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離地面並不遠,就算是摔下去也不會受傷,但是一想嗷她掉下去后狼狽的樣子,就一臉的拒絕。

要是讓胡雨澤看到她這個樣子,還不得被她笑死,在其他人的面前,古默瑤到是沒什麼,但是在胡雨澤面前,古默瑤的心裡總是特別的要強,這點是古默瑤都沒有意識到的。

古默瑤自然不可能讓自己真的這麼狼狽,她正準備在空中瀟洒的轉了身落地時,突然感覺到自己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她的腰被有力的大手緊緊的抱住。 古默瑤落入到那人的懷抱,一瞬間就知道那人是誰,也知道剛才那聲尖叫是出自何人?

「柳于歸,這很好玩嗎?快把我放下來。」古默瑤有一絲惱怒,但更多的是害羞,要知道胡雨澤和徐博騫很快就會下來,要是讓他們看到柳于歸此刻抱著自己,豈不是要讓胡雨澤笑掉大牙。

噗嗤一聲,柳于歸輕笑著,卻依舊保持著抱著古默瑤的動作,沒有想要放下來的意思。

「你還好意思笑。」古默瑤不用照鏡子也知道此時她臉上定是抹上了一抹紅暈。

「好了,不鬧了,這裡太過泥濘,我可不能讓我的老婆髒了腳。」

古默瑤知道這只是柳于歸的一個借口,但是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古默瑤也沒有太大的動作,畢竟,這種感覺,還不錯。

等上方傳來了聲響,在古默瑤的堅持下,柳于歸才將古默瑤放了下來,但是卻讓古默瑤站到了他的腳上,兩人幾乎是臉挨著臉,呼吸打在彼此的臉上。

「于歸哥哥,我們是來處任務的,不是讓你來談戀愛的。」胡雨澤的目光落在他們的身上,立馬大聲說道。

柳于歸對她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從來都是一副冷冷的、生人勿進的模樣,更別提其他人人,此時看到柳于歸如此不要臉的舉動,泛著酸味說道。

「我跟我老婆談戀愛,礙你什麼事情?」柳于歸面不改色的道。

胡雨澤通的一聲跳下來,整個腳都陷入了泥里,在那一瞬間,柳于歸抱著古默瑤朝後退了幾步,生怕泥點會濺到兩人的身上。

「雨澤,沒事吧?」徐博騫聽到胡雨澤的叫聲,沒有多做思考,立馬跳了下去,正好濺起的泥全部落到了胡雨澤的身上。

「徐博騫,你是不是故意的。」胡雨澤抹著臉上臭烘烘的泥點,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徐博騫以為這裡出現了什麼危險,他沒有發現,仔細用神識看了三四回,卻定沒有危險才說道:「你沒事吧!」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沒事嗎?我的臉,我的衣服。」胡雨澤哭喪著一張臉,心疼的道。

「好了,反正也沒有外人看見。」徐博騫很是無奈的給胡雨澤擦拭著臉上的髒東西,動作輕柔。

「怎麼沒有外人,那不是站兩個電燈泡嗎?」胡雨澤指了指在一旁看戲的古默瑤和柳于歸兩人。

「你們繼續,我們什麼都沒有看見。」柳于歸睜著眼睛說瞎話,更是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好了,不鬧了,先進去看看。」徐博騫轉身,也不顧地面泥濘,直接朝著這裡唯一的洞口處走去。

胡雨澤心裡暗自心裡罵了兩句,但還是識趣的跟了上去。

「你放我下來。」古默瑤見胡雨澤兩人走了,便要掙扎著離開柳于歸的懷抱。

柳于歸卻沒有如古默瑤的願,而是就這樣抱著古默瑤前行,轉過頭來的胡雨澤看到這樣的情形,哼哼著跑去直接跳到了徐博騫的背上。

走了約莫五六分鐘,地面不在泥濘,柳于歸才放古默瑤下來。

古默瑤看了一眼腳下,是石頭鋪成的,卻不是天然形成的,一看就看出這是人力造就的,就連周圍的牆壁上都是同樣的石頭。

「這是以前的靈脈開採時的通道。」胡雨澤解釋道。

這條靈脈在秋水閣中有記載,胡雨澤來的時候,也是做了充足的準備。

古默瑤進入這裡之後,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一刻也不敢鬆懈,畢竟這是在地下,若是碰到什麼危險,躲避的空間太小。

