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太初神祖此時再度化回劍符老祖的模樣,身形漸漸消散的同時輕聲道:「你的那些朋友,應該也被歸元星陣傳出幽冥大世界了,安全什麼的都不成問題。另外,你辛苦救出來的楊家和文家族人,閻組織那邊倒是沒有為難他們,現在已經被酆離帶到了鬼界,融入了酆家的部落之中。倒是你,不要急著走,能到這裡,是多少人夢寐以求都只能奢望的。至於後續怎麼做,我的師尊會指引你,期待與你在女媧空間再會……」

呂涼重重地點了點頭,突然奮力吼道:「我要變得更強!到時候,八神將也好,閻組織也罷!你們欠我的,我一定都會自己拿回來!」

「哦,你小子倒是恢復得很快嘛,我還以為你了解了這些事情后,會變得如霜打的茄子一樣呢!」大黃狗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呂涼身後,此時懶洋洋道,「看在你孺子可教的份上,給你個機會。叫我一聲『老大』,我賜你個修為提高的機會,如何?當然,如果你不叫……」

「老大!我想變強!」呂涼都不等它說完,直接恭敬一抱拳,因為他知道,「狗」只不過是這位大能的表皮而已,即便是全盛時的自己,見到它,都會產生一股深深的懾服感!

大黃狗似乎對於呂涼如此痛快有些錯愕,但隨即目光一亮,大笑一聲道:「哈哈哈,這裡的傢伙一個個都桀驁不馴的很,即便實力不如我,也都不是能輕易低頭的主兒!不錯,不錯,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也沒有因為我是狗就輕看我!放心吧,認我做老大,是你這輩子最大的福氣,將來有得是你受益的地方!」

說完,大黃狗張開大嘴,隨後光華一閃,一根墨綠色的如棒骨般的物件飄到呂涼麵前:「拿著吧,算是給你的見面禮,今後在外面如果遇到實力比你強的妖界之人,不妨試試拿出此物,也許會有意外的驚喜呦!」

「這是……棒骨?」呂涼不得不詫異一下,此物雖然顏色怪了點,但怎麼看都是一根小棒骨……

大黃狗居然點點頭道:「沒錯,是棒骨!而且是本王的棒骨!你現在還不了解它的功用,不過,你很快就會知道,這是多麼舉世難求的至寶!」

「多謝老大賜寶!」呂涼自然不疑有他,直接收起來,反正就沖這顏色也確實不是一般的棒骨能有的!

就在呂涼剛收下小棒骨的時候,梵天虛彌陣內的老白也好,噬靈子也罷,就連已經長成少年的陣神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呂涼甚至能感覺到自他們身上難得地散發出了敬畏的情緒!

「老白前輩,這是啥物件?」能讓老白敬畏雖然難得,但連從來都是淡然處世的噬靈子也是這幅樣子,就令呂涼好奇萬分了。

「小子,不用問他們了,既然認你做小弟,自己大哥的身份也就不用瞞你了!」大黃狗說話間,原本的小屋突然一陣波紋震蕩,隨後竟然化為了一片星空之間!

呂涼下意識地回頭一看,直接就是一個趔趄,脫口而出道:「老大?!」

只見一頭渾身籠罩著七彩神光的巨大奇異生靈正立在其面前!

此物高近百丈,渾身濃密的金黃之毛覆蓋全身,就連眼睛都被金毛徹底遮蔽,雖然看上去像一隻笨重的大胖狗,但其頭頂處竟然直接懸有一枚七彩光圈,之前的神光也是自此散發而出的。

「嘿嘿,看傻了吧?」此巨獸一出聲,還是大黃狗獨有的賤笑。

「小子,收好那根棒骨!沒想到啊,竟然在這裡遇到了它……傳說它不是死了嗎?如果宣揚出去,恐怕妖界就要地震了吧……」老白喃喃自語著,眼中閃過濃重的追憶之光。

「大成的冥靈之骨……如果這傢伙生在黑暗動亂時代,應該也不會吃虧到哪裡去吧!」噬靈子也感嘆著,同時還充滿期待地說,「小子,等你以後煉化這根骨頭時,記得把殘渣留給我們!」

