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夢巧音對著電子琴注入元力,每秒的音符聲再次響起。而且她的元力豐厚,直接支持到了正篇樂章演奏完。

她暗自將樂章的內容記下,嘴裡卻是疑惑的喃喃自語,「此等樂譜,已經能夠勾動天音。對樂師來說,珍貴程度不在王品元器之下,為何那方一諾能夠將它補全?」

「我探他實力,不似高人。而且這樂譜,絕不可能有人見過,他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做到的?」

「莫非真和他說的一樣,這是隱藏的元器,樂譜其實並沒有磨滅?」

夢巧音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輕輕搖搖頭,道:「怪事,難怪母上說讓我遊歷大陸,這世間之事,世間之人,真是讓我看不透。」

第二天,護衛們瀟洒了一夜回到萬寶堂時,還不見方一諾的蹤影。

有虎狼武館的僕人前來報信,說是交代方一諾,五日之後,開始武選的初選,讓他準時去京城校場參加初選。

這第一輪初選,便是排除掉百分之八十的人,經過上下,有資格參加武選的也有千餘多人,而武選只要三個,淘汰率之高,可以想象。

傅大師皺眉問道:「方一諾呢?他怎麼還沒回來?」

護衛們面面相覷,他們都以為方一諾去快活了,不好意思說出口。 鄧良說道:「這事說來複雜,說不定他今晚都不會回來了。上樓我給您說。」

傅大師滿心疑惑的跟他上樓,鄧良這才把事情的原委說出來。

「你說,這小子修復了一件元器,然後得到了夢大家的承諾,幫他琴音洗髓?」傅大師語氣驚疑,方一諾的運氣是得有多好,才能遇到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

要是傅大師年輕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機會,說不定都走上那條他一直遺憾走不上的道路了。

「確實是這樣,這也許就是方一諾的造化吧。」鄧良感慨道,「都說人中之龍,生來不凡,冥冥之中就會有天道相助。以前我還不相信,現在我覺得確實有幾分道理。」

「夢大家這種人物,景國幾百年都不見得來一個,偏偏這次來了。而且她的疑惑還剛好被方一諾解決了,真是撞上門的機遇!」

傅大師捋須道:「福禍相依,還不一定是好事。既然他有這種造化,就讓他在倚紅樓多呆幾天吧,不過你要記得,武選之時,一定要去通知他。」

「知道了。」鄧良剛剛說完,突然耳邊傳來一個高冷的聲音。

「你說的夢大家是誰?」只見萬寶堂老闆娘,柳絕顏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眼前,不染煙塵,遺世獨立。

「見過小姐。」鄧良連忙拱手一拜,然後說道:「夢大家,就是著名的樂師,夢巧音。」

「夢巧音!」柳絕顏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語氣中有些寒意。「這女人竟然來景國了,看來又有不少麻煩!」

傅大師疑惑道:「怎麼了?你跟她有什麼恩怨嗎?」

「沒什麼,一點小事。」柳絕顏不願多說。

她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服下一顆療傷的元丹。絕顏劍被她放在身前,裡面的魔念,她一直無法鎮壓。

「要不是她,我也不會身負重傷,被劍意反噬!」她的柳眉冷成了一條線,「她來景國,肯定是聽說了我的消息,這些天都得小心了,不能讓她看出我的虛弱。」

柳絕顏上次強行修行,元力逆亂的傷勢還沒有恢復。

在倚紅樓,方一諾從軟榻之上醒來,外面早已是日上中天,已經到了午時。昨夜夢巧音的那曲子真是神效,讓人精神放鬆,所以他才一覺睡到現在。

「方小哥,你可算醒了。夢大家都等你多時了。」方一諾才出房間,桃姐就迎了上來。

「帶我去吧。」

方一諾跟著桃姐來到七樓,夢巧音的臨時住所。

客廳之中,已經被僕人們打掃乾淨,一塵不染。其中央處,擺放著一個浴桶,裡面盛滿了滾燙的藥水。

「方公子。」夢巧音的聲音從帷幔後面傳來,她的聲音非常動聽,似乎天然都帶著一種嬌柔的感覺,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惜。