「放我出來……出來。」突然,紫薯的帶著興奮的聲音傳入了古默瑤的腦海。

「怎麼了?」柳于歸見古默瑤突然停下,關切的問道。

「沒事?」古默瑤笑著解釋道,同時在默默傳音道:「怎麼了?」

「東西,好東西。」古默瑤沒有看到紫薯的樣子,也知道此刻它一定是抓耳撓腮的模樣。

紫薯要出來也不是什麼難事,如果只有柳于歸一人,古默瑤到是沒什麼好隱瞞的,但是胡雨澤和徐博騫就在跟前,她卻不能冒風險,只能安撫了幾句,告訴紫薯,一會再放它出來。

「這裡塌方了?」走在最前面的徐博騫最先發現了問題。

古默瑤和柳于歸急忙趕過去,就看到原本的通道被堵的嚴嚴實實。

「那怎麼辦?」也不知道後面的通道塌方嚴重不嚴重,他們也不敢靠蠻力破壞這裡,萬一造成二次塌方,他們幾個的安全都會出現問題,但是胡雨澤又不甘心。

別說胡雨澤,就連柳于歸也沒有退步的打算,若是這裡真是一條靈脈,那它的價值和作用絕對是不可估量的。

這點誰都明白。

「我來試試。」柳于歸上前一步,手心裡拿出一顆種子,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發芽、抽枝,柳于歸控制著枝丫朝著空隙鑽了進去。

其他三人耐心的在一旁等待著。

過了差不多十來分鐘,一直緊閉著眼睛的柳于歸突然睜開了眼睛,手中的翠綠的枝丫直接乾枯,變成了碎末。

「怎麼回事?」

面對眾人,柳于歸沒有絲毫隱瞞道:「塌方的地段有十幾米,再往裡面走一百多米,確實有靈石,不過應該是剛剛生成,只有指甲蓋大小。」

聽到柳于歸的話,胡雨澤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徐博騫表情變化不大,等待著柳于歸繼續說還未說完的話。

既然有靈脈,這裡必定有被濃郁的靈氣吸引來的靈獸,這是常識,果然柳于歸不負所望的繼續說道:「不過,在裡面有個火蟻窩。」

這就是柳于歸的靈植被毀的原因。

「不要再說了,它們已經來了。」古默瑤的神識已經感知到塌方的那邊傳來的密集的聲響,古默瑤不難想象饅頭大小的火蟻密密麻麻爬了一地的場景,幸虧自己沒有密集恐懼症,否則的話,不用打了,直接就暈倒算了。

「怎麼辦?我們怎麼辦?要不我們先撤退?」胡雨澤一聽說是螞蟻窩,立馬錶現的極度不談定,不安的看著徐博騫說道。

「走?豈不是浪費了如此大好的機會。」 柳于歸抬頭看了一眼徐博騫,徐博騫回應點了點頭,這正是徐博騫想要說的。

即將要面對的危險對於靈脈來說太微不足道,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拿到確鑿的證據,交給門派,到時候,三大門派之間自然會做出決定。

雖說這處靈脈是由秋水閣的人發現的,但是這地方卻在木衍谷的地盤,這也是胡雨澤為何主動來拉攏柳于歸一起來的原因,當然這也是她父母授意的。

「瘋了,他們兩個一定是瘋了。」胡雨澤拽著古默瑤的胳膊小聲的抱怨道。

「你不會怕螞蟻吧?」古默瑤用發現新大陸的眼睛看著胡雨澤,按道理來說胡雨澤的實力就算是遇到更危險的變異動物都能夠全身而退,怎麼會對火蟻這麼排斥。

「誰怕了,我這不是覺得既然已經知道這裡有靈脈,就不需要再冒險了嗎?」胡雨澤先是拔高了一個聲調反駁道,接著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古默瑤知道她這是典型的心虛。

「雨澤,你一會待在我身邊就好。」徐博騫自然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什麼德行,別看她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就怕這些密密麻麻的小蟲子,要她在這裡,卻是在難為她了,但是這是胡雨澤的任務,她還必須在這裡。

「我才不要你保護,我……自己可以?」胡雨澤倔強的仰起頭,她才不想讓古默瑤他們看扁她,不過,她真的真的,有那麼一絲、就有那麼一丟丟的害怕。

徐博騫寵溺的一笑沒有多說,而是直接站到了胡雨澤的身前,準備替她擋住一切攻擊。

「小心,它們快要來了。」柳于歸看到前面塌方的地方開始簌簌的掉落泥石,而且他們已經聽到了啃食的聲音,火蟻馬上就要出現,眾人也沒有閑著,早已做好的應戰的準備。

古默瑤的身上撐起了金甲珠、身上更是直接召喚出了黑甲。

黑甲穿到古默瑤身上的時候,就連胡雨澤和徐博騫都多看了幾眼,胡雨澤那是嫉妒的眼神。

當胡雨澤看到鑽出的第一隻火蟻的時候,緊張的咽了咽口水。

火蟻足有饅頭大小,通體火紅,身手十分敏捷。

接著越來越多的饅頭大小的火蟻陸續出現,前面塌方的地方直接出現了一個足夠一個人鑽過去的洞。那時火蟻群吞噬出來的通道。

火蟻也感知到了古默瑤等人的氣息,最前面那隻火蟻的觸角有節奏的晃動了幾下,其他火蟻跟著晃動,接著所有的火蟻朝著四人爬了過來。

「動手。」柳于歸一聲令下,徐博騫和古默瑤的攻擊直接朝著火蟻仍了過去,干倒了大片,但是很快就被其他的火蟻補上。

「雨澤,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動手。」徐博騫用手肘碰了碰一直沒有動作的胡雨澤。

