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姜衍氣喘吁吁地躺在草地之上,他只用了兩息時間就飛到結界口,他也是忘了,自己戒指裏還裝着一枚監視銀魅,好在系統給他預警,要不然自己的行蹤就要暴露。

當魯慕斯來到古鏡大殿時,一道咒語響起,一面古鏡中,姜衍正慵懶的躺在草地上,魯慕斯也是放心了下來。

就在魯慕斯關閉古鏡那一刻,兩名天使侍衛急忙的跑了進來。

“沒有禮數,出了什麼事?”魯慕斯問道

“不好了,大人。我們在巡邏聖經大殿時,發現裏面所有的聖經包括守護之神的法相全部消失了。”一名天使侍衛說道。

魯慕斯愣住,半晌沒反應過來,他現在的腦袋一片空白,要知道聖經大殿是他負責的,如果法相丟失,那就代表着他要被問罪的。

“大人,我們現在怎麼辦?”天使侍衛問道。

“快,快去讓人搜查,看看是誰做的,敲響警戒之鐘,讓所有的天使侍衛都到天使聖殿集合。”魯慕斯連忙說道。

“咚咚”的鐘聲響起,所有的天使侍衛都來到天使聖殿,一個個也是神情緊張,因爲他們也得到了消息。

阿德里也從洗禮殿中走出,當他得到消息時,也是被震驚住,他都沒想到戒備森嚴的天使巨城竟然被人盜竊。

“阿德里大人,是屬下看管不利,希望大人給屬下一個將功補過的計劃。”梵畢斯單膝跪地說道。

“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聖經大殿最重要的就是法相,如果被守護之神知道,你我都要被處死。”阿德里氣憤的說道。

魯慕斯聽到後,也是渾身冰冷,他在也不敢多言,因爲法相關係到一位神明的尊嚴。

“好了,沒那麼嚴重,只要找回來就是了。至於你阿德里,你的過錯可不比魯慕斯輕多少。”加納社一臉嚴肅的說道。

“見過審判之神大人。”聖殿一衆天使侍衛連忙單膝跪地,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神天使。

“起來吧,魯慕斯你也起來,此事和你無關,如果不是阿德里一意孤行,怎麼會引狼入室,阿德里你不配坐在這裏,來人,將阿德里拿下,我要收回他的雙翼,貶位四翼天使。”加納社面無表情的說道。

阿德里愣住,他不敢相信,自己什麼都沒做就被貶,一衆天使侍衛也是愣住,要知道一位六翼智天使是多麼強大的存在,他們不敢相信的看向神天使。

“不,你不能在這裏審判我,這裏不是天使神域,而且我並未做錯,你這是在藉機給你侄子尋找位置!”阿德里憤怒的喊道。

“哼,沒用的廢物而已。”加納社說完,兩道目光瞬間射出一縷透體聖光。

阿德里都沒來得及慘叫,瞬間昏倒在地,一衆天使侍衛也是有些害怕,因爲他們很清楚的知道,面前的神天使那是審判之神,就算一句話都可以審判衆天使。

“魯慕斯,你同爲六翼天使,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加納社威嚴的問道。

“是,屬下定爲加納社大人效命,屬下這接去準備聖境。”魯慕斯看着倒在地上的阿德里說道。

加納社滿意的點了點頭,雙手握着虛空,輕輕一擡,阿德里背後的雙翼瞬間粉碎。

“啊~!”阿德里痛苦的被拔醒,他的雙目死死的瞪着加納社,他早就應該想到,他現在特別後悔,可惜以前都晚了。

天使聖殿出現了哀歌,這是一位天使被處罰的歌聲,也代表了日後他無力翻身。

“啓稟神天使大人,煉器殿的朗杜大人沒有來。”一名天使侍衛說道。

“嗯,他已經死了,而且你們的聖經和煉器材料都被人盜走了,這個人還是和阿德里是同夥,所以你們這次明白,我爲何要處置阿德里了吧!”加納社威嚴的說道。

一衆天使侍衛愣住,他們不敢置信的看向阿德里大人,魯慕斯明白加納社大人的話,也連忙用着痛恨的目光看向阿德里。 阿德里終於明白加納社的手段,他也明白爲什麼幾位神天使都不願意跟他爲伍。

“哈哈哈,審判之神大人果然威嚴,既然屬下錯了,那就讓屬下離開這裏吧,我願爲天使之翼化作星芒。”阿德里無力的說道。

“哼,阿德里你玩忽職守,讓我們一衆天使爲你恕罪,你還想回去?我看你死在這裏更合適!”魯慕斯憤怒的說道。

加納社微笑的點了點頭,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只有最忠實的狗,才能爲他的家族效力,阿德里不可置信的看着魯慕斯,他這次終於明白桑其弗爲何這樣痛恨自己,因爲自己的背後暗算,讓他丟掉一隻羽翼,淪落到拾荒者。

他微笑的看向魯慕斯說道:“哈哈,魯慕斯我在你身上看到我之前的影子,雖然我沒有桑其弗的勇氣,但是我寧死一戰!”

