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安閑開心了。

若是別的老頭子擁有她這麼美小嬌妻,恐怕都恨不得藏起來。

也只有江之舟不會。

只有他。

安閑下了樓,就看到有一輛騷包車停在斑馬線上了。

她有些生氣的敲了車窗。

車窗降下來,裡面是個中年女人,她沒多看,直接訓斥,「你這個本不會是用錢買來的吧!教練難道沒告訴你停車不能停斑馬線上嗎?」

「安阿姨???」

「啊???」

安閑聽到這句阿姨懵逼了一下,這才仔細看車裡面的女人。

那女人下了車,跑到安閑身邊,一臉激動的握著安閑的手,「安阿姨,你不記得了嗎?我是汪月呀,我媽媽當初是你的學生!你最喜歡吃我們家的草莓蛋糕了!」

安閑眨了眨眼睛,終於想起面前這人了。

畢竟對她來說,這三十年才是虛幻的。

之所以沒有立刻認出這人,是因為當初這人還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

她立刻露出一個老母親的笑容,「月月呀,你長這麼大了呀!」

「是呀,安阿姨你這些年去哪兒了呀,當初你失蹤了,江叔叔急的跟什麼似的……咦?安阿姨!你怎麼還這麼年輕!」

安閑心想,這姑娘反射弧不是一般的長。

安閑還在斟酌,怎麼跟這人說她是穿越的。

難得遇到一個還記得她的人。

當初她人緣實在是一般,和人交往看似真誠,實際上都是表面親熱。

別人怎麼以為她不知道,反正她都是演戲一樣。

在爸爸有錢在外面亂來,氣得懷孕八個月的媽媽跳樓自殺后,她的心理也不可能多健康。

「安阿姨,你不會整容打玻尿酸了吧,這是哪家的,六十歲看起來像十八歲。」

得嘞!

安閑笑的甜絲絲的,看在這小嘴這麼甜的份兒上,她準備說真話。

沈同跟她說過,穿越的事情可以告訴別人。

當時安閑還納悶,後來江教授偷偷告訴她,國家有意公布穿越的事。

似乎是穿越研究的科研人員發現了什麼。

給她說完穿越的事,汪月:⊙▽⊙!!!

「天啊,真有穿越這事兒呀?」

安閑剛要說什麼,她們中間突然插/進來一個人。

「你好,女士,我是特殊部門的胡蝶。女士知道了穿越人士的事,得配合我們簽署保密協議!」

安閑定睛一看,「咦?小姑娘,是你呀!」

那天去警察局接待她和江之舟的小姑娘。

胡蝶對她笑了笑,然後又嚴肅的看著汪月。

汪月懵逼的看著胡蝶,懵逼的點頭,懵逼的在保密協議上籤了字。

胡蝶留了一份合同給她,這才離開。

汪月看著手上的合同,「安阿姨……」

安閑用老母親的眼神看著她,「別怕,我們去對面的咖啡廳聊。」

「哦,好。」

「對了,你的車怎麼能停在斑馬線上呢。」

「安阿姨,我車壞了,剛叫了拖車。」

「哦,那你在這裡等拖車來,我去咖啡廳等你,拜~」

汪月:_(:з」∠)_

拖車拖走汪月價值上千萬的豪車,兩人才面對面坐著。

汪月看著對面依舊辣么美的安閑,喪著臉道:「安阿姨,三十年前我十二歲,現在四十二歲,你現在還是三十歲,嗚嗚嗚,好羨慕呀。」

「有什麼好羨慕的,我老公差點兒不要我。」安閑撇嘴道。

汪月不說話了,大概也沒辦法體會一瞬三十年物是人非是啥感受。

她有點擔憂:「安阿姨,你把這事告訴我,剛才那些人不會為難你吧?」

安閑:「不會。」

說著就笑著調節氣氛,「這些年過的怎麼樣?」

汪月笑了,「二十四歲結婚,二十五歲離婚,到現在已經單了好些年了。」

安閑無語了,「你媽媽當年也是一個人,你還真是女承母業。」

「沒辦法,不是所有男人都像江叔叔那樣痴情。」

「啊哈?」安閑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汪月一聽,皺眉道:「安阿姨,你一號穿越的,現在都二十號了,你不告訴我你還不知道江叔叔這些年的事情吧?」

