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不容易明白了自己對緋傾傾的心意,想要表現一下結果成了這樣。

關鍵,緋傾傾肚子餓他也是非常的心疼啊。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索性,再十分鐘后,終於看到了一家飯店。

陸輕音長長鬆了口氣,帶著緋傾傾兩人下車走進了飯店。

這是一家家常館子,開在加油站旁邊。

生意估摸著不怎麼好,反正兩人進去的時候店裡都沒人。

不清楚是味道不好還是人流量差,反正現在緋傾傾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都要餓死了,哪裡還管得著好不好吃啊。

只要味道過得去就行了。

兩人點了菜之後,就是等待。

這家店上菜的速度很快,菜看樣子還挺好吃的。

緋傾傾嘗了一口,頓時驚為天人。

她吃過的好東西也不少了,這麼好吃的,還是家常館子,真是好運啊! 一頓飯吃完,緋傾傾心滿意足。

再次啟程后,緋傾傾想了很多。

緋墨不知道是想通了還是怎麼的,反正就是放了她吧。

那肯定不會是要把她餓死。

應該是了解到了陸輕音來了,所以人走樓空,等著陸輕音來接她。

不得不說,緋傾傾差不多猜出來緋墨的打算。

長嘆一口氣,緋傾傾靠在座椅閉目養神。

吃飽了,人就很容易犯困。

緋傾傾閉目養神養著養著,就成功的睡著了。

這又給陸輕音心疼的。

估計緋墨還不讓緋傾傾睡覺。

緋墨在陸輕音這裡,頓時就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人。

不過想想緋墨是緋傾傾的姐姐,他也不好動作。

闢道立心 只能分出一部分人,保護緋傾傾的安全。

到俱樂部的時候,緋傾傾還沒醒。

陸輕音就把車停在地下車庫,然後等緋傾傾睡醒。

緋傾傾也沒睡多久,半個多小時后,就醒了。

不過,靠著座椅睡的姿勢變成了枕著陸輕音的腿睡。

而陸輕音,玩著掌上遊戲,但是還是在緋傾傾醒來的第一時間發現了。

「醒了?!」陸輕音邊說,邊把手機收起來揣進兜里。

「嗯,我睡了多久?!」緋傾傾坐起來,隨口問道。

「沒多久,我們上去吧。」陸輕音擺擺手,開口道。

「好。」緋傾傾點頭,兩人下了車。

暗中保護的人一直在周圍,不過隱藏得好,緋傾傾也沒發現。

兩人上了樓,蔣桐幾人正在訓練。

看到陸輕音回來,還帶回了緋傾傾,訓練都顧不上了。

立馬圍過來東問西問,不過大抵都是一些關心的詢問。

緋傾傾沒有覺得煩,反而覺得心裡暖暖的。

緋傾傾沒覺得煩,但是陸輕音覺得煩啊。

這幾人還有沒有一點自覺,這可是他的人,居然佔用他的人這麼長的時間,果然是訓練太過於輕鬆,導致他們都飄了。

好不容易等幾人說完,陸輕音牽著緋傾傾就走,像個鬧脾氣的小孩子。

「你們幾個,等會兒挨個和我一對一。」走到門口,陸輕音突然回頭說了這麼一句。

蔣桐幾人都在帶耳機了,聽到這句話,手一抖,差點沒把限量版的耳機摔地上。

陸輕音說完就走,可不管幾人怎麼想的。

看到門徹底關上,三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無奈。

不就是和緋傾傾說話時間長了點兒嗎?至於這麼記仇嗎?

他們隊長估計是超大號的醋罈子沒錯了。

不過現在吐槽這些已經沒有了作用,還不如想想一會兒如何在隊長手裡活得久一點吧。

緋傾傾回來了,自然是要去經紀人哪裡和經紀人說一聲的。

緋傾傾突然消失不是小事兒,馬上沒多久又有全球比賽。

少了一個隊員就得補一個隊員。

雖然說默契度可能沒那麼高,但是少一個隊員更是血虧啊。

全球比賽和國內的比賽可不一樣,少一個隊員,相當於少了多少戰力?!

不過經紀人的壓力是真的大。

緋傾傾消失,陸輕音整天也不訓練,天天找,少一個緋傾傾那是少一個隊員,是少兩個啊! 關鍵還是最凶的兩個。

特別是隊長陸輕音,要是他不打了,他們俱樂部根本就沒啥好打的了。

索性緋傾傾找回來了,經紀人也是長長鬆一口氣,不然換隊員又換隊長的,他們今年的全球比賽就算是完了。

兩年的國內冠軍,最後全球比賽沒得到個好名次,別人不嫌丟人經紀人自己也受不了。

現在這種情況,真的是最好的情況了。

緋傾傾回來了,訓練就要繼續。

過了三天休閑的時光,突然訓練起來,緋傾傾也沒覺得多累。

陸輕音是真去和蔣桐三人一對一了。

必須讓他們知道他隊長的威嚴,還有隊長媳婦兒不能亂霸佔。

蔣桐三人一人和陸輕音一場一對一后,眼淚差點就留下來了。

他們明顯被虐了個爽。

陸輕音更爽。

一對一虐小朋友一時爽,一直虐小朋友一直爽!

