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夜幕沉沉,天邊幾顆殘星。舉目望去,周圍儘是影影綽綽的黑暗。河東劉村被後山阻擋,根本看不出半點痕迹。

放出神識,周圍虛空無邊的氣息蜂擁而來。這氣息當中,更有莫可名狀的存在……劉道德沉下心來,念頭延伸,靜靜感悟周圍這片天地。

稀疏的小草鑽出泥土,在夜色中悄然生長;兩隻蠍子,一條小蛇,正躲在大石頭下邊冬眠;更遠些一株洋槐樹上,兩隻白頭翁鳥在窩裡沉睡。

念頭不斷外放,超過三四丈遠,已經開始模糊。不過隱隱能感覺蒼穹高遠,星漢搖曳,深邃廣大……

心有所動,劉道德突然捏了個手決,張口仰天長嘯。

剎那間,周圍山脈地氣凝聚,滾滾蕩蕩,眼前似乎多了一塊看不見得大石,從頭頂直壓而下,力達千鈞。

此刻他的呼喊聲,也多了幾分厚重的氣息。

「撲稜稜……」兩隻白頭翁急急的扇動翅膀,飛向夜空,口中發出驚恐的鳴叫。冬眠的小蛇和蠍子也被驚動,紛紛從地下鑽出,快速爬向遠處。

處在神域之外,自己所能藉助的不過數丈方圓山脈地氣,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

林小桐躺在床上,同樣沒有半點睡意。心裡有很多想法,急需找個人傾訴。

想來想起,只能找同寢的幾個姐妹。

大學幾年,她和宿舍三人關係都不錯,但最要好的還是蘇晴。於是,電話直接撥打過去。

「有事兒,這個時間點給我打電話?」蘇晴有氣無力的接通。

「幹啥呢,聽起來你精神不太好。」林小桐反問。

「加班,擠公交車回來,站一路,累死了,現在躺床上休息。」蘇晴在那端回答一句,反問:「你這是有事兒還是想我了?」

「我可能要戀愛了?」林小桐對著電話回答。

「真的,男朋友是誰,是不是咱們學校里的,我認識不認識?」蘇晴立刻從床上坐起,精神狀態滿格,完全一副八卦的語氣。

「不是,不過你認識」林小桐悠悠的回答。

「誰,叫什麼名字?」

「劉道德,河東劉村的。」

「你網店那個合伙人……開什麼國際玩笑?!」蘇晴頓時被驚到,徹底沒有言語。

「蘇晴,咋了,信號斷了,沒聲音?」

「沒斷,我聽著呢。小桐,你剛才一定是在和我開玩笑,對不對?」蘇晴反應過來,追問。

「大半夜,我給你開什麼玩笑,是真的」林小桐認真的回答道。

「不是,你到底什麼情況,怎麼網店開著開著搞成談戀愛了……他到底有什麼好,有哪些優點,你怎麼就喜歡上這麼個人……前些日子不是還聽你抱怨,劉道德嚴重不靠譜,幹啥事兒都懶懶散散的。」

抱怨的話林小桐的確說過,不過都是過去的事兒。

「嗯……他性子是有點懶,但還是有很多優點的。」

「比如??」

「知道關心人,為人比較老實……感覺我們兩個的性子挺合得來。」

「大姐,你說的叫優點呀?我現在直接到大街上,隨便拉個男人這幾條都具備。」蘇晴原本以為她會將對方誇得天花亂墜,沒曾想就輕飄飄幾個字,頓時有些無語。

「不是,我這不正想著呢……他人真的不錯,就上回我在山上摔傷,是他背我出來的,當時覺得特有安全感。」林小桐弱弱的辯解。

要讓她說劉道德的優點,還真沒多少。可關鍵感情這事兒很主觀,看對眼了,就覺得舒坦。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我暈,就因為你崴腳,被他治好,背出大山。你就打算以身相許……是不是小說看多了?對了,你和他交往,奔著結婚去的?」

「當然」林小桐輕聲回答。

「那你考慮過實際問題嗎?你們受教育程度不同,兩個人以後生活在一起有共同語言嗎?我知道你想說有,可以在一起交流掏寶店。

可是生活不僅僅有掏寶,還有很多東西。比如生活習慣,孩子以後的教育問題……這些你都想過沒有。

最關鍵的,你父母會同意嗎?」

聽對方提起父母,林小桐原本迷茫的心漸漸冷卻下來。

的確,父母是最大的困難。他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肯定不同意。

「小桐,聽我一句勸,趕緊和他分了,寧肯掏寶店不開,也別再拖下去。否則時間越長,越容易出麻煩。」最後,蘇晴語重心長勸道。

「分……分什麼呀,我們都還沒開始呢。」林小桐趕忙解釋。

「啥……合著說大半天,你逗我玩的?」

「不是,剛才告訴你了,我有點喜歡他。還沒挑明。」

「謝天謝地,你還沒有傻的離譜。剛才嚇我一跳,還當你們兩個怎麼著了呢。拜託你下次說清楚好不好,這樣會嚇死人的。」蘇晴總算鬆了口氣:「這樣事情就簡單,全當自己是胡思亂想。睡一晚上,明天早上起來,徹底忘掉。」 早上吃過飯,林小桐猶豫了幾次,最終摸出手機打過去:「劉道德,我打算上午回城裡。」