「它到底什麼來頭啊?是哪位大能前輩?」呂涼更加好奇了,趕緊傳音問道,因為大黃狗明顯正得意洋洋地得瑟自己呢……

「這位前輩啊……是宇宙空間一位……怎麼說呢,應該是禁忌般的存在吧……」老白悠然神往著,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敬畏之情,「亂古靈洞,萬妖之皇,冥靈皮骨,法則破滅……」

「小子,你有福氣啊!即便是我這種不出世的老傢伙,都不得不對其敬畏有加!」噬靈子終於不賣關子了,沉聲道,「它是唯一可以無視並操控天道法則的怪物,其皮毛和骨頭,都是可助人突破界面法則限制的聖物……那位傳說中可一力破萬法的存在,亂古魔狡!」

(ps:事太多,更晚了,對不起!另外,深情感謝我的魚大,魚大閃耀萬世!就在半個多小時前,《大魔仙》已經成功轉到了月票榜上!另外,第四卷將於明日正式結束!) 「誰說老子死了……老子不過是厭倦了終日里被人覬覦的日子,躲到這方凈土來了!」此時光華再閃,星空又化回屋舍,依舊是禿了腦袋和尾巴的大黃狗,正一臉傲氣地點著頭,「但凡現在能活到十萬年以上的老怪物,應該沒有不知道我的。給你的冥靈之骨,如果是助你突破天道法則的束縛,只耗去一半即可。將來如果在外界遇到自己無法解決的麻煩,就持此骨剩下的部分去妖界,總會有人可以出頭幫你的。」

「多謝魔狡老大!」呂涼目現激動之光,而且似乎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些人可以做到無視界面法則之力,直接爆發出超越自己認知的強大實力了。

「自己人就不用客氣了,不過你小子也當心啊。當年老子就是因為這幅皮骨,不知道有多少討厭的傢伙過來搶奪,要不是咱實力超群,估計也沒命來這裡快活了。」大黃狗難得地鄭重起來道,「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露出來的好。否則,肯定會給你惹來不必要的殺身之禍!另外,即便你煉化完了,突破界面法則之力也是有一定時限的,基本你破過一次,一個時辰內是無法再破的。」

「呦呵?大黃又開始得瑟自己那段歷史了?」蠍尾女子的嬌笑聲傳來。

呂涼聽得感覺還算悅耳,大黃狗卻條件反射似的一個激靈,看見那個婀娜的身姿一進來,立馬兒換了一副討好的臉色道:「大姐頭哪裡話,我這點資歷,又怎麼和你們當年的崢嶸歲月相比呢!」

「唉,被你這麼說,我都覺得自己真的老了。」蠍尾女子輕嘆一聲,眼中也閃過追憶的光采,但隨即對呂涼道,「來吧,我家相公等你多時了。」

面前這位,呂涼此時已經知道,正是法外六人眾之一的蛇蠍美婦,當下也不敢怠慢,趕緊上前拜道:「前輩是來找我過去的?那直接傳音告知地點即可,怎敢勞煩大駕再帶我過去?」

蛇蠍美婦則擺手道:「傳什麼音啊,我們這裡有規矩的,除非特殊情況,要不都得把自己當凡俗生靈,你見過凡人之間傳音的嗎?」

「啊?」這回輪到呂涼大眼瞪小眼了,他頭一次聽說如此奇怪的規矩。

「知道你沒聽說過,也是,現在的修仙界心浮氣躁,哪裡還有如我們凈土這般的沉定啊。」蛇蠍美婦得意一笑,隨即轉身道,「趕緊跟我走吧,人家之後還得趕緊做飯呢!」

呂涼隨即跟在後面出了屋,跟著蛇蠍美婦一路走,三炷香的時間后,在面前一處滿是光團的區域停了下來,鴻鈞老祖此時正站在那裡掃視著周圍的一切,還不時地露出會心的笑意。

「晚輩拜見前輩老祖!」呂涼跪倒在地直接大禮參拜,漫說此人救過自己兩次,就沖其是太初師尊的師尊,就值得如此恭敬對待。

鴻鈞老祖則點點頭,隨即一抬手,呂涼就被一股氣托起:「我受你一拜,算是認了你這個徒孫。不過這之後,俗禮就免了吧。這次叫你過來,是指點你提升自己實力的法門,你看這個!」

鴻鈞老祖漫天一指,目標正是周圍這無數的光團,呂涼此時定睛一看,目光立刻就是一凝!

