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妺喜說完這句話將雙手攏在嘴邊,向樹林里溫柔的呼喊了一聲。

一段銅鈴般的聲音從樹林里傳來。妺喜那匹名為露梳的馬兒小跑著跑到了妺喜身邊。

妺喜從馬背上取過一件青色的厚實衣服披在了自己身上,遮住了那暴露誘人的薄衫。

她向於正心行禮,用上古漢語恭敬說道:

「於卿,後會無期。」

說完妺喜催馬前行。

於正心沒有搞懂妺喜在玩什麼把戲。

只是說道:

「你就這麼離開了,不準備勸說我加入大群了。」

妺喜回眸一笑說道:

「我沒有本事勸說你加入,另有大群中的其他人來勸說你,請你好自為之吧。」 來到藍海這麼久,唐浩還是第一次動用武器。

雖然只是一枚普通的硬幣,但是這枚硬幣絕對不亞於一顆要命的子彈。

「刷。」

青冥雖然感覺到了,他也做出了躲閃。可是他還是慢了一點,硬幣擦著他肋骨劃過,刮開了他的衣服和皮肉,也削斷了他一個肋骨。這還是因為硬幣在擊中他之前,在一棵大樹上蹭了一下,減緩了許多殺傷力,不然他的傷絕對不會這麼輕。

這一刻,青冥才意識到自己是太大意了,單單這一擊,就足以說明唐浩的超級強大。青冥心頭的驕傲被恐懼所代替了,他一甩手,回身就是一槍。

「砰。」

青冥非常相信自己的槍法,五十米的距離,他不相信自己會射偏。但是他並未感覺唐浩停住腳步,甚至連稍微放緩一下的意思都沒有。

他在疾馳的過程中躲開了子彈!

槍聲驚動了正片樹林,驚動了樹林里的鳥雀,撲啦啦的飛了起來。

「砰。」

青冥再次開槍了,他雖然沒有回頭,但是他相信,這一槍肯定比剛才那一槍更准。而且他和唐浩之間的距離也已經只有四十米了,他覺得就算唐浩能夠躲避子彈,在這麼就能到的距離上,又是在迎著子彈飛馳的情況下。就算不能殺傷他,至少也能讓他的速度放慢一些吧。

開了一槍之後,青冥的手並未撤回來,而是準備開第二槍。

但是此刻,他感覺到了一股懾人的壓力,這股壓力讓他全身冰寒,好像墜入了冰窖之中。很顯然,唐浩已經在身後了。他知道,拼速度,已經輸得一敗塗地了。

青冥畢竟是青字頭的速成戰士,他的腳突然在前面的樹榦上踹了一下,借力止住身形,身體在空中轉過身,槍口對準了五米之外的唐浩。

「砰。」

剛才他開的兩槍都是隨手向後一甩,是憑感覺開槍。可是這一槍,他是看著唐浩那張沉穩帥氣的臉開槍。五米的距離,想打不中都不可能。

可是,他確實就沒打中,因為唐浩已經到了他的面前,距離他只有兩米遠。這個距離,基本上伸手就能碰到了。他已經看見唐浩出手了,那隻手很隨意的抓向他的手槍。他下意識的向後一縮,再次開槍了。

「砰。」

槍響了,青冥突然感覺到唐浩好像晃了一下頭,他是在躲子彈!

這一刻,青冥的腦海中猛的一震,他明白他為什麼沒打中了。在兩米的範圍內躲避子彈,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砰。」

雖然已經知道唐浩能夠躲避子彈,可是青冥依然又開了一槍,他想搏一把。

「嘭。」

青冥因為把經歷都用在了開槍上,所以他後退的動作慢了一點。唐浩的拳頭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雖然不是實打實的一拳,但是也讓青冥的身體向後倒飛出去了。

身在空中,青冥鬆開了手槍,槍已經成了他的累贅。要想活著,他必須全力一搏。胸口的劇痛和內髒的動蕩,讓他的呼吸猛的一滯。他的雙腳已經離開了地面,他看著唐浩逼近他,他雙拳緊握,準備隨時出擊。

「嘭。」

唐浩的拳頭到了,青冥手掌一抬,擋住了唐浩的拳鋒。他的身體也再次向後飛去,他感覺他的手臂都被唐浩這一拳打得麻木了。

終於,青冥的雙腳站在了地面上,他抬腳就是一記前踹,目標就是唐浩的小腹。

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依然能夠發起攻擊,青字頭果然厲害。唐浩身形一晃,躲開了青冥的腳。這樣一來,也就給了青冥一個喘息的機會。

反正青冥已經逃不了了,唐浩也就給青冥一個公平戰鬥的機會,他沒有繼續進攻,而是平靜的看著青冥。

青冥見唐浩停止了攻擊,他心中的大石頭稍微放下了一些。雖然早就知道唐浩這個人了,可是知道此刻,他才終於明白唐浩這兩個字代表的意義。

強大恐怖!

