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打開包間的門走了進去,還順手反鎖了房間的門。

「你在幹嘛?為什麼還不動手?你不是說小秋很危險嗎?」蘇紫萱奇怪的發現樂天居然站在床前一動不動。

「呃……我有點下不去手,萬一小秋不願意?我豈不是害了人家?」

樂天猶豫的看著蘇紫萱。

「你傻啊!小秋知道她要救你自己可能會死,你還不知道人家的心意嗎?」蘇紫萱哼了一聲。

「我就是知道我才害怕!」樂天回答。

「你還在擔心?」蘇紫萱皺眉,這個傢伙就是想得太多了。

樂天點點頭。

「那你想怎麼辦?讓小秋去死?」蘇紫萱又問。

樂天吐了口氣,這肯定不能啊!這妹子不說對自己的破案事業有功勞,那苦勞也是自己不能隨意抹去的。

「好吧!」他點點頭。

伸出去的手再碰到高小秋衣服的時候又停了下來,來來回回半天也沒解開一個扣子。

「我來!」

蘇紫萱看不下去了。

樂天驚訝的看著蘇紫萱幾下就將高小秋的衣服**了,樂天看了一眼,咽了口口水。

「怎麼了?還等什麼?」

蘇紫萱催促。

「你在這……我這也下不去手啊。」樂天尷尬的說道。

「不行!我就在這!」

蘇紫萱肯定的說道。

樂天奇怪的看著蘇紫萱,看著她居然伸手將自己的衣服也脫掉了,樂天的眼睛慢慢的瞪大。

「你……你要幹嘛?」

他驚恐的看著蘇紫萱跪在自己的面前。

「便宜你了……我可告訴你!什麼時候你對我如果不好了,我就一口咬掉你的這個壞東西!」蘇紫萱紅著臉看著樂天。

樂天簡直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這樣的情況從來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以內。

「紫萱……我這輩子都不會拋棄你,除非我死了。」他肯定的說道。

「唔……」

蘇紫萱跪在樂天面前沒有時間說話了……

高小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醒了過來,她有些奇怪的看著陌生的天花板,這是什麼地方?

身邊好像有點擠……

她扭頭看了看,眼睛突然瞪大,樂天居然睡在自己的身邊?

什麼情況?

而且這個傢伙居然沒穿衣服?我的天……

高小秋自然知道如何破解陰凰臨世,她的小臉刷的一下就紅到了脖子,難道昨晚自己已經和樂天有了魚水之歡?

我的天吶……

自己的第一次居然是在昏迷中進行的!好可惜……

樂天突然睜開了眼,他看著臉色紅紅的高小秋。

「小秋!」他輕輕地喊了一聲。

「恩!」

高小秋點點頭。

反正無論如何自己已經是人家的女人了,她將自己的身體往樂天的懷裡縮了縮,任由這個傢伙的手不老實的移動。

「昨晚情況緊急,我也來不及徵求你的同意……反正現在你也不能後悔了,就做我的女人吧,我會對你負責的!」樂天的聲音在高小秋的耳邊響起。

高小秋微微抬起小臉,看著樂天。

「你不會在懷疑我了嗎?」她問。

「不會!但是我不想你在隱瞞我什麼……」樂天看著她。

高小秋微微垂下眼帘,點了點頭。

「有些事你不想說,我也不會逼問你,但是從今天起……我們之間只有坦誠,好嗎?」樂天繼續說道。

「好!」高小秋嗡嗡著。

她將自己的小臉埋進這個男人的胸膛,感受著他強烈的心跳,好一會她有感覺自己幸福滿滿的。

「不許再說話……我還沒睡夠呢。」

另一個聲音從樂天的另一邊響起,高小秋嚇了一跳,她急忙抬起頭看了看,居然是蘇紫萱?

這是什麼情況?

「紫萱為什麼會……會和我們在一起?」高小秋的聲音極地,她將嘴巴湊到樂天的耳邊問道。

「還不是怕我太強悍,你第一次別受不了,所以她就過來幫你一下。」

樂天回答。

想起昨晚的感覺,樂天到現在還有點心潮澎湃,這也太特么刺激了……

高小秋眼睛瞪得溜圓,這傢伙昨晚吃了兩個女人?

「幹嘛這麼看著我?」樂天奇怪的問。

高小秋眨了眨眼。

「我昨晚什麼都不知道呢。」她低聲回答。

樂天愣了一下。

他突然一個翻身,壓在了高小秋的身上。

「你幹嘛啊?紫萱姐要睡覺呢。」高小秋嚇了一跳。

「睡覺的時間還不有的是?」

樂天壞壞的一笑,他正有點蠢蠢欲動呢。

蘇紫萱終於忍無可忍的睜開眼,她看著臉色紅潤的高小秋。

「你這妮子……誰讓你又去惹他了?我可告訴你,我好累了哦……我可不會幫你的!你自己慢慢熬吧。」她哼哼著,轉過了身去。

高小秋驚訝的看著蘇紫萱,她都要羞死了。

整整一天,三個人連房間都沒出,高小秋直接起不來床了,樂天和蘇紫萱倒是點了一堆吃的在房間裡面大吃大喝。

「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啊?我們什麼時候回山海市?」蘇紫萱看著樂天。

這傢伙怎麼吃了兩個女人就好像一點也不累的樣子?