安閑搖頭,「我沒怎麼問。」多半問了江之舟也不會說。

這麼丟人的話安閑自然不會說。

汪月這下有談話的熱情了,「都三十年了,要不是安阿姨你這麼美,我可能都認不出你了。」

安閑被這彩虹屁吹得很舒服。

汪月:「當初安阿姨失蹤的事,我們是大概一個月後才知道的,因為江叔叔他跑去非洲了。」

安閑嘴角抽搐了一下,「非洲?」

汪月似乎也覺得一言難盡,「不是總說有不法分子把人賣去非洲挖石油嗎?所以江叔叔以為你也遇到這樣的事。」

安閑沉默了,以江之舟的智商,怎麼會跑去非洲。

然而汪月沒有騙她的必要,所以江之舟是真的跑去非洲了。

「江叔叔大概去了兩個月,就從非洲回來后,巧合的事,他還真的陰差陽錯破了一個人口MM的官司,不過很遺憾,沒有找到你。」

「接著他又到處請人發傳單,空閑時候總往山裡鑽,覺得你可能被賣去山裡了。」

「總之那段時間,他像是瘋了一樣,滿世界找你。我媽那人你也知道,乾的是法醫,不會說話,居然安慰江叔叔說發現你會告訴他。」

「噗嗤」

安閑還沒反應,汪月自己樂了。

「她也不想想,她要是真的發現你,那你不是成那啥了,總之,氣得江叔叔把她拉黑了。」

安閑眨眼睛,無法想象江之舟氣得頭頂冒煙,拉黑汪月的母親孫女士的場面。

汪月表情又嚴肅了些,「其實說來簡單,其實那段時光江叔叔究竟怎麼熬過來的,我作為外人也不清楚。」

「後來他跑去山村支教了半年,再回來時,才慢慢恢復了,不過也變了很多。」

「變得更溫和了。」這話是安閑說的。

汪月搖頭,「應該說更冷漠了,怎麼形容呢,反正那個時候我還小,就覺得江叔叔雖然臉上帶著笑,心裡卻在流淚那種。」

安閑沉默了,一種悲傷在心底瀰漫。

細細密密的,慢慢的爬上心頭,不怎麼疼,卻癢。

「然後到現在三十年了,我們家和他也就過年的時候聯繫一下,其餘的也就得網上查了,江叔叔挺有名的。」

「對了,後來他特別喜歡往古墓裡面鑽,聽說還迷上了道教,每個月都會上青城山住上三天。」

安閑:……

這個她還真不知道。

「考古的嘛!」安閑打哈哈,「他們這樣的人雖然尊重歷史,但是也挺迷信的,下個墓還得測測風水啥的。」

汪月懷疑的看著安閑,「難道測的不是地質穩定與否嗎?」

安閑:「你學的啥專業?」

汪月:「考古呀。」

安閑:「……」告辭告辭,關公面前耍大刀說的就是她吧。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吃了個飯,又在周圍逛了一圈。

榨乾汪月這兒關於江之舟的消息后,汪月打車把她送到樓下才離開。

上了樓,她用鑰匙打開門,就看到江之舟正從廚房端一盤糖醋裡脊上桌。

安閑看著他,快速換了鞋,連門的沒關,就沖了過去,從後面抱住他。

「怎麼了?」江之舟疑惑道。

安閑聲音悶悶的,「沒什麼,就是好想你。」

想你究竟有多傻,才會為了我如此情深。 三日回門。

周子云和周家健夫妻倆半上午的時候就回來了,二人也帶了豐厚的禮物。

只是周氏一直心裡恨著周子云,所以根本沒有給好臉色,至於少了一個胳膊的周家健這個孫女婿那更是被周氏嫌棄的對像。

李氏看著女兒還算不錯的臉色,心裡擔心放下了不少,不過還是問道「閨女,周家對你好不好?周家健對你好不好?他們家裡人是怎麼樣的?你有沒有吃虧?」

母親的關心,周子云自然感覺到了,她臉有些紅,似乎是害羞的。

「娘,你別擔心,我過得很好。周家所有人對我都不錯。」她沒有說謊,這三天的時間,周家的人基本都是對她挺客氣的。

「哎,那就好,那就好。娘也可以放心一些了。閨女呀,你嫁人了,就不像是在家裡一樣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照顧相公,侍候公婆,多多做活,一定要要有婦德。可不能依著脾氣胡來。」李氏的心裡婦德那就是要對相夫和婆婆言聽計從似的。

「娘,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的。」周子云道。

別鬧,捉鬼呢 「好,好。不過閨女,你年紀不小了。女婿的年紀更是不小。成親了,那就趕緊要一個孩子。最好可以生出一個男孩,要是有了兒子,你才能在周家真正的站穩腳根。你不要像娘一樣,沒有福氣,只能生女兒,弄得你爺和奶都不喜歡。閨女,娘相信你是個有福氣的,一定可以生齣兒子。」

周子云沒有想到,這才嫁過去三天,自己母親就說生兒子的事情了。她臉上更是尷尬得很。

不過她也知道,娘心裡的遺憾,所以她沒有反駁,反而認真的點了點頭。能不能生兒子,她也知道是如何的重要,畢竟從小到大,自己奶奶老是罵她們是賠錢貨,罵自己娘生不齣兒子。更何況,她也喜歡孩子,她也希望可以儘快懷一個。

