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了,沒事了。”解決唐山懷和於浩石兩個如畜生一般的男人宋德華心情很不錯,他又挽救了名少女呀。然後轉身對着一臉癡呆的許玉道。

“他,他們死了?”許玉沒有開心,反而很擔心,因爲這種事情若是惹上了那就是無休止的事情。許玉不願自己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也不願意自己的媽媽知道自己的事。

“沒事,他們醒來也就變成白癡而已。你走吧,我會處理好這裏。”宋德華沒把兩人打死,真的只是打成白癡而已。

“不,警察來,他們會捉你的,我還是留下來做證吧。”許玉真的很害怕,真的不願意自己平靜的生活被打破。可是她也不能眼看着宋德華被警察逮捕或關了起來。好人應該有好報的,對方這樣做全是爲了自己。

“沒事,你走吧,我能處理的。”宋德華要處理這個現場不被人察很簡單,保管警察來了也查不出半點痕跡和自己有關係,甚至和眼前的妹子也沒關係。

“真的沒事?”許玉還是不放心,心裏在想對方是怕連累自己而已。

“真的,你走吧,我有老朋友來了。”宋德華已經注意到在轉彎角落有一個人正看着自己,已經有兩分鐘了。從對方身上沉着冷靜看來對方是殺手呀,只不過不又是和誰有關了。

“謝謝。”千言萬語許玉無法表達自己對宋德華的感激,最後只好說出最簡單的兩個字,但也是她僅能表達的感激之情了。

“妹紙,是應該幫的。”宋德華微笑,在美女面前要有風度,這也是書上教的,因爲你不知道今天對一個小女孩有風度後,對方以後長大成熟了會不會以身相許來報答今天的恩情。

“謝謝。”許玉最後還是說了句謝謝後才離開了,拿着原本要給唐山懷和於浩石的錢和卡,她需要錢,不過她也沒打算白拿宋德華的錢,她只當自己借宋德華的錢,但以後一定會還的。

“兄弟還不出來?”見許玉走遠,宋德華淡淡道,可是在宋德華的四周卻沒有人。

“若不是看在你剛剛在幫那個女孩我早就動手了。”空蕩的路上出現一個青年,休閒裝,白皙的皮膚,成熟的臉,嘴上掛着微笑,但卻帶着一絲玩味。

“我替那女孩謝謝你。”宋德華微笑,對方身上沒有殺氣,越是沒殺氣的殺手就越厲害。宋德華相信剛剛對方要出手肯定比現在出手更有把握能把自己殺死。

要知道的是,一個隱藏在黑暗裏的殺手要比暴露在你面前的殺手要厲害百倍,甚至可以說暴露在外的殺手已經沒有了任何威脅力,除非對方信心很滿,滿的自以爲不輪用任何方式都可以殺死對方。

“你的謝謝我接受,不過你依舊要死。”如果不說死字,任誰聽到他的話都以爲只是和宋德華在聊天而已,而不是在做死亡前的最後一次聲名。

“說吧,什麼組織,若你不是來殺我也許你會活的久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宋德華的信念一直很簡單。

“你猜。”風澤霸淡淡,正確的講他過去是和高慕同一組織的人,但現在算是也算不是。不過終究上面還是聯絡到他,並且將宋德華的相片和信息給了風澤霸。

“你們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呀,難道自己的憐憫被人當成了軟弱?”宋德華無奈搖頭苦笑。有時候沒把蛇的七寸打到那麼它就依然回反咬一口。上一次宋德華還是把事情鬧大了,所以並沒有完全將這些人剷除,而是傷其元氣而已。

但現在看來這長長的假期讓宋德華變的平凡普通的時候也使自己越來越憐憫人生,所以也有了放過他們的念頭,只傷其元氣,最起碼讓對方知道害怕。而現在卻是讓宋德華不得不對自己過去的想法感到後悔,自己究竟是不是普通市民。