因為他終於發現,這些光團之內,竟然是一個個微縮的凡俗世界!

不同於朱焱早期展示過的水月鏡花世界,在這裡,每一個光團之內,此刻都有著一個個風格迥異的凡俗世界,無數的凡人穿梭其中,不同的場景交替閃現,呈現出一種震撼人心的真實之感。

「這是……真的?」呂涼此刻已經被完全吸引了,痴痴問著的同時,他似乎對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所明悟,眼睛漸漸發亮道,「我……可以進去嗎?」

之前文明遺迹逍遙仙帝的試練,呂涼曾有過幻境五萬年的體會,當時他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也沒有及時脫身的原因,一是捨不得自己的親人,順便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麼地步。二是在其和父母溫馨度日的那些年,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令他有一種內心雜質被祛除的通透之感。

也正是那段時間,雖然他並沒有太多的關注過修鍊,但修為非但沒有落下,還鑄就出了強大道心的第一步!只可惜當時他已經知道這一切皆為虛幻,加之後續上天界幫祝煜,好像還有什麼對於自己很重要的事需要一起辦……反正之後就沒有機會繼續歷練了。

自幻境回歸現實后,他就有一種預感,如果自己可以全身心地再經歷這麼一次虛擬的真實,也許會有著自己想象不到的驚喜降臨。

現在,呂涼一看到這幅情景,心中就立刻火熱起來,尤其是看到那些真實的凡俗場景,一股即刻參與進去的衝動就直頂神魂!

「看來,你以前經歷過類似的情況,應該很懷念吧?」鴻鈞老祖將一切看在眼裡,笑著道,「呵呵,這是六道當年創造的大千輪迴世界,你可以選一個進去,把自己當一名真正的凡人體會一番俗世的歷練。這期間,你不會有任何現實中的記憶,除非你在輪迴世界中死亡,才會再度回歸此地,同時也可品味之前經歷的所有。至於你能得到什麼,我不說,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本心去感悟就可以了。」

「多謝老祖前輩賜緣之恩!」呂涼再次恭敬一拜,接著便急不可耐道,「我現在就可以選一個進去嗎?有什麼規矩或限制呢?」

鴻鈞老祖則點頭道:「你每次進去一個,一直到死都只會經歷現實中的一年,出來后也必須於一年後再進。我唯一要提醒你注意的,就是小心那些『迷失者』。因為你可以在裡面正常死亡然後出來,但如果你沒有經得起那些失敗者對你的誘惑或打擊,很可能就會變成與他們一樣的存在,那時,你的神魂就會被束縛在那個凡俗世界,受到永無止境的輪迴之苦。」

「迷失者?那些是什麼人,有什麼特徵?」呂涼一驚,沒想到還有這種致命的傢伙存在。

可鴻鈞老祖對此只是一笑,搖搖頭道:「那些不過是在紅塵煉心的過程中逐漸迷失了自己的本心,淪為了權力慾望的奴隸之人。只要你行得正,坐得端,不屈服或不同流,那些人對你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這麼說來,他們曾經也是修仙者?」呂涼這會明白了,隨即就是悠然一嘆道,「這也是一群可悲的人啊!」

之前一直面色平靜的鴻鈞老祖,聞言雙目猛然一亮,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以手指點一個光團,就可以進到裡面去了。讓我看看,你究竟可以堅持到什麼地步,獲得怎樣的感悟與收穫呢!」

「我不想再做任人擺布的棋子,也不會辜負親近之人對我的期待!」呂涼重重地點了點頭,抱拳再次一拜,便毫不猶豫地輕點面前最近的光團,下一刻,已然徹底消失不見。

「我當年好像是堅持了四百多次就吃不住勁了,不知道這小子能堅持多少次。」大黃狗此時現出身形,一臉的緬懷模樣。

「五百次,賭不賭?」鴻鈞老祖若有深意地一笑。

「五百?!老大竟然覺得這小子……算了,不賭了,我以前在外面遇賭穩贏,來這裡整個反過來,逢賭必輸!」大黃狗直接搖頭拒絕,看來對自己的賭運是徹底喪失了信心,不過還是好奇問道,「他真的值得這麼看好?」

