴出來了一些。

再然後,只見葉晨赤裸的身上,毛孔裡面慢慢的滲出了一滴滴的黑色液體。葉晨葉面露苦色,彷彿在忍受著巨大的疼痛一般。

隨著葉晨身上滲出的黑色液體越來越多,原本清澈透底的水慢慢的變黑,然後發出濃濃的惡臭。而葉晨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有種莫名的輕快之感,彷彿丟棄了多年沉重的垃圾一樣!

一個小時之後,葉晨的身體停止了排出黑色的液體,體內靈力的運轉速度從此前的飛快也恢復到正常的速度。

葉晨睜開眼睛,飛身一躍,跳出大缸,然後站在地板上,緊接著身體再一震,將身上殘餘的水珠震開,從乾坤袋裡拿出衣物穿了起來。

聞著缸里不停散發出來的惡臭,葉晨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打開房門,發現藍雪瑤和段志宏二人都站在門外面。

葉晨疑惑道:「藍姨,你和三師叔一直守在這裡?」

藍雪瑤回道:「這不明擺著的事嗎?你泡葯浴,必然會處於深層悟道修鍊當中,要是萬一有人打擾你,到時候你就會走火入魔,所以我和你三師叔當然要在外面為你護法!」

葉晨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後拱手分別向二人拜謝道:「葉晨在這裡謝過藍姨和三師叔你們二位了。」說著腰也彎了下去,恭敬的拜到!

藍雪瑤敲了葉晨一個大腦嘣道:「你說的什麼話,我們是你長輩。說謝謝?你用得著這麼見外?」

葉晨搖搖頭,表示不同意藍雪瑤的說法,一臉認真的說道:「藍姨你也說了,你們是我長輩,我作為你們的師侄,尊敬你們是應該的。」

「再者,你們先是提供珍貴的天材地寶,為我製作葯浴;其次你們又不辭辛勞,在門外為我護法如此之久。你們雖然是我師叔師娘,你們並沒有義務為我做這麼多,但你們卻還是做了。所以無論從那方面來說,我都應該要向你們二位道一聲謝謝!」

看著一臉堅持的葉晨,藍雪瑤也沒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但好像很生氣葉晨說的話一般,瞪了葉晨一眼,然後氣道:「既然你要謝謝,那就要拿出實際行動了,不要給我空口說白話!」

葉晨面露笑容:「但憑藍姨吩咐,只要葉晨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葉晨必將浸全力去做!」

藍雪瑤一臉壞笑,然後緊緊盯著葉晨,陰陽怪氣道:「哦……這樣啊,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晨不由得打了個寒顫,然後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有點畏懼的樣子看著藍雪瑤,小聲弱弱道:「那,那個,您老先說,只要我能辦到,我儘力去做,如果我辦不到,那就再商量商量,您看行嗎?」

藍雪瑤拍了拍葉晨的肩膀,笑道:「放心,你肯定能辦到,我要求的事很簡單,那就是……」說到這裡,藍雪瑤故意停頓了一下,把葉晨的心給吊了起來。

看著葉晨一臉緊張的樣子,藍雪瑤也不再繼續逗葉晨,白了害怕得不行的葉晨一眼道:「那你就給我們做頓大餐吧,當然,要保證好吃,讓我們滿意。如果到時候不好吃,沒讓我們滿意的話,我再好好收拾你。」說著還揮了揮自己的拳頭,好似在威脅葉晨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