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半天我才安慰她。

“走吧,我們先回去!”

小蝶點點頭,起身整理整理衣服,然後挽着我的手。

我不知道前路如何,但是這一刻我只想我身邊的人好好的活着,父親,三爺爺,小蝶,兒子……

就在我回到家的時候,竟然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張亮,八兩叔,還有就是葛青峯,叢峯等人都來到了村裏,這一下子村中有些住不下了,至少我們家住不下。

我一回到家,換了衣服,父親便將拉倒了一邊小聲問道:“森兒,一下子來這麼多人,我們家都住不下了,要不吃了飯你去三爺爺那邊,看看三爺爺能不能安排幾個!”

我點點頭,看着父親那一臉的淳樸,和我小時候看到的父親是一模一樣的,開始爲什麼我的腦子裏一直都有種錯別。

在狀元村,狀元橋上看到提着一盞燈的父親是眼前這個沒事燒着旱菸,整日都可以一言不發的父親嗎?

看着父親那佝僂的背影,我心中一團亂麻。

奶奶既然能夠籌劃一切,那麼父親會不會也在奶奶的籌劃之中。

大家一起吃了晚飯之後,八兩叔便將我拉倒了一邊說了他們的住宿問題,因爲這次他們都是開車來的,所以很多的設施都是齊全的,吃了飯之後,八兩叔便開始在我們家旁邊開始搭起了一個帳篷。

這個時候我纔想到了我們家的後面還有着幾間老房子,要是修修補補,應該還能住人,於是在老爸坐在屋門前的石坎上抽旱菸的時候我湊了過去。

當我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老爸的態度極爲的強硬,一口拒絕,說那幾個屋子是當年我奶奶說了千萬不能動的,還說了我奶奶還住在裏面,任何人都不能去打擾。

從小老爸什麼都是依着我,所以我一聽老爸如此強硬的態度就知道這件事不會成,索性作罷了。

天完全的黑了下去,我一個人打着手電便朝着三爺爺家走去。

白天的事情讓我更加的想要和三爺爺談談,畢竟三爺爺在聽到是奶奶安排我和小蝶的婚姻之後,便完全不敢反駁,還直接去推掉之前說好的婚事,看來三爺爺知道很多奶奶的事情,說不定能問出點什麼。這一次一回到村子,我便感覺身邊的人都怪怪的,先是我認爲可能是個神祕高手的父親表現的完全是個常人,再是小蝶去古水河便斬斷世代因果,卻是要帶着我,難道就是爲了借我血脈的力量嗎?最後我感覺現在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到了三爺爺,難道三爺爺也是和奶奶一樣,是個大能人?

(本章完) 從我們家走到三爺爺的家中,只要三分鐘,可能晚上得多一分鐘看路。

我打着電筒從我們家沿着長長的小道便朝着三爺爺家走去,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竟然走到了我們家的祖墳地去了,我們家的祖墳在土門村的邊緣,靠近了古水河。

我打開電筒一眼便看到了我的眼前立了一塊碑,這塊碑我最爲熟悉了,因爲每年爸爸都會帶着我來祭拜,這些祖墳葬的都是我們家的先人,三爺爺說我們祖上還是出過幾個牛人,還有一個差點當上了皇帝,小時候的我就當做笑話聽了。

此刻我正站在我們家祖墳的面前,在我的眼前少說也有十來座墳,三爺爺小時候告訴過我,我們家也是在清代末年才搬到這裏來的,只是那個年代吃口飽飯都難,所以祖上的人大多都沒有活過三十歲,有幾個更是在剛剛結婚生了孩子便餓死了。

對於那個年代的歷史我不便評論,但是我非常的同情那些年代的人們,他們之中那些活到現代的是見證了一個真正新時代的誕生。

我不用看就知道在最前面的這墳便是我那根本就沒有見過的爺爺。

我看着上面的那娟秀的字體,聽三爺爺說這碑文當年是我奶奶親自刻上去的,因爲奶奶是當時比較有名望的陰陽先生,所以奶奶刻的碑文也引起了很多人前來觀看,但是爺爺的碑文卻是沒有人能夠看得懂,因爲碑文上的字全部都是古字,而且不是一般的古字,乃是父親小時候交給我的那些古字,不過這種古字還有一個人認識,那個人就是三爺爺,我深深的記得小時候有一段時間父親不在家的時候,都是三爺爺教我,想到這裏我越發的覺得或許三爺爺是個非常牛逼的人,只是以前我一直忽略了,還有就是因爲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有這個世界還有這樣神奇的一面,故而也並沒有懷疑過什麼。