被人這樣追殺和無休止糾纏始終不是宋德華的個性,而且宋德華的身邊的朋友不能擔當這樣風險。

“我們一直如此。”風澤霸所瞭解的組織原本就沒有低頭過,螞蟻雖小也不可以忽略它的威力,反咬一口才知道痛就晚了。

“你們把仰語飛安排進來也就算了,居然還不死心玩暗殺。”仰語飛的身份從第一天宋德華就知道了,有時候最親近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但目前仰語飛對他並沒有威脅力,所以宋德華一直當作不知道。他希望仰語飛最好不要出手,一旦出手以後就難相見了。 “仰語飛?八年前的小丫頭?想不到她也被派出來殺你呢?我很奇怪你怎麼還活着,那傢伙裝起可憐是男人都心軟,這也是她任務從沒失敗過的主要原因呀。”

在聽到仰語飛的名字後風澤霸的腦海浮現過去自己將要離開組織的時候遇見的一個丫頭,膽怯羞澀,但卻並不簡單的丫頭。

指染江山:攝政毒王妃 “我活着很正常呀,多少要殺我的人都已經先躺下了。”宋德華淡淡道。

“不過今天你註定是要躺下咯。”風澤霸知道,組織只有在自己人搞不定的情況下才會委託自己出手,不然自己還在享受陽光浴呢,怎麼會跑來殺人。

“小心了!”風澤霸錯過一次機會,所以現在他必須再爭取一次機會,就如剛剛的談話其實也是爲了讓宋德華的警惕性放鬆,然後自己就可以利用這一點來完美擊殺對方。

越是普通平凡的情形就越是暗藏殺機,殺手善於利用這一切資源,即便就是和你微笑都能瞬間出手。只要殺手判斷這個時候出手能完全擊殺或是增加更大的機會,那麼他就會毫不猶豫出手。

風澤霸黑的匕首從手心直接向宋德華的胸口刺去,若中宋德華是必死無疑。但事實現在風澤霸知道自己錯了,錯在低估了宋德華的實力。

根據資料顯示宋德華有點能耐但也就是有點能耐而已,但現在風澤霸知道,情報完全錯誤的。如果宋德華是有點能耐的話,那麼自己就是完全沒有能耐了。

情報信息的錯誤會一名殺手起到關鍵的作用,就如現在一般,風澤霸的匕首隻差兩寸就刺到宋德華的胸口,匕首甚至已經碰觸到衣服,但此時卻被一隻手死死拿住自己的手腕硬是動彈不得,匕首進不了分毫。

“你不是普通人!”風澤霸可以肯定的說,但也因爲如此風澤霸沒有另一步反抗的打算。當他第一招都沒能成功殺死或傷了對方,那也就證明自己的實力在對方面前簡直是太弱了,弱的即便是反抗也是多餘的。

“我從一個醫師回到現實,我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泡泡妞打打人,這日子挺好的。只不過可惜的是宋德華的生活一直都不安靜。

“呵呵,和我這樣的人,組織有不少。”風澤霸並不是組織唯一在外的人。能成立自己的保鏢系統公司背景肯定不會差到那裏,起碼當初打拼的原班人馬依舊還在,不過已經分散在全國各地,現在卻一一被召回。

“無所謂,來一個死一個就是了。”宋德華知道自己將不安靜了。

“呵呵。”風澤霸笑完直接低下了頭,卻是已經死去。原本在他手上的匕首突然插在他的胸口。

從始至終對方都像是宋德華的老朋友,和宋德華之間就如朋友對話一般。但沒人比宋德華更清楚對方的可怕和恐懼,越是能隱匿氣息的殺手就越發恐怖,換句話說剛剛若是宋德華不是有絕對的實力,那麼躺下去的就是自己,而不是對方。

地上已經有兩個倒地昏迷不醒的人,也許醒來會成爲白癡的人。而此時更是死了一個,宋德華望着地面三人,他現在必須僞造現場,要將一些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信息隱藏和消滅。