胡雨澤這才從愣神的狀態清醒了過來,她雖然害怕,但是手卻沒有哆嗦,手指掐訣,周身出現了一道手腕粗細的水流,嘩啦的一聲朝著火蟻澆去。

火蟻屬火,在攻擊他們的時候,周身都像變成了一團火,四人都感覺到了這裡的溫度在不停的升高,身體已經開始冒汗,胡雨澤這一盆水下去,只聽嘩啦一聲,火蟻身上的火焰熄滅了一大半。

胡雨澤一看效果如此好,自信心爆棚,手裡的水就沒有斷過,很快水已經蔓上了古默瑤的腳踝。

柳于歸和徐博騫的攻擊力很強,但是他們的攻擊不是大範圍的攻擊,擊殺火蟻的效果很有限。

「你們退後。」古默瑤見地面上都是水,立馬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直接讓他們三人退後。

徐博騫和胡雨澤不明所以然,但是看見柳于歸也退後,猶豫了一下跟著退到了一邊。

古默瑤隨手一招,掌心出現了數道雷弧,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一掌拍在了水裡。

水導電,這點古默瑤可沒有忘記。

古默瑤的手掌中的電弧一直沒有聽過,直到水中的火蟻全部變成焦黑色為止,雖然還有那麼一小部分的火蟻在動,但是已經對他們構不成任何的危險,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古默瑤右腳輕輕一跺,水面全部被冰封,自然火蟻也被冰封了起來,再也沒有動彈的能力。

幸好來追擊他們的火蟻並不多。

古默瑤完事之後,擦了擦手,回頭一看,差點跳起來。

柳于歸和徐博騫什麼事情都沒有,但是胡雨澤衣服上有燒焦的痕迹,頭髮也很有個性的豎了起來。

原來柳于歸和徐博騫都撐起了靈氣罩,只有胡雨澤傻傻愣愣的沒有撐起靈氣罩,導致了她此時如此狼狽的模樣。

「古默瑤……」胡雨澤憤怒的聲音剛出口就被一旁的徐博騫捂住的嘴巴。

古默瑤仰起頭略顯尷尬的望著四周,眼神躲閃。

好吧,雖然古默瑤不是故意的,但是讓胡雨澤以這樣的一種形象出現自徐博騫和柳于歸面前,卻是,恩,有些不妥。

「雨澤,別耍小性子。」徐博騫見胡雨澤的情緒穩定了一些,才移開了捂著嘴巴的手,無奈的提醒道。

「博騫,人家都成這樣了,你還說人家、」胡雨澤忽閃著自己大大的眼睛,委屈的看著徐博騫。

徐博騫一句話都不說,就這樣看著胡雨澤,直看的胡雨澤嘴角抽抽,才移開目光。

胡雨澤見徐博騫一點都不安慰自己,轉換了目標,瞪著古默瑤。

呵呵,古默瑤只能心裡、嘴上都呵呵了。

不同於胡雨澤,徐博騫此時看向古默瑤的目光充滿了探究,一個實力不弱於他們的人,而且身具兩種靈力,足以引起他的關注。

「接下來,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徐博騫提議道。

他看到胡雨澤和古默瑤相互配合對付火蟻的效果不錯,立馬就起了進去瞅瞅的心思。

既然已經來到這裡,不進去看看,實在對不起這麼長時間的長途跋涉。

「正合我意。」柳于歸點頭同意。

胡雨澤自然是同意徐博騫的意見,古默瑤是不會反對的,紫薯還等著出來呢?