可是這一次,從我第一次進入陰間公寓,從我在狀元村遇到了鬼王開始,我便開始懷疑父親,而我回來看到父親之後,我突然覺得父親似乎只是一個幌子,而真正隱藏在父親後面把舵的人是三爺爺。

我看着眼前的碑文,我不禁皺起了眉頭,上面有很多的字我都認識,大概就是和一般的碑文一樣寫着家族的人名,在碑文的末尾有一個靈字,這個靈字是一個異體字,就算是不寫成這種古文字恐怕也沒有幾個人認識。

但同時這上面依舊有很多的字我不認識,比如我爺爺的名字,我便不知道叫什麼。

站在那墓碑前,我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禮,然後便要離開,因爲我心中越發的覺得三爺爺身上似乎有大祕密。

可就在我要轉身的時候,突然之間我看到了整個石碑都顫動了一下,然後從這個石碑後面探出了一個巨大的頭顱。

我渾身一顫,退後十幾步,都沒有站穩。

手上的手電瞬間被這一嚇直接掉在了地上。

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蛇頭,而且這個大蛇我見過,就是在那神祕的棺洞之中見到的那條大蛇,當時它走的不明不白,感情是跟着我回到了我的家。

“你,你……”

繞算我心理素質再強大

,在這個時候恐怕也是難以承受,因爲眼前的這個大蛇太過於驚悚了,又是在我家祖墳地裏,我如何不怕。

那條大蛇將緩緩的朝着深處巨大的頭顱,他的頭顱比我前些天我和呆爺見到的那條蛟龍還要大,而且這條蛇此刻渾身都是一股股黝黑的光芒,帶着一股陰冷的風,讓我整個身體都是冷颼颼的。

“孩子,你怎麼到了這裏?你可是來找我的嗎?”

大蛇的聲音依舊是那麼的慈祥,我聽着心中緩緩的放鬆了,身子依舊有些不自禁的顫抖着站起來,看着眼前的大蛇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會到了這裏,我是來找三爺爺的!”

萌妻高高在上 “你三爺爺?”

大蛇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驚疑,我看着眼前的大蛇,努力將心中的那種恐懼拋開,從上次我便能夠看出這個大蛇不會傷害我,而且似乎還認識我一樣,可是爲什麼躲在我家的組墳地裏呢?

難道就是單單因爲我們祖墳這塊地乃是一塊風水寶地。

我家祖墳地,是奶奶親自看的,三爺爺告訴我,原本我們的祖墳不在這裏,是我奶奶後來纔看中這塊地方的,這裏原本是一個水潭,最後因爲奶奶一句話,村中的人便合力將這個地方填了,然後將我們家的祖墳完全的遷了過來。後來爺爺奶奶離開了村子,幾年之後只是奶奶一個人回來,他說爺爺在一次降魔之中死了,只是剩下了一個頭顱,所以最後便將爺爺的頭顱埋在了這裏,並且親手爲爺爺刻了碑文。

後來幾年之後奶奶也走了,不過奶奶的墳卻是沒有在這裏。

正如之前父親說的那樣,奶奶一直就在我們屋後面的那幾間坍塌的小房間內,父親說我都是在那個小房間出生的呢,只是從小時候父親便不准我進入那裏,甚至還在周圍都砌上了磚。

“嗯,我開始原本去三爺爺哪兒,卻是稀裏糊塗的走到了這裏。”

我如實回答。

那條大蛇緩緩的吐出了蛇信,然後道:“你這些天是不是都沒有休息好,你三爺爺的應該是走這條路,一直往前走,然後拐個彎就到了呀!”

眼前的這條大蛇說話之間還用自己的蛇信指路,我心中猛地一顫,爲什麼它知道的這麼清楚,難道它……

關於老房子之中有大蛇的說法,我可是從小就聽。 長生大秦 就是說要是假如你家的親人去世了,他會便成蛇回來看家,特別是現在那些家中都沒有人的屋子,都會有一些你去世的親人回來爲你看着家,這些蛇你無論怎麼打它們,它們也是不會離開,自然他們也不會傷害你。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看着眼前這條大蛇,再想起第一次在那棺洞之中見到的時候它對我說的話,這會兒又出現在我家的祖墳上,還對三爺爺家如此的清楚。

它究竟是誰?

就在我剛要發問的時候,眼前的這條大蛇卻是突然咳嗽兩聲,頓時一股狂暴的陰風讓我不得不閉上眼睛,等風過我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卻是早已消失了大蛇的蹤跡,我連忙從地上撿起手電,然互朝着碑文的後面衝去,可是這會兒我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只看到了一排排整齊的墳墓,甚至連一點兒陰氣都沒有了



這一刻我心中更加的生疑了。

這一切到底預示着什麼?

