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天琴此時一閃身就出來了,她遠遠看着小寺天尊說:“你們爲何不拉攏她呢,這是個不簡單的女人啊!”

我說:“這女人不需要拉攏也會幫助秦川的,我感覺的到她的霸道,同時也感覺到了她的內心。”

秦川站了起來,拔出長劍說:“老楊,我們去練練劍吧!”

我發現,我的稱呼變了。以前秦川是叫我楊白臉的,現在改叫我老楊了,看來他還是受到了前世今生的影響,再也不好意思叫我楊白臉了。

秦川的霸劍果然兇狠,從速度到力度都無與倫比,要不是我加持了破天九式,之後又是用天劍太極和他鬥,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他一劍快過一劍,我倆就這麼一直練了兩個小時,納蘭英雄來了。他到了後遠遠地站着。我和秦川也沒搭理他,此時,殺他明顯是不合適的,女媧姐姐既然說他殺不得,應該是有原因的。說實在的,我從心裏不想殺死他,因爲,我有顧慮。

納蘭英雄突然在一旁笑了:“楊兄,好劍法啊!”

我收了劍,擦了一把汗說:“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出現。”

“我是來找楊兄合作的。”他說。“明日,李紅楊就要下山娶親,據說這李紅楊可是囂張的很,他揚言,這次下山如果遇到楊兄和逗比川搗亂,一劍一個,全部殺死。據說,他的書生劍練到了極致,等級也提升到了二品天尊。如果我們合作,完全可以打敗這個敗類!”

“我不會和你合作的,納蘭英雄,我們還是各忙各的比較好!”我說,“要不是女媧阻止,你已經死了。你還有什麼臉和我談合作?你還真的是個奇怪的人呢,難道你就不恨我嗎?”

納蘭英雄說:“楊兄,不管怎麼樣,你殺不死我的。既然這樣,幹嘛我們不做朋友呢?”

“我怕被你背後捅刀子,我這麼說,你滿意嗎?”

他指着我說:“迂腐,好吧,我等你求我,你會求我和你聯手的。”

納蘭英雄走了,我回到了屋子後,要了一桶熱水洗了個澡。然後美美地睡了一覺!又獵狗就趴在牀下,我睡得很踏實,一點不擔心有人偷襲。 我說:“李紅楊,你很會做夢啊!手下敗將,不要往前走了,快快滾回去饒你不死,再往前走一步,讓你橫屍當場!”

李紅楊不屑地一笑說:“天劍太極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也不是萬能的。”

我笑着說:“看來你找到了破解之法了啊!是不是自己晉級了就覺得無敵了?”

“看來,要是我不弄死你和秦川,你就不會讓我順順利利成親啊!”他說着就拔出了書生劍來,指着我說:“我就再和你對一劍,看看是你的天劍太極厲害,還是我的書生劍厲害!”

媛媛罵道:“你還能要點臉嗎?你二品天尊,挑戰我師父四品人尊,簡直就是令人笑掉大牙!”

李紅楊說:“既然這樣,你們倒是讓開啊,不要阻攔我迎娶我的新娘。”

簫劍前輩這時候說:“楊落,你的太極劍已經有了我的七七八八了,你的靈魂和自己的身體配合的天衣無縫,所以,我幫不了你了。”

我一笑說:“李紅楊,我接受你的挑戰!”

頓時,元始天尊傳音說:“師叔,現在你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我傳音回去說:“他殺了我的話,你會爲我報仇嗎?”

元始天尊閉嘴了。我要的就是他閉嘴。假惺惺的關懷,我不需要。

通天教主喊道:“師叔,這個人的書生劍很難纏,你要小心啊!”

在我看來,通天倒是比元始實在很多。我一笑說:“難道你覺得我就好纏嗎?”

對付二品天尊,我的小夥伴們是指望不上了。出來也是被秒的後果。他們只要的任務不是出來爲我打仗,而是維護內世界的平衡。此時,我的孩子已經在內世界裏快樂的長大,相信用不了幾十年,內世界將會是一片新的景象。將會很快繁殖開來。到時候有爭鬥,有希望。

我有一種感覺,這李紅楊急於要打敗我,因爲打敗我不僅能洗刷上次失敗的恥辱,還能揚名立萬。相信此時,他已經明白我的身份了。

果然,李紅楊笑着說:“楊落,難道你真的覺得自己是陸壓道君了嗎?你不是,你根本沒有道君的神聖之威。你就是楊落,你就是你,我殺你易如反掌!”

