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在秦慕年及時開口,「菲菲,我知道瞞著你不對,但醫院那裡確實危險,你現在又懷著孩子。」

「不如這樣,我們先給阿卿打個電話,問一下那邊的情況,然後我們再去好嗎?」

原本以為秦菲會油鹽不進,不料她乖巧地點了點頭。

就在秦慕年準備打電話的時候,秦菲又急忙阻止,「還是算了,萬一他現在睡著了,或者是有人偷襲他,打擾他了怎麼辦?」

秦瓊的嘴角再次毫無徵兆地抽了一下,眼前這個小妮子是懸疑片看多了吧?

爹地放開我媽咪 「哥,你們也早點回房休息吧,我相信阿卿一定能夠化險為夷的!」 不後悔相愛 說完,秦菲就轉身走了。

「秦菲,你可不許一個人跑出去,別忘了你現在有孕在身。」秦慕年還是不放心地叮囑了一句。

秦菲回眸一笑,「放心吧,我就算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也會顧忌到雙胞胎的。」

秦菲走後,秦慕年和秦瓊又陷入到短暫的懵逼狀態。

「這是什麼情況?我沒有出現幻聽吧?」秦慕年懵然地看著空蕩蕩的旋轉樓梯。

秦瓊自然知道秦慕年為何會這樣,其實他也是今天才知道秦菲懷的是雙胞胎。

雖然不知道秦菲為何要讓醫生幫她隱瞞,但是只要是秦菲想做的,他都可以理解。

「秦哥,恭喜你啊,一下子又多了兩個外甥。」

秦慕年看著秦瓊真誠的目光,欣慰一笑,「謝謝你,這段時間辛苦你們兄弟了。」

沒過多久,秦慕年就接到了手下的報告,說醫院裡出現了幾個不明人士,形跡可疑。

他們大概是想要徵求秦慕年的意見,看是不是即刻逮住那幫嫌疑人?

秦慕年命令他們在不打草驚蛇的前提下,逐一擊破,最好不要驚動醫院的工作人員。

不到五分鐘,秦慕年安排的手下便將形跡可疑的人員給制服了。

聽到最新的報告,秦慕年和秦瓊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可是直覺告訴他們這件事似乎沒有那麼簡單。

倘若真的是有組織有計劃地前來刺殺,那些人應該不會這麼容易被抓到,最起碼幕後黑手不會做這麼容易就被看出破綻的事情,除非是為了瞞天過海……。

不好,潛伏在秦瓊病房內的東方玉卿有危險!

這個念頭一閃過腦海,秦慕年全身的神經立刻就緊繃了起來,他恨不能即刻、馬上衝進醫院病房。

此刻的秦慕年是真心懊惱自己沒能親自蹲守在醫院附近,以至於現在無計可施到只能幹著急。

與此同時,秦海用百米賽跑的速度衝進了醫院。他見電梯門關著,也不搭乘電梯,直接跑進了樓梯。

而此刻,一個穿著護士服,帶著口罩,形跡可疑的女護士正緩緩推著葯車往東方玉卿所在的病房內走。

看見有護士推門進來,東方玉卿覺得有些驚訝,因為負責值班的那個護士剛剛才來看過他,照理說醫院不會這麼快就安排護士過來查房。

他狐疑地看著全副武裝,正轉身要關門的護士,腦中突然猜到了什麼。

雖然這個女護士蒙著臉,東方玉卿看不清楚她的五官,可是他認出那雙眼睛了,那是跟他有著同出一轍的眼睛!

一個辦了喪禮的女人,為何還活著?

莫非當時的毀容是為了掩人耳目……東方玉卿不敢再往下想,緊張得手指緊緊的捏著身下的床單,與此同時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東方婉兒轉過身來,看見秦海這個樣子,就猜到自己已經被對方識破了身份,乾脆也就不繼續偽裝了。

