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安幕西趕緊閃到一旁~

不過是一隻鴿子罷了,攏共三十萬的慾望值而已嘛……

自己出賣點色相,分分鐘就湊夠了……不值一提,可受不起這大禮~

「安小姐,感謝您吶~」

誰曾想,躲過了老兩口的鞠躬,卻沒躲得過忠伯~

「哎呀~你們不要這麼客氣啦,又不是外人~」

……

喵的~

話說出口,安幕西就後悔了……

「呵呵,就是就是,小西又不是外人……」

江奶奶反應過來,臉上堆滿了笑容,笑的見牙不見眼~

「是是是,不是外人,哈哈哈哈嗝,不是外人~」

老爺子也反應了過來~

……

看吧,還是誤會了,喵的,這就叫,言多必失啊~

「宿主,注意咯,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

「啥?」

……

「啊?這…這……」

安幕西還沒反應過來,一旁的忠伯就驚呼一聲,一臉震驚的伸手指著床上的龍道一,渾身顫抖~

安幕西三人朝床上一看,集體石化~

到底發生了啥呢?

(請看下一章……

哦嚯嚯嚯嚯嚯~) 那麼,病床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能讓安幕西這個體驗過「和平鴿」的人像龍老爺子,江奶奶和忠伯三人那樣震驚呢?

原來……

房間里的四人,系統朝著病床上的龍道一看去,然後,一刻也不想離開。

只見剛吃下「和平鴿」不足五分鐘的龍道一,身上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不不不,就是用驚世駭俗也不為過。

龍道一胸口,肋下和肩膀處,因為接骨而留下的三處巨大的,還在滲血的手術刀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之所以他們能夠直觀的看到,是因為,傷口除了縫合之外,並沒有包紮。

這是因為,做手術的醫生,擔心他體內還有未清理乾淨的碎骨屑,準備隨時進行二次切開。

更大的原因是,斷裂的肋骨傷到了心臟,一次性完成手術耗費的時間過長的話,怕龍道一撐不過去。

這也剛好讓他們幾人得以看到,此時此刻在龍道一發生的……奇迹,不,是神跡。

傷口上的血跡,先是乾涸,然後,傷口結痂,癒合,變得粉紅色,再變成正常皮膚的顏色,那些縫合的線,直接就融化,消失了。

聽起來,這個過程經歷了很多的步驟,可實質上,從傷口開始癒合到毫無痕迹,一分鐘都不到。

不然,也不可能肉眼可見了~

更加奇葩的是……先前孫老頭在龍道一身上插滿的金針銀針,一根根的自動從身體上退了出來,就像是收到了肌肉的排擠。

擠出的過程,很是緩慢,輕柔,並沒有四處激射。

那些針完全脫離身體開始,全部緩慢的滾落了下來,落到龍道一身體四周的病床上。

「天吶…老夫沒有看花眼吧……嘶~」

龍老爺子再一次失態了。

然而這次他沒有要求別人掐他。

因為,他還沒來得及要求,江奶奶的「馭夫指」已經施展出來了,還是老地方~

「唔~看來,這是真的~

前輩,果真是神鬼莫測之人吶~」

江奶奶看著老爺子齜牙咧嘴的模樣,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同時感嘆,安幕西背後這位前輩的驚天手段。

當然,同時也很感激安幕西小同志的深情厚誼~心裡想著,日後一定要對這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孫媳婦兒千好萬好。

嗯~自己早一點讓出龍家女主人的位置也是可以的~

不過,這個時候,孫子安然無恙,才是最值得開心的事情。

不過…接下來突然發生的一幕,卻打斷了他們的興緻。

龍道一身上的每個毛孔中,同時冒出了頭髮一樣的,漆黑如墨的物質。

那些物質很粘稠,就像是漿糊一般,很快的,遍布全身,然後,緩緩流淌在床單上。

四人微微皺眉,隨機以最快的速度,伸手掩住口鼻,落荒而逃~

連門都懶的開,房間的門直接被龍老爺子一掌拍成漫天的木屑,隨風飄蕩。

邪王寵妃 一扇門而已,不管多麼名貴,也是小意思。

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那些黑糊糊的東西,太臭了~臭氣熏天~

「這……小西,那~那是什麼啊?」

四人站在莊園的草地上,剛剛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江奶奶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唔……老夫若是沒猜錯的話,那些臭不可聞的物質,應該是一一體內的雜質吧~