我一伸手,長劍從手裏生長了出來。黑黝黝的,沒有一點光澤。接着,內甲護體,陰陽翅伸了出來展開,魔氣繚繞,五行護盾護體。破天九式加持,我想先用天劍太極和他周旋周旋,畢竟,我也想知道這天劍太極到底威力有多大!

接着,這李紅楊開始在我面前練劍,每一招都能念出一首詩來。都是古文的詩,老子也聽不懂。我忍不住喊了句:“李紅楊,你念詩能當做打架嗎?”

小寺這時候傳音給我說:“楊落道君,不要小看他。他這是在熱身呢,唸詩是爲了平復心境,開發腦力。讀詩使人聰穎,令人有一種超脫的感覺。”

我傳音說:“明白了,我倒是想知道這混蛋到底有什麼本事!他到底唸的是啥意思呢?”

小寺天尊說:“是在說一個千年之戀矢志不渝的故事!”

李紅楊牛逼哄哄地在舞劍,看的人們頻頻點頭。是啊,他跳的真的美極了。

秦川問我:“老楊,他是在做什麼?是在表演嗎?要是邦哥看到這個,一定會想起項莊來。”

李紅楊一直在院子裏舞劍,那腰很軟,那動作很灑脫。無上天尊此時從一旁走了出來,他說:“好境界啊!看來弘揚天尊的書生劍,已經練到了極致了。”

元始天尊也說:“是啊,這劍法,已經無敵了。”

通天卻哼了一聲說:“我怎麼就不覺得呢?”

李紅楊就這樣舞啊舞啊!慢慢的,他臉色微紅,鼻尖冒汗了。我知道,他已經進入了最佳的狀態了。而我,背後的左手手心裏,已經捏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冰火曼陀羅。

我傳音給秦川說:“這一下,我已經抽盡了真氣,我炸他一下,其餘的就交給你了。”

秦川在我身側稍後的位置,他傳音說:“老楊,你放心,你只要一炮轟中了他,我隨後一定一劍砍死這混蛋!”

我呵呵笑了,對李紅楊說:“你在這裏也耍了一陣子了,可以開始了嗎?”

李紅楊呵呵笑着說:“楊落,你一個四品人尊,憑什麼和我鬥!今天,我就讓你知道天尊不可冒犯!”

他一指我說:“你先出手吧!”

我點頭說:“好啊!你別後悔!”

我左手伸出來,這朵晶瑩剔透的曼陀羅慢慢飄了出去,它旋轉着,一點點靠近李紅楊。這東西別人不知道,但是納蘭英雄是清楚的。他喊了句:“大家後退!”

頓時,所有人都後退了十步,納蘭英雄喊道:“不夠,快,快退!”

姬老頭喊道:“退出去一百丈!”

他和納蘭英雄這麼喊,但是這兩位沒有後撤。他們的神聖金身足以抵抗這爆炸的餘威了。

李紅楊笑着說:“楊落,你這是在獻花嗎?”

秦川已經拔出了長劍來了。我一笑,伸手一指說:“爆!”

這可是我的全力一擊,幾乎掏空了我。現在經脈嚴重虧空,再也提不起一口真氣了。

這冰火曼陀羅一直飄到了李紅楊的頭頂,他也做了防備,在身體周圍布了氣盾。

接着,就是哄地一聲,炸開後,蘑菇雲便騰空而起。衝擊波隨後便散開了,一層冰氣,一層炙熱的高溫,任何的屬性防禦對這樣的攻擊都是無效的。

秦川和我就這樣站着,擋住了身後的媛媛和李紅袖。但就算是這樣,兩個女孩子還是被震破了護盾。這一下,也超過了我的預料,威力之大,把我自己都嚇呆了!

當蘑菇雲散了後,秦川拎着劍一步步朝着場中央走去。我看到,李紅楊站在場地中央,他嘴角流着血,握着劍的手在不停地抖着。

秦川到了他面前後,雙手握着劍,直接朝着他的頭砍了下去。

沒想到,人影一晃,秦川這一劍可就砍偏了,只是砍下了李紅楊一條手臂。再看李紅楊,已經到了無上天尊的手裏。無上說道:“何必要斬盡殺絕?”

元始天尊瞪圓了眼睛喊道:“好厲害的攻擊,爲何會這樣?冰火爲何能融合在一起攻擊?”

“一招,爲何一招就打敗了以爲天尊!”翊帆師姐也跑了出來,喊了句。

此時,那李紅楊一口血噴了出來,他捂着胸口,看着我說:“這是什麼?”