「刀劍也好,六道也罷,你還記得他們那與眾不同的入道方式嗎?」鴻鈞老祖點點頭,有些讚許地說道,「這小子似乎也在走著同樣的一條路啊!太初的眼光,真的很好!我有預感,當他煉心成功后,將是如今修仙界又一段個傳奇的開始!」

……

女媧空間隱秘之地,閻組織總部的頂端閣樓。

「雖然損失慘重,但刀劍好歹完好著回來了。他之前給呂涼的那縷誓魂,如今也被斬月他們帶回來了……唉!」光頭大漢聲音低沉地說道,「不過,我總覺得還差了點什麼……」

「誓魂回來,刀劍擁有的,不過是明面上的穩固道心。不過,因為重生的時機提前了,他兩縷魂魄前世的記憶似乎並沒有完全抹除!從他至今還捨不得將虛彌神境中的一切歸於虛無就可以看來!」風霓裳一臉的憤恨,帶著無限殺意道,「呂涼!這個原本只被我們當成棋子的下界小子,竟然可以獲得鴻鈞老祖和太初的垂青……戮天,我們必須滅殺他!刀劍的道心不穩,和他就有莫大的關聯!我不想,等六道也開始輪迴之際,他再次成為左右整個戰局的不安定因素!」

光頭大漢此時目光一凝,也點頭道:「是了……我們一定要在其變得無法控制前,尋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滅了他!不過經此一役,我們元氣大傷,恐怕短時間內難有再戰之力了!天機星盤,也再度失去了操控者……」

風霓裳聞言,微微側頭瞄向上方已經徹底黯淡的星盤,冷哼一聲道:「哼!比起刀劍的安危,一個天羅星又算得了什麼?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畢竟他也只是操控者,永遠不可能成為掌控者!當年六道留下一縷精魂,必然是早就考慮到了這一切。至於呂涼,如果我所料不差,他短時間內肯定也不會自那裡出來。我們恢復的同時,他也在做著提升自己實力的事情,真不知道再對上他時,又會給人怎樣的驚艷感覺!」

「是啊,看著他,就響起了以前的刀劍和六道,無論是大慈悲之心還是堅如磐石的意志……」光頭大漢唏噓一聲后,轉而問道,「尊神的人選,你真的考慮那兩個小子加入?他們的實力上……」

「放心吧,他們不會令我們失望的!」風霓裳自信地點點頭,隨即沉聲道,「一個是呂涼這輩子註定的宿敵!另一個,雖然現在還無法獨當一面,但其後續的成長,我是倍感期待啊!不知道,當被這個自己曾經的小弟搏命擊殺時,呂涼又會是怎樣一種心情呢?」

光頭大漢則點點頭,似乎認可了對方的說法。隨後,兩人對此地也再無留戀,身形漸漸消散於無形之中。

黯淡的巨大星盤中間,已經化為了人乾的天羅星,赤裸著全身,皮膚已經枯槁得不成樣子,唯有一雙空洞而幽深的眼眶中,似乎還閃動著死前沒有消逝完畢的絲絲情火……

……

宇宙空間,一處不知道是何地的存在,有一個若隱若現的漆黑洞穴,其內一潭深不見底的幽暗池水之上,此刻坐著一名渾身散發著黑氣的青年。此人面目俊朗,但也黑如鍋底,與整個幽暗的環境倒是相得益彰。

水池的對面,竟然是之前自幽冥戰場消失的雙面頭陀,此刻正恭敬地稟報著什麼,其眼中濃濃的敬畏之色,也標誌著面前漆黑一片的青年,絕對是一位不一般的大人物。

「老祖,以上就是整個戰況的彙報。尤其是最後,孔亮等人誤入那片死地,雖然人都沒事,但黑蓮精華被奪走,可謂是我們這次最大的敗筆……唉!」雙面頭陀輕嘆一聲,似乎很是痛心。

「呵呵,沒了就沒了吧,就算我那老友湊齊了四種精華,那散落世間七朵蓮葉,又豈是那麼容易到手的?」漆黑青年一發聲,是一種與其形貌極不相稱的蒼老之音,「好啦,你辛苦了。」

「那關於呂涼的問題……刀劍前輩的道心似乎受到他影響不小,閻組織元氣未恢復之前,我這邊用不用……」雙面頭陀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然後就不再說話,靜等對方決斷。