接下來就看到東方婉兒摘下了口罩,對著床上的男人詭異一笑,「秦海,你沒想到還能見到我吧?」

說著東方婉兒緩緩朝病床走來,看見床頭柜上的果籃里的水果,沒有絲毫減少的痕迹,她又是冷笑一聲。

「沒想到你還挺聰明的,竟然沒有吃那些注射過毒品的水果。不過沒關係,現在我親自出馬,就算沒有這些水果的幫忙,你也活不過今晚。」

東方玉卿聽了,這才恍然大悟。

儘管已經清楚了東方婉兒的險惡用心,但他依舊想確認一下。

眼看著東方婉兒漸行漸近,東方玉卿偽裝出驚嚇過度的樣子,驚慌開口,「你真的是東方婉兒?你既然沒死,為什麼不回去找你哥?你要知道,當初聽到你的消息后,我們大家都挺難受……」

不等東方玉卿說完,東方婉兒就急著打斷他的話。

「別跟我提那個渣男!要不是因為他,秦菲那個小賤人怎麼可能死裡逃生?這一切都是因為秦菲,我要殺光圍繞在她身邊的男人,最後讓她身敗名裂!」

東方玉卿聽了,頓時被東方婉兒的無恥邏輯弄得無語了。

事實上不管是秦瓊也好,秦海也罷,人家根本什麼都沒有做,東方婉兒怎麼就把所有的過錯怪在人家秦海的頭上?

不過聽東方婉兒的稱呼,應該是把秦瓊錯認成秦海了。

看樣子,大概是因為秦海是秦菲的經紀人,這才惹禍上身的!

東方玉卿剛想說服東方婉兒放棄刺殺的行動,卻被對方打斷了,「你最好不要狡辯,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東方婉兒的精神狀態本來就不穩定,看見病床上的男人壓根沒把她當回事,情緒就急速波動起來。

毫不誇張的是此刻的東方婉兒已經陷入了癲狂狀態,雙眼猩紅,舉起手上的砍刀就朝著病床衝過來。

東方玉卿出於本能的從病床上下來,站在那裡等著東方婉兒的攻擊。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病房門被踢開了,陰沉著一張俊臉的秦海出現在門口。

他看見這一幕,眼中的驚詫一閃,整個人便像迅捷的豹子一樣,朝著東方婉兒撲過去。

東方婉兒的身手還不錯,跟秦海打了好幾個回合,這才被制服。 對方昊天的劍法,蘇青璇可以說是最了解的,因為她等於是方昊天在劍法上的師傅。

方昊天的劍有現在的造詣,跟蘇青璇將蘇家基礎劍式教給方昊天有很大的關係,蘇青璇功不可沒。

此時看到方昊天一劍刺出,暗含萬千劍招,一劍則是一套絕世劍法,她看得內心震憾。

她為方昊天有現在的造詣而喜,與有榮焉。

然而方昊天的劍快,那假宗主的速度卻更快。

只看到假宗主身影微微一閃,便飄忽無比的避開了方昊天這一刺。

「好快。」方昊天內心頓時劇震,「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大勁敵。」

咻咻咻……

長劍翻飛猶如幻影,帶著一武道的奧妙籠罩席捲。

假宗主身影飄忽不定,身影變幻莫測,方昊天的劍再是如何的快與神妙,居然一劍都刺不中,連假宗主的衣袂都摸不到。

「你的劍太慢了!」

假宗主突然出聲說話,同時瞬間迫近,他的手化為了手刀直接向方昊天切割過來。

方昊天雙眼一米,十八把魂劍瞬間殺出,十八把劍合為一體接住了假宗主的手刀。

十八把魂劍一下子散開,但方昊天手中的赤霄炎龍劍卻刺到了假宗主的喉嚨前。

「這才有點意思。」

假宗主手指輕輕一撞便將赤霄炎龍劍彈開,然後手順勢前探就抓向方昊天的喉嚨。

但剛抓到一半,假宗主的眉頭就突然皺了一下,然後突然側移,手抓朝虛空抓去。

轟!