方一諾看到夢巧音拉開帷幔,她坐在一台古琴之後,依舊是蒙著臉。

方一諾好奇道:「為什麼你一直蒙著面,難道有什麼秘密嗎?」

夢巧音咯咯笑道:「方公子說笑了,小女子就是一個普通的樂師,哪有什麼秘密?之所以蒙面,是因為家裡的規矩,不能給其他人看到面貌。」

「如果看到了呢?」方一諾追問。

「如果是女人,那倒也無所謂。如果是男人,那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娶了我,要麼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夢巧音像是在開玩笑一般。

方一諾說道:「那正好,不如這樣,夢大家。我的琴音洗髓也不要了,你把臉給我看一下。正好把你娶回家,天天彈琴給我聽,那真是賺大了!」

夢巧音笑道:「也有可能會是第二個結果呢!」

方一諾自戀道:「不可能,我這麼有才,長的又帥的人,你怎麼捨得?」

「方公子真會說笑!」夢巧音捂著嘴,指著那浴桶道:「公子還是先泡葯吧,我為公子琴音洗髓。」

「就在這裡泡?」方一諾疑惑道。

「嗯,這藥水是我精心調配,配合洗髓之用。方公子要想效果更好,一定要配合。」

方一諾有些尷尬,道:「你在這裡,我這……」

「放心吧,沒有外人進來的。」夢巧音說道,「我先背過去,你自便。」她說完背過了身體。

方一諾還沒有沒有在女人面前脫光過,雖然夢巧音擺明不會看他。但這種事情對一個未經歷風月的少年來說,還是太尷尬。

算了,大丈夫扭扭咧咧幹什麼?方一諾一咬牙,直接開始脫衣服,三下五除就光溜溜的跳進了浴桶之中。

浴桶里的藥水非常滾燙,他驚叫了一聲,夢巧音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方一諾說道,「我也想起來一件事情。」

「什麼事?」

「我家裡也有規矩,要是被哪個女人看光了身體,要麼把她娶走,要麼把她殺掉。 豪門宮少:摯愛獨家狂妻 夢大家,你說……」

夢巧音直接打斷他,說道:「我可沒有看一眼。公子還是不要多想了,意念駁雜,小心走火入魔!」

方一諾無奈,只得盤坐好,開始按照夢巧音的指示,一邊修行《混元功》,一邊吸收桶里的藥水。

而夢巧音,也準備好了一切。她的修長的蔥指,輕輕撫上琴弦,清脆的聲音開始響起。

「叮!」第一聲樂聲發出,方一諾就全身一震。那聲音之中彷彿包含了一種特殊的力量,震動著他的每一處血肉,洗滌他的靈魂。

他心裡驚嘆:「這就是樂師的真正力量嗎?僅僅依靠聲音便能有如此威能,夢巧音如果想殺我,一指琴音即可!」

夢巧音繼續彈奏,琴音漸漸沖低緩的前奏開始進入正式篇章。每一聲樂聲,都讓方一諾感受到那種悸動,**和靈魂同時震動。一些雜質和污穢,被這樣震了出來。

在藥水和元力的作用下,通過他的毛孔往體外排。

人在母體中時,吸收母體的精華,整個人的身體是最純凈的。也是最容易吸收元力的時候。

後來人長大,吞食五穀雜糧,體內就有了駁雜。這些東西正常人感受不出來,但是武者修行之時,就會因為這些雜質導致修行速度變慢,經脈吸收的元力稀少,這就是所謂的武者體質較弱。

而洗髓,便是通過後天的辦法祛除雜質,讓武者的身體回到母體時的純凈狀態,再修行時,便是事半功倍!

