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如果說之前的那些女子都可以用漂亮來形容,那麼剛出現的這個女子,傾國傾城四字,便是極其的適合她。

女子身材高挑,皮膚白皙,老套的一句話,減一分顯瘦,增一分則過胖,無論從那個方面看過去,此女子都是完美無暇。

那盈盈不足一握的小蠻腰,更是讓得無數男子,夢想着能夠將之攬住。

在她面前,所有的鮮花都要爲之自慚形愧

辰夜關注着的,自不是黃雨的容貌,三千清幻流收人極其苛刻,說老實話,他也想看看,這黃雨究竟是那一點,能被這個獨樹一幟的勢力給看中。

她的年紀,大約二十左右,如今已有着力玄五重境界的修爲,此等天賦,的確算是非凡,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

但要憑肉眼看出黃雨的與衆不同,她若不動手,辰夜還沒那個本事能夠看出來。

戲鬧初唐 而此時此刻,對面的念晨,那雙美眸中,戰意,已是無以復加。

“今天,歡迎諸位朋友來到星雲城,參加我黃家所舉行的比武招親!”黃雨聲音,徐徐響徹,沒有了任何阻攔的聲音,聽起來,多了悅耳之感。

相比起其他女子,黃雨無疑是這羣花之中的牡丹,傲視衆人。

和一個GAY形婚的日子 但高臺之下,除卻四大公子外,還真沒多少人,敢將他們火熱的目光放在黃雨身上。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這也有點意思,敢情都是分配好了的。

高臺上,黃雨繼續說道:“規矩想必大家已經知道了,不管是看上了我的那位姐妹,擊敗其他看中者,便能夠將我這位姐妹娶回去,如果我的姐妹只有一位看中,那麼恭喜了,可以直接帶走!”

“但列位務必要記住,這次只是招親比武,只分勝負,不爲生死,若有人敢違規”

黃雨話鋒一轉,冰冷之聲,猶若寒霜般籠罩而下,修爲稍弱者,頓感被寒冰包圍,忍不住瑟瑟抖。

“有點意思啊!”

酒樓中,辰夜眼瞳猛地一縮

方纔那話中散出來的氣息,不是寒冰,卻依然散出了較之寒冰,更爲冰寒的氣息來,隱隱之中,透露出幾分如刀鋒般銳利之感。

“確實很有意思,她是個不錯的對手!”

念晨輕笑,一身的戰意,此刻彷彿消失了一般,就連對面的辰夜,半分也感應不到,可他知道,這是念晨戰意已經到了巔峯的表現。

下一剎,念晨身影憑空消失,她的聲音,也是瞬間之後,響在了那高臺之上。

“若是違規了,敢問黃雨姑娘,你能如何!”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即便違規了黃雨姑娘你能奈我何”

伴隨着一聲極具挑釁聲音的響起一道黑色身影猶若閃電般暴射而出落在了高臺之上

“譁”

人羣中再度有着一聲譁然聲響徹那劍公子孫偉更是眉頭一皺隱含絲絲的殺意不過當他瞧見了出現在高臺上的人影后神色頓時錯愕了起來旋即不爲人知的苦笑了聲

看着那個一身黑色長裙裹身就連臉龐都被面紗遮掩下去的身影無數的人先楞了好幾秒的時間而後才鬨然的笑了起來

“姑娘我這裏是比武招親擂臺你上來好像有些不適合吧”

黃雨自己也楞了下片刻後才淺聲笑道之前的所有挑釁也因爲這不太尋常的一幕以及對方是女孩子的身份都變得有些戲劇化不是太在意了

念晨輕輕一笑道:“誰規定了女孩子就不能來招親了”

“哈哈”

下方的許多人終於忍不住爆笑了起來還有人在大喊着:“姑娘你是來招親的還是因爲太醜所以借這個擂臺想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啊”

“嘿連臉都不敢露出來想必一定是非常難看了這種貨色你們誰有興趣快點上啊保證沒有人會搶”