假宗主的手似乎抓到了什麼,空中頓時爆發驚人的氣勁,空氣扭曲的厲害,似乎無數空間瞬間塌崩。

「這是什麼攻擊?」

假宗主眼神驟厲,多了一抹警惕。

方昊天的劍可見,假宗主還不覺得怎麼樣,但剛才那種突然而現的無形攻擊而且力量強大的驚人,引起了他怕警惕。

「他竟然能感應到我的魂印,法相境五重果然不同凡響。」方昊天暗中吃驚,「他的速度快,力量大,感應力也很強,確實是大勁敵。但這樣的勁敵打起來才過癮。」

方昊天為假宗主的強大而暗驚,對方的強大超出他的想象。

但他有依仗,所以不懼。

如此強大的對手,正好用來磨歷他的法想境修為。

假宗主身法飄忽不定,手刀鋒利無比,變化無窮。

方昊天魂劍與赤霄炎龍劍配合,兇悍暴力。

「轟轟轟……」

兩者在空中激戰,不斷有威壓襲下,嚇得下方的人都不斷後退,最後所有人都退到了大廣場的邊緣。

噗!

方昊天的劍突然削中了假宗主的手臂,但假宗主的手刀卻也在方昊天的肩膀上削了一記。

兩人身上都是一下子有血滲出。

「可惡,竟然傷了我?」

假宗主一受傷就發怒了,手刀更加瘋狂,他不斷逼近方昊天,近身搏殺,手刀狂揮,不斷的攻擊,他一付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方昊天殺死的架勢。

方昊天也是打得興趣,仗著身體強度並不比對方差而連連搶攻。

兩者互不相讓,拚死搏殺,越打越激烈。

下方的人,不管是忠於天悲宗的人還是剛才選擇臣服假宗主的人,看得都是眼花繚亂。

一些悟性高的人都感覺大有收穫,以前遇到的一些瓶頸都不斷解開。

哧啦!

假宗主的打法突然改變,手刀化抓,超過五米長的爪子快如幻影,極為鬼魅的抓向方昊天。

「嗡!」

方昊天雙眼一眯,悍然揮劍。

十八把合一的大魂劍再度出現,與赤霄炎龍劍一起迎上假宗主的巨爪。

但這一次方昊天再有新手段出現。

轟隆!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看到先是一把劍平空出現,隨後虛空皆是劍。

一劍帶萬劍。

方昊天動用了斬天神劍圖。

「什麼?」

假宗主看到身周突然出現一萬把劍,每一把劍都帶著凶戾的殺氣,都是無比的強大,似乎每一把劍都透漏著可以將他滅殺的氣勢,他終於色變。

而下方的人,也是都震驚到了極點。

不要說別人,就是熟悉方昊天的蘇青璇和容雁冰等人也都是一下子瞪大了眼。

因為沒有人見過方昊天這一手。

萬劍騰空,萬劍齊發。

這才是真正意義的萬劍齊發。

劍鳴凄厲,每一把劍的劍意似乎都凌厲到足可貫穿天空。

而且這一萬把劍出現后並不是靜止的,每一把劍似乎都有著不同的變化,在空中如同彩蝶飛舞,無數恐怖的空間在其間閃現。

如此畫面,當真震憾人心。

但沒有人知道,不要說他們震憾,就是方昊天自已看到此時萬劍齊出的場面他自已都很震憾。

他彷彿再度站到了天元劍仙屍身所在的那個劍海世界中。

嗖嗖嗖!

假宗主在虛空之上閃的更快了,他的身法真如閃電,真如鬼魅。

只看到一道道虛影在劍縫中穿梭,五個呼吸的時間左右假宗主就從萬劍圍殺之圈中脫身而出。

他盯著方昊天,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問道:「這是什麼劍法?」

方昊天沒有馬上操控萬劍追擊,而是靜靜的看著那假宗主。

他不動,心念不動,劍也不動。

方昊天也沒有馬上回答那假宗主的話,而是在細細體會剛才真正操控萬劍實戰的那種微妙感。

他不動,萬劍也不動,就這麼靜靜的懸浮在他的身周。

就這種不動,下方的人都感覺到了無窮的壓力,那假宗主的臉色也是越來越凝重。

不動的方昊天,卻不斷散發出更加可怕的森然劍意。

他似乎正在跟這一萬把劍融合,彷彿他則將變成了一萬把劍,又似乎這一萬把劍就是方昊天。

「不可思議。」天悲宗大長老諸凱歌忍不住驚嘆,「一個人駕馭這麼多劍,這需要多麼雄厚的玄力?」

田明訣突然插嘴道:「方將軍是玄魂雙修武者。」

諸凱歌和安溫皆是一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