此話一出,所有的天使侍衛都愣住,因爲他不敢相信的看向阿德里大人,魯慕斯微笑的點了點頭,他也明白阿德里的意思。

“好,既然你這麼想死,那你就爲聖光捐軀吧。”魯慕斯說道。

加納社大手一揮,整個聖殿自動的變成一場角鬥場,這也是聖光角鬥,這裏不允許使用任何聖光之力,完全是血與肉的搏殺。



光環之中,阿德里不屑的看向魯慕斯,魯慕斯手握天使大劍,用一種悲哀的表情看向阿德里。

“你知道桑其弗爲什麼不願意與你爲伍嗎?”魯慕斯悲懷的問道。

“哼,因爲他沒有我們兩人殘忍,我早就應該防備你,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看來加納社降臨也是你搗的鬼。”阿德里冷笑道。

魯慕斯並未回話,他在欣賞空中的審判之劍,一道流光劃過,魯慕斯一劍刺在阿德里胸膛。

阿德里忍着痛苦,抓向魯慕斯,可手剛伸到一半時,天使大劍突然再次一擊,阿德里倒在血泊當中,金色的血液就好像代表他一生的榮譽。

聖殿中的哀歌再次響起,聖光角鬥場消失,阿德里死在了階梯之上。魯慕斯微笑的看向阿德里的屍體,他多年一來的恥辱終於釋放出來。


加納社右手擡起,一道光輝灑落在阿德里身上,阿德里的身體慢慢消失,一衆天使侍衛也單膝跪地,送走這名勇士。

“從今天開始起,魯慕斯你擔任審判天使之位,聖光的餘暉會降臨在你身上的。”加納社說着,一道白色的光輝瞬間籠罩魯慕斯。

感受到審判之力的魯慕斯連忙跪拜在加納社面前,他終於等到這一天了,一次次的謀劃終於蹬到職位天使。

“願聖光與您同在。”魯慕斯對着加納社說道。

“願聖光與您同在。”一衆天使侍衛也齊齊跪拜加納社。

加納社滿意的點了點頭,朝着聖殿外面走去,他來的這次任務已經完成一半,剩下的就是除掉那人族小子。

看着加納社大人離開聖殿,魯慕斯微笑的看向衆天使侍衛,他現在終於體會到到力量的強大,之前阿德里那種智慧之力讓他感到恐懼,而今天的他得到審判之力,這可是比阿德里強大數倍的力量。

“好了,你們各自回到崗位去,如果以後誰做出的貢獻多,我以爲聖光之名,賞賜與他,如果背叛聖光,你們將永遠消失在這裏。”魯慕斯**的說道。

“我等願爲聖光效力,願爲天使神族效力。”一衆天使侍衛齊齊喊道。

躺在草坪上的姜衍並不知道,自己這一番溜達,給加納社多了一個除掉阿德里的機會,他卻興奮在系統的提示音中。

“叮~恭喜宿主回收天使聖經完畢,獲得功法技能熟練度4.23億”

“叮~恭喜宿主回收煉器材料完畢,獲得158700點煉器熟練度。”

“叮~恭喜宿主升級爲仙器師。”

姜衍站了起來,哼着小歌,朝着羅坨界飛去,他打算將羅坨界的結界拆除後,重新建造一個大型的結界。

當他來到羅坨界時,看到那早已變成廢墟的佛寺,也是眼角抽搐,剛要離開時,系統的聲音響起。

“叮~恭喜宿主發現靈段玉石”

“叮~恭喜宿主發現大量佛經梵文”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姜衍立即回神,朝着廢墟里跑去。搬開倒塌的牆壁,他都快笑哭了,沒想到這羣禿驢跑的這麼匆忙,好多東西都沒收拾完。

姜衍拿起一塊靈段玉石左右看了看,好像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小全,這只是一塊普通的玉石吧,上面也沒散發靈氣。”姜衍不明白的問道。

“宿主,這是唯一能開啓佛域之門的佛石,建議宿主收集起來,總有一天您會用到的。”系統說道。

“嗯,好吧,既然你說能用到,那我也不問了。”姜衍說着,拿出兩枚空間戒指,直接開始淘寶式的搜索起來。

一刻鐘過去,姜衍滿足的數着手裏的戒指,沒想到自己處理結界,還弄到不少寶物,不知道梵畢斯那裏有沒有什麼可以回收的,等會忙完去看看。

“小全,開始回收吧。”姜衍說道。

“叮~系統正在回收中……”系統提示

姜衍朝着破碎的結界飛去,手裏拿着止禁令一頓操作,看着一點點的結界盤慢慢聚集在手中,他也開始設計大型結界的劃分。

半個時辰後,姜衍拿着一張塗滿顏色的紙,也是有點心虛,因爲這張設計圖也只有他能看明白。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他第一次設計這麼大的工程。


