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孫悟空接見了七十二洞妖王馬上閉門不出,陸小風趕到水簾洞時一眾妖王已經散去,洞外無數猴精正在操練武藝。《西遊記》原著里花果山有四萬七千猴精,遊戲里npc數量翻了數倍,水簾洞猴精不下二十萬,操練起來聲震雲霄。

玩家靠近水簾洞馬上會被驅逐,但陸小風是例外,正在操演的眾猴不少都是他從水臟洞救出來。猴子是群居性動物,彼此之間的關係盤根錯節。所有猴精都念著他的好,看到他出現馬上進去稟告美猴王。

「先鋒,大王說今日誰也不見。」

陸小風有點意外。就算上次鬧得不愉快,孫悟空不至於連面都不給見了吧?他已經拿了獨角鬼王獎勵,必須把他們引薦給孫猴子,況且孫猴子已經去傲來國搬了兵器,接下來就要去東海龍宮,他有不得不見猴子的理由。

「你去告訴你家大王,就說我今日前來不是找他討要好處,他沒必要連面都不敢見。」

孫猴子最是受不得激,聽小猴彙報后羞惱地道:「那異人卻也多心。我豈是怕他討要獎勵才不敢見他?既然他這般說俺老孫也不能被他看輕了,你吩咐他進來吧!」

陸小風如願進了水簾洞。猴子端坐石桌後面,大大咧咧地道:「瘋二爺。你既是我水簾洞先鋒,每日不來點卯操練卻是為何?」

猴子幾次被陸小風言語挑釁,顯然有了幾分火氣,見面就先給了個下馬威。陸小風微微一笑道:「我本實力低微,不像大王那般神通廣大,更不懂操練之術,難以勝任先鋒之職。大王封我為先鋒,我自知難以勝任,當日便想請大王收回成命,怎奈大王走得急切。」

孫悟空也知道他不能勝任先鋒,不過真要收回成命,沒有合適獎勵給人家他又覺得丟人。他揮了揮毛茸茸的爪子道:「罷了!俺老孫說你行你就行,今後你可以不必點卯,先鋒官之職你繼續擔著吧!你今日尋我何事?」

陸小風也無所謂,反正有個先鋒虛名不是壞事,微微一笑道:「鬼王洞兩位獨角鬼王對大王仰慕已久,希望能來水簾洞拜會大王,還望大王應允。」

「不見不見,俺老孫一個都不見。」

猴子彷彿被針蟄了一般上躥下跳,連連擺手說不見,這讓陸小風滿頭霧水。猴哥這唱的是哪一出?獨角鬼王只是天仙修為,他好歹也是掌握神通的太乙散仙,為何聽到獨角鬼王就像面對洪水猛獸一樣?

「大王,當日水臟洞大舉來攻,若不是獨角鬼王率軍來援,後果不堪設想。今日大王拒絕見兩位獨角鬼王,只怕寒了眾人之心,今後若水簾洞有什麼差池,只怕再也無人照拂。」

陸小風據理力爭,他必須得讓猴子見獨角鬼王,預支獎勵有後遺症,不能完成任務會被獨角鬼王拿捏。赤尻馬猴雖說和他有過節,對待獨角鬼王這件事依然秉持公心,幫忙勸解道:「大王還是見見兩個獨角鬼王為好。「

「不見不見。」孫猴子以爪子遮臉道:「那七十二洞妖王來奉俺老孫為尊,偏偏個個全套披掛手拿仙兵,俺老孫只有這把破刀,實是羞於見人。」

「這隻死要面子的猴子。」

陸小風終於明白了問題出在哪裡,孫猴子看到手下個個都有兵器披掛,覺得自己太寒酸丟了面子,這才早早躲回了水簾洞。他覺得自己是老大,全身披掛怎麼也得比手下威風,所以寧願把自己關起來做宅男也不再露面。

正要攛掇猴子去東海龍宮,馬元帥搶先道:「大王乃是仙聖,一般兵器自然不合用,不知大王水裡可曾去得?」(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赤尻馬猴終於鼓惑孫悟空去龍宮借寶,猴子急需一套披掛,聽了當即便要前往。龍宮借寶拉開序幕,陸小風也不急著幫獨角鬼王引見了,當即道:「大王要去東海龍宮,我正好為大王帶路。」

