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夏熏溪淺淡的一笑,抽回了被她握住的手,她不能理解,其實自己倒是很好理解為什麼她會這樣!

其實那段時間最難熬的時候,當劉波突然闖進自己的生命中的時候,她也動搖過,可惜……

一切都不一樣了,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去得到任何人的愛了!

「我想……他應該知道你在這裡吧!」

夏熏溪突然露出一絲耀眼的微笑,看著木雲菲說到:「你跟我說,他要對付你,所以你才逃到這裡來的,可是……他應該知道你在這裡吧。也知道我在這裡,所以我不是逃走了,是被你們軟禁起來了是嗎?」

她不想說穿的,可是許多事情不說穿,根本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

超級醫生在都市 除了在面對蕭閻雲的時候,她任何時候都是那麼清醒的!

「放心吧!我會在這裡的!就我現在這個樣子也跑不遠,你不用守著我!你回去吧!」

「溪兒!」

木雲菲驚恐的聲音響起,她沒有騙夏熏溪,這可是她期待已久生出來的女兒啊,怎麼能夠不愛,只是……

「你走吧!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夏熏溪有些無情的轉開了視線,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我不想為阿德報仇,可是……你不要讓我每天都生活在愧疚裡面,我相信你也愛我,可是二十年的時間啊……你又怎麼讓我相信你最愛的是我,而不是你自己!」

是的!夏熏溪看得很清楚!

那麼多借口,那麼多的理由,不過是她想要好過一點為自己找的借口,可笑的是她竟然還覺得自己委屈!

「我知道你恨我,過了這段時間,過了這段時間我就……」

「你走!走吧!」

夏熏溪突然怒了,忍不住沖著她大聲的吼道!

有些激動的站起身的那一刻,那高高隆起的腹部讓人不由的擔心!好像稍微一不注意就會摔倒一樣!

還記得自己聽到她要做手術的時候,心都慌了!

撒旦危情 腦海中不期然的就出現一開始被逼著到醫院的自己,不管是自己如何的哀求,他們都無動於衷!

後來她快要絕望的時候,是他將自己護在了身後,態度堅決的看著自己的父母說他也愛這個孩子!

雖然這麼些年這些愛有水分,可是他卻沒有虐待她,這樣不就應該知足了嗎?

為了報答養育之恩,難道就不能幫她的妹妹掃清眼前的障礙,你不是說你根本就不在乎那個位置嗎?

她的質問那樣的擲地有聲,好像做錯的是自己一樣!

夏熏溪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婦人,卻連痛苦的表情都沒有!

「母親覺得我不知足嗎?」夏熏溪慢悠悠的轉身就朝著深林的深處走去。

「既然母親覺得我不知足,不該享有他們提供的一切的時候,還要對他們有些諸多的要求。那我離開便是,只是……」

「母親該不會是忘記了我、阿德、陳宇的那幾場車禍,發生在我身上的綁架還有……我身上不時會出現的傷痕!我想……如果不是我在國外,也許我身上就不只是出現一兩次淤傷了是嗎?所以……」

夏熏染突然眼神凌厲的回頭看著站在後面的木雲菲冷聲的問到:「母親覺得我應該怎樣感恩戴德的感謝他們!」

重生農家媳 「那些都只是意外,只是一場意外,他答應我會保護你的!」

木雲菲忍不住倒退了幾步路。一句又一句的自欺欺人的聲音讓她臉上淡定的表情總於崩潰了,忍不住跪了下來,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腦袋!

事情都弄清楚了,夏熏溪以為自己會受不了,自己會瘋,可是她沒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淡定的就接受了!

仔細想想,也許她從一開始就沒有對夏墨寒抱希望過吧!

「母親不用派人跟過來了。我既然答應過離開蕭閻雲,我就會做的,只是……母親不要忘記自己的承諾,你們答應我不會傷害他的!」

「溪兒!不要走,我去求他,我去跟他說好話,我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幸福的生活的!」

木雲菲突然瘋了一樣急匆匆的跑到夏熏溪的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有些焦急的說到:「他已經將有異心的人都剷除了,染兒也已經是總裁了,你不用再……」

「母親,放手吧!」

夏熏溪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無情的聲音響起!