這是青冥對唐浩的評價,他現在也終於明白綠風為什麼那麼謹慎了。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強大的人。而且,他還很年輕。

「你準備好了嗎?」唐浩很隨意的問道。

「等一下。」青冥立刻抬手,阻止了唐浩發動攻擊。

「我給你機會,說吧。」唐浩平靜的看著青冥。

這就是自信,青冥在唐浩的目光中看到了絕對的自信,這讓他感到有些沮喪。平時在面對對手的時候,自信的那個人應該是他,而絕對不是對手。可是此刻,無論是氣勢,還是事實,他都處於絕對的劣勢。

「你抓了那麼多的速成戰士,你要幹什麼?」青冥問道。

「我不想殺人,所以我給他們一個活下去的機會。」除了海妖,他不會告訴任何人,他抓速成戰士,是為了對付落月和他的殺手組織。

青冥眉頭一皺:「你知道他們都來自哪裡嗎?」

「他們自己好像都不知道。」唐浩很隨意的說道:「在你們的組織內部,你們只是機器。我相信,你們的創造者應該不會對他們認為是機器的你們說太多。」

青冥聞言,臉色非常的難看。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一個事實,更何況這個事實是從他的對手嘴裡說出來的。

「我說錯了嗎?」唐浩的語氣中透著玩味的味道。

「你以為你是誰?」青冥咬著牙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我現在就是決定你生死的人。」

「你妄想。」青冥話音未落,便已經動了。這一次,他做足了準備,要把這個在他們展現優越感的傢伙殺了。

「呼呼……。」

作為青字頭,青冥的戰鬥力毋庸置疑。他雖然覺得唐浩足夠強大,可是這並不代表他就會放棄維護他的尊嚴。青冥的攻勢好像潮水一般,聲勢很大,招招要命。

不過他面對的這個對手卻像一個天神一般,任何風浪對於天神來說,都是無濟於事的。

轉眼間,青冥出手五十次。每一次,都足以把一個絕對高手送到地獄去,可是面對天神,他的攻擊無濟於事。

「該結束了。」

唐浩的面色微微一凝,突然還手了。面對青字頭,他沒有保留,天神一般的施展出來他的能力。

「呼呼呼……砰。」

唐浩全力進攻的時候,青冥要想還手就很難了。二十招過後,唐浩一拳擊中了青冥的胸口。他的身體再次被擊飛出去,不過他並未摔倒,而是藉助一棵粗壯的樹榦穩住了身形。

「咔嚓。」

樹榦被青冥的身體撞實,咔嚓一聲斷了。青冥也感覺到五臟六腑都翻滾起來,這種疼痛讓他的呼吸都已經停止了。

唐浩微微一笑,身形狂飆,撲到了青冥的面前,一拳擊出。

青冥身後是斷裂的樹榦,他已經不能後退了,只能向旁邊一側,同時抬手向唐浩的手肘推去。拳鋒從他的臉頰旁邊劃過,讓他的他的臉火辣辣的疼痛。幾乎同時,他的手推著的手肘已經橫著掄了過來,他就感覺好像一棵萬斤鐵棍壓了過來。雖然他的手撐著,可是身體依然被掄得飛了起來。

唐浩突然撤手,隨即一個側踢。

「砰。」

青冥身在空中,距離太近,速度也太快,他根本躲不開。被踹中了小腹,他的身體本就向後飛退。這一下真成了向後飛去,小腹處傳來的痛苦,讓他覺得他正在飛向地獄。

「咔嚓。」

青冥再次撞斷了一棵大樹,接著撞在了另外一棵大樹上,這才摔在了地上。全身的劇痛,加上五臟六腑的翻滾,讓他再也無力站起來了。

唐浩居高臨下的看著青冥,很隨意的笑道:「你覺得怎麼樣?」

「你是誰?」青冥捂著胸口說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還想打嗎?」唐浩平靜的看著青冥。

被那雙平靜的目光盯著,青冥的心徹底的沉了下去。他現在不但沒有了用武力反擊的能力,連用話語反擊的信心都沒有了。

「我至少不會拿你當機器,走吧。」唐浩說著轉身就走。

青冥抬頭看著那挺拔的背影,他的心隨著那背影的漸漸遠離慢慢的坍塌。雖然唐浩越來越遠了,可是他卻越發的沒有信心逃離。他雙手撐地,慢慢的站起來,望著唐浩的背影,眉頭緊鎖。

此刻,唐浩已經走出去二十米了,但是在青冥看來,這個距離根本不算距離,只要唐浩回身,伸手就能抓住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唐浩的身影已經被茂密的樹木擋住了。可是青冥的心卻僅僅的抽著,彷彿被唐浩的手抓著。

