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要了搖頭:“不知道,我沒見過殿下,也不知道你跟殿下分手了,只聽鍾毓說,你兩個月前就不見了,殿下急瘋了,發動很多人力物力到處找你。”

“我怕你把我丟了,也出來找,一有空就坐出租車滿市區的轉,主人,其實我不是在這蹲點的,而是在一處紅綠燈時,聞到你坐的那輛車有屍氣太重,多看了兩眼車子,才發現你在裏面,才讓出租車司機跟着過來的。”

` 馨馨笑了笑:“原來你一路跟過來的,鍾毓……”

“姐姐,他一定不知道。”

“把你手機拿出來。”

小憐依言拿出手機,交給馨馨。

馨馨沒接手機,跟她說:“關機,然後把手機毀了。”

小憐看着手機有些不捨:“姐姐,這是我第一臺手機,裏面有很多照片的,我不捨得。”

“放着把,把手機卡掰出來,關機,我不讓你開,你就不要開,回頭我在給你買一個新手機。”

小憐點頭:“好,主人。”

依言把手機卡拿出來折斷,手機關機,然後挨着馨馨,頭靠着她。

小姑娘柔弱道:“主人,你消失了這麼久,我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真好,你沒有拋下我。”

馨馨揉了揉她頭髮,安撫:“乖,其實我沒想到拋棄你,只是太多時候,我有身不由己的苦楚,唉……”

“主人,你以後去哪裏都帶上我好不好。”

“好,我會帶上你的。但是你不能讓鍾毓知道。”

“嗯,鍾毓不喜歡我,我也不想跟他住一塊了,一定不會告訴他,主人,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其實我第一次坐列車呢。”

馨馨望車窗外說:“我們去長白山!”

小憐擡頭,看馨馨一眼:“主人,去長白山做什麼?”

“找人啊。”

“誰啊?是司焰烈嗎?”

馨馨失笑:“額?司焰烈,你怎麼會想到是他?”

“有一次我偷聽鍾毓和君凌的電話,說你跟司焰烈同時都消失了,鍾毓開玩笑說,主人和司焰烈偷情跑路……”

“鍾毓恐怕失望了,還真不是司焰烈!”

“那是誰啊?”

“寒意呢,我一直打寒意電話,三天聯絡不到人了,他說這一次去長白山會有危險,不讓我去,可我待在他家裏,也挺不安全的,這都一個星期了,還沒回來,肯定出事了。”

“寒意哥哥的家裏,不安全嗎?”

“對,你聞到的屍氣,就是他家裏發現的。”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去找寒意哥哥,幫他抓小鬼。”

“嗯,咱們去山腳下等着,看能不能等到他,等不到在想辦法。”

昨夜一晚沒睡,聊了一會馨馨有些瞌睡,打了個哈欠。

小憐看出她的睏意:“主人你先睡一會,我不打擾你,一會到了我叫醒你。”

“好。”

……

六七個小時後,到達長白山市。

下車,天已經黑了,原本炎熱夏日,到達長白上卻說不出的冷,氣溫很低。

馨馨穿着短袖根本扛不住。

從車站出來,兩人鑽進服裝店裏,一人買了套保暖的外套和衝鋒衣,放福袋裏方便換洗。

原本想在長白山市住下,卻被拉車的遊說,長白山朝鮮自治縣離長白山最近,也就三十公里。

正好碰到幾個去長白山旅遊的年輕人大學生,八個人,加上馨馨兩人十個人正好湊一臺車子。

大學生裏六個男生,兩個女生,見馨馨和小憐上車,就熱絡的詢問去哪裏,順不順路,說要一起去不。

兩個女生,一個長頭髮瓜子臉,化着妝,長相漂亮。

還有一個眼睛圓圓的,長得很可愛,只是長白山的天氣太冷,還穿着短裙,讓人難以理解。

這兩個女生,看見馨馨二人,眼神明顯不太友善。

馨馨去長白山縣,幾個大學生去松江河。

領隊的叫王城,遊說馨馨和小憐:“你們兩個是來長白山玩的把,去長白山縣還不如跟我們一塊去松江河,就在長白山腳下,你去西坡北坡都方便,還有專車送上長白山呢。”

“松江河?”

“是,松江河交通方便,酒店衆多,環境又好。最主要是能隨時上山,西坡,南坡,北坡……都行,因爲背靠就是長白山。”

染着一頭灰白色發的帥哥,叫鄧俊,穿着打扮在一羣人裏很矚目,像是個富二代。

小憐上車時,多看了小憐幾眼。

鄧俊說:“不如你們跟我們一塊去松江河吧?”

“這個,我們沒有定酒店呢。”

開車的司機說:“沒事,酒店不定也行,揹包客很多不定酒店的。”

鄧俊附和道:“其實我們也沒定,去松江河是下車後決定的,”

馨馨道:“那好吧。”

車裏一陣沉默,小憐問:“姐姐,你餓不?”