「我回去,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是幸福的一家人,從一開始我就是多餘的,我有時候想……也許那個時候我沒有生下來是好的,他沒有威脅你的籌碼,你沒有怨恨的對象……時間一長,你們就會像普通人一樣幸福的生活,而我……是多餘的!」 「付于晴?」橙子驚訝的反問道,然後立即面有怒色:「她我當然知道了,想當年我馬上就得到語然了,可是被她橫插一腳,讓我的計劃失敗了!」

王五顯然對此很感興趣,於是問道:「能給我說說具體的過程嗎?」

橙子立即將曾經的一切說了一遍,當然是她看來的樣子!

王五聽完,沉吟了一下,惋惜道:「可惜了路靜,她聽起來還是一個很聰明的人!」

橙子嘆了口氣,低沉道:「是啊,不然,我也不會落到這種地步!」

王五笑了笑,沒有說話,想了一會而,然後就低聲道:「我這裡有個計劃,你要不要聽聽?」

橙子立即笑道:「好啊,只要能給他們找麻煩,我都會全力以赴的!」

王五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將頭湊了過去,低沉的說了幾句!

橙子聽完,驚訝的看著他,問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王五笑道:「要報復一個人,最下等的就是奪取他的性命,而最好的做法,就是將他看重的,一點一點的拿走,最終只留下她一個人,慢慢的品嘗那種孤獨,絕望,無能為力的感覺!」王五語調緩慢,眼中透過一絲邪氣!

橙子獃獃的看著王五的眼睛,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

「那需要我做什麼呢?」橙子小心問道。

「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訴我!」王五誘惑著!

「好!」橙子緩緩的點頭道。

另一頭,好好玩了幾天的梁家人開心的回到了家裡,就再也不想動了!

「天哪,這兩個小傢伙,我們一群大人還跑步過他們呢!」梁母感嘆著,真是老了!

「媽,您身體沒事吧?」喬語立即問道,就怕梁母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沒事!」梁母爽朗道,然後看著已經睡著的孩子們,輕聲笑道:「他們真是累壞了,你們也是,快去休息吧,孩子還有張嫂子看著呢!」

喬語和梁景銳答應了一聲,然後就起身回了房!

轉眼,就到了喬語新的武館開張的日子了,這次還是沒有大鬧,只在武館的內部小小的慶祝了一下!

「小語,你這裡比原來更大啊,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錢?」付于晴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周立看著裝修的,我也沒問!」喬語低頭整理著東西,不以為意道。

「真是有錢人啊,就是任性!」付于晴感慨著。

喬語哭笑不得,氣道:「你不也是有錢人?」

「呦?我們的這點家產哪比得上你們梁氏啊,還不是勉強度日!」付于晴假仁假義道。

喬語嗤了一口,就不再理會了她了!

很快,今天武館的慶祝活動結束了,付于晴也拍拍自己吃的圓圓的肚子,利索的起身道:「小語,那我們就先回去了,還是那句話,我還是會送布布來你這裡學習的,你一定要嚴格要求!」

喬語笑道:「布布很乖,不需要老師的敲打!」

說完,摸了摸布布的腦袋,問道:「是不是啊,布布?」

「嗯,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的!」布布認真道。

那可愛的樣子逗笑了大家,付于晴就帶著孩子,轉身離開了武館,看著他們母子兩人緩緩的離開這裡,夕陽將他們的影子拉得老長!

喬語看著披著金色夕陽的他們,彷彿人就要走進太陽里,不知道為什麼,喬語的眼前突然閃過孫偵探家裡的那張付于晴母子三人的照片!

她的心中劃過了一絲擔憂,希望不是自己想多了!