明知擂臺是黃家擺的黃雨是三千清幻流的弟子念晨依舊敢來搗亂這本身就是一種底氣這些人還真是有膽量如此都敢不將念晨放在眼中可見北域的混亂

當沒有足夠穩定的秩序後世界就會變的瘋狂殺戮就會倍增在瘋狂與殺戮的世界中存活下來的那一個不是經歷過血與火的考驗膽子自然就大多了而性子通常也會變得十分桀驁

辰夜眉頭也是皺了一皺

一聲聲的鬨笑與肆意念晨好像沒有放在心上只是輕輕動了下她手中的長劍

“錚”

突然的劍嘯聲中凌厲無匹的劍光已是撕裂了空氣暴掠向前

在劍光的盡頭處是一名正在肆意大笑的年輕人感應到如此快捷而凌厲的劍光此刻臉色大變後無退路想要避開已是不可能當下咬了咬壓玄氣暴涌化成一道光束狠狠的轟在了劍光上

“砰”

雙方剛剛接觸年輕人臉色再度大變那鋒利無匹的劍光直接撕裂了他的玄氣光束旋即令他避無可避的射中了他的胸膛

“噗嗤”

鮮血暴涌而出年輕人的身影也是緩緩的向着後方倒去片刻後生機快消散

“黃雨姑娘我可不是開玩笑的哦”

高臺之上那一襲黑色的女子彷彿什麼都沒做過笑吟吟的看着黃雨說道

話音傳出龐大的人羣中再也沒有了多餘的鬨笑之聲方纔那一擊雖然是帶着偷襲的性質可如果正大光明也不見得有多少人能夠全身而退

因爲認識那個年輕人的人都是知道前者修爲已然達到了通玄巔峯之境

北域的人桀驁則桀驁矣但並不是愚蠢之輩不會在見到了對方厲害的手段後還能不怕死的嘲笑於她

柳寒月方淵鑠雲東流三大公子眼神微微一凝念晨帶給了他們一絲絲的壓力唯有那孫偉眼瞳中的苦笑意味更盛了

看着念晨好一會後黃雨才淡淡說道:“姑娘今天是我黃家擂臺比武招親的日子也許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有做了不當事情惹惱了姑娘在這裏黃雨向你賠禮道歉但請姑娘先離開事後姑娘說一個由頭我們錯了自不會不承認”

“也請姑娘不要繼續搗亂大庭廣衆之下黃家並不想丟了面子”

一番話說的進退有序不卑不亢讓人暗中點了點頭能被三千清幻流看中的人果然不那麼簡單

“咦你還說對了本姑娘就是來搗亂的怎麼着吧”

換做任何一個人黃雨的話或許都能叫人有所忌憚畢竟她的背景十分不弱奈何念晨是故意要來挑事的找的也正是三千清幻流這個勢力的聲名自是無法讓她退卻了

“大膽”

黃雨身後衆女子中一名綠衣女子越衆而出長袖飄舞化作精鋼鐵棍直刺念晨而去

“綠萼回來”

綠衣女子雖快黃雨更快一籌在那長袖剛剛暴射而出的時候就被後者硬生生的拽了回來旋即看着念晨說道:“姑娘我姐妹有些衝動不好意思時間不早了還請姑娘先下擂臺等事情結束後我一定去找姑娘說明白我們之間的誤會”

這番話這番舉動以黃雨的身份背景已是極爲的客氣或許是因爲念晨的出色以及她可能擁有着的強大背景但不管怎麼說黃雨都給足了面子

繼續鬧下去的話念晨或將成爲衆矢之的

酒樓當中辰夜饒有興趣的看着那黃雨她的修爲不是他認識的同輩人當中最高的天賦亦不是最妖孽的但行事風格的大氣與那份自信的把握就女子中而言唯有長孫然方能夠與之相比就算是妖女鍾淇都是不如她

