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墨淵帶他回冥宮了。”我道。

“那便好。”墨寒的吻逐漸落下,兩人如膠似漆,好一番纏綿,我沉沉的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墨寒已經醒了。他抱着我,不知道在皺眉思考着什麼,但是瞧着他眼中的亮光,應該是什麼高興的事。

“怎麼了?”我問。

“慕兒,我似乎不在吸收你的法力了。”墨寒握着我的手伸到他心臟處,那裏是他的內丹所在:“你試着感應下。”

我照做,感受到那裏有着濃郁到讓人驚懼的鬼氣,以及與我靈力相似的法力,那些就該是凰傲晴的法力。

“慕兒,太久未與你一起,我一時情不自已……”墨寒說着吻了我一下,“本來想再次試圖將這次吸收到的法力還給你,卻沒想到,那些法力卻沒有了變動。”

“怎麼突然停了?”我有點好奇。

“許是你我體內,凰傲晴的法力趨向於平衡了,故而法力沒有再流動。”墨寒的語氣是上揚的,怎麼聽都覺得他心情非常的好。

“慕兒。”他又喚了我一聲,欺身上來,嘴角帶着一抹邪魅:“爲夫這段日子可是非常非常的想你呢。”

是想要吃我吧……

我的臉不自覺的爬上了緋紅,墨寒啄過我的臉,肆意妄爲了起來。

他這是要把這段日子隱忍下來的精力全部還給我……

希望我們家婆婆有自動屏蔽功能,看不到我和墨寒這些羞羞的事……

不知道和墨寒一起又過了多少個日夜之後,冥王大人總算是饜足的放過了我。

我在他懷裏沉沉的睡了一覺,醒來還是渾身痠痛,還是墨寒試了治癒術,才讓我恢復。

真是再一次體驗到了什麼叫老公帥到我下不來牀……

整理好了心情,與墨寒一起回到了冥宮,白焰開開心心的撲進了我們懷裏。

看着小傢伙生龍活虎的還能在冥宮搗亂,我長長的鬆了口氣。

星博曉傳來消息,說是我爸上樓的時候摔了一跤,扭傷了腳,我們一家人又忙回去了。

我爸的傷勢倒是不重,只是行動不便了些。墨寒暗中施了個治癒術,他老丈人下午就能抱着白焰出去買糖葫蘆吃了。

我媽廚房做飯,我給她打下手。忽然,她提起了昀之:“瞳瞳,你這段時間見過昀之嗎?”

我的心一沉,點了點頭:“見過。”

“他怎麼樣了啊?”我媽問。

我擡頭望了眼湛藍的天,忍着眼角處的酸楚道:“挺好的……”

我媽長長的嘆了口氣,若有所思的對我道:“瞳瞳啊,你也別說媽迷信。前兒個晚上,媽夢見昀之了……雖然說他笑的很開心吧,但媽着心裏吧,總是不踏實……”

“媽,夢都是反的,你別胡思亂想了。昀之他真的沒事。”我寬慰道。

“外婆,舅舅沒事噠,他在天上看着我們呢!”

白焰舉着跟糖葫蘆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說了這番話,把我媽嚇了一大跳,手中的菜籃子都掉在了地上。

“白焰,你舅舅怎麼了!”我媽着急的忙問他。

白焰一臉迷茫:“舅舅沒事呀……”

他不解的看向我,我忙道:“媽,白焰纔多大,你理解錯他的意思了。”

說在天上看着我們,在我媽的理解裏,肯定是昀之死了。

我媽也不願意相信白焰的話,忙問我:“好,瞳瞳你說!媽聽着!”

“昀之他……”一想起昀之最後跟我說的話,我就難受。現在還要騙我媽,我更是難過。

“媽!我回來了!”突然,我聽到門外傳來了昀之的聲音。

我媽忙衝出去了,我放下碗筷抱着白焰也出去了。

墨寒正將人堵在門口,卻的的確確是昀之,只是那氣息……

“媽!”昀之衝我媽一笑,又依次喊了屋裏的其他人:“爸!姐!姐夫!小白焰!”

白焰撇撇嘴。

墨寒打量了他兩眼,放人進了屋。

我爸媽那叫一個開心,一家人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吃完,我跟我媽洗碗,我媽卻悄悄問我:“瞳瞳,你覺不覺昀之怪怪的?”