「怎麼突然要回去……才來了一天」劉道德略顯詫異的問。

「我媽昨晚打電話,說家裡有事兒,讓我早點趕回去。」林小桐有些心虛的回答。

「哦,那我送你到鎮上……」

劉道德放下電話,騎上自行車直奔村裡。

以前和這人相處,感覺挺自然的,今天林小桐總感覺有點做賊心虛,眼神變得飄渺,不太敢瞧對方。

劉道德也沉默,兩人一路沒怎麼說話。等到鎮上,就站在路口等車。

他們也是趕巧了,十來分鐘時間,客車發車。

「車來了,我上去了」林小桐看到車子時,接過推拉箱。

「嗯,到家給我發個簡訊。」劉道德點點頭,也沒說多餘的話。目送汽車消失,嘆了口氣,心中有幾分苦澀。

這樣……也許是最好的選擇。

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並沒有因為兩人的遲疑而停止。

新房地面根基做好,砌牆速度變得飛快。不過十來天時間,第一層已經築好腰骨和大梁。接下來,劉運貴帶領一幫人轉移陣地,去鎮上給人家粉牆。

並不是他喜歡攬活,主要是水泥大梁剛澆築好,最少需要半個月的凝固期。這段時間,啥活也幹不成。

院里房子暫時停工,劉道德終於能休息一陣子了。

不過他也沒閑著,早上吃過飯就在牛棚忙乎,把積攢將近一個月的牛糞全部清理出去。

這東西尚未經過發酵,味道刺鼻,堆在院外有礙感官。他沒打算天天聞著,於是在兔子坑西邊選了片荒地,清理出的牛糞全部倒在那裡。

半天功夫,牛棚地面挖出個大坑,總算清理乾淨。

這還不算完事兒,接下來還要弄些干土鋪撒在地面上。這樣可以防潮,否則牛犢一直呆在潮濕的環境中,很容易得病。

剛把牛棚弄好,就聽到外邊有人喊。

劉道德從裡邊探出頭,見有個相熟的遊客領著孩子站在門口。他趕忙打招呼:「你們來了呀,快進來坐」

「叔叔好,」那小孩禮貌的打招呼。

「哎,小文越老越有禮貌了。」他笑著應答。

那遊客進了院子,好奇詢問:「你這是幹什麼呢?」

「整理牛棚,你等下,我洗洗手,給你倒杯水。」劉道德說著走到壓水井邊,弄了一盆涼水。

「別忙乎,剛在村裡喝過,松鼠呢?我家這小子一直念叨著」對方又問。

「這東西整天到處亂竄,誰知道這會兒在什麼地方,我給你喊一聲。」劉道德說著扯著嗓子喊叫起來。

現在自家院中動物的人氣挺高,很多遊客過來看燕子崖時,都會順便給大二將軍和吃貨他們拍幾張照片。

四個動物的反應各不相同,大二將軍對待遊客基本愛答不理,至於吃貨,高興的時候還會叫兩聲回應。不高興,它就眯著眼睛在窩裡睡覺,充當背景牆,任憑對方拍照。

小灰則和它們不同,很喜歡和遊客合影,而且非常配合。放肩膀上,抱懷裡,讓擺什麼姿勢都行。當然事後需要給點食物作獎勵。

現在它已經形成條件反射,只要院里有外人來,立刻主動上前。

這傢伙好吃的形象逐漸在遊客口中傳開,基本每個來院里參觀合影的人,都會給它帶些食物。

像生瓜子、花生、胡蘿蔔、香蕉等等,小灰吃不完,都會藏起來。有時候劉道德自己也有些鬱悶,這傢伙人緣比他還好。

一直養尊處優,小灰比剛來家時個頭大了一倍不止,而且毛色油光發亮,賣相看起來很惹人愛。

劉道德剛喊兩聲,這傢伙吱吱叫著從陳刺縫隙中鑽出來,徑直奔到小孩面前,半蹲著身子,前爪高高舉起討要食物。

「給,給吃蘋果,特意給你帶的。」小傢伙忙從衣兜里掏出蘋果遞過去。

小灰接過蘋果,蹲原地捧著啃噬起來。

那遊客順勢舉起相機,給兒子連同松鼠拍了幾張照片。

洗過手,劉道德倒了兩杯茶水賠對方閑聊。

這人名叫邱飛,三十來歲,在市裡邊做買賣,不大不小算個老闆。他的性格和劉老三有一拼,都有些嘴炮,講起來話喜歡誇大。

邱飛也是河東劉村的熟客,經常趁星期天領著兒子小文過來。

兩人說話的功夫,松鼠抱著蘋果朝院外跑去。

「文文,慢點」看兒子也跟在松鼠後邊,邱飛叮囑一句,就沒再管。這裡沒啥危險,小孩子一個人出門玩他也放心。

「道德,你這房子快蓋好了吧?」邱飛扭頭看了幾眼,又問。

「早著呢,估計還需要一個多月時間,割麥前能住人。」劉道德隨口回答。

「叔叔,爸爸……你們快來看稀奇,這裡有好多蜜蜂。」這時,院外傳來小孩子興奮地聲音。