“叮~恭喜宿主回收佛陀經文完畢,獲得功法技能熟練度3.82億。”

聽着系統已經回收完畢,姜衍也朝着結界分道口飛去,他打算在開啓飛昇通道時,將結界全部鋪設完成。

來到飛昇通道入口時,姜衍看着當初打下來斷界石內心也是自嘲一下,根據系統介紹這塊巨石就是大陸的分隔結界,也是造星最根本的東西,難怪鵬飛他們拿着巨石沒辦法,這巨石的堅硬足矣超過所有的寶物。估計也只有那造星人才能毀掉這片大陸。

姜衍玩味的摸着巨石,突然他的永恆之心轉動了起來。

“警報~警報~永恆之心將喚醒,請宿主快速進入到修煉空間之中。”系統提示

姜衍忍着心痛,艱難的打開修煉空間,朝着裏面滾了進去。 修煉空間關閉,姜衍就好像要炸開一樣,心臟快速的跳動着,心海處的漩渦越來越大,就好像開啓了吞噬功能。

“嗡”金色的心臟停止跳動,姜衍的目光也變得的呆滯起來,他的身體一動不動,就想一個死去很久的人。

“系統正在修復中……”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姜衍的心海猶如宇宙的中心點,不停的轉動,金色的心臟也開始慢慢恢復跳動。

一道神念從心海慢慢進入到姜衍的神海中,那道神念剛要展開,就被系統鎖定住。

“警報~發現異常神念,正在清理當中……”系統提示音再次響起。

那道神念不停的抵抗着,它想掙脫系統的鎖定,但是不管怎麼掙脫,都被系統牢牢的鎖定住。

姜衍的眼神終於恢復清明,他劫後餘生的躺在修煉空間中,呼吸着新鮮空氣,他的神海中現在已經固定住那道神念。

“小全,這是什麼東西,差點讓我死了。” 獨寵狂妻:腹黑國師請走開

“宿主,這可能是結界巨石與永恆之心產生的共鳴,如果宿主不去觸碰巨石,這道神念也不會從封印中喚醒。現在系統已經清理完畢,請問宿主是否查看。”系統解釋。

“查看,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誰,這是想搞死我的節奏啊。”姜衍氣憤的說道。

“叮~正在開啓神念意志,請稍後……”

姜衍也是虛弱的躺在地上,突然一道聲音和影像出現,這是一位全身佈滿傷痕的老者,他的背部還被兩柄斷劍插着。

“年輕人,你不必驚慌,我並沒有惡意,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是誰得到我的心臟,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只要記住心繫永恆,身如永恆,眼看永恆,這太遊步本是我獨創,也是承載了萬界生靈的希望,這天本是我一時貪念所造,如果你強大之時你就能看懂這天……”老者說完,影像漸漸消失。

叮~恭喜宿主觸發SSS級任務,尋找永恆之軀,永恆之眼,系統獎勵???,任務時間不限時。

姜衍愣住,這都什麼鬼呀,說的話,完全看不明白,而且系統咋還給了任務呢。

“小全,出來,你到底怎麼回事?”姜衍問道。

“宿主這是一位逐天級大能,而您得到的永恆之心就是這位大能的心臟,後面的事情繫統不已多做解釋,等你強大到一定境界自然明白。”系統回覆。

姜衍傻傻的愣住,他現在的腦子都快不夠用了,逐天級?那是什麼級別的存在,他現在就是知道普通人,修仙者,仙人,還有那該死的天道意志,死亡之輪的那羣大能,這逐天他根本沒聽過。

“宿主您暫時現不要考慮那麼遠,您現在的修爲已經超越桎梏,您是否打算飛昇?”系統問道。

“當然不打算飛昇,我這地球還沒回去,而且地球的祕密還沒解開,我妹妹還等我回家吃飯呢。”姜衍吐槽道。

“系統收到,正在開啓強化封印中……”

姜衍懵逼了,什麼強化封印?剛這樣想的時候,身體就好像被固定了一條鎖鏈,鎖鏈慢慢的進入道體內,然後將永恆之心完全封鎖,鎖鏈上的符文慢慢浮現,永恆之心也開始了沉睡。

“我去小全,你這是要謀殺呀,幹嘛給心臟加鎖鏈呀?”姜衍一臉氣憤的問道。

“宿主,如果不將永恆之心加上封印,您只要運用靈氣,您的靈氣就會招來飛昇之雷。”系統解釋。

“咕咚”姜衍吞嚥着,他是被嚇的,沒想到着永恆之心喚醒能這麼強大。

姜衍也是將着個逐天強者暗暗記在心裏,因爲按之前系統說的文明劃分,人類只有0.7級文明,武者是1級文明,那這逐天肯定是最高文明,不然系統不能不告訴他,等出去有時間問問凌天仙王,看看那老頭知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