付于晴帶著兒子坐在自己車上,然後賊兮兮的用胳膊肘戳了戳兒子,小聲問道:「小子,你喜不喜歡喬阿姨家的右右啊?」

布布小朋友沉穩的小臉小臉上立即露出了一絲可疑的小紅雲,然後他羞澀的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付于晴立即偷笑了起來,鼓勵道:「這有什麼可害羞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媽媽支持你,勇敢的去追!」

布布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母親的動作,然後無奈道:「媽媽,你確定要我這個6歲的人去考慮這樣的問題嗎?」

付于晴摸了摸兒子的頭,語重心長道:「兒子,好東西要早點佔為己有,否則到最後就沒自己的什麼事了,一定要動作快啊!」

布布反駁道:「媽媽,右右不是東西,不,右右是一個人,算了,媽媽,我記住了!」

付于晴看著自己糾結的兒子,偷偷笑了起來!

前面司機都忍不住笑出了聲,此時車也駛入了一段剛剛開發的路,路上車很少,司機也放鬆了下來!

正在大家輕鬆的時候,突然,後面飛快的駛過來一輛車,直直的向著他們的車逼了過來!

「夫人小心!」司機見了,立即將方向盤一轉,想擺脫那輛車,可惜,對方跟的很緊!

「砰~」的一聲,付于晴的車被撞的停了下來,付于晴立即護好兒子,對著司機道:「小劉,快跑!」

可是司機小劉艱難道:「夫人,車不了了!」

付于晴心一驚,冷汗就冒了出來,她立即拿出手機,剛撥了通話記錄里的一個號碼,就被車窗外伸進的一隻手一把奪了過去!

「付總裁,請下車吧,乖乖聽話,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一個高大的男人說道,但是卻因為車裡限制,看不到來人的面貌!

付于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道:「如果你們是為了錢,那麼我的身價很高,你放了我兒子和司機,我給你兩倍的價錢!」

來人呵呵笑了一聲,贊道:「付總裁好大的手筆,要是平時,我也就做了這筆交易,可惜,今天我們要的就是令公子,兩位還是跟我走一趟吧,不過司機嘛~」說著,那個男人一個手刀劈暈了司機,然後將付于晴和布布拉下了車!

「放開我,我自己會走的!」付于晴掙扎開男人的手,然後緊緊的抱著兒子,擋住了兒子的眼睛,小聲安慰道:「布布,不要怕,媽媽在你身邊,乖,把眼睛閉上!」

布布乖巧的伏在媽媽的肩膀上,小聲道:「媽媽,我不怕,喬阿姨說了,遇到綁架首先要冷靜!」

「乖孩子,不要睜眼,媽媽在!」付于晴強壓下眼中的酸澀,抱著兒子,跟著眼前的男人走向了他們的車!

正帶著孩子準備回家的喬語感到了手機震動了一下,她拿出一看,是付于晴的,於是撥了過去,可是卻久久沒有人接!

喬語的神色立即變的嚴肅起來,她掛了電話,迅速給約翰撥了過去!

「約翰,立即定位小晴的手機,剛才她的手機打過來,只響了一聲,現在接不通了,你快點找到她,還有布布在她身邊!」喬語焦急的有點語無倫次了!

「好的,喬,不要著急,我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約翰安慰了一聲,就立即去行動了!

喬語掛了電話,想了想,叫來了後面跟著的零一和零二,道:「最近幾天你們小心一點,一定要跟緊兩個孩子!」

「是,夫人!」零一零二謹慎道。

然後喬語帶著孩子們迅速回到了家,將孩子交給梁母,叮囑道:「媽,您和孩子這幾天先不要出去了,我有事去處理一下,一定要小心!」

梁母見她神色慌亂,心一緊,想要問問怎麼了,可惜喬語已經跑出了大門!