“怎麼了?”我問。

“媽也說不上來……怎麼說呢……就是感覺這兒子,不像是我是生的……”

我媽果然是親媽,昀之身上的氣息,是齊天的。

“大概是太久沒見了他吧。而且,媽,昀之現在長大了,每天接觸的人範圍廣,成熟起來也是正常的,你不要多想了。難不成,有人會變成昀之故意來騙你?”

“這倒也是……”

這件事被我忽悠了過去,回到房間,墨寒和白焰早已將“昀之”盤問了一遍。

果然是齊天假冒的!

但他表示自己非常的冤枉:“我原本的身體在吸收龍珠之後毀掉了,就想暫用這副身子,誰知道慕昀之那麼無恥!居然把我弄過來假扮他!”

所以剛剛那幾聲爸媽也是昀之強迫着他喊的,怪不得我見他當時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呢。

“昀之怎樣了?”我又問。唯有同樣是天道的他,才能感受到昀之的情況。

齊天示意我放心:“他沒事,就是洪荒的力量強大,他暫時陷入了假寐而已。”他說着伸手在自己臉上一抹,換回了自己那張妖孽的臉,照着我的鏡子臭美了起來:“還是我帥!”

“弟弟,那舅舅還能在天上看着我們嗎?”白焰好奇的問道。

齊天點頭:“當然能啦,只不過他現在在天上睡着了。小白焰,我無法再回歸天道本源,無家可歸啦!”

“那我收留你吧,小白的狗窩裏還有一大塊空的……”

“吃你的糖去!”

在保證了我們會收留他不讓他無家可歸後,齊天勉強答應了在我爸媽面前假扮昀之的要求。

他一開始還不樂意,不過在我媽強大的廚藝與母愛的光輝之下,齊天裝的那叫一個樂乎,還對昀之以前有我爸媽照顧的生活表達了深深的嫉妒。

日子逐漸步上了溫馨的平淡不驚,偶爾有一兩次波瀾,不是白焰又抓了路邊哪隻小鬼陪他玩,就是齊天吃霸王餐了要我去給他付錢。

然而,孔宣卻在某個平靜的早上來到我們家,單獨叫走了墨寒。

(本章完) “我與慕兒之間,沒什麼需要隱瞞的。你既然要告訴我,慕兒自然也會知道,不必這般遮遮掩掩。”墨寒不放心留我一個人在身邊,冷聲拒絕了孔宣。

在不周山對抗洪荒的時候,孔宣與大鵬沒有出手相助,但也沒阻攔我們。這事我倒是能理解他們,畢竟洪荒是他倆親爹。

兩隻鳥恨歸恨,知道了這一層關係,洪荒之後對他們又沒有再動過手,他們總歸是難過弒父這一層心防的。他們沒出手阻攔,我就覺得不錯了。

只是不明白孔宣現在來這裏幹什麼。

“有什麼話,你就在這裏說吧。反正只要我想知道,墨寒都會告訴我的。你單獨告訴他想瞞我,也瞞不住。”我道。

孔宣面色爲難,看向我的眼神中,似乎閃過了深深的歉疚:“瞳瞳……”他長長嘆了一口氣,勉強對我擠出一抹笑來:“就是男人間的事,你別多想。”

你這副樣子讓我不多想纔怪呢!

我忽然想起,孔宣已經很久沒像初見時那般對我沒心沒肺的笑過了。這段時間以來,他似乎總是心事重重的。

他在擔憂什麼?

白焰氣運被凰傲晴吸收,我們去救他的時候,孔宣沒有阻攔,那麼他們就目的就不會是這個。

那會是什麼?

忽然,我察覺到孔宣給墨寒傳了音,墨寒的臉色隨即凝重了起來。

“此話當真?”他問孔宣。

孔宣點頭:“所以纔要你去看看。”

墨寒略帶遲疑的看向我,孔宣道:“瞳瞳這裏你就放心吧,齊天和白焰不都在麼?而且,瞳瞳妹子自己戰鬥力就那麼彪悍,怕什麼?”

他這應該算是在誇我吧……

“慕兒,大鵬的金頂雪山出現了寒淵的氣息,我得去看看。”墨寒面色沉重道。

寒淵是冥界的心臟,關係着整個冥界的存亡,墨寒身爲冥王,不得不重視起來。

“那我也去……”

“那邊對你來說太冷了。”墨寒心疼道。

孔宣接口道:“金頂雪山的寒冷可以穿透靈力屏障,瞳瞳你雖然不懼怕幽冥的陰寒,但是雪上之上的罡風還是會讓你難受的,別去了,安心在家吧。”

我現在是不怎麼怕冷了,但是孔宣說的這麼嚴重,墨寒也沒反駁,說明那邊條件真的挺艱苦的。

“那我等你回來……”我去了,墨寒還要分心照顧我,說不定還會給他添亂呢。

墨寒思考了一番,微微頷首:“去去就回,在家等我。”

“嗯!”