不過,適當就差不多了,虐得太狠了,他怕三個小朋友會失去信心。

看,他這個隊長還是很貼心的。

陸輕音和三人一對一算是小打小鬧吧。

之後大家又陷入了緊張的訓練之中。

……

另一邊,緋墨坐在辦公桌後面的老闆椅上,臉上沒什麼表情。

精緻的妝容讓她看不出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就是目光有點獃滯,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其實,就是想緋傾傾的事。

她最後還是選擇了放緋傾傾走,陸輕音說的有些話很對。

你認為的對別人好,在別人那裡,可能並不是好,而是一種傷害。

你也只是感動了你自己,實際上,別人非但沒覺得你是對她好,反而覺得你可能在害她。

不過這話估計也不適合用在她和緋傾傾之間。

因為她清楚的明白她是為了緋傾傾好之外,還清楚的知道她對緋傾傾,是有私心的。

看著緋傾傾無視她,甚至無意間開始厭惡她,緋墨終於還是做出了選擇。

提早放手,和被動放手,她選擇主動放手。

不過即使如此,她還是感覺緋傾傾應該是不喜歡她了。

以後,她估計也只有在緋傾傾比賽的時候,才能看到她了。

後悔是後悔的,畢竟如果沒有軟禁這件事兒,緋傾傾還是她的妹妹。

雖然她們可能不常說話,但是她們還可以和平的吃飯。

現在,都不可能了。

抬手看了一眼手錶,時間已經指向了十一點。

緋傾傾應該已經走了吧,也好。

緋墨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東西,準備下班去吃個飯。

上班的時候,緋墨總是一身西裝,走在公司里,都沒人敢和她打招呼。

這是日常,緋墨早已經習慣了。

出了公司的大門,緋墨正在去開車,突然蹦出來了一個人。

「美女,我看你印堂發紅,恐怕有桃花劫啊。」一個年輕的道士攔在了前面,一副神棍樣的開口說道。

緋墨翻了個白眼,直接繞過他,坐進了自己的愛車裡面。

「哎哎,別走啊,我說的是真的。」年輕道士扒著車門,非常嚴肅認真。

緋墨:「……」

我信你個鬼啊! 緋墨這邊的插曲緋傾傾等人絲毫不知。

他們現在忙碌並快樂著。

全球比賽越來越近,他們的訓練時間也變長了。

「最近訓練有點重,明天還是照常休息吧。」陸輕音在訓練結束的時候,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還是訓練吧。」花花搖搖頭。

全球比賽在即,他們哪有心情休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覺都不睡,都要訓練。

「我知道你們想贏,但是勞逸結合,鬆弛有度更好。」陸輕音哪裡不知道隊員們的心思,淡淡說了一句,就和緋傾傾先走了。

至於蔣桐他們要怎麼選擇,就看個人。

你沒法阻止別人努力。

實際上,確實如陸輕音所想。

蔣桐幾人第二天還是訓練了。

他們三本來技術就和緋傾傾陸輕音差了一層,還不努力,那不是拖後腿嗎?

所以,他們利用一切時間,訓練,訓練。

陸輕音本來是打算帶緋傾傾出去玩的。

結果緋傾傾看到三人努力訓練之後,突然覺得熱血沸騰,不想出去玩了,加入了訓練。

陸輕音嘴角那個狂抽啊。

緋傾傾不出去玩,他還玩個鎚子啊,然後,本來應該休息的日子,隊伍里卻沒一個人休息,全扎堆訓練室訓練。

經紀人發現的時候,心裡還挺不是滋味的。

這群孩子,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啊。

如果知道陸輕音完全沒訓練的意思,完全是因為緋傾傾訓練,自己一個人不想出去玩才訓練的話,經紀人估計就不會這麼想了。

全球比賽的日子到底還是來了。

蔣桐三人都覺得他們訓練得還不夠,陸輕音就輕鬆很多,主要就是抱著免流的心態。

他以為緋傾傾跟他說一樣的,不過很顯然,緋傾傾並不是。

小白說全球比賽另一個氣運之子極有可能出現,所以,緋傾傾其實更加的警惕。

並且,比賽也不能輸。

還輸不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