「不用你出手了,這件事我會找更適合的人去做。」漆黑青年緩緩道,「對你,我有新的任務指派。女媧空間那邊,那兩家的計劃已經到了前期準備的關鍵時刻,但孔家的那個傻小子簡直蠢到了極致,為了一個女人,連龍之環都給出去了!你知道應該怎麼辦吧?這也算是你的強項了!」

「屬下明白!女人這種麻煩的東西,自然是消失得好!」雙面頭陀目中陰光一閃,隨即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補充道,「老祖,屬下有預感,呂涼下次出世時,很可能就不如之前那般好對付了!尤其是其竟然可以掌控噬靈蟲這件事……」

「以前的他就好對付了嗎?」漆黑青年擺擺手,淡淡說道,「去吧,呂涼這邊不用你操心的。倒是女媧空間那邊,你的方案雖沒有問題,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那個小丫頭的敏感身份罷了,出手滅殺可以,但盡量不要留下尾巴。劉家的老頭子,不是一個簡單的家主!」

雙面頭陀恭敬地回了聲「是」,又拜了幾拜,才倒退著消失在了洞口。

「老友,這一局,就算你略勝一籌吧!不過,之後的事情,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我理想中的清平世界,才是真正的世間凈土!」漆黑青年似乎開心得笑了起來,隨即渾身黑光爆閃,化為一條背生長鰭石魚,緩緩游入水底去了……

(ps:第四卷終於ok了!雖然章節數沒有第三卷多,但字數絕對超了幾萬,本章最後也為之後的兩卷預留了伏筆!關於第五卷,將在天界展開,幾萬年前的元素之戰,陰謀與殺意蔓延的困局,天界勢力格局的翻天驚變……都將呈現於諸位眼前,敬請期待!另外,明天,也就是4月7日斷更一天,老呂要好好把第五卷的內容做下條理,以保證寫出來的東西,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 五百萬年前,宇宙空間還是一片未開化的混沌空間,但已有強大的文明生物誕生開來。那是一些無論體型還是實力都異常強大的恐怖怪物,當時稱之為「恐獸」。

在恐獸的存在下,其他文明生命幾乎沒有什麼存活的機會,只有一些誕生在偏遠空間裂縫的微小生命,僥倖地存活了下來。

傳說中的黑暗動亂時代,也正是於此時,拉開了令人絕望的帷幕……

其中在一個不知名的空間大裂層內,難得的有著一方沒有被恐獸侵染的凈土,其內空間不大,唯有一灘泛著五彩神光的池水蕩漾其中。

沒有人能想到,就是在這一片看似虛無的池水之中,誕生了改變整個宇宙空間行進軌跡的一些人和物……

約四百萬年前,池水中漸漸誕出一株新生的蓮花,自其出現之日起,一顆黑色的小石子就伴隨在旁。

又過兩百萬年後,恐獸之中開始有了誕生靈智的存在,他們不滿宇宙空間如此混亂的格局,終於在一次歷史性的聚會後,他們對那些未開化的恐獸發動了滅絕的攻擊。目的,就是為了淘汰那些低能的弱者,將宇宙空間徹底劃為大一統的家園。

豪門驚婚:花心總裁的天價逃妻 雖然誕生靈智的恐獸不足整個恐獸數量的百分之一,但無一不是實力卓絕到極致的頂端存在!面對數量遠超於己方卻如同散沙般的對手,在戰爭初期以秋風掃落葉的架勢迅速掌控了整個局勢。

可隨後,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在面臨死亡的危機下,即便是沒有靈智的恐獸一方,竟然靠著本能也聚集在一起,沖著有靈智的一方展開了猛烈的反攻!

