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要采一大束狗尾巴草送給他。

少年罵她:「傻子。」

她還咧嘴笑,笑得特別傻,把他也逗笑了,他彎著眼角,跟她說:「只有我能罵你傻子,別人不能罵,知不知道?」

她點頭。

她知道的,他罵她傻子,是對她好,他只是嘴巴不說好聽的話。

他是這世上,對她最好最好的人。

「要是別人罵了你傻子,你就在柵欄上面插幾株狗尾巴草,我看到了就會來找你,然後你告訴我誰罵了你傻子。」

她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全是他,又傻又愣的樣子。

少年戳戳她的腦袋:「聽懂了沒有?」

她臉黑,一笑,牙齒特別白:「嗯,懂了。」

她的聲音一點也不好聽,沒人在的時候,她也會粗著嗓子跟他說話。

少年問她:「你會說話,為什麼還裝小啞巴?」

「秀姨說不可以說話。」

少年又凶她:「那你還跟我說話。」

她傻笑:「因為是你啊。」

少年嘴上哼哼,眼角卻彎了:「我要回家了。」扭頭要走,又扭回來,「肉不給我嗎?」

「哦。」她把肉包好,「給。」

那紙上油滋滋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紙,干不幹凈,少年有些潔癖,十分嫌棄,皺著眉拎著紙團的一個角。

「我走了。」

他走了。

她跑著跟出去,他走她就走,他停她也停,趕都趕不走,一直跟到了大門口。

少年回頭,揮手趕她:「別送了,回去。」

她還跟著。

他罵她:「傻子。」

那傻子還扒著鐵柵欄,使勁跟他揮手。 黎天頓時樂了,他看著艱難起身的李隆行,戲謔的說道。

「李隆行導師,不知道你聽沒聽過一句話,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嗯,我爆發了,你難道要滅亡嗎,快打我啊,雖然我是沒注意,但是我確實踐踏了你的尊嚴啊。」

爆發個屁!

我倒是想打你,可是我打的過你嗎?

李隆行心中暗罵,這傢伙太不按常理出牌了,一個明星,竟然在直播上動手打人。

不過,熟人不輸陣,不能動手,也不能讓人小瞧了,畢竟這是直播,如果被小瞧了,自己以後還怎麼混。

於是他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后說道。

「我可不像你那麼沒素質,就知道動手,這件事我保留追究責任的權力,現在我要告訴你這個靠女朋友參賽的野蠻人,中華好聲音的舞台不歡迎你。」

「呵呵!」

黎天笑了,還真是不知死活啊,真當自己只會動手嗎?

哥動手是為了過過癮而已,哥可是嘴強王者啊。

於是他的視線越過李隆行,看向不知道哪裡的黑夜。

「送你一首我自己寫的詩吧,詩的名字,叫做斷章,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去尋找光明。」

話落,黎天深邃的眼睛掃過其他導師,又在全場觀眾和攝像頭前掃視一圈,最後回到李隆行身上。

「你不歡迎我就說你不歡迎我的事,何必帶上中華好聲音這個舞台,當然,可能是你比較特殊,能夠聽懂舞台的話,反正身為一個人的我,是聽不懂,呵呵,不如你給我翻譯一下如何。」

李隆行感覺自己已經快要氣炸了。

「你竟然還敢罵我,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歡迎你參加中華好聲音,請你離開。」

黎天聞言卻紋絲不動,只是站在哪裡淡淡的微笑。

「不歡迎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

鬨笑聲再也抑制不住,整個會場都在大笑聲中沸騰著。

而直播彈幕上,更是熱鬧。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去尋找光明,就憑這一首詩,我就相信蘇不凡是被故意抹黑的。」

「你可以抹黑我,但是我會將一切打破,蘇不凡,我信你。」

「為什麼你們都在關注蘇不凡如何去尋找光明,而我的腦中卻總回蕩著,你算老幾?」

「不歡迎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說的好啊。」

「樓上反應太快,然而我更想知道李隆行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

……………………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蘇不凡三個字,就因為網友的大量消息而竄升到微博熱門話題前十。

當一些經常關注微博的人發現這個問題后,都是一愣,以前也沒聽過蘇不凡的名字啊,怎麼一下就上了微博熱門話題。

「求科普啊,這是發生了什麼嗎,為什麼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蘇不凡是誰,難道是哪個娛樂公司的新人。」

「難道你們都不關注《中華好聲音》嗎,現在的《中華好聲音》,已經改名《中華好男人》,正在上演一幕蘇不凡衝冠一怒為紅顏,不容錯過啊。」

「**視頻,為您全程直播《中華好男人》,請移步觀看。」

視頻網站見此,當即抓住機會,直接安排人手,開始宣傳。

這樣的機會,怎麼會錯過。

於是乎,不管是電視收視率還是視頻直播觀看人數再次高漲。

本來還有些擔心的導演和台長,看到這個情況,可謂是即開心又擔心。

「江台長,我看我們還是讓主持人儘快讓這蘇不凡下來吧。」

「蔡導,我知道你是擔心天星娛樂的事情,你儘管放心,我江某人雖然沒什麼能量,但是只要我放出話去,還真沒有人敢為難你。」

「如此,就多謝了,只要天星娛樂不為難我,我還真不怎麼擔心其他的事情。」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現在你的主要任務,就是將好聲音做好。」