難怪招人條件苛刻的三千清幻流能夠讓她拜入門中

而到了這個時候辰夜也不想出面幫助念晨一把他想看看這個姑娘究竟如何應對才能達到她自己所預謀的結果

劍宗的優秀傳人對上三千清幻流最年輕的弟子外人或許不知但她們自己心中必定是明白的這場對決不管是用什麼方式黃雨不能輸她纔剛剛加入三千清幻流不能給師門丟臉

念晨更加不能輸現在還無人知道她的身份可總有一天會被人知道的主動來挑釁若是大敗而歸對劍宗名聲而言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同時辰夜越來越現念晨似乎變得與另外一個人越來越有幾分想像了他要借這一場好好的看清楚念晨這個人究竟是不是他想像中的那個人

“誤會嗎”

念晨清冷的一笑道:“今天擂臺比武招親敢問黃雨姑娘你自己是否也是這擂臺之上的一個主角”

“自然也是”黃雨點點頭道

念晨清冷之色更濃:“既是這樣那麼我們之間就沒有任何的誤會這個擂臺我就有足夠的理由登上”

黃雨黛眉輕輕一蹙問道:“姑娘這是何意”

“是什麼意思你心中一定明白沒必要揣着明白裝糊塗別廢話了有我在你這比武招親的大事就別想繼續下去除非殺了我”念晨淡淡道

黃雨眼神略是一寒柳眉輕挑道:“這樣聽來我們之間的確一點誤會都沒有姑娘你是純粹來搗亂的”

“是不是有誤會我是不是故意的還是那句話你心中很明白我之所以不明着說出來是爲了給你黃雨給三千清幻流保留着顏面怎麼黃雨姑娘你一定要我說出來嗎”

念晨狡黠的一笑說道

而她手掌輕輕一動手中劍頓時指着某一方向這本是很隨意的一個舉動卻是讓黃雨臉色猛地變了一變

這下所有的人就連辰夜也好奇了起來看來念晨的搗亂並非是心血來潮就是不知道到底黃雨有什麼事被念晨給揪住了

這樣一來所有加諸在念晨身上的無理取鬧眼下都是可以摘掉了接下來仍由她去鬧都不會再有人以這個理由來指責她了

如果說方纔是第一個回合的話那麼念晨算是略佔了上風畢竟這場擂臺上的盛會不會那麼容易的繼續下去了

“姑娘你到底是誰”儘管有事被對方所揪黃雨臉色現在也恢復了過來根本沒有影響到她這份心性委實不錯

相反的贏了一局念晨心情卻不見有多好她冷冷道:“想知道我是誰很簡單打一場贏了我你自然會知道我是誰”

“但如果你輸了”

念晨話未說完黃雨便是馬上說道:“你輸了我黃家的比武招親就可以開始而我輸了聽你語氣顯然會付出不小的代價姑娘你覺得這公平嗎”

“公平”

念晨清冷大笑:“這世間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質問是否有公平獨獨你不可以你沒那個資格”

黃雨嬌軀輕輕一顫片刻之後長吐了口氣看着念晨一字一句說道:“無論我怎樣那也是我的事你同樣沒有資格來質問我並且你認爲對的不一定就是對的而你看到的也未必是全部”

“姑娘你是好意但奉勸一句不要多管閒事”黃雨冷聲道

“不好意思本姑娘這輩子還從來就沒有管過閒事所以今天得一定管管了體會一把這管閒事的滋味是什麼樣子的”

看着黃雨念晨一聲嬌笑挑釁的說道:“好就給你公平一場定勝負誰若輸了便成爲對方的奴婢終其一生忠心耿耿不得反悔黃雨姑娘你可敢”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話音傳出滿場震驚