既然沒有人反對,柳于歸先是用無數的蔓藤將塌方的地方做了防固措施,接著徐博騫駕馭著自己的寶劍破亂力驚人的將眼前的洞口擴大大了一倍,足夠一個人馱著背曲著腿前進,為了防止出現危險,柳于歸和徐博騫走在最前面,古默瑤和胡雨澤走在後面。

前行的過程中,所有的人都繃緊了神經,直到重新踏上了通道才默默的送了一口氣。

走到這裡,古默瑤已經能感覺到這裡的火靈力十分的濃郁,四人順著通道一路前行,腳下開始出現了幾隻自由活動的火蟻。 古默瑤越往前走,就越被眼前看到的景色做震驚。

整個通道里,開始散發出一縷一縷的各色光芒,古默瑤靠近一看,指甲蓋大小的靈石,鑲嵌在牆壁上。仔細看,能看出開鑿的痕迹,不過古默瑤猜想,這應該是以前的人開採時留下的痕迹。

胡雨澤更是一掃之前的不快,激動的趴在牆壁上,用手摸著靈石,嘴裡不停的咽著口水,一邊說著:「發了,發了。」

最離譜的是她直接拿出個之只能手機,咔咔幾下,最後還讓徐博騫給她和靈石來了個合影。

等胡雨澤拍夠了,四人才繼續往前走。

通道里的光芒越來越盛,古默瑤看著都有些刺眼,不過誰都沒有去挖靈石,這方靈脈還處於初期,靈石太小,挖了也是浪費,還是等過幾年,在挖掘也不遲。

徐博騫繼續前進的目的,不過是想探查探查這方靈脈的儲量如何,柳于歸也和他是同樣的心思。

「你們看那裡?」徐博騫突然停下腳步,小聲的說道。

不用徐博騫提醒,古默瑤也幾乎在同一時間看到了五六十米遠處你一堆火紅的光芒。

「那是……蟻巢。」柳于歸定睛一看道。

或許是為了配合柳于歸,柳于歸剛說完這句話,身邊的火蟻的數量就增加了幾倍。

看來火蟻群應該發現他們了。

四人誰都不用說話,徐博騫保護著胡雨澤,胡雨澤發動水攻,古默瑤上前一步,掌心的電弧噼啪作響,不過一會火蟻群就死傷慘重。

不過這裡已經無限靠近火蟻的老窩,古默瑤擊殺的火蟻已經堆積了一層又一層,但是火蟻的數量不但沒有增加,反而越來越多,以至於古默瑤的腳下都出現了火蟻,好在金甲珠的防禦罩沒有那麼好破壞,但是胡雨澤就沒有那麼好運。

她一直害怕這些密密麻麻的蟲子,當火蟻爬到她腳下的時候,她一邊繼續攻擊,一邊拚命的咬著嘴巴,生怕自己發出尖叫。

徐博騫看了看胡雨澤強忍著害怕的表情,皺了一下眉將胡雨澤拉到自己身後:「情況已經摸得差不多,我們先撤退再說。」

說完不等柳于歸和古默瑤同意或者反對,護著胡雨澤就開始後退。

「撤。」柳于歸雙手一招,手上出現了無數條蔓藤,將火蟻擋在了一邊,古默瑤也不戀戰,跟著柳于歸就準備離開。

「吱吱,寶貝,我……出去。」紫薯的聲音越來越急迫,古默瑤思索了一兩秒鐘,便決定放紫薯出來。

古默瑤意念一動,紫薯就憑空出現在了古默瑤的手上,接著化作一道閃電,沖向了蟻穴。

古默瑤背對著柳于歸,柳于歸根本沒有看清楚古默瑤的動作,他只是感覺到什麼東西從旁邊跑了過去,心裡只是一驚,並沒有太在意。

四人原路返回,被等候在上面的人拉出井口之後,胡雨澤不顧形象的坐在了地上。

大雲兒和小雲兒等秋水閣的師姐妹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礙於身邊有其他的人,也沒好意思問。

徐博騫一出現,就被他的師兄弟門圍住,問了好些問題,徐博騫一句話都沒有,走過去,直接將坐在地上的胡雨澤抱在了懷裡,坐在一旁的小土包上,一五一十的回答問題。

十幾分鐘后,徐博騫才牽著胡雨澤的手,過來商量對策。

「這方靈脈雖說還未成型,但是未來潛力不小,以後該怎麼處理,我想聽聽幾位的意見。」

胡雨澤一聽,也顧不得害怕急忙第一個說道:「這方靈脈是我秋水閣先發現的,自然我們要拿大頭。」

「靈脈的歸屬問題還是交給長輩們決定,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先將這方靈脈保護起來,以防其他人漁翁得利。」柳于歸提醒道。

柳于歸很清楚,這方靈脈雖然是秋水閣先發現的,但是卻在木衍谷的地盤裡,這方靈脈不論是誰都不能獨吞,也沒有那個實力獨吞,還是交給父輩們自己去商量,他現在考慮是如何將這方靈脈保護起來,要是被其他門派的人知曉,說不得還得來分一杯羹。

「柳于歸說的對,現在還是考慮怎麼保護好這處靈脈。」徐博騫認可的點頭說道,見徐博騫同意,胡雨澤也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最後幾人商量同意,各自傳信,他們會先守在這裡,等門派的人來了之後,在做行動。

商量妥當之後,徐博騫便命人開始將周圍的一塊空地收拾出來,安營紮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