最後將事情和線索全處理好,將現場僞裝成兩人打劫另一人,然後發生爭執打鬥,最後兩敗俱傷的情景。

反正死去的殺手身份肯定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凡身份特殊的人都會有一個真實身份了一個公民身份。真實身份肯定是機密被隱藏或銷燬掉了,而公民身份則也不過是人羣裏一個很普通的人。

普通人就有被危害的時候,類似搶劫車禍什麼的,都屬於正常想象,而不是有暗殺跡象。利用這一點,宋德華可以很好的將對方的死掩飾過去。

宋德華從不認爲自己是好欺負的人,他不願意生事端不代表自己好欺負。組織似乎已經越來越過火了,這已經觸及到宋德華的底線,所以宋德華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將組織消滅掉。

夜色依舊很美,但宋德華已經卻無心眷戀這些完美,他要去做一件事情,說簡單也簡單,因爲他過去經常獨自行動完成這樣的任務。說困難也困難,許久的平靜生活讓宋德華磨滅掉了少許狼性,並且現在他要對付的是組織整個集體。

據情報和剛剛遇見的情況來講組織並不是那麼簡單,起碼不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而現在宋德華必須要給對方痛擊,不然那些人將會真正禍及自己身邊的人。

宋德華不得不說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樣的生活,即普通又不普通。自己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不愁錢不愁女人,不怕權不怕勢。宋德華感覺在這些人面子自己無所不能,因爲他的身份特殊,當一個特殊的人融入平凡的生活那是十分精彩的。

可是現在宋德華不得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畢竟平凡的生活裏也有黑暗的一面,而這個黑暗似乎已經籠罩在宋德華的頭上,在宋德華的身邊。

要想擁有自己想過的生活和需要保護的人,那麼就需要宋德華將這些陰雲霧霾全部驅散,但又不能驚擾自己身邊那些一直只能看到光明和一直享受平靜生活的人。

宋德華這次沒打算把高慕和安麗喊上,雖然他們身份也比較特殊,但卻會帶給她們一切傷害,這點不是宋德華想看到的。兩人既然已經跟了宋德華,那麼宋德華就沒把她們當外人。所以宋德華決定是自己一個人出馬,宋德華覺得夠了。

宋德華的模樣永遠不會有大的改變,永遠是一身休閒裝,走路沉穩均衡,只不過現在宋德華的手上卻多了把匕首在把玩着,站在組織的大門外。

特細名和特昌樂面對面坐在一個小房間裏,兩人喝着茶不急不慢,但兩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看着牆壁上的監控。監控裏的影象是一個年輕人,休閒裝,有些混混流氣一般站在監控的正面,時不時描向監視器並微笑。

“看來又失敗了。”特細名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心情,眼前的青年並不是那麼好解決呀。

“只是沒想到多次之後還失敗,現在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任務在外,有點實力的都已經派出去對付他了,結果似乎效果並不怎麼好。”特昌樂沉思。殺手和他們的人是組織實力最強大的兩個組織,可是他們所執行的任務都需要潛伏很長時間,也就是說要完成一個任務通常是需要時間。

只有在長時間潛伏下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務,這也是每一個殺手該知道的事情,萬事不能急。好比這一次特昌樂還派了個女殺手安插在宋德華身邊,等到關鍵的時候才發出對宋德華的最致命一擊。

特昌樂心裏的唯一僥倖就是宋德華不知道他的身邊有自己人,但他卻不知道當仰語飛第一次出現和見面的時候宋德華已經開始對她產生懷疑,並且開始調查,剩下的宋德華也只是睜隻眼閉隻眼而已,至於對方若是真的起了殺心,那麼宋德華也不會放過她的。

“對方看來是來真的了。”特昌樂能從宋德華的眼睛裏看到冷靜,這種能帶給殺手無限潛力的冷靜。而宋德華在特昌樂眼裏則是很有做殺手的天賦,甚至特昌樂已經將宋德華假設成了某一名隱姓埋名的高級殺手,國際殺手。

“來了也好,昨天不是有一批人回來了嗎?就讓他們玩玩。”特細名道,臉上卻沒有樂觀。

組織大門外宋德華就一直站着,面對着眼前的六個制服保安,曾經某些集團老闆身邊的近身保鏢,而在組織卻只是一個保安身份。

“喂,小子,你最好還是滾開點好,組織不是你說進就能進的。”上一批被宋德華收拾的人不在,似乎都已經被指派出去任務,而此時六人沒一個人認識宋德華的。

“讓我進去,活。不讓我進,殘!”宋德華很玩味,這樣的場面他已經遇見不是一次兩次。人都是靠看,相信眼睛所看到的。

表面看起來瘦小的人自然在他們眼裏毫無威脅,並且強悍去闖便更是自不量力!