這一下,有靈智恐獸一方數量過少的劣勢暴露無遺,除非一命換百命,否則根本抵不上對方依舊龐大的軍團部隊。

之後的戰爭異常慘烈,在整整持續了一百萬年之後,有靈智的一方反倒成了處於生死邊緣的一方!最後,其中的頂級存在依靠著改變整個宇宙生存空間的禁術,開啟激發

產生的結果就是,整個宇宙空間自那時起,再也沒有了適合恐獸生活的環境。原本是主宰級別的存在,無論在壽元還是實力上,都下跌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再也不是原來無敵的存在……

在這之前,剩餘的有靈智恐獸一方,絕大多數族人全部將自己封閉在某處玄奧的空間裂縫之內,避過了這場針對恐獸的滅絕災難,但也徹底失去了再度主宰宇宙空間的慾望,開始了偏居一隅的世外生活。

此時的宇宙法則之力下,越來越多的文明生命開始誕生,除卻恐獸以外的修仙者也誕生開來,雖然實力上與倖存的恐獸依舊存在差距,但也不是完全任其宰割的情況了。

此時,那片空間斷層中的池水也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經歷了幾百萬年的洗禮,之前的蓮花已經成為了一朵產生了靈智,且含苞待放的七葉五彩蓮花,其旁的那顆小石子,此刻也早已通靈化為了一條石魚。他們之間,也隨著靈智的開啟,成為了一對超越了歲月沉積的親密朋友……

「老蓮,老蓮!我感覺自己離下一次進化已然不遠了!待我化形為人,就可以離開這該死的池水了!」石魚歡快地游著,靈動的眼睛已經眯成了一道縫。

「老魚,我感覺也快了!不過,外面還有恐獸,我們現在出去不好吧?」蓮花待放的花苞中,也傳來了歡愉的聲音,比石魚沉穩,卻也多了一絲憂慮。

「是個問題……不過,憑你我聯手,應該也差不到哪裡去!難道你甘心在這麼個虛無之地荒度餘生?」石魚也不遊了,話鋒一轉道,「放心吧,只憑我倆確實沒辦法滅了那群恐獸殘餘,但如果我們糾集一群人,再成立一個穩固的根據地,我就不信還鬥不過那群未開化的大塊頭!」

蓮花此時似乎也明悟了什麼,轉為一種激動的語氣道:「是啊!你說得對!而且,你還記得那塊比咱倆還久遠的通靈石板嗎?待你我脫離此地之日,一定帶著它,我有預感,我們開創新時代的契機,就要落在它身上了!到時候,一定還宇宙空間一片祥和安定的新時序時代!」

「你說那塊孕育著詭異法則之力的石板?」石魚的眼睛猛然一亮,又急速地遊動起來,「對啊!妙啊!帶上,一定帶上!不過,那塊石板太笨了,不如我們把他的外形化為一本書卷如何?其內蘊含的法則之力強大且不止一股,我前兩天過去看時,發現其內的靈動之氣已經產生了六股!只要我們用對了地方,絕對是我們蕩平一切的絕頂助力!哦,對了,還有那堆把你孕育出來的蓮花殘片、葉子什麼的,那可都是蘊含著無上大道之力的法寶啊!」

……

十萬年後,隨著整潭池水上五彩流光伴隨著一道衝天黑氣交相輝映而起,蓮花徹底綻放開來,其內一個白衣青年直接浮現空中。那條黑魚也是尖嘯一聲后,化為一個通體黝黑的壯實青年。

兩人同時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讀出了激動無比的意味,隨後雙雙點頭,沖著池水的另一盡頭之地飛去。那裡,一塊閃耀著六道不同光輝的石板正靜沉水底。

「好傢夥!這、這都是什麼法則之力?!」黝黑青年托著石板,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我們真的可以駕馭它嗎?」

白衣青年則點點頭,笑著道:「那六道生靈已成,不若我們以助其化形為條件,與他們建立合作關係,到時候,還怕你我大事不成?」

「有道理!」黝黑青年一拍大腿,隨即以秘法傳入石板,似乎再與什麼人做著溝通,時而點頭,時而皺眉,但最終還是露出了驚喜之色道,「成了!他們答應與我們合作!你知道嗎?他們竟然早就化出了人形,只是受困於石板封印之力出不來而已!哈哈,我們正好各取所需!」

隨後,黝黑青年手上光華一閃,本來還寬大的石板瞬間化為一本散發著昏暗之光的黑色書卷,同時傳來其喜不自勝的話語:「咱們就叫這個為《荒衍聖典》吧!然後靠著它,在這片混沌的宇宙空間開闢出一方理想中的新天地!」

