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姜婉之覺得自己怎麼做都贏不了這個兒子,表面上溫和有禮,一犟起來卻是誰都拿他沒辦法。

「我同意就是了。」

「謝謝媽。」於浚露出一個陰謀得逞的笑容,語氣瞬間緩和。

姜婉之被他的態度弄得噎了一下,然後火氣更大了。

奔跑的蝸牛 「我事先說好,我沒有讓她進於氏總部的意思,進外圍的分公司我倒是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嗯。」他正是有這個意思。

「行了,你滿意了吧。」姜婉之掛掉電話。

於浚摸摸鼻子。

老媽那邊已經搞定了,接下來就是去說服芊芊了。

顧芊芊第二天仍是打算去找工作,顧陽陽心疼他老姐一直奔波,說可以去顧晟。

顧芊芊照樣拒絕。

顧晟在顧陽陽的手裡她很放心,況且自己根本不擅長打理公司。最後還是決定不走後門,自己闖蕩。

「啊,姐夫你又來啦。」顧陽陽聽到門鈴聲,打開發現是於浚,非常開心地打招呼。

顧芊芊和於浚瞬間都有些莫名地尷尬。

於浚輕咳一聲問:「芊芊在家嗎。」

「在,我去叫她。」

顧芊芊現在後悔死沒跟顧陽陽說清楚,自己跟於浚早就分手了啊!

「姐…」

「我知道了!」顧芊芊來不及等他說完就急急忙忙打斷。

可不能再讓他說出那個詞!

「那我先出門了。」

「哦。」顧陽陽不解地點頭。

任麗英和顧國平今天都在家,他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聽著不遠處的動靜。

任麗英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也不知道這些人是被什麼糊了眼睛,還是說腦子不好使。」

「那個白眼狼,有什麼好。」

顧國平沒有接她的腔,只看著顧芊芊出去的方向,心裡想到了些什麼。

他突然道:「或許這不是件壞事。」

「這還能有什麼好了!」任麗英不滿,剛要發作,卻看到顧國平對她使了個眼色。

「你忘了…」

顧國平湊到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任麗英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瞭然地笑容。

顧芊芊出去后,有些尷尬地不敢看於浚。

「你怎麼來了,我找工作老讓你跟著沒跑來跑去…」

「沒事。」於浚打著方向盤,微笑。

「正好我今天來找你也有事。」

「什麼事?」顧芊芊好奇。

「誒,我們這是去哪兒?我還沒說地點呢。」

「這就是我來找你要說的事,我們不去應聘了,你已經有工作了。」

「什麼?」

顧芊芊驚訝,隨即皺皺眉。

霸道小嬌醫 「可是…我沒打算去於氏的…」

「不是,我把你的簡歷也投了幾所不錯的公司,有一家要錄用你。」於浚早就想好了說辭。

「真的?是什麼公司?」

「微雅服裝設計。」

「微雅?」顧芊芊聽過這家公司,雖然不是特彆強悍,但在服裝設計界也算小有名氣,以她現在的狀況來看,如果能在這裡工作是再好不過。

但是重點是…她根本不太懂服裝設計啊! 「於浚…雖然這個公司很不錯,可是我不會設計服裝…」顧芊芊很頭疼,她大學主修的是金融,對設計根本沒什麼研究的。「嗯?我記得你之前有選修過繪畫類的專業。」之前剛和顧芊芊認識的時候他有特意了解過,所以他才放心地選擇了這家公司。

「這個…有是有…可是我已經很久沒有畫了。」

「那就好,只要有些素描的底子就沒什麼問題了。你是新人,不會有太大難度的工作的。」

「就當做是學習吧,積累一些不同的經驗也是很不錯的。」

「嗯…」顧芊芊想了想,覺得於浚說的很有道理。

小時候她也上過音樂和繪畫的培訓班,既然她還記的小提琴,畫畫應該也不會太差吧?況且大學也修過一年。

這的確會是個很難得的實習機會。

「好,那我試試,就去微雅!」

顧芊芊決定后,恢復了元氣滿滿地樣子。

於浚笑了笑,眼裡閃過不易察覺的愛意,繼續開往微雅公司。

……

何東東覺得這是他活了五十多年來最大的難關,直接關係到他的後半輩子。因為如果辦不好的話,他就要被炒魷魚了。

今天他的公司里會進一個新員工。

這個新員工名字叫顧芊芊,剛和NR集團的總裁傳出緋聞,是顧晟集團前任董事長的侄女。

但是這些倒是跟他沒有太大的關係,他也不是很在意。

重點是總公司的董事長和未來的繼承人都接連打電話給他。一個讓他多使絆子讓顧芊芊離開,一個讓他多照顧顧芊芊…

他也不知道到底聽誰的好,覺得頭都大了。

「總經理,人已經到了。」秘書李靜進來說。

「知道了。」何東東深吸一口氣,擺出了嚴肅的臉。

不管是哪位,都在電話里告訴他,不能讓顧芊芊知道她是靠關係進來的。

「你好,我是來應聘的。」溫和輕柔的女聲響起。

隨著禮貌的敲門聲,一個女生小心翼翼的開門進來了。

她有著柔順的黑髮,紮成了活力四射的馬尾,顯得俏皮可愛。素白乾凈的小臉上只化了淡淡的妝容,大大的眼睛靈動而有神,如小動物一般。

何東東有點愣住,他還以為顧芊芊是個香水味兒很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人呢,沒想到看著還挺乖的…

