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妃嬪們慘叫。

現場混亂不已。

在生死攸關的時候,什麼主人,什麼僕人,根本就沒有人在意這些。他們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當一個婢女將自己的主人推到前面擋箭的時候,現場就更加混亂了。

「救我。救我。我的肚子里可是有皇子。你們不能害我。」蘭妃在原地打轉,一幅不知所措的樣子。

蘇雯瀾雖然受了點輕傷,但是並沒有傷到要害。眼瞧著又一支箭射過來,她連忙拉著蘭妃蹲下來。

「如果不想死,就找個地方躲著。你現在站在這裡當靶子,是不是活膩了?」

蘭妃聽蘇雯瀾這樣說,總算恢復了一點冷靜。她拉著蘇雯瀾躲著,驚恐地看著外面。

「是誰想害我們?這裡的都是皇上的妃子。難道真是刺客嗎?」

「現在管不了是誰想害我們。我們要做的是活著等著救兵趕過來。這裡動勁這麼大,不可能發現不了。」蘇雯瀾看著蘭妃的肚子。「你還要注意你的肚子。混亂之中最容易下手了。你肚子里的東西能不能活下來,除了看他的造化,還要看你的腦子。」

「你……你真的沒有給我下毒?」蘭妃看著蘇雯瀾。

「我對你肚子下毒有什麼好處?皇上不是說過,我以後會是皇后嗎?既然我是正宮,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得叫我一聲母后。」蘇雯瀾忍著厭惡給她分析。

在這個時候,她不能與蘭妃鬧翻。要不然這個時候很容易兩敗俱傷。

蘭妃不愛聽這些,但是不得不承認蘇雯瀾的說法是對的。

她看向躲在角落裡的唐妃,心裡有了思量。

她和蘇雯瀾不和,最終得利的人是誰?不用猜也知道了。

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件事情的時候。正如蘇雯瀾所說,外面有刺客。現場一片混亂。要是有人在這個時候對她下手,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兇險。她要做的就是活著等到救兵過來救他們。還要保住自己肚子里的這個金饃饃。

砰!

門被踢開。

蒙著面的黑衣人揮劍殺戮。

「啊!!」婢女們尖叫。

「救命啊!來人啊!救……」太監倒在血泊中,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幅死不瞑目的樣子。

蘇雯瀾真的懷疑這些黑衣人是不是就是宮裡的人,要不然鬧了半天,怎麼還沒有救兵趕過來?

她推了一把旁邊的婢女。

那黑衣人刺向她。

她與對方大打出手。

在現場中,好像只有她一個人能打。因此,幾個黑衣人將她圍了起來。

「不要動。再動我們就殺了他。」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

蘇雯瀾回頭一看,蘭妃被其中一個黑衣人挾持了。

蘭妃顫抖地說道:「不要殺我。」

在蘇雯瀾發獃的時候,一人朝她揮劍。

蘇雯瀾連忙避開,但是躲過了兩招,沒有躲過第三招,還是被那人挾持了。

蘇雯瀾和蘭妃都被黑衣人控制了。

唐妃和其他人從角落裡鑽了出來。

「你們想怎麼樣?」唐妃顫抖地說道。

「把你們那個狗皇帝叫過來。」黑衣人朝蘭妃的脖子劃了一劍。

「啊啊啊!!」蘭妃嚇得尖叫,然後倒了下去,昏倒在地。

「那這位英雄,我們派個人去找皇上。你有話好好說,不要傷害我們。」唐妃深吸一口氣,結結巴巴地說道。

「廢話少說。」黑衣人冷道。

唐妃看向蘭妃的婢女:「你去找皇上,請他過來。」

蘭妃的婢女巴不得離開這裡。她馬上說道:「是,奴婢現在就去找皇上過來。」

婢女一路快跑,好不容易趕到秦黎辰處理公務的宮殿外面。

「王公公,出事了。麻煩你讓奴婢進去見見皇上。」婢女喘著粗氣說道。

「瞧你這麼急的樣子,出了什麼事了?」王公公攔住了婢女。「把話說清楚了。再急的事情也不差這兩句話的時間。」

「剛才各位娘娘在唐妃娘娘那裡說話,不料有刺客射冷箭,把大家嚇得四處逃竄。然後他們衝進來到處殺人。唐妃娘娘的宮殿里到處都是屍體。蘭妃娘娘也落到了對方的手裡。他們指明了要見皇上。要不然各位娘娘有生命危險啊!」婢女說道。