根據典籍記載,服用洗髓丹之後,人體內的雜質,就會從毛孔中排出。

而這些雜質的描述,正是漆黑如墨,臭氣熏天吶~

我家一一,能得到這種神物,還當真是天大的機緣吶~

西丫頭,這次,可都是你的功勞啊~」

龍老爺子見多識廣,一語中的。

「呵呵,龍爺爺過獎啦~

不過,我還得進去一趟~」

安幕西說著,重新跑回龍道一所在的房間。

三個老人家不明所以,紛紛尾隨而至。

然而等他們跟到房間里的時候,又是一臉獃滯……

之間安幕西拿著手機,圍著病床轉圈,對著床上還沒醒來,渾身漆黑,臭不可聞的龍道一拍照,拍的忘乎所以,拍的不亦樂乎。

……

三個老人家互相看了一眼,哭笑不得的退了出來。

年輕人的世界,他們不懂~

屋子裡那麼臭,這丫頭,這是拿生命在拍照啊~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安幕西拍照的目的何在~

「難不成……小西拍照,是為了留個紀念?」

江奶奶不確定的說道。

「唔,有可能,畢竟,這種事情,一輩子,也就這一回了~何況,一一因禍得福,這是天大的喜事,這丫頭拍照留念,也是理所應當的嘛~

哈哈哈哈嗝~果然是真愛呀~」

龍老爺子一副我很理解的模樣。

一旁的忠伯也是不斷點頭,表示贊同~

……

然而安幕西的想法,並不像他們揣測的這般複雜~這般富有想象力和層次感~

她的目的很簡單,難得看到龍道一這貨丑一次,不趁機留下點證據怎麼行?

日後,隨時可以拿出來對他進行恐嚇,威脅,榨取利益~

嗯,想想都覺得自己優秀~

安幕西佩服自己,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拍完了照片,回到草坪上,自動忽略了位個老人臉上那充滿了故事和內涵的微笑。

幾人就那麼站著,等待著龍道一醒來。

功夫不大,大概有五六分鐘的功夫,一身漆黑的龍道一,僅僅穿著那條紙質的無菌短褲,從失去了大門的房間內沖了出來,都沒朝草坪上的四人看一眼,閃電般的衝進了走廊另一頭的浴室。

那速度……快若閃電~

「唔?看一一的身法……難不成?他……已經跨入了六星?這…這也未免…太快了些吧?」

要說眼裡,那還是龍老爺子最厲害~通過龍道一的速度,就判斷出了他實力進入六星了。

「嘶~首長,夫人,這洗髓丹,阿不,這洗髓鴿也太神奇了吧~要知道,少爺跨進五星,也才不到一個月啊~這~當真是不可思議~」

忠伯震驚的說道,眼神中也充滿了興奮和激動。

龍道一可以說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兩人之間的感情,絲毫不亞於龍道一和爺爺奶奶的感情。

在忠伯眼裡,一一就和他自己的孩子一般無二。

儘管,忠伯並沒有孩子。

「是啊是啊,當真是神奇~典籍上也只是記載了,洗髓丹可以排除體內雜質,加快實力增長的速度,可卻並沒有提到過,它還可以直接提升實力啊~」

龍老爺子咂咂嘴,一臉感慨。

「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娃娃~本拖的「和平鴿」,是小小的洗髓丹可以比擬的么?那豈不是很沒面子?」

人字拖對空老爺子的說法,嗤之以鼻,傲嬌的站了出來。

……

「唔……內個,龍爺爺,您說的是洗髓丹,然而,這是洗髓鴿啊~」

安幕西很善良的糾正道。

「啊~對,對對對~洗髓鴿,洗髓鴿~嚯哈哈哈哈~嗝~」

…… 我腦門上的青筋一下就起來了,宋晴沒事喊我蘇馬桶也就算了。這年頭連只剛認識的鳥兒,都喊我蘇馬桶這個稱號了,真是蹬鼻子上臉了。

敢情洛辰駿養着這隻鳥的時候,還專門訓練過?