墨寒叫來了星博曉,囑咐了一番。還抓了齊天做苦力,讓他在家保護我和白焰後,才和孔宣一起離開。

離開之時,孔宣還故作玩笑的跟我道:“瞳瞳你放心,我一定幫你看着冷墨寒,不然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冷墨寒!你燒我幹嘛!”

遠遠的,傳來墨寒冷漠的聲音:“本座潔身自好!”

“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呀?”目送了兩人離去,白焰趴在窗戶邊好奇的問我。

我搖了搖頭:“不知道呢……不過,爸爸一定會盡快回來的!”我寬慰着小傢伙。

白焰有點期待的望向了墨寒離開的方向:“不知道爸爸回來的時候,會不會給我帶好玩的東西呢?”

“等白焰努力修煉的厲害了,長大後,自己也可以去金頂雪山找大鵬舅舅玩啦。”我道。

“媽媽我現在也很厲害啦! 星際回收商 到時候,去雪山給你摘漂漂的花花!”

“好!”我們家兒子就是這麼小就會撩妹!都是他爹遺傳的好!

白焰抱着小黑就去花園裏玩了,我則問了齊天關於金頂雪山的事。

因爲每當太陽初升之時,雪山峯頂便會被度上一抹金色,看起來整座雪峯都是金燦燦的,故而名爲金頂雪山。

與洞天福地是孔宣的一樣,那裏是大鵬的私人領地。只不過不同的是,洞天福地環境優美,不少羽族都在此棲息,孔宣也給他們庇護。

而金頂雪山,放眼望去,茫茫一片無盡的雪峯。除了大鵬本人,那裏棲息的羽族不多。而且,大多都是兇猛的禽類,修爲都不低。

寒淵上次無緣無故的出現在洞天福地的祭壇,還可以理解是爲因爲白焰出生,他奶奶過來迎接小孫子出生。這次出現在金頂雪山,又是爲什麼?

我想不清結果,一直等到天黑墨寒都沒回來,便想帶着白焰去睡覺了。

忽然,大鵬敲響了別墅的大門。

星博曉去開了門,齊天吃着宵夜好奇的看向大鵬:“你怎麼來啦?”

“冷墨寒要見你。”大鵬直接看向了抱着白焰的我。

“墨寒怎麼了?”我忙問。

大鵬面色沉重道:“他在寒淵之中好像發現了什麼,堅持要見你。”

那裏我都去過兩次了,都沒什麼特別的發現,墨寒會發現什麼?照理來說,他不應該去找墨淵商量麼?怎麼會堅持要見我?

“墨寒發現什麼了?”我又問。

逆行萬年 大鵬搖搖頭:“他沒有跟我們說,只是要見你。”

這就怪了……

也許是看出來我對他的不信任,大鵬拿出來了一樣東西。

“爸爸的冥王令?”白焰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東西原本只有兩塊,墨寒墨淵兄弟一個一塊。後來,墨寒又把他那塊給了我,自己又用寒淵鬼氣煉了一塊。

我接過檢查了兩遍,的確是墨寒的冥王令。

大鵬沒有說話,但是那眼神很明顯,在無聲的問我:這下你該信我的話了吧?

墨寒的冥王令除了我之外,還沒有別人碰過,這倒是讓我不得不信了。

“我跟你去。”我抱着白焰打算跟大鵬出門,卻被他攔住了。

“雪山罡風會傷着白焰。” 儒神 大鵬道。

這倒是,我一時着急都忘記了,將白焰交給了離我最近的齊天:“你先幫我照顧下白焰。”

“昂……”齊天放下手中的麻辣小龍蝦,接過了白焰。

星博曉上前道:“夫人,我也去。”

“行。”不讓他去星博曉估計也會跟着去。

大鵬也沒有異議,除了白焰因爲不能去找爸爸有點小小的失落,我們更多的則是對墨寒的擔心。

“對

了,你再派鬼去通知墨淵一聲。”我對星博曉道,保險起見還是得讓墨淵知道。

星博曉表示明瞭。

總裁的千金寵妻 我三人出門,大鵬的速度一向很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照顧了我的緣故,這一回他倒是放慢了速度。

“墨寒進入寒淵多久了?”我問大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