“你是白癡吧!”

“隊長,他都是傻子,你一巴掌拍他出去就算了,對方應該連滾是什麼都聽不懂吧?”

“就是,這種腦子有問題的兄弟我來收拾就好了。”

六人笑了,很開心,做保安的工作其實很枯燥,宋德華今天來卻是難得的帶給他們一絲樂意。眼前的人傻,但卻傻的可愛。現實生活只要有這種人才能給別人快樂呀,也就只有這種傻子的存在才能襯托他們的精明能幹。

“你們知道豬是怎麼死的嗎?”宋德華感覺很有必要在打他們之前講點開腦子的話給他們聽。

“豬?你不是豬咯?”隊長聽到宋德華的話後笑了。

“哈哈!”

“豬是被我們打死的!” 其他五人起鬨,說真的,他們還真的不想一下子就將宋德華打跑打死,不過眼前這個傻子是個男的,男人在男人眼裏會漸漸變的醜陋起來,所以他們覺得還是把宋德華打一頓讓他滾出去好點。

“錯了,豬是被我打死的。所以你們這些豬最好不要擋我道了,我現在真的不想動手,怕一動手就停不下來。”宋德華無奈。

“哈哈哈!!”但宋德華的話卻引來六名保安的大笑,在他們眼裏眼前的宋德華很是可笑。他們都是某些企業老闆的私人保鏢呀,但憑這個身份就能讓人聞而畏懼,甚至靠近半分都不行。

但現在眼前這個矮小瘦小的人居然說出這樣的沒營養的話,那麼眼前的人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心理有問題。

保安隊長笑不出來了,因爲在他大笑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宋德華的臉龐,宋德華對他微笑,而隊長卻大笑張着的嘴巴卻合不上去,眼瞳睜大羣是恐懼,下一刻他幸福的暈了過去。

宋德華直接一拳將隊長敲暈,打人就得打頭目,這才叫震驚羣小弟。

“你這是作弊!”有保安憤憤說道。

“就是啊,太無恥了!”他們都還在大笑,宋德華就湊身上前,這種勾當就如小人一般。

“不是一般的無恥!”保安附和。

“這麼無恥的人,真尼瑪傷不起啊!”

其實他們是想不到自己的隊長居然被對方一拳頭打暈了,在他們看來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他們都是經過專業訓練出來的人,比一般人要厲害幾倍。平日裏那些人見了他們的西裝革履墨鏡的行頭都會遠遠躲開,什麼時候居然來一個瘦小子都能將他們隊長打倒了?

這完全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就用語言來掩飾他們的慌張,一度安慰自己是對方偷襲出手,卑鄙無恥。

宋德華一臉不屑,然後手一伸對着眼前的五名保安道:“一起上吧,沒用就沒用還說我卑鄙。”

“你!”

“小子,你嗎的找死!”

五人被宋德華激怒了,剛剛他也不過是靠偷襲和運氣才把自己的隊長打暈的,現在卻囂張起來。這讓五人無比憤怒,雖然他們心裏都知道普通人的一拳頭絕對不可能使自己的隊長暈倒,但現在他們卻寧願相信宋德華是偷襲和僥倖,同時依舊對宋德華不屑,但帶着憤怒。

啊!啊!