「宮裡有刺客?禁衛軍在做什麼?皇上養他們做什麼用?」王公公聽了婢女的話,焦急得不行。「你跟咱家進去給皇上說說。」

另一邊,刺客看著蘇雯瀾說道:「聽說你是皇上最寵愛的女人,很快就會成為他的王后。你說我們把你殺了,或者當著他的面把你佔有了,那個養尊處優的皇帝會怎麼樣?」

蘇雯瀾用同情的眼神看著刺客。

刺客受不了這樣的眼神,惱羞成怒:「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我在同情你。」蘇雯瀾說道:「你這一輩子也不可能知道坐在最高位置上是什麼感覺。要不然你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哦!我說的話有什麼不對嗎?」刺客首領冷道。

「你沒發現這幾個妃嬪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蘇雯瀾指了指唐妃,蘭妃,旁邊的於妃,以及那些沒有受寵的妃嬪。咚咚小說

「她們個個花容月貌,都很漂亮。」刺客首領說道:「做皇帝就是好。嬌妻美妾個個都是美人。哪怕我們這些普通人,就算是窮極一生,也娶不到一個媳婦,更別說這麼漂亮的媳婦了。」

「所以,我為什麼會成為他最寵愛的女人?」蘇雯瀾說道:「所謂的最寵愛,不過只是大家的錯覺罷了。對男人來說,女人從來不是什麼必需品。」

「差點被你這個狡猾的女人騙了。我們可是打聽不清楚了,你就是他最愛的女人。只要控制了你,我們就能控制住他。」

蘇雯瀾聽刺客首領說這麼天真的話,懶得再糾正他的說法。

秦黎辰帶著幾十個禁衛軍將外面包圍起來。

刺客見到秦黎辰,挾持著蘇雯瀾和蘭妃走出去。

十幾個刺客,每個人挾持著一個女人。比如說唐妃和於妃,她們也沒有幸免於難。

秦黎辰的視線停留在挾持蘇雯瀾的那個刺客身上。

「你想做什麼?」

刺客冷冷地說道:「我要你死。」

秦黎辰嘴角上揚:「想我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惜他們都沒有成功。你覺得你會成功?」

刺客將劍又往蘇雯瀾的脖子上抵了抵。

蘇雯瀾吃痛,皺了一下眉頭。

腥紅的鮮血流了出來。順著脖子往下面流淌,進了她的衣服里。

傷口刺痛。

「這不是你最愛的女人嗎?你要是不死,就是她死。現在就讓我們看看你對她的愛有幾分真心。」

秦黎辰銳利地看著刺客的手。

只要刺客稍微一用力,蘇雯瀾的脖子就會搬家。

這個時候,蘇雯瀾還是有些緊張的。

她知道秦黎辰不是秦驍,不可能為她犧牲性命。要是那些刺客再用她刺激他,只怕會弄巧成拙。

「啊!!」蘇雯瀾發出尖叫聲。

那聲音特別的尖銳,讓離她最近的刺客受不了,握劍的手抖了幾下。

砰!一把匕首朝刺客首領射過來。

哐當!刺客手裡的劍就這樣掉落在地。

刺客首領反應過來,想要將劍撿起來,但是秦黎辰身後的手下已經先一步朝他揮劍。

刺客首領為了自保,本能的在地上翻滾了一圈。

雖然這樣躲過了對手的攻擊,同時也失去了蘇雯瀾的控制權。

秦黎辰將蘇雯瀾抱在懷裡,眼眸發冷地說道:「殺。」

刺客們的手裡還有蘭妃,唐妃和於妃這些妃嬪。秦黎辰這樣發令,根本就是沒有把其他人的生命放在眼裡。

蘭妃,唐妃以及於妃都驚恐極了。

在蘇雯瀾沒有出現之前,她們三人是最受寵的。平時為了爭寵,她們也是用盡手段。可是這個時候,她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那是她們爭得頭破血流的男人。

可是那個男人根本就不在意她們的生死。對他來說,她們只是一些可有可無的擺設。

「皇上,我的肚子里還有你的孩兒。你怎麼能這麼狠心?」蘭妃發出凄厲的哭聲。

秦黎辰無動於衷。

蘇雯瀾有些於心不忍。

可是,她什麼也沒說。

秦黎辰將蘇雯瀾按在自己懷裡,不讓她看這麼血腥的畫面。

砰!砰砰砰!