洗髓的難度和要求之高,導致沒有特殊的方法和強大的實力者幫助,都難以完成,方一諾能夠得到這種機會真的是走了大運! 這種雜質排出體外,難免會引起一些痛苦,不過在琴音的安撫下,方一諾倒還覺得能夠接受。

他感受到自己身體素質的增強,突然腦袋中靈光一閃,祛除雜質,自己的分解能力是否也能做到呢?

按照融合系統的描述,分解之手其實可以分解一切,但是受到等級限制,一級的分解之手有範圍的能力限制。

方一諾趁著洗髓的功夫,取下自己一根毛髮,進行分解,想要像提存石心乳那般,試驗這跟頭髮,把其中的雜質分解出來。

只是一瞬間,便分解結束,但分解的結果他並不滿意。毛髮分解成了粉末,蕩然無存。別說雜質,就連本體都分解沒了。

他能感覺到,如果自己的能力再強大幾倍,就有可能把分解能力控制的細緻入微,直到毛髮的細胞中,剔除雜質。

目前,還是老老實實的讓夢巧音給自己琴音洗髓吧。

琴音洗髓,不僅在剔除雜質,還在淬鍊他的血肉,讓他體內的能量更加濃郁。過了一會,方一諾感到有些體虛,元力被精粹,經脈之中反而空虛起來。

藥力中的能量,完全不夠補充。他想起蠻牛血晶,還剩三分之二。剛好蠻牛血晶也是淬體的,不如趁機一起使用。

有夢巧音在,應該能擯除其帶來的副作用。

方一諾想到就做,直接伸手從浴桶旁的衣物中摸出了那顆蠻牛血晶。

夢巧音感受到他的動作,秀眉微微蹙起,這傢伙洗髓都不專心。等她看清方一諾拿著的事物,眉目之中更是閃過不悅之色。

方一諾用分解之手融化蠻牛血晶,吞食進口中。 霸愛虐戀:總裁的殘愛 那滾燙的蠻牛精血流進腸胃,能量重新湧入他的身體。

而蠻牛的蠻橫意識,也被琴音鎮壓,翻不起風浪。

他心頭大喜,原本以為要煉化這血晶還需要一段時間——起碼,要等凳子上的枝葉長出來,他才有把握繼續煉化。

現在,藉助琴音洗髓的機會,他就有機會直接吸收,可想而知,等洗髓完畢,他的修為又能漲上一大截。

「錚!」夢巧音的琴音突變,原本平和優美的樂曲,此刻發出了金戈鐵馬的聲音。聲聲如鳴鼓,劍吟。

琴音銳氣,直接把洗髓的頻率增強了五倍!同時洗髓的痛苦,蠻牛意識直接在意識空間炸裂。

方一諾淬不及防,那種全身撕裂的痛苦感一時間全部爆發出來。

「啊!」他慘叫出聲,表情猙獰。

夢巧音見狀,秋水般的眼睛里露出一絲狡黠。讓你分心,讓你用血晶,讓你也嘗嘗那種痛苦的滋味!現在,才剛剛開始!

她的琴聲越演越烈,變成了殺伐之音。這是從**和精神層面共同降臨的痛苦,方一諾根本忍不住,一聲聲慘叫讓人聽了不寒而慄。

還好屋裡布置了陣法,讓聲音不能傳出。不然肯定會有人懷疑這房間里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方一諾被她虐的全身冷汗直冒,青筋冒起。但他還在繼續趁機煉化血晶,反正都是疼,乾脆就疼這一陣。

血晶里的能量補充進入被淬鍊后的經脈血肉中,方一諾的氣息也漸漸增強起來。

妖孽奶爸在都市 他本是三星元士中期的實力,短短半個時辰,便到了三星元士巔峰。

洗髓加血晶,兩者結合的威力實在是不同凡響。

「嘶!」方一諾漸漸習慣了這種痛苦,只是嘴裡還不時吸進冷氣。他手裡還有小半血晶,方一諾一狠心,全部融化吞下。

此時不突破,更待何時?