酒樓中的辰夜也爲念晨的大膽而震了一震

不可否認念晨修爲的確不弱數年前在大華皇朝的時候便已是中玄境界的修爲這些年來固然是沒有他辰夜的種種際遇可她的xiūliàn天賦以及劍宗的栽培也是達到了力玄五重境界

單論修爲來講與黃雨不相上下

然而黃雨能夠被三千清幻流看中並收爲弟子除卻其本身的xiūliàn天賦外定還有着與衆不同的手段她那散出來的氣息便已是讓人爲之忌憚

固然念晨背後的劍宗並不比三千清幻流弱武技gōngfǎ定然也是一流可說實話對上擁有同樣強大背景的黃雨那勝負的機率未必會太大

在辰夜的認知中念晨並不是一個衝動的女孩子爲何在這件事情上表現出瞭如此的衝動又或者她有着必勝的把握

輸者就要給對方爲奴爲婢這個賭注虧她想的出來

辰夜微微苦笑了聲眼神中倒是沒有什麼太多想法念晨勝了那是最好不然這場對決最後的結局就不會讓它出現

震驚過後一道略顯陰柔的男聲徐徐的傳蕩了出來

“黃雨姑娘乃是三千清幻流的弟子這個賭局並非是不能存在但請問姑娘你是何方神聖你的身份能和黃雨姑娘相比嗎竟妄想收黃雨姑娘爲奴婢不覺得口氣太大了一些嗎”

放眼看去說話者原來是妖公子云東流就憑着聲音一個妖字倒真的是很貼切

不過這話確也沒錯黃雨身份何等尊貴豈能是隨便什麼人過來要求比上一場然後說什麼爲奴爲婢的

打賭也要雙方身份相等否則這個賭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

這是在質疑念晨了妖公子云東流顯然是黃雨的忠實追求者知道在這個時候幫她解圍會爲他自己加上不少的分數

只可惜黃雨恍若未聞絲毫沒有對那雲東流的好意表示出有半分的謝意她的目光死死的在注視着念晨

那一番話在場的所有人除卻念晨自己之外全都被驚呆了也包括黃雨自己

念晨的修爲黃雨已經感受到了前者既敢來挑釁無視她所有的勢力足以說明念晨的身份不簡單雲東流這番話無非是要逼前者表明出真實身份

然而念晨眼皮子都不曾眨動一下顯然這根本就無法打動她

黃雨眼神漸漸凝重了起來眼中的女子無論修爲品性心智或許還有她的背景無一不在自己之下

這樣一個挑戰者哪怕是賭性命黃雨都敢可賭的是名聲一旦輸了傳揚出去三千清幻流弟子如今成爲別人的奴婢這

即便贏了無人知道黑衣蒙面女子的真實身份她黃雨得到的只不過是一個實力強盛的奴婢其他的什麼都沒有比起自己輸了所要付出的代價遠要大的多

這個賭接不接

正在黃雨猶豫間北側劍公子孫偉無奈搖了搖頭腳步一踏

還沒等孫偉這一步踏下來雲東流已先他一步疾射向了高臺而其人不但是出現在了高臺一道能量匹煉猶若惡龍般張牙舞爪的向着念晨撲下

“藏頭藏尾的jiànrén黃家的盛會你這等宵小也敢來破壞找死”

“雲東流”

辰夜眼神中寒意暴涌

“雲東流住手”

黃雨縱身相迎

她快一襲黑色長裙的念晨度更快長劍揮動劍光暴灑呼嘯而出撞向了襲來的能量匹煉

倆下相觸惡龍一般的能量匹煉極短時間中就被撕裂但云東流並不是之前被殺那年輕人可以相比的暴灑出來的劍光也是在同一時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雲東流”

黃雨怒喝:“我黃家擂臺上的事情還不需要你來多管閒事”

怨不得黃雨怒如果那黑衣蒙面女子被傷了儘管是雲東流做的也會被認爲是她黃雨的意思傳了出去三千清幻流的傳人爲了逃避賭局竟然用卑鄙手段這

雲東流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看着對面不遠處的黑衣蒙面女子陰柔笑道:“自己離開這裏或許可以饒你一命否則”

“否則怎麼樣”

雲東流眼神頓時森冷下來可旋即他臉色陡然凝固因爲那道聲音並非是出自他對面的女子而此時在他身後一道狂暴勁風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同時那冰寒刺骨的殺機也是將他籠罩了進來 婚婚欲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