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安林看了一眼下方那破敗的古城,各類庭院樓閣密密麻麻,延綿不絕,看不到盡頭。僅從這一點,便可依稀想象得出以前的繁華。

「在這裡,我們不僅要小心虛靈族,還要小心陷入幻境,這裡的幻境都很厲害。兩千年前,就有兩個血族的前輩,在這裡被幻境弄瘋了。」麥倫開口警戒道。

安林聞言又是一驚,一般能邁入返虛境的強者,道心都十分的強大,即使這樣,也會被幻境弄瘋了?那幻境得可怕到什麼程度?!

「據說這裡還會有世界之心碎片出現,主人,一個世界之心碎片懸賞多少鮮血啊?」可可斯蒂一臉期待地望著安林,開口詢問道。

安林一臉茫然,世界之心碎片是什麼鬼東西?

他還未說話,麥倫就輕笑出來:「你還想找到世界之心碎片啊?真會做夢!那東西可遇不可求,一輪太初古域探索下來,十六個遠古勢力,可能連一個世界之心碎片都找不到!」

安林一聽,這麼牛逼啊,當即開口道:「一個世界之心碎片,懸賞十毫升鮮血!」

可可斯蒂和麥倫皆是一臉古怪地望著安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主人……您是不是對世界之心有什麼誤解?」可可斯蒂遲疑片刻,還是決定開口道。

安林眨了眨眼眸,有些心虛道:「怎麼了……價格不對?」

麥倫心中瞭然,直接解釋道:「一個世界的崩壞,其物質回歸本源,轉換成世界晶源,它也是再構建世界的源材料。」

「而那個世界的規則和萬物之道,便凝聚成了世界之心。世界之心碎片,就是融入了世界規則和萬物之道的物體。可以這麼說,每一個世界之心碎片,其價值都無法估量,無論是構建世界的核心,還是返虛領悟合道之境,都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安林一聽,妙啊!

這東西一聽就很值錢!

不過為何紫薇大帝沒有提及這個東西?

哦……對了,這是星虛外域才有,返虛期的天仙們應該知道,化神期的修士知道了也沒用,所以才沒說吧。

安林琢磨了一下,這才開口道:「一個世界之心碎片,懸賞三十滴鮮血!」

可可斯蒂和麥倫聞言,這才面露喜色。

「主人,我們走!找世界之心碎片去!」可可斯蒂興奮道。

「不!首要任務是金色世界晶源!」安林很認真地開口道。

「也對,世界之心碎片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們隨緣就要,主人還是蠻清醒的。」麥倫微笑誇讚道。

安林心中嘆氣連連,命根子最重要,他不得不清醒啊……

(感謝論呵呵與嘻嘻的函數公式盟主的十一萬起點幣打賞,(づ ̄3 ̄)づ) 安林走在白黃色調的古城道上,一團團黑色的扭曲氣體從身旁掠過,帶起陣陣噬骨的陰寒。

這些黑色的扭曲氣體是無意識的幽魂,終日遊盪在城中,不會主動攻擊人,但是要是不小心被它們撞到,神魂較弱者還是會受到創傷。

麥倫的幡旗在這個時候,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利用幡旗釋放幾個強大的戰魂在前面開道。四周遊盪的幽魂似乎對戰魂攜帶的殺意有感應,會紛紛自主避開。

「賣包子咯……新鮮滾燙的鮮肉包子……」

「客官,這是騎樓城最有特色的海鮮飯館,要不要進來嘗嘗?」

「來來來!北辰雜貨鋪,童叟無欺!」

「公子,快過來呀,這裡面有最水靈的小妹哦……」

一個個聲音在街道回蕩,彷彿在敘說著往日的繁華,真的非常熱鬧。

安林不覺得這有什麼讓人害怕的地方,反而有些同情地望著周圍的幽魂。

他不是很懂這些幽魂的存在方式,也不懂這些連虛靈族都極為嫌棄,不願意吞服的幽魂,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它們不是單純的能量體,也不是真正的生命,更像是一種痕迹,一種生命曾經存在過的痕迹。

穿梭在古城之中,儘是這些不停說話的幽魂。

安林搖頭輕嘆一聲,臉上有著些許失望。

他總覺得作為一個幽魂的自我修養,應該非常陰森安靜,偶爾在落單的人耳邊吹吹陰風嚇嚇人才對。

滿大街叫喊的幽魂……這特么……

畫風完全崩了啊!