其實,我也好不到哪裏去,現在,就算是一個道士拿着一把寶劍,都可以割下我的頭來。

秦川擋在了我的身前,此時,我已經是強弩之末,雙腿都快站不住了,在抖動着。他長劍刺出去,將李紅楊的胳膊挑了起來,說道:“想要嗎?”

李紅楊說:“自然想要。”

“那麼你是要胳膊還是要翊帆?”秦川笑着,一拉翊帆說:“二選一,主動權給你了。”

李紅楊頓時就慌了,眼珠子轉來轉去。大家都安靜了,等着他的選擇。

過了大概有三分鐘,李紅楊總算是做出了決定,他說:“我要胳膊。”

秦川哈哈笑着說:“這就對了,這纔是僞君子的選擇,女人算什麼?這化境女人無數,但是胳膊,可就只有一條,李紅楊,你的選擇很正確!”

秦川說着,將胳膊甩了過去,李紅楊伸手一接,按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閉着眼開始療傷,緊緊片刻,便恢復了。只不過,氣血兩虛,臉色蒼白。他拱手說:“這個親,不算了。”

翊帆喊道:“李紅楊,你混蛋,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還是男人嗎?胳膊已經回去了,你剛纔其實是被逼的啊!那承諾是可以不算的。”

李紅楊笑着說:“翊帆師妹,正因爲我是男人,才必須言而有信,說了選胳膊,就不能選你了,我們也算是有緣無分吧!”

秦川哈哈笑着說:“虛僞吧!你說句實話,此時如果你能一劍殺了我和老楊,你還會言而有信嗎?不要虛僞,你直接說俺怕死,大家不會笑話你的。”

李紅楊的臉更白了,喊叫道:“我是君子,我這是言而有信,言必行,行必果!”

“我呸!想必你去求親的時候也做過承諾的吧,你是不是對翊帆師姐說過不離不棄呢?你這樣的人渣,見利忘義的畜生,我見得多了。”秦川哈哈大笑了起來。

姬老頭喊了句:“好了好了,我看今天就到此爲止吧。……”

秦川指着姬老頭喊道:“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兒嗎?別人當你是個人,我當你是個屁!”

“你這個猴子,要不是看在你是師妹的親骨肉,哦不,你算不上親骨肉,你是親石頭啊!”姬老頭哈哈笑了起來說:“要不是你是師妹的親石頭,老夫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秦川頓時身體便着火了,拎着劍朝着姬老頭就跑了過去,跳起來一劍劈出去,喊道:“去死!”

姬老頭一把長劍在手,舉劍相迎,就聽鐺地一聲後,姬老頭後退了十幾步才停下,秦川也被震了回來,他落地後,我一抓他的胳膊小聲說:“以後再說,今天到此爲止!”

他看看我,嗯了一聲說:“好吧!”

之後,姬老頭帶着無上和迎親的隊伍回去了。元始天尊這才朝着我一拱手說:“師叔威武!”

通天說:“師叔,我告辭了。”

元始天尊說着也離開了。我們都離開了,翊帆師姐穿着大紅的禮服呆呆地站在院子裏,她喃喃道:“爲什麼天尊一招就敗了呢?爲什麼?到底誰能保護我啊!” 我,姬老頭和納蘭英雄這一灘渾水,沒有任何人願意趟進來,大家都明白,這渾水趟不起。偏偏李紅楊不這麼認爲。他爲什麼就覺得這件事他該參與一下呢?

納蘭英雄又給了他什麼承諾呢?

很明顯,李紅楊是被納蘭英雄說服的,他甚至想着殺了我。但是,殺了我對他到底有什麼麼好處呢?真不知道納蘭英雄給了他什麼好處。納蘭英雄又能給他什麼好處呢?

當晚,我和秦川在烤着肉串喝酒的時候,柔柔從一旁走了過來,她坐到了我的旁邊,拿起肉串吃了起來,隨後開始幫我燒烤。

秦川說:“你是來下毒的嗎?”

“我渾身上下都被搜過了,之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驛站,我去哪裏弄毒呢?”

我看看李紅袖,她對我點點頭說:“我搜過了,大家放心吧!”

秦川這才哼了一聲說:“柔柔,你能說句實話嗎?你引我去哪裏?誰想殺我?”

柔柔矢口否認道:“秦川,你多心了。”

秦川哈哈笑了起來,搖搖頭說:“你讓我怎麼相信你!你一句實話都沒有,難道說句實話就那麼難嗎?”

“難道非要我撒謊你才相信嗎?你要殺便殺,不殺就放我離開,你抓着我,折磨我,你不嫌麻煩嗎?”