因為他有給猴子帶路的經歷,孫猴子傾向於帶他同去,正要答應,旁邊的馬流二元帥道:「大王無需瘋二爺先鋒帶路,我們水簾洞鐵板橋下水道通東海龍宮,徑直下去便是了。」

陸小風忍不住咒罵該死的赤尻馬猴,只不過要了個傳承,至於這麼針對老子?看到孫悟空遲疑不定他急了,跟著猴子光明正大地搶劫只有這麼一次機會,錯過就再沒有了,必須得想辦法說服猴子。

略一思索他有了主意,嗤笑道:「馬元帥說的是什麼話?但凡有身份的人出門都講究個排場,人間富家公子出門尚且前呼後擁,大王為水簾洞之主,獨自前往東海龍宮像什麼話?若是一些腌臢小事也要大王親自動手,徒然惹人笑話。」

孫猴子喜歡顯擺又要麵皮,聽了此話當即道:「先鋒此話在理,我獨自一人前去極為不妥,便由先鋒與我同去吧!」

馬流二元帥一心要壞陸小風好事,哪有那麼輕易罷休,當即道:「瘋二爺先鋒乃是孤魂,孤魂不通水性,入水怕是諸多不便。我二人為天生水猴,水性極為精熟,大王若是嫌沒有排場,便由我們兄弟二人同去如何?」

陸小風恨得牙痒痒,確實像赤尻馬猴說的那樣,孤魂在水裡雖然不用呼吸,但行動極為遲緩。他跟隨孫悟空一起前往東海龍宮,必須要猴子使避水訣幫忙。相比之下確實是兩隻赤尻馬猴當跟班更合適。

孫悟空跟班這樣大有前途的職業,他當然不會輕易放棄,就算競聘也要上崗。競爭對手揭了短處。還得想辦法化解,於是他冷笑道:「東海龍王不知我花果山水簾洞。若去龍宮的全是猴精,只怕他以為水簾洞是個猴子窩,必然會看輕幾分。」

陸小風當然是在強詞奪理,不過這一套對猴子很管用,猴哥最在乎的永遠是面子。看到馬流二元帥還要分辨,他連忙搶在前面補充:「至於我不會水沒關係,大王神通廣大,以避水訣護我又有何難?」

孫猴子連連點頭道:「俺老孫亦不通水性reads();。但精通避水訣,帶你去東海龍宮倒是無妨。」

馬流二元帥又找了一個理由:「瘋二爺實力低微,若大王與人發生爭鬥,他沒有半點用處不說,還會成為大王累贅。」

「哈哈哈哈!」陸小風仰天大笑:「咱家大王神通廣*力無邊,便是所有龍子龍孫一起圍攻,大王護我周全易如反掌,兩位元帥莫非不相信大王本事?」

一頂大帽子扣得馬流二元帥啞口無言,喜得孫悟空抓耳撓腮,當即拍板道:「此事休要再爭。便由瘋二爺與我同去,爾等留下來看護洞府。」

一場舌戰以陸小風勝利告終,馬流二元帥再不情願也只得點頭應是。兩張猴臉不是一般難看。陸小風競聘上崗成功,再次成了孫悟空的跟班,臨下水前他笑眯眯地道:「今日與兩位元帥爭論一場,導致我頭腦混亂不堪,你們交給我的傳承也不知扔哪裡去了,說不定以後更加想不起來。」

這是明目張胆的威脅,陸小風的意思很清楚,兩隻赤尻馬猴再刻意針對,他們的傳承等著發霉吧!孫悟空被鎮壓以前他還得跟著廝混。若兩隻赤尻馬猴一直扯後腿,他和其他玩家競爭時會吃虧。所以先警告他們一番。

馬流二元帥更加不爽了,但他們不想老祖宗的傳承發霉。只得假笑道:「先鋒說笑了,你我同為大王效力,今後自當守望相助才是。」

孫猴子掐了避水訣,帶著陸小風一猛子扎去了鐵板橋下,分開水浪徑直來到東海海底。兩人沿著海底行走,迎面撞到了一個巡海夜叉,那夜叉分開水浪上前道:「那推水而來的是何方神聖?」