不對……

這肥母雞我好像認識啊,而且是越看越眼熟。宋晴家的老爺子養的太白大人,好像就長這樣,說話也是這樣滿口不饒人的。可老爺子的鳥怎麼會在這個馬道長的肩頭,而且還這麼親暱的靠在一起。

話說,老爺子平時有遛鳥,養鳥的習慣。他統共養了兩隻鳥,一隻鳥身形嬌小,是翠鳥類的,名喚繡眼兒。平時就是給老爺子佔籤卜卦的,從來都是靈驗的,算的是上是一隻靈鳥兒。

另一隻,就是吃的胖胖的八哥太白大人。這鳥兒都活成人精了,不僅好色好酒,而且說起話來頭頭是道,還喋喋不休。而且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就好像一隻鳥兒的腦袋裏,裝了個人的腦袋。

而且這個太白大人很懂風水,有時候老爺子有什麼地方不會的,還會請教這隻自負而又好色的太白大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

外門大師兄 宋晴更是走上前去,怒氣衝衝的問那鳥兒:“你……你這隻肥母雞不跟着我爺爺,怎麼……怎麼跟他在一起了?你一頓吃的比我三頓還好,居然……居然吃裏扒外啊你!”

說着,宋晴惡狠狠的就瞪了一眼馬道長洛辰駿。

洛辰駿手裏拿着一隻羅盤,頭上戴着明黃色的道士帽,寬袂大袖的樣子到有幾分道士的仙風道骨。

他還在和一旁的建築師說話,肩頭的太白大人撲騰了翅膀,按捺不住的和宋晴爭辯,“你這個黃毛丫頭好沒禮貌,我是太白大人,不是什麼肥母雞。我告訴你,就是你爺爺見了老夫,都要禮敬三分。”

這個太白大人確實活了有些年頭了,據說宋晴玄祖父那一輩,它就在他們家白吃白喝白住了。

要是普通的鳥兒,早就死的硬硬的。

反倒是這個太白大人,越活躍精神,越活這體型就越龐大。那精神抖擻的樣子,比我和宋晴這兩個身上都有傷的傷員,要精神多了。

以前小時候,我還聽說,太白大人還有逛夜店的毛病。

每次去都喜歡錶演節目討美女的歡心,有時候我就會和宋晴討論,說這個太白大人身體裏是不是灌了人魂了,這麼機靈,壽命也比一般的鳥類,甚至人類都要長。

那時候,宋晴一點兒不迷信,覺得我說話站不住腳根。我們兩個也只是個孩子,大概也只是把太白大人當做新奇的玩意,學舌的八哥。

可種學舌的鳥類,知道自己學的人類語言是幹嘛的,也只是機械的說話罷了。

這太白大人可是個回活學活用的主兒,這會兒跟着洛辰駿在我和宋晴面前擺譜,宋晴被它氣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掐着太白大人的脖子就怒道:“你這隻肥母雞,明明是我家養的,卻吃裏扒外的幫別人。還敢倚老賣老,我今天就把你宰了,燉湯喝。”

太白大人說的是洋洋得意,一被宋晴掐住脖子,立刻就吐不出話了。眼睛裏爆出血絲來,眼看就要被掐的嚥氣了。

洛辰駿終於看不下去了,嘆了一口氣說道:“宋小姐,你再掐下去,太白大人就要被你掐死了。老爺子借我幾日,罷了完事我是要歸還的。要是太白大人死了,我可……我可擔待不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