從房頂上射下冷箭。

刺客們這才發現秦黎辰還在房頂上安排了遠程箭手。

剛才他們對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妃嬪做過的事情,現在被別人用了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咻!

咻咻!

一個又一個刺客倒在他們面前。

刺客首領見勢不妙,想要逃離這裡。可是前面被堵得死死的,房頂上也有埋伏。

他知道大勢已去,說了一句遺言:「我不該輕敵。 棄女驚華 早知道如此,我應該把這裡的人都殺光。秦黎辰,你不要得意。你這樣的皇帝沒有人認可。總有一天,你會死在百姓的手裡。」

砰砰砰!咻咻咻!

一個又一個刺客倒在血泊中。

妃嬪們已經嚇得喊不出聲來。

她們縮在角落裡,等著這場血戰結束。

「娘娘,你……你流血了。」一個婢女發出尖叫聲。 蘭妃尖叫一聲。

在這個混亂的時候,刺客首領藉機跳窗。

外面的士兵圍剿他,結果還是讓他逃走了。

情到深處是救贖 「皇上,讓他逃了。現在追還是不追?」秦如雲說道。

秦黎辰抱起蘭妃,對秦如雲說道:「追。他受了傷,跑不了多遠。把這裡封鎖起來,不要讓他逃了。」

「是。」秦如雲拱手,對著身後的士兵們一揮手。「追!」

蘇雯瀾看著秦黎辰抱走蘭妃。

秦黎辰在經過蘇雯瀾的時候,溫和地說道:「瀾兒,我先送她去看大夫。你自己小心。」

「哦!」蘇雯瀾應了一聲。「你快去吧!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的長子。絕對不要出事。」

秦黎辰點點頭,抱著蘭妃走出去。

刺客死完了,僅剩不多的士兵正在清理現場。

唐妃和於妃也從角落裡鑽出來。

其他低階妃嬪嚇得全身發軟,正坐在那裡喘著粗氣。

「蘇小姐還真是大方。皇上對別的女人這樣親近,你還這樣不在意。」唐妃道。

蘇雯瀾看著唐妃:「所以我應該讓暗中辦局的那個人得意嗎?我好像還沒有這麼傻這麼天真吧?」

「蘇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要是被皇上聽見了,還以為刺客的事情是有人算計的。」唐妃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說道。

「如果唐妃不想被人誤會這件事情與你有關,像今天這樣的事情就不要再做了。蘭妃中毒的事情,你敢說與你無關?」蘇雯瀾說道:「你在這裡面扮演著什麼角色,大家心知肚明。如果不要被捅破這層窗戶紙,最好不要惹我。」

唐妃看著蘇雯瀾走出這裡,氣得跺腳。然而剛才她被刺客刺了一劍,受傷的地方正是腿部。這麼一跺腳,傷勢更重了。

「哎喲!」

「娘娘不要生氣了。這女人得意不了多久。看蘭妃娘娘的樣子怕是要小產了。到時侯栽贓到她的頭上,她百口難辨。」旁邊的婢女對唐妃說道。

「可是剛才的情況大家都看在眼裡的。蘭妃小產是因為刺客。」唐妃皺眉。「我說是因為她,別人就會相信嗎?」

「咱們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那些大人不知道啊! 一覺醒來我成了滿級大佬 還有蘭家的人,難道他們會甘心就這樣損失了一個皇子?」婢女又道。

「你這丫頭最近可以啊,好像什麼都懂似的。先按你說的辦吧!至於以後怎麼樣,只有聽天由命了。」唐妃說道:「就算她真的做了皇后,也不一定笑到最後。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娘娘,恕奴婢多嘴,你現在最要緊的是學蘭妃生個皇子。」婢女說道。

「你以為皇子是那麼好生的?皇上已經很久沒有來我的房間了。我怎麼生皇子?」唐妃滿臉怨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