「蜜蜂在采蜜呢,是你劉叔叔家養的」邱飛隔著籬笆喊道:「你離遠點,別讓蜜蜂蟄住了。」

「好」小傢伙應答一句,跟著又不解的問:「爸爸,蜜蜂為什麼在樹榦上采蜜?」

「不是樹榦,是采樹上的花朵。」邱飛對兒子的疑問相當有耐心,繼續解釋。

「可是樹上沒有花朵呀?」

「沒有花朵??」劉道德心中微動,悄然放出神識。好傢夥,就見後院東邊籬笆外那株歪脖楝樹上,聚了一大團蜜蜂。

「蜜蜂分群了?走去看看」他急忙起身。

「啥?」邱飛有些不明所以。

「我家蜜蜂分群了,」劉道德口中回答著,快步走到院外。

邱飛一聽,頓覺有意思,緊隨其後。

等他們來到院子後邊,就見不斷有蜜蜂從院中飛來。這會兒工夫,已經聚集的有數千隻,黑黢黢一大團,看上去很嚇人。

「咋辦?」邱飛看兒子靠那麼近,趕忙把他拉開。

「我打個電話,找人來收蜜蜂。」劉道德說著摸出手機。

收蜂群也是個技術活,一般人操作不好,很容易捕捉失敗,錯過最佳時機,讓蜂群遠遁逃走。為安全起見,他還是給劉大國打過去,把自己這裡的情況詳細說明。然後幾人在旁邊等待,一切讓專業人士來處理。

也是自己大意了,忘記春天蜜蜂喜歡分群這事兒。要不是今天湊巧被邱飛兒子發現,等蜜蜂飛跑自己都不知道。

蜜蜂分群,主要是蜂巢出現兩隻蜂王。為了防止蜂群自相殘殺,其中一隻蜂王就會帶領部分蜜蜂飛走,另起爐灶。

***

庵主有話說,寫在一百章后

轉眼間,本書已經寫到一百章了。

首先感謝各位朋友打賞推薦和收藏支持,沒有你們,本書走不到今天。

可能大家不知道,本書差點太監掉。

當時已經寫到將近十萬字,依然沒有得到簽約的消息,無論收藏還是推薦,都極少。庵主寫的幾乎沒有信心,打算再堅持兩天就斷更,結果萬幸收到信息。

書寫到這裡,也算頗有波折。

當時準備斷更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有位讀者朋友在我書評區留言,說現代神道類書籍管理比較嚴,很容易涉及到雷區被封。

庵主看到這個消息誠惶誠恐,趕忙詢問一位作者朋友,從他口中得到的回答也是如此。修仙可以,修神不可。

當然,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這傳聞是真是假。

但本人膽子比較小,於是改變大綱,將主角往生活化世俗化的方向寫。

有些讀者在書評中抱怨,說主角不像土地神,描寫神道內容過少。其實原本計劃里,神道方面涉及的並不少。不是我不想,而是人道變了。就是這個原因。

後來,我專門在書評區做過調查,見大家還是基本認可庵主修改後的寫作思路。

其實寫成種田流也好,至少大家看著輕鬆。

至於以後會怎麼寫,還是沿照現在的基調,更多描寫日常生活。當然神道也會涉及,但不會像有些朋友期待的那種,弄出什麼神跡,廣納信徒,主要是個人對世俗,對天地法則的感悟。

寫起來零零散散,也算是庵主的一個小結。

最後祝各位看書的朋友每天都有好心情!!

——庵主拜上 十來分鐘時間,劉大國已經帶著蜂桶趕到。他抬頭看了幾眼,很有些羨慕的開口:「****的,就你小子運氣,我這新蜂桶剛做好還不到一個月,特意用蜂蠟刷過。原本打算過兩天上山收土蜂,倒是被你先用上了。」

「沒事,我過兩天幫你再做一個。」劉道德笑著回應。

「扯淡,新做的能用嗎?還需要再調理一個多月。」劉大國說著伸頭湊到楝樹前仔細觀察。

山裡土蜂子和蜂農飼養的意蜂不同,對氣味特別敏感。所以收蜜蜂一般都使用老蜂桶,新製作的蜂桶必須要放開水中煮小半天,晾乾后再抹上蜂蠟除味兒。

即使這樣,也無法保證完全掩蓋住木頭的味道。為什麼很多人將蜜蜂收箱后,過兩天再看,驚訝發現蜂群又飛跑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蜂桶沒選好。

另外土蜜蜂還有個特點,打過農藥的植物花朵很少採,平常以采野花為主。也因為這個,蜂蜜產量很低,一年最多割兩次。次數太多,蜂群就要敗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