能量在體內翻湧,方一諾要一邊忍住疼痛,一邊修行《混元功》,這種高難度的挑戰,他還是第一次做。

夢巧音的神識也察覺到了方一諾的行為,她猶豫了半刻,琴音倒是舒緩了幾分。如是還是剛才的急促節奏,方一諾的難度會更高。

方一諾的元核再次融化,元力匯聚,將要重新凝聚元核。伴隨著琴音洗髓,原先元核中的一些雜質都被除去,這樣突破,如果成功,他的元核將會更加精鍊,能儲存的元力也更多。

方一諾默默按照《混元功》中的要點進行修行,《混元功》是他融合出來的功法,比之前的垃圾功法更加精細。

其中凝鍊元核的步驟也更多,方一諾的精神高度集中,包裹著元液,讓它們不斷濃縮,逐漸形成晶狀。

夢巧音的神識偷偷窺探著他的體內,心裡疑惑不已,這少年晉級為什麼會是這樣?

雖然她早就聽說,不同武者因為修行功法不同,所以凝聚元核的方式也不同。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武者突破時,會把原來的元核直接融化,重新形成元核。

要知道,武者的元核是他的根本。但實力弱小時凝聚的元核,肯定不及實力強大時凝聚的元核更加精粹。

武者們往往修為晉陞之後,還要經過大量的時間鞏固,才能把那部分打磨好,也就是穩固境界。

而方一諾這種方式,直接就能快速渡過穩固期,實在是妙不可言。

這種辦法一般武者們不是不想用,而是不敢用。元核堅硬無比,如果沒有奇特的方式,它只能破碎,不可能熔解。

破碎元核,那就是自費修為。這方一諾,到底是用什麼力量讓元核熔解的?

夢巧音心中暗自猜測,這方一諾肯定也有一些背景。不然他不可能知道電子琴元器的秘密,和修行這麼詭異的功法。

逐漸又是半個時辰過去,琴音洗髓和方一諾的突破都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不僅是方一諾神情嚴肅,專心修行。就連夢巧音也是專心致志,不敢絲毫分心。她光潔的額頭上,同樣流出晶瑩的汗水。

能夠讓她這種修為的樂道大家如此勞神,足以證明琴音洗髓的難度,這也是為什麼她不輕易答應幫人洗髓的原因。

這次給方一諾洗髓之後,她也得一段時間才能休養過來。

「元力匯於心房和心室中央,左右各半,溝通人體精血和精氣,凝聚成核!」方一諾猛地發力,他心臟中的血液都因此而沸騰起來。

其中央處的元液凝聚成一個寶珠般的元核,他的氣息也猛地提升了一截。四星元士,成了! 方一諾睜開眼睛,眼中精光閃爍,洗髓和突破同時完成。他的體質,起碼改善了三成,也就是說,以後修行之時,速度可以快上三成!

日積月累,那就是巨大的優勢。

經過蠻牛血晶的強化,他的力量如今也可以輕鬆到達千斤之力,若是使用鬥勁,在多個幾百斤都不是問題。

浴桶里的藥水,從剛開始的綠色,變成了烏黑之色。方一諾用元力將那些污穢隔開,去暫時沒有起來。

夢巧音指頭一勾,弦音輕震,一曲終了。餘音繞梁,經久不息。

她眼中露出幾分疲憊之色,道:「公子請便,我要先去休息了。」

她言罷,拉上帷幕,將房間隔開,就要進入裡屋之中。

「哎?」方一諾喊了一聲。

「公子還有什麼事?」

方一諾問道:「夢姑娘,你準備在景國呆多久?」

夢巧音說道:「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月,等我的事情辦完,我就會離開。」

不知怎的,方一諾心中還有個小小的失落。俗話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夢巧音這種就憑一指琴音就能動人心弦的女人,更是全身上下都充滿了神秘的魅力,讓他的心有些騷動。

「那夢姑娘,你是什麼宗門的?」方一諾還想打聽。這世界,也沒什麼互聯網電話,如果不知道對方的宗門或者家族,茫茫人海再想找到一個人,等同於大海撈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