喬語一個人開了個車,剛上車,就接到了約翰的電話:「喬,找到付總裁的車了,可惜只有昏迷的司機和車,布布和付總裁不見了!」

「好,你們在哪裡,我馬上過來?」喬語立即問道。

「XX路中間段,這裡剛修好,還沒有監控,你來的時候小心點!」

「知道了!」將手機扔在了座位上,喬語將車開到了極速,多年沒有開過,手有點生了,但是,此時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這次不管是誰,我一定不會放過的,王五,最好不是你,否則~」喬語狠狠的咬牙道。

很快來到了出事的地方,到了那裡,喬語就見到了很多的警察,還有FC的人!

「喬,你來了,是一個路過的人發現了這輛車的異狀,然後報了警,我們幾乎是和警察同時到的,司機小劉剛剛醒了,正在接受警察問話!」約翰迅速的介紹著情況!

喬語點點頭,一言不發,沉默著來到了小劉的面前!

「小劉,夫人和孩子呢?」喬語直接問道,旁邊詢問的警察立即不悅的就要呵斥,可是卻被同事拉住了胳膊,對著他搖了搖頭,這個詢問的警察只好沉默了下來!

小劉一看到喬語,彷彿就鬆了一口氣,立即哭喪著臉道:「梁夫人,來人是一個高大的男人,我沒有看到他的樣子,但是他說了一句話很奇怪,當時夫人說她願意跟著去,只要放了我和布布少爺,可是這個男人說要的就是布布少爺,所以將少爺也帶走了,梁夫人,您可一定要想想辦法啊!」小劉真的恨不得被帶走的就是自己,現在他要怎麼給先生交代?

「布布?對方的目標是布布?如果是為了錢的話,綁其中一個就沒問題,為什麼兩個都要綁?這不是增加了危險的程度!」約翰奇怪道。 夏熏溪忍不住輕輕的撫摸上自己的肚子,像是跟她有心靈感應一樣!

她的手剛放上去,裡面的小傢伙就輕輕的踢了一腳!

這真是一個省心的孩子,夏熏溪懷孕這麼久,除了一開始的幾天有點厭食以外,後面竟然都無事人一樣!

後面如果不是那一次去醫院打算打掉他,動了胎氣,她根本就不用那麼嬌氣的在床上養兩個月!

「你這麼省心,一定是一個女兒了!都說了……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雖然以後沒有機會再見,不過……多一件小棉襖也是好的!我想他一定會很喜歡你的!」

「小姐!老爺回來了,我們現在過去嗎?」

有些遲疑的聲音打斷了夏熏溪的幻想,就見到一旁坐著的劉波突然嚴肅了一張臉,沉默的來著車!

「過去吧!」

三年的時間,她給了夏家三年的時間,現在該是拿回自己東西的時候!

「聽說陳少爺也跟著一起來了!」

沉默,空氣好像在這一刻挺直了一樣,許久夏熏溪的聲音才幽幽的響起:「他……真的沒事了?」

就好像是做夢一樣,夢裡面自己從小在一起的陳宇死而復生了,然後接著就是那個前年自己看著火化的人也要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了!

她不知道真正的權勢滔天的人到底能不能做到偷天換日,倒是她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在眼皮底下偷人了!

她那所謂的父親,那個以前一直沒有出現過的男人一出現,好像所有的都變了!

除了,命令自己離開蕭閻雲之外,她收到了太多的驚喜,以至於到現在她都以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劉波感情有些複雜的看著旁邊有些不太確定的夏熏溪,想要撫摸的手最後生生的按耐住的了!

以前就覺得她不簡單,原來她竟然是老闆的人!也難怪啊……呵……她這樣的身份,豈是我這等人能夠囂想的呢!

「剛開始的時候確實重傷難治,差一點就結束了,老爺也是找了許多的專家才治好的,只是一開始畢竟是沒有抱多大的希望,也就沒有告訴小姐你,小姐不會怪老爺的隱瞞吧?」

面對劉波的試探,夏熏溪只是搖頭,甚是感激的說到:「我知道好歹!」

「其實老爺他一開始就想要接小姐回家的,只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