孫悟空大言不慚地道:「吾乃花果山天生聖人孫悟空,是你家老龍王近鄰,如何不識得俺老孫?」

夜叉連忙前往東海龍宮稟告,東海龍王聽到對方自稱聖人,以為來了哪位頂級強者,連忙帶著一眾龍子龍孫上前迎接。看到是一隻猴子一個小鬼,老龍王有了幾分輕視,但他生性膽小,還是口稱「上仙」把猴子迎進水晶宮。

選擇水類妖族的玩家在海底活動,為了方便補給和做任務,他們大多在水晶宮附近練級。陸小風跟在猴子後面,沿途看到了不少水族玩家,魚蝦蟹龜各類妖族都有,部分玩家把他認了出來,當即把錄像發到論壇上。

更有不少玩家想加他為好友,但全被他拒絕了,不一會有熟人發來消息,點開一看是曾經被稱為神的龜。

「二爺牛逼啊!竟然與孫猴子寸步不離,這次猴子借寶能拿到不少好處吧?」

「還不知道呢!」他心念一動問道:「你在東海水晶宮?」

「是啊!前幾天野蠻王和白花蛇怪去了南瞻部洲,我就來東海龍宮混了。」

陸小風大喜道:「你幫我看看東海龍宮哪裡有顯眼的寶貝,等到孫猴子去拿金箍棒,那些龍子龍孫跟了過去,我趁機搶奪一些寶物,到時候分你好處。」

平時東海龍宮戒備森嚴,水族玩家進入龍宮不敢造次,但孫猴子拿金箍棒是個機會。水族玩家大多不敢動手,他們的根本在四海,得罪了龍王日子沒發過,但陸小風作為孤魂沒有這樣的顧慮。

前世就有個膽大包天的水族,趁著混亂搶了價值數十萬的財寶,後來江河湖海全都無處安身。不過人家根本不在乎,那人現實混得不咋樣,因為猴子借寶發了一筆橫財,就算以後再也不能升級都覺得值了。

撐死膽大的訛餓死膽小的,東海龍宮除了寶庫外,一些值錢物品也是隨處可見。陸小風跟在猴子身邊,沒機會去打探哪裡有可以搶奪的寶物,但曾經被稱為神的龜可以充當內鬼,打探清楚了等會他下手就容易了。(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第二輪女媧補天副本結束,四巨頭一副無精打採樣子,他們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收穫。原以為每輪副本都是一樣,第二輪刷的怪物不比第一輪少,結果他們想多了,第二輪副本竟然只出了一滴白虎精血。

女媧補天副本共計十輪,每一輪任務完全隨機,當然不是固定每次都有許多好東西拿。其實第二輪副本也刷出了兩頭異獸,一頭爆白虎精血的血影虎,一隻爆玄武精血的綠頭黿,可惜綠頭黿沒有被任何人幹掉。

白虎精血被霸天和天問的人聯合拿到,四巨頭趕過去時晚了一步,鬱悶得吐血又無可奈何。得知綠頭黿爆出來,他們再次進行各種圍剿,但因為沒注意到伴隨綠頭黿發布的兩個小任務,每次都被綠頭黿殘血逃生。

該死的彩雲仙子也一直針對他們,第二輪他們領到的還是尋找靈水任務,九頭獅王當場提出質疑,彩雲很淡然地說了一句:「你們幾位實力高強,正該為其他異人作表率,為天下蒼生出力豈能挑挑揀揀?」

四巨頭恨得牙痒痒,心說你這小娘皮明明和瘋二爺有一腿,整我們幾個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他們奈何不得彩雲,好在手下有一個隊伍領到了採集靈水的任務,交任務時把兩個隊伍的靈水合起來,由他們上交有可能拿到第一名。

合在一起四巨頭共計採集了兩千多滴靈水,材料採集數確實是第一,按照第一輪的標準他們應該得到功德珠同等的獎勵。結果再一次吐血了,彩雲只給了一件上品裝備作為獎勵,比功德珠下降了一個檔次不止。

四巨頭不甘心地再次質問,彩雲幽幽嘆了口氣:「因為綠頭黿一直無人消滅。四處興風作浪,導致不少凡人喪生,所以異人功德大打折扣。你們得到的獎勵自然也變差了。」

四巨頭齊齊吐血,敢情不光是獎勵不如上一輪reads();。最後計算功德同樣的材料獲得的功德也有所不如。他們再也不想進副本了,戀愛中的女人惹不起,這彩雲和瘋二爺勾搭成奸,不管他多努力都拿不到多大好處。