不經意間,青冥的手碰到了他口袋裡的手機,他無力的摸了摸已經碎得不成樣子的手機碎片,無力的苦笑了一下。

終於,青冥邁步,向唐浩消失的方向走去。

快走了五十米,青冥看見了唐浩的背影,他加快腳步,追上了唐浩,默默的跟在唐浩的身後,彷彿他們是多年不見的朋友,腳步十分的默契。

春日的陽光順著樹冠的縫隙擠進了樹林,灑落在青冥的身上,他那顆冰冷而抽搐的心舒服了一些。 走著走著,青冥突然默默的說道:「我想知道,你和我相聚最少又八百米,你是如何感覺到我的方向的?」他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他自認為速度超快,同時又輕如鴻毛,應該不會在留下痕迹才對。

「憑感覺。」唐浩只說了三個字。

青冥聞言,苦笑了一下,說道:「春夏秋冬他們也都活著?」

「嗯。」

「我剛才發現,那些速成戰士並不是綠字頭,但是他們好像很強。」青冥試探著說道,在他想要把唐健濤抓走的時候。他發現從農莊里出來了幾個速成戰士,那些速成戰士似乎不是綠字頭,但是似乎比綠字頭更強。同時,他也聽見了汽車上山的聲音,所以他才飛快的逃走了。

事實證明,他逃走是對的。開車人果然是唐浩,可是接過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

「他們是黃字頭,不過比綠字頭還強。」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你讓他們變得更強了?」

「嗯。」

「那綠字頭呢?」

「現在你遇到春夏秋冬中的任何一個人,你都贏不了。」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青冥的心頭狂震,他是速成戰士,他知道升級之後那脫胎換骨的感覺。

唐浩平靜的說道:「如果你聽話,我也會讓你變強,至少不會比你們那裡的藍字頭差。」

青冥的腳步突然一滯,身心也隨之一凝,變強大是他無限嚮往的事情。在沒有遇到唐浩之前,他認為他已經足夠強大了。可是遇到了唐浩之後,他才知道什麼是人外人有人天外有天。

「你見過藍字頭嗎?」唐浩突然問道。

「見過一次。」青冥下意識的答道。

「你覺得他跟我比怎麼樣?」唐浩隨口問道。

「沒有你強。」青冥立刻答道。

唐浩微微一笑:「你見過紫字頭嗎?」

「沒有。」

「你認為有紫字頭嗎?」唐浩問道。

「我不知道,也許沒有吧。」青冥答道。

「你還對別人說你要來這裡嗎?」唐浩突然改變了話題。

「沒有。」青冥心裡明白,唐浩還是不想讓這個地方泄露出去。

唐浩沒有再問,安靜的向前走著。

兩人一前一後,腳步非常的協調。唐浩沒有回頭,青冥目視前方。兩人外形都很不錯,青冥比唐浩大幾歲,看上去也更有氣勢。但是青冥自己知道,他和唐浩比,差得遠了。

不知不覺,兩人到了農莊。他們從農莊後門進入了農莊,進入了木樓。

在木質小樓的大廳里,綠風、綠春和海妖都在,他們唐浩和青冥進來,心頭都是一震。

青冥先把目光投向了綠春,他要驗證唐浩的話是真是假。仔細的感覺了一下,他確定唐浩的話並非騙人的。這個綠字頭和綠風在一起,明顯比綠風強大很多。

「我去看看我老爸。」唐浩說道。

「老大,我陪你去。」既然青冥已經來了,海妖就不擔心什麼了。

「嗯。」

唐浩走出了小樓大廳,青冥則和綠春和綠風三人站在大廳里。對於唐浩的離開,他們三人都沒有任何要逃走的想法。

綠風看著青冥,對青冥笑了笑。對於青冥讓他做炮灰來打頭炮的事情,他已經不放在心上了。因為結果是一樣的,看清明的樣子,他被打得更慘。

唐浩和海妖進入唐健濤和荊海住的那棟小樓,來到了荊海的房間。因為荊海受傷了,唐健濤一定在荊海的房間。

推開房門,見荊海躺在床上,唐健濤坐在床邊。 嘉靖元年 荊海的臉色很難看,白的好像紙一樣,一點血色都沒有。

「唐先生。」荊海看見唐浩,無力的抬起頭,跟唐浩打招呼。

「別動。」唐浩快步到了荊海身邊,讓荊海躺下。

「我沒事。」荊海先笑著說道。

唐浩站在床邊,看著荊海的眼睛,對海妖說道:「給陸含打電話。」

「是。」

「不用了,我沒事,養養就好了。」荊海忙說道。

「不行,必須找大夫看看。」旁邊的唐健濤立刻說話了,他知道那個叫陸含的女孩醫術非常高明。

唐浩看著老爸,關切的問道:「老爸,你沒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