「不著急!我還在等一點東西!」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你是不是還知道什麼秘密?我可告訴你……現在暗部的人都來了,羅剎那個傢伙還問你的消息呢!」蘇紫萱看著樂天。

「是嗎?這個傢伙我們可一定要小心對待!」樂天謹慎的點點頭。

一直到晚上,高小秋才醒了過來,慵懶的伸了一個舒服的懶腰。

「小老婆……行了嗎?」樂天笑呵呵的看著她。

「恩!」

高小秋伸著胳膊,看起來像是要抱抱。

樂天毫不客氣的將這個女人抱進懷裡,感受著她柔軟的身軀。

「好累哦。」高小秋吐了口氣。

「我就感覺我完全沒嘗夠你的滋味!要不然今晚我們還是不要睡了吧?」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高小秋驚訝的看著樂天。

「我才不要!會死人的……」

「不會!沒有耕壞得地,只有累死的牛,牛都沒說累,地自然不會說累……」樂天一本正經地說道。

「不要不要不要!要是就這麼死了……我下輩子也不做人了。」

高小秋大喊,她看到樂天的爪子伸出來,她急忙跳下床跑向蘇紫萱,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樂天。 午夜!

三個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酒店,消失在了黑暗的大街上。

「樂天……你要去哪裡?」高小秋奇怪的問。

雖然身體還是很累,但是她的心裡卻很高興,因為自己和這個男人之間終於有了真正割捨不開的關係了。

「我發現了一個地方,在劉良的記憶里發現的。」樂天回答。

「什麼?你已經對劉良使用了搜魂攝魄?」高小秋驚訝的問。

「我只是將他的靈魂攝了出來看一眼罷了!劉良死了沒?」樂天問。

「死了!」

蘇紫萱回答。

「哼!一個想著成為神的可憐蟲!這樣的人一輩子活的真的是又可悲又可恨。」

樂天給劉良做出了最終的評價。

三個人一直步行,因為樂天不允許她們開車。

「你到底是要去哪?」蘇紫萱都奇怪了。

「到了。」

樂天看著面前這一棟建築。

「這是……一棟寫字樓?」蘇紫萱不可思議的看著這棟大樓上面的招牌。

「這如果是一棟寫字樓,我直接將腦袋擰下來!」

樂天肯定的說道。

他看著不遠處寫字樓門口的保安,這個保安的腰間鼓鼓的,很明顯裡面有東西!

蘇紫萱也看了看,她驚訝的倒吸一口冷氣。

「他有槍!」她低聲說道。

「所以說……一會進去的時候,千萬不要留手,小秋……現在可不是仁慈的時候!這些傢伙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紫萱你帶槍了沒有?」樂天慢慢的說道。

高小秋點了點頭,而蘇紫萱則是搖了搖頭。

「去!」

樂天丟出了一片柳葉,門口的保安「咚」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快點!這個保安我估計很快就會醒。」樂天急聲說道。

三個人快速的沖了過去,蘇紫萱順手拿走了保安的手槍,三個人直接從正門溜了進去。

蘇紫萱看到他們剛剛走進大門,保安就醒了。

「他為什麼醒的這麼快?」

「你沒看到這保安的身體有煞氣在涌動?」樂天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搖搖頭。

「蛟褫應該可以發現煞氣吧?」樂天問。

「可以發現,但是因為煞氣不會對我有危害,所以蛟褫它從來不和我說。」蘇紫萱攤了攤手。

「你這樣不行啊,你這根本不是一個合格的通靈師,你要學會使用通靈獸的能力!」樂天皺眉看著蘇紫萱。

「你的意思是……讓我和蛟褫一樣使用陰氣?」蘇紫萱驚訝的問。

樂天點點頭。

「姐姐,其實使用陰氣特別簡單,陰氣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控制的一種力量了!」高小秋說道。

「是這樣的嗎?那我以後多試試。」蘇紫萱眨了眨眼。

三個人一邊低聲說話,一邊快速地走進了這棟辦公大樓。

辦公大樓內的保安數量遠遠的超出了蘇紫萱的預估,只是在一樓她就發現至少不低於五個保安!

「不對勁!即使是銀行在晚上也不會有這麼多保安!」

蘇紫萱低聲說道。

「沒錯!」樂天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