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沒有去看紀凡的表情,丟下這話就直接離開。

高萬國的為人她早就已經清楚,心裡也沒有多氣憤,不過是替自己不值罷了。

宿舍里,姜丹丹這幾天一直很安分,尤其在收到通知可以進入實驗室后。

她就像是完全忘記了她之前對葉回做過的一切。

只是當初剛到米帝時兩人偶爾還會湊在一起說說話,現在卻是一句話都不會再說。

葉回現在對她完全是無視的態度。

回到京都正好開學,到時候再算總賬完全來得及。

她一點也不怕沒人幫她主持公道,畢竟圖紙還在她的腦子裡。

「你是葉回嗎?跟我們走一趟。」

進入實驗室的第三天早上,葉回剛到食堂就被人攔下。

她立馬擺出一點迷茫和驚訝:「你們是?」

「聯邦特工局。」

「有什麼緊急的事嗎?如果不是很著急,能不能讓我先吃完早飯?」

來人:「……」畫風似乎有點不對啊!

「史密斯在等你,我們特工局的早飯也不錯。」

「那好吧,等我跟同學交代一下,不然等一下他們找不到我會著急。」

葉回想盡辦法拖延時間。

來人既然用這種客氣的語氣又沒有強行將她帶走,應該就只是有些懷疑。

但就算如此,她還是需要讓人帶話給紀凡。

就算他們之間沒什麼交情,她腦子裡的東西也值得讓紀凡來留意她這邊的情況。

來人正猶豫著,葉回已經揮手喊人。

「湛文,這裡!」

「葉回小姐,史密斯還在等你。」

「湛文,聯邦的特工局要請我去吃早飯,如果去實驗室前我趕不及回來,你幫我跟王教授說一下。」

她將特工局三個字用力的咬下,劉湛文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他衝上來想問具體原因,但來人直接扯上葉回的胳膊將人拖走。

劉湛文看了眼他們離開的方向,就忙朝著何小東的宿舍跑。

這種情況紀凡總不能坐視不管吧。 調查結果前一天就已經遞交到他們的桌上。

尤其在紀凡抱著葉回上二樓,然後摔倒在花盆邊這一細節上被人重點圈注。

「你說這是巧合還是他們刻意為之?」

威廉手指在調查結果上一下一下的敲動著。

他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要問史密斯的意見。

「我覺得巧合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是故意的,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幾乎沒有離開過咱們的人的視線,他們根本來不及有什麼動作。」

史密斯自然也不會認為這是單純的巧合。

可不是巧合的話原因真的很難想到。

尤其那份圖紙的尺寸厚度,他都看在眼裡。

眾目睽睽之下很難帶走。

「是不是覺得很好奇?我也好奇,將人帶過來審一審不就知道了。」

「這樣會不會不好?他們不是咱們米帝的人……」

史密斯也升起過這樣的念頭,但葉回的身份如果他們想要將人帶走,似乎缺少光明正大的身份。

威廉哼笑:「不是又如何,我們現在遇到棘手的案子,需要她過來協助調查。」

只要站在米帝的土地上,就需要遵守他們這裡的遊戲規則。

「好,我這就去安排。」

「明天一早,我跟你一起會會這位同學。」

葉回做在車子的後排座上,左右兩側都有人,像是不這樣她就會跑掉一樣。

那種餓的隨時能昏倒的感覺剛剛消失沒多久,結果能力一發生變化就又回到身上。

她這會餓的前胸貼後背,哪裡還會覺得特工局的辦事處是龍潭虎穴。

她就巴不得車子可以開的再快一點。

「還有多久才能到?我真的餓的不行了。」

司機:「……」他真的第一次見到巴不得趕緊到特工局的!

在正常人心裡,那就不是什麼好地方,這姑娘就不怕進去之後再也不出來嗎?

「還有十分鐘。」

司機都不知自己為什麼要解釋一句。

他看了眼後視鏡,就見葉回鬆口氣的拍了拍胸口。

「太好了,十分鐘我還能忍一忍,要是時間再長一點,我真要忍不住了。」

司機:「……」

既然這姑娘這麼渴望……司機將油門踩大不少。

史密斯手中拎著熱狗端著咖啡,閑適的走在去辦事處的路上。

就算一直被人牽著鼻子走,可現在局勢也是對他們有利。

他依舊在期待自己的休假!

老婆太嬌蠻:冷情總裁請接招 車子飛快的從他身邊開過,帶起的氣流讓他的領帶微微飄動。

這群傢伙怎麼開車的,還想被人投訴不成!

飛快的解決掉手中的熱狗,他剛拐進辦事處的大門就聽一道微微綿軟的女聲有些急促的在問。

「不是說特工局的早飯很不錯嗎?能不能先帶我過去?」

早飯?

他們辦事處什麼時候提供早飯了?