媛媛在一旁哼了一聲說:“我看是吃飽撐的。”

秦川看着媛媛說:“我做什麼用你多嘴多舌的嗎?你管好自己比什麼不強!”

“我管好自己什麼?秦川,你給我說明白,我管好自己什麼?”

接着,倆人不可避免地吵了起來。

我需要靜養,以便恢復元氣。於是我站了起來回了房間,倒在牀上睡覺去了。

次日一早,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的真氣恢復了八成,我心情大好。拿着長劍出來練劍,正看到秦川和媛媛在院子裏對持呢。連個人都有傷,衣衫破破爛爛,看來是打了一晚上。

柔柔和媛媛、李紅袖在一旁靜靜地看着,我伸着懶腰出來的時候,兩個人又開打了。

李紅袖說:“打了一晚上了,秦川似乎是故意讓媛媛很多。”

我嗯了一聲說:“但是媛媛的潛力無限!”

媛媛的劍原來越快,很快,一劍便劃開了秦川那俊美的臉。秦川摸了一把臉後,突然身體周圍燒起了熊熊大火,接着,在他的身體周圍颳起了一場火焰組成的旋風!

這旋風越來越兇猛,他周圍的溫度也突然升高了。就聽他喊了句:“火旋風!”

接着,他長劍一揮,頓時這火焰旋風離開了身體,朝着媛媛席捲而去。媛媛真氣護體,並沒有躲避,而是將長劍脫手而出,這長劍到了空中後,劍尖直指秦川,媛媛喊道:“飛天一劍!”

頓時,這把劍嗖地一聲化作一道白光直奔秦川。秦川掄圓了長劍砍在了這飛劍上,這長劍被砍飛後,在空中兜了個圈子又回去了。

同時,那火旋風也將媛媛裹在了中間,這中間的溫度在我看來是難以承受的,這是火屬性的攻擊,有兩種辦法可以破除,一是本身有很高的火屬性,能有很好的火屬性抗性。或者自己本身是水屬性,用低溫將這高熱隔絕在身體之外。

很明顯,媛媛是雙屬性的存在,那就是火屬性和土屬性,但是,他的火屬性不如土屬性慧根好,這麼高的溫度她絕對抵抗不住,不過土屬性的耐高溫能力也還是可以的。

那真氣護盾便是土屬性的,雖然有些波動,但是短時間內還不至於破碎。秦川那邊同樣也是岌岌可危。這飛天一劍速度越來越快,而且似乎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一樣。

媛媛操控着飛劍,一次次襲擊秦川,秦川忙於抵擋,只要是稍有不慎,便會被一劍刺中,丟了性命都是不奇怪的。此時,兩個人比到了生死關頭,就看誰能堅持了。

我一看壞了,趕忙說:“都住手,你們這是在拼命嗎?”

我一步進了那火旋風,五行護盾打開,直接就把這火焰推了出去,我一摟媛媛肩膀說:“快收手。”

媛媛不情願地說了句:“師父!”

隨後,還是收了劍。我這纔對着秦川喊道:“快收了你的火旋風。”

秦川袖子一揮,頓時這火旋風就散了。

這邊打完了,翊帆師姐和菩提老祖從屋子裏出來,菩提老祖看看我們說:“大家保重,我要回去了。這真的就是個鬧劇,估計今後化境要拿我菩提老祖當笑話講了吧!”

翊帆師姐看看我,之後看看秦川說:“你倆把我害慘了!”

說完這句話後,她便上了那頭獅子,走掉了。

之後,小寺天尊和姜尚宗主也離開了。這個驛站裏一下變得空空蕩蕩,只剩下了我們幾個人。秦川說:“我看,我們殺上無上山吧,看看他們能耐我何!”

我說:“回家!”

“老楊,我們該乘勝追擊!”

搖滾教父 我說:“回家,我們沒有勝利,你我現在還沒有能力和人鬥,一個二品天尊就讓我耗盡真氣,然後依靠你才能打敗他。要是一對一的話,我輸定了。”

秦川說:“我纔不信邪!”

我說:“回家!不要讓我再說了。”

秦川這纔不說話了。

明月山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修煉場所。漫山遍野的樹妖成了我們最好的屏障。這裏簡直就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福地啊!只是,我剛進了這大殿,明月的樣子就在我的腦海裏迴盪了起來,我忘不掉她,我根本就沒辦法忘了她。

接下來的三個月時間,都沒有人打擾我們。我們專心修煉,倒是也樂在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