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夏雨揚有些迷茫的望著樹林,唐浩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她能看見的只是錯落茂密的樹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雨揚很聽話的站在那棵黑松後面,她本就是個安靜的人,一動不動的時候,更是宛若雕像一般。她窈窕的身材和粗壯的黑松彎曲粗壯的黑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冷風吹過,黑松的枝葉幾乎不動。但是夏雨揚額角的幾根長發卻隨風而動,讓她那美麗冰冷的臉蛋多了幾分韻律。

她一動不動的站著,彷彿在享受冷風的吹拂。

偶爾有車輛經過,車裡的人都會被路邊的這個美女驚呆,還有兩個放慢車速,想要搭訕。但是當他們看清楚這個大美女眼中的冷酷和機械,便放棄了搭訕的想法,加快速度離開了。

這樣的美女,也許只能欣賞吧!

夏雨揚在樹旁站了八分鐘后,唐浩回來了。夏雨揚幾乎沒有任何反應,身邊就多了一個人。

「怎麼了?」夏雨揚問道。

「有人想殺我。」唐浩說著向馬路對面走去。

夏雨揚也立刻跟上,一邊走一邊問道:「沒抓到?」

「嗯。」

夏雨揚聞言,心中一震,能夠從唐浩的手中逃走,那絕對是個可怕的高手。

兩人已經到了馬路對面,唐浩在一棵樹旁邊停下,在樹榦距離地面五十公分的地方,有一個很清楚的洞。這個洞的痕迹很新,明顯是不久之前剛留下的。

難道是剛才!

夏雨揚大吃一驚。

這時,唐浩已經向前兩步,來到另外一棵樹前,緩緩蹲下。撿了一根樹枝,用力往樹榦里一頂。一顆子彈從另外一側被捅了出來,他隨手撿起子彈,緩緩站了起來。

夏雨揚此刻都明白了,剛才唐浩沖向自己,並且抱著自己躲在馬路對面的黑松旁邊,就是在躲避這顆子彈。

躲子彈!

難道他真的能夠躲開子彈,而且是從很遠地方射過來的子彈!

夏雨揚有點不敢想象,唐浩究竟是不是人!

「走吧。」唐浩突然對夏雨揚說道。

「開槍的人和跟蹤我的人是一起的嗎?」夏雨揚跟在唐浩身後,默默問道。

「不是。」唐浩很乾脆的回答道。

「哦。」

夏雨揚默默的跟在唐浩身後,不知不覺就到了計程車旁邊,她低聲問道:「如果沒事,我先回去了。」

「一塊吃午飯吧。」唐浩說道。

「嗯。」夏雨揚給了車錢,讓計程車走了。

於是,兩人步行前往白沙酒店,他們所在的位置距離白沙酒店不過兩公里。這兩公里對於普通人來說,也許稍微有點遠,可是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要他們願意,十分鐘之內他們就能到白沙酒店。

不過兩人似乎都不著急,唐浩在前,夏雨揚在後,兩人迎著冷風向白沙酒店走去。

看上去兩人打扮好像都很普通,但是兩人在這冷風中,卻一點都不孤獨,甚至還給人一種隱隱的霸氣。讓路過兩人身邊的車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車速,仔細的打量一下兩人的面容。

看清楚兩人的面容之後,更是剛到吃驚。 之後日子裡,鐵石鎮眾人過著忙碌而安定的日子。

期間有過兩次流竄匪徒和感染者的進攻,但是沒有造成任何傷亡就被倖存軍團解進行了殲滅。

在一個月時間內,一共十一台的蒸汽機製造完畢。鎮子的基本供電已經沒有問題。

每天下午六七點,鎮里眾人結束了一天辛勞,除了有站崗任務的人外,都會來到鎮子中心進行娛樂和休閑。

這裡有開著空調的電影院,酒吧,圖書館和歌廳舞廳。

在這裡消費使用的是貢獻點。白天勞動強度越大,越危險,或者工作環境惡劣的,獲取到的貢獻點就多。

晚上就能享受更多的娛樂和休閑。

在自發的跳蚤市場上,除了以物易物也能使用貢獻點進行交易。

不過貢獻點沒法用來購買大量食物,只能少量的購買一些零嘴。

每個人因為工作內容的不同,獲得的貢獻點數量不同,但是差距並不大。

於正心雖然是鎮子里名義上的最高統治者,但是其每天獲得貢獻點只是中上水平。

很多技術類工作的鎮民以及諸如在硝田負責噴洒尿液的工作人員,獲得的貢獻點要比於正心還略高些。

這期間也發生了一件不妙的事情,那就是新羅馬終於發現了諾拉在衛星里玩的把戲。

新羅馬殺死了幾個負責信息安全的僱員,並立刻設置了新的防火牆。這次諾拉沒法再黑入新羅馬的衛星了。

失去了新羅馬衛星,鎮子每天只有兩小時的時間能夠利用於正心祖國的衛星連接上互聯網。

這個寶貴的時間當然是要用來進行與副領事的聯絡,以及搜索重要的資料。

鎮里大多數人都不幸的再也沒法使用互聯網,大家回到了沒有互聯網的時代。

不過諾拉和安吉爾還是在鎮子內搭建了區域網,區域網的作用有兩個,一來用作區域網的單機遊戲娛樂之用,第二個是讓眾人可以登陸鐵石鎮的論壇,匿名提出些建議,或者純粹的抱怨。