跟新聞上看到的蘇妮真的很像,原來現在的年輕男人都好這口。

何東東在心裡暗自吐槽了一句,正色道:「你就是顧芊芊是吧。」

「是的。」

「我叫何東東,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說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何東東臉上的肉不禁抽了抽。

「我不管你在外面怎麼樣,這都不重要。既然來應聘就有可能成為我們的一員,就要守微雅的規矩。你明白嗎?」

「我明白。」顧芊芊點點頭。

嗯,還挺懂事的。何東東覺得顧芊芊的第一印象分已經過關了。

「那我問你,你是怎麼看待服裝設計這項職業的?」

顧芊芊愣住,她怎麼看待服裝設計? 何東東能在於氏干這麼久,肯定會有相應的實力。而他是個做事極其認真負責的人,對自己的員工要求嚴格,對自己也是精益求精。

因此對於顧芊芊,他是真的把她當作一個應聘者來考核的。

「服裝設計,大概就是創作者把自己對他人的美好祝願,寄托在服裝上…」

顧芊芊想了一會兒,說出了這句自己都有些汗顏的話。

但是她確實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說的。

對於她來說,任何一項設計,都承載著創作者的心血。

何東東愣了愣,然後微微皺起了眉。

顧芊芊一陣緊張。

「明天就來上班吧。」突然,眉毛鬆開,何東東給她一個微笑。

「啊?是!」顧芊芊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下,十分開心。

「好好努力吧,讓更多的人收到你的美好祝願。」

「嗯。」顧芊芊也回他一個大大的笑容,出去了。

「似乎還不錯。」何東東自言自語道。

本來他就該留下顧芊芊,但是他還是希望,顧芊芊不會是一個對服裝設計毫無熱情毫無想法的人。

「結果如何?」

於浚微笑著看著滿臉帶笑,隱藏不住眼中的驚喜的顧芊芊,明知故問道。

「於浚,我被錄用了誒!」顧芊芊的眼睛亮晶晶的。

「考核的人問我怎麼看待服裝設計的時候我還犯愁呢,結果他說我明天就可以來上班。」

「你怎麼回答的?」於浚忍不住好奇問了一句。

「我說是設計者對大家的美好祝願,每件衣服,都會是不同的『祝福』。」顧芊芊的眼中有些許嚮往。

「是個好回答。」於浚愛憐地摸摸她的頭,微笑。

「那,為了慶祝我們芊芊找到了新工作,中午我們去吃大餐吧。」

「好,不過這次我請客。」顧芊芊揮揮拳頭,示意自己幹勁十足。

「OK。」

與此同時,聶博弈正在等著和朱康的會面。

以他對朱康的調查看來,對方是個相對難纏的角色,比洪雲峰要難辦的多。

但是對方是個膽小怕事又陰險的傢伙,凡是涉及到自己都會迫不及待地尋找出路和替罪羊,只要自己表示出友好,他就不會狗急跳牆做出太大的反應。

「聶總,朱氏集團的董事長朱康來了。」吳珂走進來,小聲向聶博弈彙報道。

聶博弈眯了眯眼睛,勾起一個高深莫測地笑。

終於來了么,這條大魚。

「馬上讓他進來。」

朱康穿著筆挺的西裝,帶著昂貴的金錶,腳上的皮鞋是進口的鱷魚皮。

身材雖然微微走樣,頭髮也有些脫落的跡象,但是他極力把自己打造成成功人士的形象,不讓自己在別的方面有任何輸於他人之處。

權門小老婆 吳珂給他們泡上茶,朱康也是安然落座。

「聶總,久仰大名,沒想到經營著NR這樣大公司的人會是這樣的年輕。」朱康上來就是一句客套話。

「朱董過獎了,晚輩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聶博弈淡淡道,快速結束了這個話題。

「不知朱董找我有什麼事。」 聶博弈並沒有打算跟他廢話下去,但是朱康顯然意識到了這點,並沒有太大的反應。「NR集團如今的發展如日中天,我來當然是要和聶總談合作的事情。」朱康臉上的笑容十分得體,但是他心裡到底有些沒譜。

在他的認知中,聶博弈的脾氣出了名的古怪,陰晴不定,上一秒你可能是他的夥伴,下一刻他毫不留情就轉而來對付你。

「哦?朱董這麼有自信能讓我同意跟你合作?」

「我並沒有絕對的自信,但是我有絕對的誠意。」

「一直以來朱氏集團和NR集團就沒什麼合作的機會,這是我的一大遺憾,所以我今天特地帶了些能讓聶總感興趣的東西。」

朱康神秘地笑了笑,拿出一疊文件。

「聶總。」朱康把東西遞上去。

聶博弈不動聲色地接過,一張張仔細地看起來。

臉上的表情帶了些微的驚訝:「這是?」

他不傻,當然看的出來,朱康交給他的,是這些年來洪雲峰和葛華賣假貨和偷稅的證據。

數額之龐大,讓他們蹲個幾十年的大牢是絕對沒問題的。

聶博弈驚訝朱康竟然會把這種東西交給他,果然是有十足的「誠意」。

同時朱康能把合作夥伴的偷稅的證據調查的一清二楚,說明對方的死穴早已被他捏在手裡,一有不慎他就會把這個東西交出去以求自保。

這個朱康,果然有著陰險的性格和相當可怕的心機。

「朱董,你這是什麼意思?」聶博弈合上文件,皮笑肉不笑地問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