他們又走了一段路,地面下突然冒出了一個面色慘白,一身紅裙的女幽魂。

這女幽魂一出場就大聲尖叫,極為尖銳的聲浪朝四周擴散,讓地面都被震裂。

安林等人捂住了耳朵,麥倫則是一臉不爽地將那女幽魂一掌拍死!

這種比較特殊的幽魂,殺死後好像都會爆點東西。

比如這個女幽魂,被拍死後,藍色世界晶源就出來了。

又走了沒多久,出來一個拿著一把菜刀,卻足足有十幾米高的屠夫。

那肥胖巨大的屠夫怪叫著朝安林等人衝來,手中菜刀手起刀落,劃出尖銳的破空之聲。然後他又被麥倫一臉不耐地一掌拍死了。

幽魂煙消雲散之後,地面上出現了一枚綠色的世界晶源。

身材這麼高大的幽魂,沒想到爆的東西比起那個女幽魂還要不如。

一路上儘是小怪,安林等人想了想,直接朝古城中心的黑色高塔走去。

那座塔足足有上千米之高,極為粗大,如同擎天巨柱聳立在古城的中央。

「這麼明顯的一座塔,如果有什麼好東西,應該早就被拿走了吧?」安林有些無奈地開口道。

可可斯蒂卻是不以為然,開口道:「您還是太小看星虛外域的廣闊了,許多地方我們都只是有一個大概的概念,還是存在著許多未經勢力涉足的不可知之地的。」

「況且就算某個地方以前來過,被搜颳了一遍,經歷了五百年的時光,還是有可能會長出新的世界晶源……」麥倫也是開口解釋道。

他們已經接受了主人很牛逼,但是對星虛外域的了解卻非常小白的設定,因此解釋起來也是格外的有耐心。

不知不覺間,眾人便來到了高塔的正下方。

意料之外,在高塔的門外竟然還有兩個眉目慈善的紅衣老者,在一旁大喊著:「歡迎,歡迎……歡迎貴客登臨摘星塔。」

「這麼有禮貌的迎接方式?」安林扯了扯嘴角。

這一幕,講道理非常的詭異,特別是在滿城幽魂的情況下……

似乎是聽到了安林的話語,那兩個紅衣老者竟然再次說話了。

「有朋自遠方來……」一個高瘦老者搖頭晃腦。

「不亦樂乎!」一個矮胖的老者介面道。

雪斬天也激動了:「主人,這兩個老者好像不是傻裡傻氣的幽魂啊!他們好有意思,妙趣橫生,奧妙無窮!」

麥倫一臉不耐地舉了舉手掌:「這麼古怪,要不還是一巴掌拍死算了?」

安林覺得麥倫說得對,太初古域竟然有人會吟地球的論語,簡直有毒!

他正欲點頭同意,那兩個老者便再次激動起來。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高瘦老者搖頭晃腦道。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矮胖老者介面道。

話音剛剛落下,矮胖老者便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個類似古琴的樂器,雙手拍在樂弦之上。

麥倫的出手也極快,幾乎是同一時刻,他的血色巨掌便帶著浩渺強大的氣息從天而降。血掌未至,地面便已經出現凹陷下去的巨大掌印。

「嘿……哈!」高瘦老者對著天空上的巨掌就是一拳。

這一拳震得空間裂縫遍布,空間皆是扭曲成扁圓,恐怖的力道直接將那血色巨掌震裂,拳勁形成的氣浪擴散十數里,連帶著黑色巨塔也跟著顫了一顫。

「來而不往……」高瘦老者氣定神閑。

「非禮也!」矮胖老者介面道。

高瘦老者伸出兩根食指,對著自己的太陽穴猛地一戳。

矮胖老者以手撫琴瑟,忽地一撥。

「嗡……」

奇特的音波朝四周擴散。

一時之間,空間扭曲,無窮量的精神和物質開始籠罩空間。

「小心!這是強制幻境!」可可斯蒂急聲道。

安林聞言心中一驚,立即使用防禦術法包裹自己的身體。

但是下一瞬,他便感覺到了頭腦跟著那音波一同嗡鳴。

緊接著一陣恍惚之中,周圍的一切都變了。

明媚的陽光照耀著大地,清風拂來間,各種氣味開始縈繞鼻尖,有包子味,有面香味,還有擦肩而過女子的胭脂香味……

是的,他周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安林眨了眨雙眼,望著面前這生機盎然,繁華不已的街道,有些不明所以。