這讓得非委員的鎮民也有了發聲的渠道。

每天於正心也會去論壇上看一下,有時會把論壇上看到的內容帶到委員會上提出,有時也會回復一些帖子。

農業方面,巨量的農家肥也已經製造完成,已經全部施加到了鎮里500英畝的土地中。

農場主們表示,這些肥料的肥力自然比不上化肥,但之後不停的補施,也能夠保證作物茁壯成長了。

收穫無疑相必過去會有減產,但是減產的量不會太多。

能源方面,一個民居後院的大型游泳池被改造成了木材乾餾的生產點。每天早晨被伐木隊用電鋸鋸倒的樹木就會被切割成塊狀扔入乾餾池進行乾餾。

乾餾的主要產物是木炭,自然是作為驅動蒸汽機的燃料了。另外乾餾還會產生木煤氣,木醋液和木焦油。

木煤氣是一種可燃氣體。鎮民將之罐裝入氣瓶后,將這種氣體通入發動機中驅動一輛小客車用於日常的鎮內運輸載客任務。

木醋液則有一定殺蟲殺菌作用,被裝瓶後用來作為農藥使用。

木焦油里含有甲醇和丙酮,鎮子里的化學老師也終於研究出方法,將這兩種物質提煉了出來。

甲醇本身就是一種生物柴油,可以與柴油混合使用,丙酮在將來製造槍彈發射葯時很有用。

大量的玉米則也用發酵的方法製造了不少酒精。這些酒精只有少部分供給酒館作為飲料。

大多數則是作為醫療消毒酒精,或者存儲起來,作用是添加到將要得到的汽油中,作為抗爆劑。

老喬治忍受了一個月的尿臭總算得到了回報,那一英畝硝田果然產出了相當多的硝酸鉀。

但是黑火藥的生產並沒有開始,因為硫需要開採礦井中大量含有硫的礦石進行製造。

製造方法雖然簡單,原料也很充足,但是人工開採礦石這需要大量人力。

現階段大量人力都被用在農業上,不可能把人力分配到挖礦上。

委員會認為,只有開採石油成功,並獲取大量燃油后,才有可能由農場的機械化農具代替人力。

到了那個時候,才有可能開採含硫礦石,進行硫的生產以及火藥的生產。

不過隨著第十一台蒸汽機的成功製造,對於奧維爾油井的開採工作也開始了。

開採工作開始並不順利,不知為何抽油機的驢頭一上一下了老半天,只抽出來了一些混合大量泥沙的水。

眼見已經燒掉了不少的木炭和木柴,卻始終抽不出油來。開採隊對此又急迫又緊張。

於正心讓其不要想太多,只是讓開採隊繼續努力注意安全。

並且他馬上派了一輛使用木煤氣的火車送去了更多的木炭。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木炭只剩下沒幾公斤時,抽油機的出油口裡流出了粘稠的黑油。

開採隊連忙把這喜訊回報了鐵石鎮。鐵石鎮眾人大喜,又送去了更多的木炭還有犒勞開採隊的冰鎮啤酒和烤肉。

從早上出油,到晚上停工。抽油機一共出產了半噸的石油。根據預測這個油井並沒有奧維爾鎮長說的那麼多產,每天產量不過半噸。

產量算是貧油井裡的貧油井了。每天能生產的不過是國際標準的3.5桶石油。

開採隊對開採出的石油進行了過濾和沉澱,接著搭建了鎮子里土造的分餾裝置。將開採的半噸石油進行了分餾。

所謂分餾就是利用汽油柴油等石油產物不同的沸點,將各種物質從石油里提取出來。

經過加熱分餾,半噸的石油首先產出了大量天然氣,然而這些天然氣很難運回鐵石鎮里,因此只能用於給蒸汽發電機供熱。

另外就是汽油和柴油了。當天分餾結束,一共獲得到了150公斤的汽油,以及350公斤的柴油。轉換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明顯落後於真正的石油精鍊廠。