對於是不是要把黎天先拿下來的問題,他們沒有再說,彷彿都忘了這件事一樣。

視線再次回到舞台上,在黎天話落之時,李隆行那強自平靜的面孔,再次變得猙獰。

「好,好,好,蘇不凡,你很好,我記住你了。」

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是徹底沒了面子,但是他的理智還在,自然不會真的動手。

於是他準備轉身回到導師椅上,黎天哪裡會讓他回去,這李隆行如果只是針對自己,自己或許會放過他,但是這李隆行,竟然針對姬凝雪。

要知道現在月依紗就是姬凝雪,針對姬凝雪,那不就是針對月依紗嗎。

那是我黎天的老婆,你都敢針對,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的。

「李隆行導師,我好不好,就用不到你關心了,現在我敢說,你如果繼續往前走,你可能要不好了。」

將門嬌女之冷王悍妃 黎天的語氣很淡,但是李隆行卻彷彿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樣,一步也不敢往前走。

黎天見此,微微一笑道。

「這才對嗎,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我需要靠女朋友才能有機會嗎,今天在這裡,我就讓你知道一下,我蘇不凡到底需要不需要靠他人才能成功。」

人們不明白黎天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卻不妨礙他們對於黎天的期待,就在剛剛這五六分鐘的時間,黎天成功讓幾千萬人記住了他的身影。

很多人這時都在期待著黎天會說出什麼來,只有李隆行心中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瞬間就想要認慫了。

然而,沒等他認慫,黎天已經開口。

「我聽說別人都叫你原唱歌王,所有的歌都是自己創作的,而且最擅長的,就是臨場發揮,恰恰我也是這樣一個擅長臨場發揮的天才,不如我們就比比,只要你能比過我,我六如你所願,以後不進娛樂圈,如果你輸了,算了,反正你也不敢答應,就當我沒說吧。」

說道最後,黎天留下一個鄙視的眼神,就不再看李隆行了,他知道,自己根本沒資格和李隆行比試,所以只能用這種激將法。

這是明謀,誰都能看出來,但是李隆行如果真的不答應,那以後還真就抬不起頭來做人了。

「這蘇不凡還真是陰險啊!」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 次日,江織帶周徐紡去江家赴宴,去之前,江織特地把劇組的造型師叫過來,給她挑了昂貴的裙子和珠寶,再化上精緻的妝。

周徐紡說,這樣瞧著更像被包養的小情人了。

周小情人很少化妝,覺得新奇,在鏡子前面轉了好幾圈,問她的『金主大人』:「江織,我化妝好不好看?」

「好看。」江織給她挑了件厚外套,「老太太不喜歡用暖氣,老宅還是燒碳火,晚上冷,你在裙子裡面再穿條秋褲。」

內心不想穿秋褲的周徐紡:「……」

江織已經去找秋褲了,她跟上:「……好吧。」她跟在後面說,「今天你不要親我,不然會把我的粉吃掉。」化妝師姐姐在她臉上塗了好多層呢,把她塗得好白好嫩。

江織把秋褲給她:「又毒不死。」他湊過去,偏要親。

周徐紡躲開,不給親:「你把我的粉親掉了,就不均勻了。」就不白不嫩了!

江織:「……」

還以為她擔心的是他吃了化妝品會對身體不好。

江織為此,生了一路的悶氣。

七點,他們到了江宅。

江織看著外邊,周徐紡拉他衣服:「江織,我們到了。」

江織:「嗯。」她沒來哄,他還氣著呢。

周徐紡沒有耳洞,戴的是夾式的耳環,她不自在,一直用手摸,把耳朵都摸紅了。

江織拿開她的手:「痛嗎?」

周徐紡又摸了一下:「不痛,有點癢。」

「那不戴了。」他解了安全帶,靠過去,替她把耳環取下來,她耳朵被夾得紅紅的,他對著那處吹了吹。

周徐紡被他弄得很癢,往椅子後面躲:「我們下去就開始演嗎?」

江織把取下來的耳環放到她手裡:「演什麼?」

要演戲了,周徐紡有點興奮:「不能讓江家人看出來我們感情很好,要演虛情假意。」

她倒還有戲癮了。

江織好笑,摸摸她還發燙的耳朵:「我不在意你就行了,不用太刻意。」

周徐紡:「好。」

兩人下了車,剛邁進江家的大門,便在院子里碰上了人,是二房的太太駱常芳。

駱常芳像個和善的長輩,過來相迎:「織哥兒來了。」

江織嗯了一聲。

駱常芳也習慣了他這般不冷不熱,目光越過他,瞧他身邊的人,笑吟吟地問:「這是你女朋友?」

他又嗯了一聲,剛要往屋裡頭走,周徐紡開口了,語氣像是責問:「你什麼意思?」

竹馬使用手冊 江織:「!」

周徐紡的表情很悲痛,也很憤怒,還有幾分不甘心又捨不得的糾結跟矛盾:「你為什麼不介紹我?」

江織:「!」

她演技的確好了很多。

就是這波戲來得太猝不及防了,讓江織一時接不住。

周徐紡主角入戲就很快了,表情雖然還不到位,但她故意背對著駱常芳,把台詞念得像模像樣:「我朋友說得對,你只是玩玩,我還當真了。」

此橋段,取自《惡魔的七日小甜心》。

周徐紡擠眉,硬是把眼睛擠紅了,她伸出手,攤開掌心,手裡夾式的珍珠耳環閃著光,看上去很昂貴,她悲戚地念道:「這個耳環是我剛剛在你車上看到的,不是我的。」

此片段,取自《傲嬌宋少深度寵愛》。周徐紡很聰明,會就地取材。

江織:「……」

江導還是頭一回被演員搞蒙了。

穿越火線世界 周徐紡吸吸鼻子,要哭卻忍著不哭的樣子,看上去倔犟又楚楚可憐:「你現在連應付我都懶得應付了是嗎?」不給江織說台詞的機會,她繼續悲慟,「你總是這麼敷衍我,我的朋友全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你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