說實話,馨馨確實有點餓,列車上都在打瞌睡了,錯過午飯的時間,下車還沒來得及吃東西,就被司機拉長車了。

王城遞過來一瓶礦泉水和兩個乾麪包。

“不介意就吃點墊墊肚子。”

馨馨接過來:“謝謝。”

麪包遞給小憐,她扭開礦泉水瓶子。

這時,長得漂亮的女生,瞄了幾眼馨馨,又看小憐,問:“你們多大了,是出來玩,還是離家出走啊,結婚了嗎?”

馨馨喝着水,皺了皺眉頭。

她就二十歲,長相清純,五官端,看臉是非常顯年齡小的哪一款。

小憐更不用說了,十六歲,說直白點古人成熟,但她頂多看起來十八歲,哪裏像結婚的。

這人明顯挑事呢!

小憐拆開面包袋回答:“我們是出來玩的,還在上大學呢?”

小圓臉妞:“喲,還在上大學啊,哪所學校的?是南方小城市來的吧?我們也是大學生呢,在京城讀書。”

小憐看她一眼,語氣有些不滿:“我們也是京城來的。”

“我們是外國語大學的,你們那所學校啊。”

外國語,在國內也是有名的一等院校,但對比京大,全國排名數一數二的重點名校,中國未來的it之搖籃。

相比之下,就差了好幾個檔次。

馨馨的淡氣閒神的說:“京大。”

鄧俊:“哇,看不出你們居然是京大的。”

小圓臉陰陽怪氣的嘀咕了句:“京大了不起啊,貴族學校有錢就能進去,指不定送了不少錢呢。”

馨馨放下水瓶:“人窮,沒錢,拿全額獎學金的……”

車內,在沒出現過別的聲音。

鄧俊跟人換了位置,湊過來問馨馨:“大幾啊?”

“大四!”

“她是你妹妹?”

“嗯!”

“那你妹妹大二了?”

馨馨不說話,算是默認。

“你們姐妹長得真漂亮,京大學的理科多是男生……沒想到女生這麼漂亮。” 他轉頭問小憐:“你叫什麼名字?”

小憐看了眼馨馨,見馨馨沒做任何表態,如實回答:“小憐。”

“真好聽,小憐交男朋友了嗎?”

她搖頭。

“真的嗎?太好了,小憐你看我有沒有機會?”

小憐看鄧俊,略帶嫌棄的搖頭。

“爲什麼?我沒女朋友呢。”

小憐打量一翻鄧俊,結論道:“因爲你長得不好看,太醜了……我不要找這麼醜的男朋友。”

車內,不知誰噗哧一聲笑出來。

馨馨也被小憐給逗樂了:“好了,小憐單純,你別逗她了,她還小,目前學業爲重,不會談朋友的。”

“唉,真是太遺憾了,小憐姐姐叫什麼?”

馨馨回:“小馨。”

“小馨找朋友了嗎?”

“還沒有,但是你也沒機會了!”

“噢,真是遺憾呢,你們姐妹長得這麼漂亮,爲什麼都單身呢?對我們這些男同胞來說暴殄天物,真的。”

車上,鄧俊有一句沒一句跟馨馨小憐扯着。

馨馨沒理他。

小憐偶爾拉扯幾句。

車程很快,一個小時後到了松江河。

到了松江河已經夜晚了,路燈點亮,非常美麗安靜小鎮。

馨馨和小憐下車,司機拉到他們到的是一家門口,但馨馨不想住酒店,因爲要身份證登記,不想留下登記名冊。

總裁大人,別太壞 拉着小憐從酒店離開。

鄧俊跟上來:“喂,你們兩個人去哪兒?爲什麼不住店?”

“你們住吧,我們自己找地方住?”

“大晚上的別到處溜達了,有什麼難處跟我說。”

王城也跟上來:“怎麼了這是?”

王城一上來,剩下的六個人全跟上來了。

馨馨停下腳步,如實說:“身份證落了,住酒店登記不了,沒法住。”

鄧俊:“嗨,多大的事,我還以爲你們不夠錢呢。”

逆世女捕快 圓臉的佳佳在背後酸道:“京大的全額獎學金,夠我們好幾個學期的學費了,她會沒錢,是不想跟我們住一塊吧。”

王城:“佳佳和小媛身份證開兩間房,給她們姐妹分一間,錢算我的。”

“憑什麼幫她們開啊。”

鄧俊說:“大家出來,有困難應該相互幫助,佳佳平時看着你挺善良的,人家也不是什麼壞人,幫一下忙吧。”

佳佳還想說什麼,旁邊的小媛拉了拉她衣服,說着什麼。

她心不甘情無願的說:“好吧,但是我最多隻能借三天。”

馨馨環顧一圈,天色已黯,四周黑濛濛的,氣溫有底。

對她說了聲:“謝謝。”

標準間,是雙人牀,小憐和馨馨一間。

兩人剛把行李放下,就有人來敲門。

林少請上雪國列車 小憐打開門。

鄧俊在外面問:“我們去吃宵夜,你們也餓了吧,一起?”

馨馨想了想,好:“好!”

夜市攤上,男生喝啤酒,佳佳豪爽,酒量不錯,跟他們對飲。

小媛偶爾會喝幾杯。

馨馨滴酒不沾,誰來勸酒都不喝。

被逼的急了,小憐會帶她喝一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