沐猴而冠倒是淡定許多,他更在意的是孫悟空歸來,作為猴精當然得跟著孫猴子混。他前期在水簾洞刷了不少任務,那時為水簾洞雪中送炭,憑藉功勞應該有接近孫猴子的機會。可惜孫猴子回來時他還在副本里。

他暗中授意手下接近馬流二元帥,想讓兩隻赤尻馬猴拒絕把傳承交給瘋二爺,這個計劃已經徹底失敗。瘋二爺拿到了兩種靈猴的傳承線索,那混蛋明明不是猴精,結果獨佔兩大靈猴的傳承,沐猴而冠可謂羨慕嫉妒恨。

接下來應該還有機會接近孫悟空,離開副本沐猴而冠馬不停蹄地趕往水簾洞,希望能得到孫猴子接見。來到水簾洞門口求見美猴王,不但美猴王沒見到,馬流二元帥也沒有露面。直接一句大王不在把他打發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馬流二元帥和陸小風的爭議在於傳承,現在傳承已經塵埃落定。他們做意氣之爭又有何用?陸小風威脅這倆猴子一番后,他們可謂幡然醒悟,認為正確的應對方式應該是和瘋二爺搞好關係,好讓他把傳承交給可托之人。

瘋二爺和沐猴而冠明顯不是一夥,繼續和沐猴而冠勾搭,他們很有可能徹底得罪瘋二爺。出於這種考慮,兩隻赤尻馬猴決定和沐猴而冠劃清界限,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不會給沐猴而冠任何便利。

沐猴而冠連馬流二元帥都沒見到。心裡的鬱悶可想而知,這時手下人發來消息。說孫悟空去了東海龍宮。這還不算什麼,讓他生氣的是陪著孫猴子前往龍宮的是瘋二爺。一個孤魂搶了猴精傳承也就罷,竟然還和孫悟空形影不離。

登錄論壇,瘋二爺陪著孫悟空龍宮借寶的帖子高居第一,玩家討論得正熱烈。

「瘋二爺他么的一個孤魂,竟然成了孫悟空專職跟班,遊戲里的猴精玩家可以買塊豆腐撞死了。」

「孫悟空去了東海可以拿到如意金箍棒,瘋二爺會不會也混到一件法寶級的武器?既然有能長能短能伸能縮的如意金箍棒,會不會有始終堅挺的朝天一根棍之類的東西?」

「以咱家混跡遊戲論壇多年的經驗,瘋二爺肯定能拿到好處,雖然不至於拿到金箍棒那樣的法寶級武器,靈寶級武器倒是有可能。大家想想西遊劇情,那老龍王先抬出了三件武器,孫悟空全部看不上眼,龍婆龍女才想起了天河底的神珍鐵。孫悟空看不上眼的大刀、九股叉和方天畫戟,至少也是靈寶級武器,瘋二爺隨便拿到一件也發了……」

「樓上真相帝,話說法寶和靈寶從來沒有爆出來過,這兩種檔次的武器區別在哪裡?」

沐猴而冠心情更加糟糕了,他也認為真相帝說得有道理,瘋二爺很有可能混到其中一件武器。東海龍王吩咐抬給猴子的都是仙兵,這意味著至少是靈寶,那混蛋拿到一件靈寶級武器,實力只怕又要大幅提升。

這種待遇不應該是我的么?沐猴而冠一向冷靜,但自從被搶了通臂猿猴傳承,他越來越容易動怒了。重新進入遊戲,他馬上吩咐心腹手下統計幫里哪些人在東海龍宮,讓他們隨時彙報情況,若有機會不惜代價破壞瘋二爺的好事。

論壇上那位真相帝猜對了,陸小風確實有可能獲得一件靈寶,以他功勞簿上的功勞換一件靈寶在不算過分。孫猴子欠著他獎勵一直覺得不爽,等會老龍王吩咐手下抬了兵器上來,如果他主動開口討要某件兵器,猴子肯定不會拒絕。