隨着一連幾聲慘叫聲,宋德華已經來到組織大門內,而在他身後則是躺了六個保安,一動不動。

“操,就知道吼我,卻又不禁打!”宋德華拍了拍手,剛剛他是一巴掌一個煽暈他們的,煽一個暈一個。嘴巴臭的人就得煽,狠狠的煽。

“等你很久了,對付那六個保安從開始到現在你居然用了三分鐘……看來上面對你的估計和評價有誤嘛!”宋德華剛進大門迎面就走來一個赤裸上身的男子,邊走邊看手錶,一臉輕鬆的模樣。

“你懂個屁,剛剛我和他們墨跡!”宋德華最不喜歡別人詆譭他了,詆譭他就如懷疑他男人能力行不行一般。

“廢物就廢物,解釋那麼多做什麼呢?放心,我不會一下就搞死你的,我會慢慢搞!”赤裸上身的男子很自信道,在他眼前的宋德華確實對他沒半點威脅力,即便有也是打倒那地上六個保安的威脅力而已。

“奶奶的,那就不廢話了,幹吧!”宋德華翻白眼,眼前的人似乎很着急來送死呀,宋德華只好成全他了。

“我也不喜歡廢話,就如你剛剛講的那些就是廢話,無……”來人無能兩字還沒講完突然肚子吃痛,等他低頭看去的時候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和自己距離有六米遠的人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前,而自己的肚子則是實實在在捱了一記!

身子倒飛,赤裸上身秀出完美身材的男子直接飛了出去,落地,暈倒,毫不拖泥帶水。

“我去年買了個表的!”宋德華吞口水,原本肅靜的殺氣也散去不少,取代的則是惱怒和奮青一般的怨恨。

“帥哥,你把我家哥哥打倒了,你真壞!”宋德華的怨氣剛消去一點卻是迎面來了個絕色美女,正扭着性感翹臀向宋德華走來。

美女傾國傾城,嫵媚動人,而宋德華則是楞楞的望着美女發呆。和美女想象的一樣,每有男人能抵擋住她的嫵媚,任何一個男人在見了她之後就開始心不在焉,接着就癡迷無比。

只要再耍點手段,很快眼前的男人就會唯命是從,一舉一動都受自己影響。到最後美女就會突然出手,瞬間將對方殺死。所以美女有個外號,蛇羯美女。

蛇羯美女內心得意,因爲眼前這個被他們隊長說很厲害的男人和其他男人一樣,已經被自己的嫵媚和絕色迷住了,接下來自己再施展幾分姿色,那麼對方死也只不過是遲早的事了。

“我漂亮沒?”美女一隻手半掩自己的臉,對着宋德華投去幾分動情道。

“漂亮!”宋德華一臉癡呆,完全沒美女迷住了。

“性感不?”美女雙手從自己的白皙脖子開始撫摩,經過高挺酥胸,到蠻腰,再到大腿,那穿着黑色絲襪的性感大腿。

“性感。”宋德華依舊癡呆木滯,隨着美女說什麼而自己說什麼。

“想摸我不?”美女眨眼,風俏萬分。

“想!”宋德華站在原地就這樣看着對方,口微張,如有口水外流一樣。

將軍夫人惹不得 “真擁有我不?”美女突然用小手拍了拍自己的翹臀,然後一副性感無比享受的模樣,還小聲的啊了一聲。

宋德華雙眼冒火了,喉結狠狠蠕動着,全身血液沸騰起來,臉也微微紅潤。

“想嗎?”美女半閉着眼睛,風騷無比,已經來到宋德華的面前不到半米的距離,甚至頭已經開始探到宋德華的面前,幾乎臉貼臉。

美女這一說話口中的蘭味頓時噴的宋德華全臉都是,那氣息就如毒藥一般在蠱惑着宋德華的內心躁動去來,告訴宋德華要親她,吻她,強了她!