史密斯轉出大廳,就在走廊里看到正靠在牆邊的葉回。

有別於米帝人的格外纖細的身形,居然讓人看到就覺得她應該多吃一點。

之前隨口說了一句的布魯,這會被葉回用看騙子一樣的眼神盯著,竟然生出見鬼的愧疚感。

「布魯,去給她買一個熱狗再加一杯可可。」

「不夠,」葉回非常不怕死的出聲反駁:「一個熱狗吃不飽,四個,不,三個,不能再少了,不然我上午一定會餓的暈過去。」

史密斯:「……」為什麼審問還沒開始就有種被敲竹杠的感覺!

葉回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

這邊的熱狗不算小,成年男子巴掌的長度,中間夾的香腸也很實在。

像是這種不需要劇烈運動的上午,史密斯早上也只需要吃一個就能七分飽。

葉回張口就是四個,還不能少於三個,怎麼聽都有點驚悚。

「布魯,按照葉回同學說的去買。」

「呵呵,我之前就說在學校食堂吃完再過來,結果他們非說你們這裡也有早飯,我也就沒多想……」

葉回垂著頭像是更加不好意思。

布魯真心是頭一次遇到這種骨骼清奇的人。

他說來特工局吃早飯這明顯是客套話,來這種地方正常人誰能吃的進去!

還三個熱狗!

葉回坐在審訊室里,像是絲毫不擔心自己的處境。

視線就一直落在門上,就等布魯帶著早飯趕緊回來。

「葉回同學的飯量還真是讓我驚訝,居然比我和我的手下們吃的還要多。」

史密斯這話聽來是在調侃,但其中的質疑已經夾帶出來。

葉回照舊是不好意思的垂著頭:「我的飯量是有些大,還怎麼吃都吃不胖,我其實……我其實也有點愁。」

吃的多就意味著要花的錢也多。

在密州這裡,她可以厚著臉皮往死里吃人家的食堂。

但回到國內,再這麼吃就要真金白銀的花自己的錢。

史密斯倒是沒想到葉回的回答,居然這麼……接地氣,吃得多所以吃不起……好有道理的樣子。

他居然找不到理由的反駁。

布魯氣喘吁吁的回來,手中提著四個熱狗再加兩杯可可。

他將東西往葉回身前的桌上一放也不準備出去了,就站那裡想看她到底能不能吃完。

葉回的雙眼瞬間就如同被點亮的燈泡。

除了面前的熱狗,其他的全都是浮雲。

威廉進門就聽到葉迴響亮的飽嗝聲,一口吃完四個熱狗,她的肚子終於不再叫喚了。

布魯咽了口口水,訕訕的出門離開。

真是太可怕了。

「葉回同學,既然已經吃完,咱們就開始吧。」

葉回放下手中的紙杯正襟危坐,像是吃飽了才終於想到這是什麼地方。

「什麼開始?」

「今天叫你過來是希望你能配合我們的調查,你之前去過的醫院最近出了點問題,我們需要對所有在那邊出現過的人進行調查。」

史密斯的借口找的冠冕堂皇,就算上升到外交層面他的立場也站得住。

葉回很配合的點了點頭,默默的表示她明白了。

「那葉回同學就講一講你之前在醫院的來龍去脈吧。」

「所有的都要講?」

葉回像是格外為難的問了一句,威廉和史密斯對視一眼。

「嗯,所有的都要交代,如果交代不全我們也許就沒辦法放你回去。」 這威脅聽起來很嚇人的樣子。

葉回身為一個還不到二十歲、心思單純的小姑娘,必須要怕怕的。

所以她瑟縮了一下身子,覺得這樣還不夠,就端起紙杯喝了一大口可可壓驚。

史密斯:「……」為什麼今天在這個傢伙這裡總有一種無力感。

為什麼他就是覺得葉回這是在趁機喝上兩口!

「我那天去醫院是因為生病,前一天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就開始發高燒,一直到了夜裡高燒才退。

「那會就以為是著涼了,也沒當回事,結果第二天吃完早飯回到宿舍,沒多久就又開始頭暈。」

「不對吧,我收到的消息里,你吃完早飯還去教室里上過課。」

史密斯翻著手中的調查結果,直接出聲打斷。

葉回摸著鼻子訕笑:「哦,對,我還去了一趟教室。

「本來是想去聽聽課的,但上課後沒多久就感覺身上又開始不舒服。

「我在教室里有些坐不住,就回了宿舍。」

這麼解釋似乎很合理的樣子啊!

史密斯看了眼威廉,就見威廉盯著葉回一臉的興緻。

「嗯,你抬起頭看著我們說。」

葉回這樣低著頭,要麼是不好意思,要麼就是心虛。

但威廉總覺得是後面這個原因。

葉回怯怯的抬起頭,但目光就有些亂飄,似乎是被他們審訊的氣勢嚇到了。

「之後也就沒什麼了,我……我的同隊有人正好來我們宿舍,發現我的情況不太好,就立即送我去醫院。」

葉回原本想說『我的男朋友』,可這實在太違心太噁心,實在沒辦法張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