「嘻嘻,娘,給我買一個冰糖葫蘆吧!我要那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一個扎著麻花辮,模樣可愛的小女孩拉著一個婦女的手,對著路旁的商販激動開口道。

「好好好……這就給你買……」女子溫和一笑,拉著小女孩朝那名商販走去。

「讓開,快讓開!」

就在安林有些愣神的時候,他的身體被人往旁邊推了一下。

緊接著,一個裝滿貨物的木製手拉貨車,便從身旁緩緩拉過。

很真實的感覺。

無論是眼前的畫面,聲音,觸感,嗅覺,疑惑是氣息的感知,元氣的流動,這一切都很真實,就像是真正的世界那般……

可是安林知道,這一切都是幻覺!

不管有多麼的真實,他在心裡都已經認定了這就是一個幻境!

然而安林卻有些開始頭疼了,雖然知道了這只是一個幻境,是那兩個紅衣老頭對付他的術法,但這個幻境該怎麼破開?他完全不知道啊! 安林在那一刻陷入了迷茫之中,他沒學過破除幻境的術法啊!

難不成……以力破之?

用絕對的力量打破這個幻境?

安林納戒一閃,勝邪劍出現在手中。

還好,力量和修為好像都沒有影響,這樣就方便了。

這一刻,他要將這天空打出一個窟窿!

「相公!」也在那一刻,一個極為悅耳又極為熟悉的聲音傳來。

安林渾身一顫,轉身望去。

那裡,一個青衣女子笑得眉眼彎彎,清麗的小臉在陽光下明媚動人。

她就只是站在那裡,所有的景物都不重要了,安林的眼中只有她一人。

那個漂亮女子的出現,可以說是徹底撩動了安林的心弦。

而那個稱呼,更是讓安林倒吸一口涼氣!

「許小蘭,你……你叫我相公?」安林張大了嘴巴,有些語無倫次地開口道。

許小蘭聞言柳眉微顰,微微有些嗔怪地說道:「安林,你什麼意思啊?我不叫你相公,該叫你什麼?」

安林一聽,媽呀!好興奮!!

「娘子!」安林興奮地撲了過去。

然而他飛撲的身子卻被許小蘭用素手推開,臉有些紅,輕聲道:「在大街上呢,這麼多人,你能不能低調點?」

安林止不住地點頭:「好,我低調點!」

說著,他便牽起了許小蘭那白皙柔軟的小手,在街上漫步起來。

許小蘭沒有拒絕,而是有些審視地望著安林,脆聲道:「我喊你買的煉器材料,你買了沒有?」

「啊?嗯……好的娘子,我們現在一起去買吧!」安林愣了片刻,開說道。

許小蘭白了安林一眼,拉著他朝星石閣走去。

「娘子……」

「怎麼啦?」

「沒事,就想多喊幾遍。」

「……」

「你也多喊幾聲相公唄,我想聽聽!」

「……,神經病!」

安林很開心,因為他和許小蘭竟然真的成為道侶了。

這種幸福的感覺……真的讓人感動到落淚!

他知道,這只是一個幻境。但是這種非常真實的環境,非常真實的人,卻讓他有些不舍。他莫名的想多享受一下這種時光……

周圍的屋宇樓閣多數是黃白兩色的木結構建築,看起來極為精緻好看。

還有一些白玉磚石堆砌的建築,足足有五六層這麼高,表面刻著一些不知名的圖騰,看起來也非常華美。

最引人矚目的是城市中央的那座黑色的高塔,它直入雲霄,在兩個太陽的照耀下,竟然折射著五彩的光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