陸小風還在猶豫,因為他對靈寶級武器真心沒興趣,這倒不是他矯情,而是因為用不上。靈寶級武器最低使用等級為三十一級,離他還很遙遠,而且老龍王拿出來打發孫悟空的三件靈寶級武器,沒有一件適合孤魂使用。

遊戲里第一件靈寶級武器,要不要用所有功勞來換呢?陸小風一直都在糾結。(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平心而論,三件靈寶級武器陸小風一件都看不上,如果單單為了武器他不願開口討要。他一心要刷神通熟練度,留下功勞簿上的所有功勞,等到孫悟空大鬧天宮時,可以憑藉功勞換蟠桃和瓊漿玉液。

只是這三件武器里有一件比較特殊,關係到一個龍族的傳承,就算那件武器是廢品龍族傳承也有極大價值。儘管急著想要提升神通熟練度,最終他還是決定先把龍族傳承拿到手,要刷神通以後還有機會,錯過傳承太可惜了。

老龍王吩咐手下抬了一把大刀上來,猴子看都沒看一眼就說沒興趣,因為他不會使刀。陸小風也沒有開口討要,他立下的功勞最多換一件靈寶,如果對靈寶級的大刀開了口,後面就沒他什麼事了。

接下來是一桿重三千六百斤的九股叉,猴子舞了幾下覺得不趁手,讓老龍王重新換一件。見識了猴王的實力老龍王不敢再輕視,馬上吩咐鯉總兵抬了一桿方天畫戟上來,這桿方天畫戟黝黑如墨,作為孤魂陸小風感應到戟上傳來同類的氣息。

孫悟空試了試方天畫戟,還是嫌棄方天畫戟太輕,讓老龍王另外再換一件。這時陸小風走出去摸了摸方天畫戟,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連連稱讚道:「好兵器!好兵器!若我能有這麼一桿方天畫戟,此生也算沒白活了。」

孫猴子啞然失笑道:「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一件兵器有什麼打緊?既然你喜歡這桿方天畫戟,俺老孫又用不上,我便代老龍王作主送給你了。」

東海龍王臉都綠了,心裡連罵了幾次猢猻,老子的東西憑什麼由你這猢猻作主?這方天畫戟好歹也是靈寶。你這廝法力高強,咱送你結個善緣也就罷了,送給區區一階孤魂算什麼事?

儘管很不情願。膽小的老龍王還是沒勇氣招惹猴子,賠笑著道:「全憑上仙作主。」

老龍王鬆了口。這事就算成了,這時陸小風收到了系統提示:「玩家瘋二爺,npc孫悟空以方天畫戟獎勵你為水簾洞立下的大功,如果接受該獎勵,你在水簾洞的功勞將會全部清零,是否選擇接受?」

孫猴子慷他人之慨,拿東海龍宮的武器獎勵玩家,這事做得很不地道reads();。不過這和陸小風沒多大關係。他已經想好了要換這桿方天畫戟,所以才會滿臉垂涎地稱讚,收到系統提示迫不及待地選擇了接受。

物品名稱:方天畫戟(被封印)

物品品階:靈寶

裝備等級:三階三十一級

物品介紹:龍王三太子敖丙使用的武器,封神時期敖丙被哪吒所殺,畫戟因某些原因被封印,必須解開封印才能裝備。

物品屬性:未知

方天畫戟重七千二百斤,以陸小風的小身板拿不起來,為了避免丟臉,查看屬性后他馬上收進了須彌芥子袋。這桿方天畫戟是進入哪吒鬧海副本的關鍵,這是一個單獨副本。只有一個隊伍可以進入,以玩家現在的實力還沒法完成。

遊戲設定總是讓人意想不到,畫戟關係到一個龍族傳承。偏偏可以進化龍族的蛇妖觸發不了。能夠觸發傳承任務的只有孤魂,但孤魂又不可能傳承龍族,世碰巧有孤魂玩家碰到畫戟,這才解開了畫戟被封印的秘密。

原因很簡單,方天畫戟里有龍王三太子敖丙的魂魄,只有孤魂可以和三太子魂魄溝通。剛才方天畫戟出現,陸小風馬上感應到同類的氣息,就是因為三太子的魂魄依附畫戟,沒有進入陰曹地府的龍魂同樣也屬於孤魂。