我有些苦惱,就在我轉身準備朝着三爺爺家走去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慘叫。

這個聲音。

“三爺爺……”

我當即轉身朝着聲音發出的地方而去,我跑了兩步,便看到了三爺爺跌倒在了我家祖墳所挖的一個排水的溝渠裏,而這會兒的三爺爺已經昏迷過去了。

“三爺爺……”

我接連喊了幾聲,也沒見三爺爺說話,我連忙背起三爺爺便朝着三爺爺家的方向而去。

五分鐘之後我回到了三爺爺家,拉開點燈,然後將三爺爺放在牀上。

這會兒的三爺爺整個臉部都開始泛黑,身上滿是泥土。

“三爺爺,三爺爺……”

我喊了幾聲,然後便用力的掐人中,可是當我的手放在三爺爺的鼻息之間的時候,瞬間我仿若雷擊。

三爺爺竟然沒氣了,我連忙抓住三爺爺的手,三爺爺的手這一刻竟然不斷的變冷,寒冷徹骨。

三爺爺這是怎麼了?

我連忙給老爸打了一個電話,老爸雖然不喜歡說話,也不喜歡接受城裏面的事物,但是電話還是有一部,不過是老人機,平日裏也只是接接我的電話。

“爸,快過來,三爺爺……”

“你三爺爺怎麼了?”

“三爺爺死了!”

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我頓時眼淚不止的唰唰流下來。

我突然想起了小時候那個風水先生給我的預言,我是個不祥之人,走到哪裏都會害死人。

這一刻我看着那躺在牀上的三爺爺,其實在今天早上我就已經感覺到了什麼,三爺爺出門的時候我想過要阻止他,我卻是猶豫了。

會不會在三爺爺出門的時候我阻止了他,他今天就不會摔倒了。

三爺爺滿身的泥,肯定是在從古水河過來經過祖墳的時候踩虛了,才摔成這樣,然後當時我又着急,所以纔會導致三爺爺的死。

這會兒我不斷的按着三爺爺的胸口,想要三爺爺快點活過來。

可是三爺爺的臉越來越黑了,而且我甚至都感覺到了三爺爺的胸口都開始僵硬了,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是人死了也不可能這麼快身體就僵硬吧。

我連忙用被子爲三爺爺蓋好,這一刻我真的是慌了。

好久我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躺在牀上的三爺爺,滿臉的淚水。

如果說這個世上除了父親的話,就只有三爺爺是我最原本的親人了,從小開始教我認字,每天都爲我留好吃的,學校的同學都不和我玩兒,三爺爺就每天陪着我玩,那便是我的童年。

想到了曾經趙半仙爲我解釋五弊三缺的時候說到過奶奶死後爲我謀劃,絕對是生前就開始,不但搭上了奶奶自己的命,還搭上了我母親的命,以後必定也會搭上我父親的命。沒想到我命劫到來之前,一回到家鄉的第一天便剋死了三爺爺!

我心中亂極了,滿眼的淚水已經讓我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事物……

(本章完) 等到老爸和小蝶他們趕到的時候,我已經蹲在地上哭了許久。

當我確定了三爺爺的死之後,我的心中完全的亂了,心裏防線也是瞬間崩潰,要知道三爺爺可是我小時候最親最敬的人,可是就在我的面前慢慢的失去了生機,這讓我的確難以接受。

來到我的身邊,小蝶緊緊將我抱着說道,這一切都不怪我。

父親站在三爺爺的面前,他和平時一樣,並沒有多說話,只是爲三爺爺蓋好被子,然後便走了出去,估計是將三爺爺死的這個消息告訴家家戶戶,畢竟三爺爺在土門村甚至臨近的幾個村都是有着極高的威望。

所以三爺爺的死對於整個村子來說是一個重大事件。

直到凌晨的時候,我才清醒過來,這個時候在八兩叔的幫忙下,已經爲三爺爺換好了衣服,並且爲三爺爺點燃了長明燈。

我站在三爺爺的面前,看着眼前的三爺爺,那一臉的烏黑,讓我的心中有些不解,按照道理說在這個村子之中應該暫時沒有什麼妖魔鬼怪出來活動吧。

五弊三缺,鰥寡孤獨殘,錢命權。這是前幾個月趙半仙告訴我一個有所成的陰陽先生必須要經受的,五弊三缺缺其一便能開始窺測天機,而我卻是難逃五弊三缺,命格如此,我該如何逆轉。

八兩叔曾經也說過,命運天註定,任何人都不能改之,除非是那種真正貫穿陰陽師纔有機會改變,當然這只是一個傳說。

如果三爺爺的死真正的是因爲我的話,那也就是說下一個就是父親?