「你理想中的新天地是什麼?」白衣青年下意識地一問。

劍誅天塵 黝黑青年則是一愣,眉頭皺著道:「你這麼一問吧……我覺得只有靠絕對的控制力令所有人服從,才能領導出一個祥和安定的宇宙空間!那樣,才不會出現如恐獸一般的動亂時代!誰敢有不和諧的心思,就不配生活在我們創造的凈土之上!」

「啊?」白衣青年也是一愣道,「可我覺得,修仙者應該依靠自己的本心去生活啊。也許以後並不是所有的生命都具備修仙條件,他們一樣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們也因為想要自由才通靈而出,如果按你的說法,不是與我們的初衷背道而馳了嗎?」

「這怎麼是背道而馳!我們的理想是建立和平安定,不會再有戰爭的大同世界!你也看到了,恐獸之間就是因為產生了靈智,繼而產生了慾望,才造成之前如此動亂的時代。如果不是最後的兩敗俱傷,我們現在也不可能有出頭之日!」黝黑青年的語氣有些激動,握緊拳頭道,「只有消除心中的慾望,取得控制所有生命的絕對權力,我們才能真正創造出消弭一切不和諧因素的完美大世界!」

白衣青年定定地看著對方,最終搖頭道:「這麼遠的事情咱們不說了……對了,既然咱倆都化形了,是不是應該起個像樣點的名字了?」

「哈哈,我早就想好了!」說到此,黝黑青年又恢復了大笑的樣子,一拍白衣青年的肩膀道,「你乃天道自然而生,比我可純粹多了,就叫鴻鈞吧!我呢,乃天池之石魚所化,就叫混鯤吧!」

白衣青年眼睛一亮,似乎也忘卻了之前的煩惱,點點頭道:「好!那我們即刻開始煉化《荒衍聖典》,待那六個神靈出來,再一起共商今後的大計!」

……

十幾萬年後,無邊的混沌宇宙中,突然出現了八名實力滔天的頂級大能之人!

尤其是其中的一名白衣青年和黝黑青年,他們手中持有一本散發著詭異黑光的書卷,其內蘊含著世間難以想象的卓絕法則之力!

令人驚嘆的是,此八人隨便出現兩個,都可以擁有滅殺一頭恐獸的能力!尤其是之前提到持有書卷的兩人,單人獨立滅殺恐獸,似乎也不是特別艱難的事情!

這些人的出現,令散落在各處避世度日的修仙者們看到了開創宇宙新格局的希望。

短短百年之間,以這八人為首,一處又一處對抗恐獸的根據地就此建立,其中法則之力最強盛,天才地寶資源最豐富的區域,被她們當做了最主要的核心之地,同時命名為「聖族空間」。

此空間內集合了當時整個宇宙空間中,有志於開創新時代的最強種族或實力之人,雖然桀驁不馴之輩也不斷湧現,但無一例外的,對於這八個領軍之人,尤其是那兩名黑色書卷的持有者,均表現出了發自肺腑的敬畏之感!

在隨後的幾年中,實力已經積蓄到足夠的修仙者們,在此八人的領導下,對著宇宙空間中殘存的恐獸展開了滅絕計劃!

直到此時,所有人才真正領略到了這八人無上的卓絕風采,他們的名號也成為了響徹整個宇宙的傳奇存在。

其中的白衣男子道號鴻鈞老祖,黝黑男子道號混鯤祖師,兩人手持的黑色書卷,名為《荒衍聖典》。

另外的六人……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是六名神秘莫測的奇異生靈!他們的一切招式深奧無比,且具有詭異的法則之力,就連他們本身,也具有迷一般的特殊體質。

這六人,因為如此獨特的風格,且基本從未分開過,被世人尊稱為「法外六人眾」,根據他們各自某些方面的特徵命名,分別是剎那童子、幻靈聖母、死火喪神、閻羅支那、蛇蠍美婦、苦無道人。

隨著之前打下的堅持基礎和不斷湧現而出的天才之輩,鴻鈞老祖和混鯤祖師漸漸承擔起幕後運籌帷幄的角色來,法外六人眾這邊,也基本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與此同時,在戰火連天的歲月中,先後各有五名無論實力還是為人都有冠絕天下之勢的修仙者,有幸成為了鴻鈞老祖和混鯤祖師的親傳弟子。

這十人,成為了徹底結束黑暗動亂時代的關鍵人物,並且在艱苦卓絕的最後死斗中,產生了深厚無比的過命交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