龍王三太子魂魄依附在兵器上許多年。他老爹東海龍王都不知道,一直以為兒子被剝皮抽筋后魂飛魄散了。真相是哪吒手段雖然殘忍。但沒有傷害敖丙的魂魄,敖丙因為不願意墮入血海。選擇把自身魂魄囚禁在方天畫戟里。

仙凡兩界生靈死亡后魂魄都會進入陰曹地府,但其中有所區別,一部分魂魄經過正常流程投胎轉世,還有一部分會在血海沉淪。

那些窮凶極惡之徒,哪怕到了地府也不安分,不願意被陰司擺布,所以寧願進入地藏王管轄範圍外的血海。這部分魂魄有的在血海里修鍊成鬼王魔頭,有的成為阿修羅的食物,但他們不再輪迴轉世。

龍王三太子敖丙年紀輕輕就死了,作為根正苗紅的龍二代,雖然有一些傲嬌,但他不是窮凶極惡之輩。按理他應該通過陰司正常輪迴,有了東海龍王的面子,十殿閻王不會與他為難,會把他送到龍族正常投胎,重新修鍊到天仙恢復記憶他還是龍太子。

可惜凡事不由人,血海里盤踞了一尊*oss冥河老祖,某些強大生物死亡產生怨念,老祖會順水推舟將其魂魄引到血海。三太子敖丙被哪吒剝皮抽筋,死亡時怨氣衝天,引起了老祖的注意,當即便要接引敖丙的魂魄進入血海。

如果選擇接受冥河老祖的指引,敖丙將會成為沉淪血海的血龍,但不管怨氣多大他都是根正苗紅的龍二代。上古時候龍族曾經無比輝煌,即便沒落了也是身份尊貴,他們認為血海是污濁之地,看不起那些沉淪血海的同族。

死亡時怨念衝天,敖丙接受了冥河老祖的指引,但關鍵時刻龍族的驕傲讓他清醒過來。想到自己將會沉淪血海成為一條血龍,傲嬌的三太子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於是他放棄了進入幽冥地機會,將魂魄依附在自己使用的方天畫戟上。

玩家要拿到龍王三太子的傳承,需要設法超度他的魂魄,讓他去陰曹地府正常投胎轉世。要從冥河老祖手裡超度魂魄難如登天,哪怕地藏王菩薩也做不到,只有進入哪吒鬧海副本李代桃僵,讓想要龍族傳承的玩家替代敖丙,接受冥河接引成為一條血龍。

玩家代替敖丙去了血海,敖丙的魂魄就能正常輪迴轉世,這對玩家和敖丙都有好處。完成這一系列任務極為複雜,但如果最終能成功,玩家不但能得到血龍傳承,因為敖丙的投胎轉世還能和東海龍宮搞好關係。(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孫猴子是典型的低情商,他找東海龍宮借寶,以東海龍王軟弱可欺的性格,只要他稍微講究一下也不至於告狀。找人借寶還囂張跋扈,拿了人家定海神針還要耍弄一番驚嚇水族,完了還逼老龍王湊一套披掛,老龍王脾氣再好也會有火氣。

如果換一種方式,先在東海龍王處拿了如意金箍棒,然後好言好語地道謝套一番交情,順便問哪裡可以借披掛就不一樣了。人大多趨炎附勢,龍王也不例外,憑他的本事東海龍王也願意結交,多半會幫他打聽披掛的事。

找來另外三海龍王,孫悟空拿到了全套披掛,四位龍王結識了一位上仙,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這麼做了孫猴子說不定會有更大收穫,除了帽子、盔甲和鞋子,四海龍王龍贈送個項鏈吊墜也有可能。

可惜猴子的情商一直很低,哪怕在五指山下壓了五百年也沒有改變,跟了唐僧也經常在豬八戒面前吃癟。就算陸小風這個小角色,同樣也利用了他好面子的特點,一次次地用激將法,在他身上可謂屢試不爽。

陸小風收了方天畫戟,老龍王稱沒有更好的兵器了,孫悟空當即耍賴讓人家想辦法。龍婆龍女提起了定海神針,孫悟空馬上就要過去查看,東海龍宮裡有身份有地位的龍族全部同去,但陸小風不願意去了。