“想不想嘛?”美女一改原本的熟女風情突然嗲聲道,雙手已經從宋德華的肩膀開始向下摸去。

“想……”宋德華感覺說話的不是自己的聲音,而是來自自己靈魂的聲音。那是充滿渴望的聲音,是久經地獄而甦醒的聲音。

“那就去死吧!”美女突然一改原本的溫柔和微笑,語氣瞬間冰冷,接着雙手化捏狀向宋德華脖子劃去。

“咦?”美女驚訝的看着自己的雙手,居然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被另一雙手勞勞捉住,令她動彈不了。

“是你?!”美女怎麼也想不到在她面前已經完全被自己迷惑並且接近半催眠的宋德華還有反抗力,而且看他那清晰有神的眼神似乎在告訴她,自己一點也沒受到影響。

“不是我還有誰? 我見眾生皆草木 親。”宋德華微笑,不得不承認對方很漂亮也動人,但對方應該先調查下宋德華的身邊都有什麼人,高慕和安麗也是絕色美女呀。對於一個身邊都是美女而且還上過美女的宋德華來講,再漂亮的女人也是有限度的。 曾想愛你到白頭 吃豬肉經常吃都會膩,更別說只是一個只能看卻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時候美女是被人家摸的,關自己屁股事。

“你,你沒被我催眠?”美女難以置信,她利用美色從來沒失敗過,當初爲了讓自己更動情可是親身和男人體驗過風雲顛倒,龍鳳呈祥的舒服感覺,也購買了無數av學着裏面的女主角學習更動動情誘惑的模樣和表情。

所以她一路凱旋而歸,只要是男人,她都能迷死對方,連女人她都有一套。而且剛剛宋德華表現出來的樣子確實已經處於催眠狀態了,可是現在對方一點事也沒有,而且很清晰,這讓美女震驚。

當一個人對自己的信心和能力達到頂峯的時候,突然被人摔落在地,這種感覺讓美女瞬間覺得自己好假。

“我又不是處男了!”宋德華說了句讓美女捉摸不透的話。

對方是不是處男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和自己的催眠和美女誘惑有什麼關係?正因爲不是處男才更好誘惑呀,只有知道腥的貓才偷吃,才更渴望激情,然後自己的成功機會就倍增。

“你不是處男和我有什麼關係?”美女始終不明白自己爲什麼今天會失敗,開口問道,如果知道那一點,那麼以後她就可以改,直至自己依舊完美秒殺任何一個人。

“所以不渴望女人呀。”宋德華很天真道,自己又不是動物,難道見一個上一個?剛剛見對方勾引的自己那麼辛苦,宋德華只好假裝被對方誘惑而已,演戲是人們最基本的東西。 “你撒謊!!”美女尖叫。她敢保證每有任何一個男人會嫌女人多,見到美女不想上。即便是那些四五十歲的老頭都要包情人情婦,何況眼前這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所以美女堅信對方在捉弄她。

“撒謊有的吃?”宋德華鬱悶,眼睛剛好瞥在美女胸口上隨口道。

“你,你!”美女楞是接不下話,對方太無恥了。

“你若是想殺我,你得好好練上了幾十年,你若是想做我情婦那就免了,你說你沒濫j我死都不信的。”宋德華不相信一個玉女能演蕩婦演的帶着催眠作用。

“我自然要殺你!”美女猙獰一笑,腳下高跟鞋直接從下往上撩,對着宋德華的下體就猛踹上去。

“我c!”宋德華一看還得了,猛的一驚翻身就向一邊跳去,那女人這一腳可是斷子絕孫的,由不得宋德華不震驚,女人能有那麼恨的,絕對是個刁鑽的女人。

“臭男人,你去死吧!”美女直接緊追上去,那是所有男人的弱點,女人都知道。

宋德華翻身過去後雙腳點地卻是重新迎着美女正面上去,這讓同時追上宋德華的美女和宋德華直接貼在一起,一時美女驚慌想出手都動彈不了,身體貼在一起根本就無法動手。

“女人是女人的身體,可是心腸太壞了。”宋德華感受到胸前的軟柔,然後瞥了眼美女道。在這裏的人有那個是簡單的?所以宋德華出手了。

美女只看到自己眼前一黑,接着脖子一痛卻是硬被宋德華一掌劈了下來,接着直接暈倒在地。宋德華這招就叫辣手摧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