一時之間我的心猛地懸了起來。

在我的身邊小蝶一直不離不棄,我轉身走到小蝶的面前,然後將頭完全的靠在她的肩頭,小蝶緊緊的抱着我,並沒有說話。

凌晨三點的時候,我看到了拖着一身疲憊回到家中的父親,八兩叔在看着三爺爺的屍體,而我被呆爺幾個架了回來。

“爸……”

坐在屋外的石坎之上,看到老爸回來我連忙站起喊了一聲。

清冷的月光之下,父親一臉的蒼老,嘴裏銜着劣質的紙菸,然後走到我的身邊,和我並排坐着,然後猛地吸了幾口,將那紙菸吸到了底,接着從兜裏掏出了旱菸,開始熟練的捲起來,點燃,吸了兩口,吐出讓我有點反胃的旱菸煙氣。

我們父子倆坐在門口,一直盯着天上看,那輪清冷的月光周圍沒有一顆星辰,就如是一個從小孤獨的人,沒有任何的光點襯托。

“你三爺爺死前有沒有說些什麼?”

我搖頭。

父親吸着煙,眉頭皺的更緊了,然後伸直了一下那估計是走累了的腿又接着道:“今天一天我都沒看到你三爺爺,剛纔我去風嬸兒家報喪的時候,你風嬸兒說他今天下午的時候就看到了你三爺爺一直在我們家墳地裏轉悠,她還上去打招呼,不過你三爺爺卻是沒有理她。”

“三爺爺沒事去我們家祖墳幹什麼?”

我的心中猛地一顫,突然想到了那出現在祖墳碑文之後的大蛇,難道三爺爺的死還與我家的祖墳有關不成?

“不知道,你還沒有回來的時候,三爺爺就私下給我說過了,他沒幾天好活了,我當時還

以爲你三爺爺在開玩笑,沒想到卻是被他自己說中了。”

我的心中一團迷霧,三爺爺也和我說了相同的話,能夠感知到自己壽命的終結,三爺爺恐怕真的是一個大能人。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爸,小時候我學習的那種古字,是不是你三爺爺教你的,就是爺爺碑文上的那種古字。”

我問出了一個我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問題。

父親的搖搖頭,然後苦笑一聲道:“這個是你奶奶教我的,不過我的印象不深,都是小時候做夢夢到的,不過我學得很慢,不像你幾個月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學會了,好像我記得你三爺爺也會,怎麼?你三爺爺的死,和這些字還有關係?”

父親轉頭看着我,我看着眼前的父親,口裏銜着旱菸,一件早已汗臭的襯衣,下身一條破破舊舊的西褲,腳上穿着沾滿了泥巴的黃膠鞋,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高人。

我搖搖頭。

“只是想問問,三爺爺怎麼就會……爸,我總感覺心裏不安。”

父親坐在那石坎子上,半天沒有說話,只是悶着頭吸菸,等我再想問問三爺爺私下還有和他說過什麼話的時候,父親已經靠着門檻睡着了。

我將菸斗從父親的嘴裏取出,然後將上面還沒有吸完的旱菸抖落在地上,放到父親的兜裏,這才進屋拿了一件衣服,爲父親蓋上。

坐在父親的身邊,藉着那清冷的月光,我看到了父親那蒼老的容顏,那張臉龐在月光的映襯之下蒼白至極。

我還記得父親有兩大忌諱,那就是水火,下雨天從不出門,家中一般不點燈,雖然我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但是每個人都有點個人癖好和毛病,我便將父親的這兩大忌諱歸結爲了父親的個人毛病。這會兒看到父親的臉,我突然心中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似乎我身後有着一隻代表着死亡和審判的大手,這一刻紛紛的都朝着父親抓去。

我的腦子裏出現了三爺爺那慈祥的笑容,父親那摸着我的頭,憨笑不說話。

這隻代表着死亡的大手這一刻瘋狂的伸向了躺在那裏的父親……

“不!”

我突然大吼一聲,豁然驚醒。

已經是早上,小蝶坐在我的旁邊,爲我體貼的蓋好一件大衣,這件大衣我記得,是昨晚我蓋在父親身上的妮子大衣。

“爸呢?”

我猛然坐起,自己竟然躺在家中的牀上,我昨晚不是一直都在屋外的石階上嗎?

“叔叔去三爺爺家了,三爺爺的兒子一大早就回來了,這會兒正在操辦喪事。”

我按住自己的頭,頭疼至極,興許是昨晚吹了冷風,有些感冒。

心中想到了昨晚看着父親產生那讓我恐懼的感覺,昨晚是三爺爺,也就是說下一個便是父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