孫猴子收法寶級的武器金箍棒,就算去了也只能眼饞,還不如留下來撈點實惠。離開龍宮大殿,他找了個不熟水性的借口,表示要留在東海龍宮等待孫悟空,急著看定海神針的孫猴子沒有在意。

孫悟空取金箍棒。這麼精彩的劇情沒有玩家願意錯過,幾乎所有水族玩家都跟去了。

沐猴而冠讓手下監視陸小風,但他的手下不能進入大殿。不知道大殿里發生了什麼。看到東海龍王陪著孫猴子走出大殿,他們以為孫猴子要去拿金箍棒了reads();。瘋二爺多半也會同去,結果看到瘋二爺留了下來。

這些玩家發消息向沐猴而冠請示,沐猴而冠感覺瘋二爺可能有什麼目的,吩咐手下也留在東海龍宮。他麾下水族玩家不太多,總共只有一百六十多人,而且還分佈在各個江湖河海龍宮,長期在東海龍宮活動的也就十多人。

水族玩家因為要在東海龍宮領任務,可以在龍宮大多數範圍活動。陸小風也在龍宮裡閑逛起來。曾經被稱為神的龜就在他前方不遠處,兩人沒有交談,每當龜妖在某個殿宇前停留片刻,他就知道那裡面會有值錢的東西。

陸小風發現有十多名水族跟在後面,他不知道這些玩家有什麼目的,但並沒有在意。東海龍宮寶物無數,趁著龍族去看熱鬧的這段時間,大家共同發財沒什麼問題,前提是那些水族玩家承擔得起後果。

大概知道哪些地方有值錢寶物,他示意龜妖自己心裡有數。當即開始搶掠大業。來到一處龍女的閨房,他先取了床頭柜上的珊瑚樹,接下來沒節操地開始摳牆上的夜明珠。一顆顆地把夜明珠放進須彌芥子袋。

東海龍宮隨處可見的這些財寶,財寶沒有任何屬性,對玩家沒多大用處,但可以賣給人類npc換取錢財。每顆夜明珠也就幾千兩銀子,但架不住數量眾多,珍珠瑪瑙珊瑚夜明珠,帶一大包去人類世界換幾十萬兩銀子沒問題。

沐猴而冠手下的玩家傻眼了,他們長期在東海龍宮廝混,這些東西隨處可見。 浮生繚亂 但沒人敢佔為己有。曾經有玩家摳了一顆夜明珠,不一會就被蟹將擒拿。東海龍王懲戒一番后把他趕出東海,完全是得不償失。

瘋二爺這麼大肆收刮只能換銀子的寶物。難道不怕龍宮清算嗎?很快他們反應過來,這混蛋和孫猴子一起來東海,有了孫猴子做靠山,他搶這類財寶東海龍王多半屁都不會放一個。

老大吩咐要壞瘋二爺好事,瘋二爺在龍宮大肆收刮財寶,這事當然要找npc彙報。馬上有玩家找到了看守龍宮大殿的鯉將軍,鯉魚精吩咐手下看好大殿,走到後殿看到陸小風正在收刮瑪瑙,當即大喝道:「大膽異人,竟敢在我東海龍宮胡作非為,還不快快住手。」

如果是普通玩家,鯉將軍估計直接動手了,但孤魂是那位上仙的跟班,貿然動手只怕會惹下禍端。面對鯉將軍的質問陸小風微微一笑,臉不紅心不跳地道:「老龍王那麼客氣,連仙兵都送給了我,我只不過取一點擺設他更不會介意,哪輪得到你來聒噪?」

鯉將軍想象也是,這些擺設價值哪裡比得上方天畫戟,龍王知道孤魂取了只怕也不會在意。如果招惹孤魂得罪了那位上仙,龍王還會拿自己撒氣,自己的職責是鎮守大殿,異人搶奪錢財關我什麼事?

鯉將軍竟然退了回去,任由瘋二爺四處掠奪各種財寶,沐猴而冠手下的玩家徹底傻眼。一些玩家看得眼饞,考慮要不要像瘋二爺一樣搜刮,這些擺設就算沒有任何屬性,拿去人間也是一大筆錢啊!