還有大量粘稠的重質油,鐵石鎮沒有將其分餾的能力,因此也只能用於焚燒加熱蒸汽鍋爐。

不過委員會對此已經很滿意了,因為這代表著每天都能獲得將近200升汽油以及400升柴油。

這穩定的燃油來源,使得倖存軍團的有資本針對布萊德利步戰車的戰鬥和駕駛進行訓練。

更重要的是農場主們的農業機械都能發動起來了,不少鐵石鎮鎮民從繁重的農業勞動中解放了出來。

鐵石鎮因此有了人力對礦井內含硫礦石進行開採。

獲取到幾卡車的礦石后,鐵石鎮展開了使用土法的煉硫。

這種技術難點不大,但是可怕就可怕在其廢煙的污染性相當厲害。

於正心不得不下令停工。在啟用了利用水蒸氣,石灰石等廢氣處理工序后才重新開工。

開工半月之後,一桶桶黃色的粉末出現在了委員會面前。

這些粉末就是極為易燃硫磺了。

黑火藥的配置工作,開始在鎮子中的化學實驗室開始。

各種優秀黑火藥的配方諾拉在網上輕鬆就找到了,但是實際操作中大家發現使用使用不同樹木製作的木炭粉,對於火藥的效果有一定影響。試驗了好幾天眾人才確定了木炭的種類。

最後這種生產出來的黑火藥粉末又進了粒化的處理。這些黑火藥被交給了老喬治復裝了少量彈藥。

進行實彈射擊后,於正心發現了黑火藥子彈的弊端還是相當大的,主要有三點。

一是發射后白煙瀰漫,遮蔽視線。

二是發射后火藥燃氣里殘渣過多,別說M16之類的氣吹式槍械了,就是AK連續發射后,也會因為卡殼。因此沒法用在大多數自動武器上

三是火藥威力太弱,導致彈丸出膛速度低,彈丸的精度和平直度都不好。

如此看來,黑火藥至多只能用在泵動式霰彈槍和栓拉式步槍上。

因此委員會只下令生產了一小部分的黑火藥。這些黑火藥只用於鐵石鎮狩獵隊手裡的彈藥。

於正心在委員會上如此說道:

「我們鎮子將來遭遇的敵人,不可能永遠都是些感染者和零星匪徒。使用黑火藥就意味著我們沒法使用現在的絕大多數半自動和全自動武器。這無疑是不可行的。」

「我們必須要製造無煙火藥,也就是硝化纖維火藥。」

委員會眾人對此自然是支持的,然而當這些任務落到專門的委員身上時,這些委員都叫苦不迭。

困難有很多。

無煙火藥最主要的成分就是硝化棉,硝化棉需要三樣東西,硝酸,硫酸,含氮量高的脫脂棉花。

使用硫和硝酸鉀可以製造出濃硝酸和硫酸,但是耗材極大,需要增加原材料的產量,這需要大量人力。

德州是產棉花的大省,但是天然棉花需要脫脂后才能使用,這就需要強鹼。

總算搞定了強鹼,硝化棉才被試驗型的製造出來了少許。

然而當點火試驗時卻出現了問題,那就是這種硝化棉的含氮量不夠高,燃速太低,根本難以當做發射葯使用。

充其量不過是能製作賽璐璐乒乓球或者膠片而已。

於正心立刻意識到所謂的硝化纖維發射葯的製造有訣竅在裡邊,而且這種訣竅都是各國的技術秘密,絕對是不會讓普通百姓輕鬆知道的。

他為此請教了副領事,副領事給諾拉發了一個文件,鐵石鎮眾人得了副領事的幫助,這才製造出了含氮量較高的一號和二號強棉。

利用化學溶劑將這種強棉融化晒乾,就是無煙火藥了,但是卻還稱不上合格的發射葯。

因為其安全性太差,非常容易自燃。為此,必須要加入鈍化劑緩燃劑。並且加入石墨防止靜電並提高裝填密度。

經過查考資料眾人認為石墨從印表機中就可以獲取到。,樟腦這種鈍化劑和緩燃劑相對比較容易獲取。

為了發射葯的這些配料,於正心組織車隊到了周圍其他城鎮到處去搜尋。

石墨倒是很好找,於正心在一些廢棄辦公樓之類的地方找到了相當多的石墨。

但是獲取樟腦比他想象中要困難。他收集到了一些樟腦丸,但是帶回鎮子后只提煉出了少許人工合成樟腦。

最後被他在一個幾十公裡外的小鎮上發現了一個生產衛生球的工廠,那裡無疑是會有著樟腦存貨的。

但是這個鎮子的鎮民也很聰明,見於正心的車隊開往了這工廠,立刻知道這工廠里有車隊需要的東西。

於是整個鎮子傾巢而出,包圍了車隊。

於正心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況且這次出來他的車隊只有一輛押運車護航。真的打起來必然會損失慘重。

於是他主動下車與這鎮子的鎮民交涉,最後以100升柴油和一百公斤的玉米換得了幾大桶的樟腦。

把這些樟腦運回了鐵石鎮,第一批試製的無煙發射葯就生產了出來。

在實驗中這批土造無煙火藥的各種性能都表現不俗,也許比不上兵工廠的正規產品,但是絕對是堪用的。

但是這並不代表可以生產彈藥了,一發子彈除了彈頭和發射葯外,還需要彈殼,和底火。

以鐵石鎮的生產能力,只可能生產最原始的雷汞底火。可是這種底火需要的水銀,鎮子里同樣很少。 走著走著,夏雨揚突然快走幾步,追上了唐浩,問道:「他們是針對我的,還是針對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