沐猴而冠知道消息后皺起了眉頭,瘋二爺還真會見縫插針,扯著虎皮做大旗。東海龍宮那些擺設只能賣錢,他完全不放在眼裡,如果手下十多個玩家跟著擄掠財寶,他們的角色就算廢了,完全是得不償失。

「沒出息!瘋二爺還真是窮瘋了,價值不高的擺設都不放過。」沐猴而冠充分發揮阿q精神,秀了一下有錢人的優越感,同時嚴禁手下人效仿瘋二爺搶奪財寶。東海龍宮隨處可見的那些寶物,只能拿去換銀子,瘋二爺一人擄掠估計能賺幾十萬兩,手下十多人跟著搶掠也分不到多少。

高富帥看不上沒有任何屬性的擺設,陸小風卻表現得很積極,珍珠瑪瑙玉玉統統打包。這些東西可以賣幾十萬,老媽要努力多久才能掙到?

陸小風掃蕩了五六間殿宇,進入一位龍太子的宮殿處,他遇到了正在搜刮的同道中人。這是一名蛇妖玩家,蛇妖在東海龍宮活動可以確定是水蛇,作為水族那麼瘋狂地搶奪龍宮財寶,幹了這一票他是別想在水裡混下去了。(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陸小風一點也不意外,他記得前世有這麼一位亡命徒,趁著孫悟空取兵器的機會搜颳了價值幾十萬的財寶。這傢伙名叫采女孩的火柴,前世因為搶掠了東海龍宮財寶,江河湖海完全混不下去,據說後來做了轉世任務更換種族了。

陸小風能想到收刮財寶還是因為這傢伙,前世采女孩的火柴在論壇上發了搶奪財寶的帖子,他既羨慕又佩服。如果他選擇了水族,就算知道得罪龍宮在水裡混不下去,他同樣會擄掠財寶,因為那時幾十萬對他非常重要。

兩個賊分別從兩邊動手,陸小風從龍宮前殿搜刮到後殿,采女孩的火柴從後殿搜刮到前殿,龍宮各種值錢擺設被收刮一空。最後在中間的宮殿相遇,兩人沒有惺惺相惜,心裡不約而同地想沒這貨我豈不是多搶許多寶物?

很有默契地收刮著最後一間宮殿里的財寶,兩人比拼著速度,片刻之間宮殿擺放的值錢物件收刮一空。做賊陸小風不如采女孩的火柴專業,搜刮時他少搶了三顆夜明珠,就算知道只值萬把兩銀子,但就像輸了比賽一樣有那麼一點不爽。

采女孩的火柴笑了笑就要離開,他不像陸小風那樣有孫猴子做靠山,再不跑路被抓財寶也會被拿回去。看到那傢伙走到門口,陸小風心裡忽然一動,說道:「哥們!這次搶了龍宮那麼多寶物,今後你還怎麼在水裡混?」

采女孩的火柴回頭道:「多謝二爺關心,既然決定了要撈一筆,我就沒想以後怎麼混,就算這個號廢了也值了。」

陸小風笑得就像彌勒佛一般:「你搶掠的東西頂多也就值三十萬,這遊戲不存在刪號重練一說,作為水族招惹了四海龍族不怎麼明智啊!我倒是有辦法讓你既能賺錢又不會得罪龍宮。」

采女孩的火柴動心了。他現實急需一筆錢,這才有了趁孫猴子取金箍棒時擄掠龍宮的計劃。平時他一直在東海龍宮刷任務,這裡是他的大本營。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也不願意被四海水族追殺。

「二爺有什麼辦法?」

陸小風指了指自己道:「我是孫猴子的跟班,明目張胆搶了龍宮財寶東海龍王也不會把我怎麼樣reads();。你既然認識我。應該知道我是職業玩家,信譽也還不錯,你可以把搶來的財寶交給我,由我來幫你背鍋,離開龍宮我再把財寶還給你。」

采女孩的火柴也覺得可行,不過他並沒有失去冷靜,沉聲道:「二爺有什麼條件?」

「五成,我要你收刮財寶的五成。」陸小風臉上露出了燦爛笑容。心說叫你比老子搜颳得快,叫你比老子多摳了三顆夜明珠,這次讓你見識一下搜刮高手的風範。

采女孩的火柴變了臉色,連連搖頭道:「五成也太狠了,我寧願被四海龍宮追殺,跑去江河湖海混也不會答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