另一邊周家健和周言棟在一起,這二人,倒是一時間都沒有說話,顯得安靜。

「家健,我可是把女兒嫁給你了。你以後可要好好對她,如果對她不好,我這個當爹的可不會不管。」看著女婿少了一條胳膊,周言棟又是心疼,又是遺憾。畢竟少了一條胳膊,那可絕對不是小問題。

周家健臉色嚴肅的回答道「岳父,你放心。我既然娶了她,就一定會對她好的。不會讓她受委屈。而且岳父,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是什麼樣的。說到做到。大家在一個村裡,岳父要是不相信,可以隨時盯著我。」

「好,好。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是記著的。」

正是因為了解周家健,所以哪怕少了一條胳膊,在女兒求自己的時候,才會答應下來。

九轉神帝 雖然周氏不高興,倒是沒有影響小倆口的好心情。周子云的臉上是一直帶著笑容的。那種幸福的笑容,似乎是沒有在周家看見過幾次。

周子雅也挺高興這一對可以在一起,雖然周氏不高興,不過飯菜廚房準備的還是非常豐盛的。

吃過了午飯,下午呆了一段時間,小倆口才離開回去了。當然回去的時候,李氏也沒有忘記給女兒帶了一些東西,當然,她也不敢拿太多,畢竟周氏看著,到時候可是要挨罵 不管是現代還是古代,周子雅都特別喜歡吃魚,而且特別喜歡吃的就是水煮魚或者酸菜魚。當然她是愛辣味的,剛穿越來的時候,是沒有這樣的好福利。後來她發明了稻田養魚,這魚是經常吃了。更何況現在生活越來越好,銀子多多的,吃魚更不是問題了。

今天的晚飯還是非常豐盛的,有魚,有雞,有豬肉,還有一個燉骨頭湯。魚自然是做的魚菜魚,那酸爽的味道,只是聞聞那口水都忍不住了。雞就是做的平常的紅燜雞,不過也是香味撲鼻,勾人得很。每一樣都是做的兩份,現在吃飯都是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的。

「妹妹,今天有你最喜歡吃的酸菜魚呢。」周子虎看見有魚有肉的,覺得真是生活太幸福了。以前要是一個月有兩次肉吃就不錯了。而且那時候吃肉就是屬於只能吃幾片,哪像現在呀,簡直可以吃到爽。

「大哥,你難道不喜歡吃了。你要是不喜歡,那一會妹妹幫你消滅掉。」

「哎呀,妹妹,大哥說錯話了。應該是大哥和妹妹都喜歡吃的酸菜魚。妹妹,你可不能吃大哥的這一份呀。」周子虎立刻裝模作樣的吼叫起來,他倒不是捨不得,只是知道妹妹是開玩笑的。

偏偏最是平常沒有辦法表達妹妹愛的周子熊覺得總算找到機會了,高聲道「小妹,大哥不給你吃,三哥的這一份讓給你。小妹,三哥才是最疼你的。大哥比不過三哥。」

這完全就是挑撥離間呀,周子虎立刻怒了,揮著拳頭,赤紅著臉惡狠狠威脅道「老三,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不是,居然敢在妹妹面前說大哥的壞話,看來大哥不收拾你。你是不知道老實的呢。心眼壞壞得厲害呀,比二弟都不差了呢。」

周子豹完全就是徜著就中槍,他一句話沒有說,就被大哥罵了心眼壞,心裡鬱悶,臉也綳了起來,埋怨的瞪了自己弟弟一眼。

「大哥,要以理服人,你可不能威脅我呀。小妹呀,你看看,大哥完全就是不理講,只知道動拳頭。這說明他心裡更是有鬼。你要記得三哥才是對你最好的喲。以後你也要對三哥好喲。」雖然大哥的拳頭到時候打人可真是疼,而且他也打不贏。但是看看現在的情況,周子熊還是非常聰明的,直接選擇了反抗到底。

哎呀,作為老大的威信被挑釁了,還是在疼愛的妹妹面前,那不是太丟臉了。

所以對於周子虎來說,周子熊這個三弟,那也是要揍的。面子可不能不要。

老爺子看著熱鬧的兄弟吵架,一點也不覺得不高興,反而笑得開懷,覺得這是他們老周家人丁興旺。像是那些人少的人家,想熱鬧也熱鬧不起來。更何況,明顯就是鬥鬥嘴嘛,他樂得厲害呢。覺得孫子感情好,將來呀,他們老周家,那是更要發達。

不過看熱鬧差不多了,老爺子開口了「行了,虎小子,還要鬧到什麼時候,吃飯了,還不吃,菜都涼了。有啥事,吃完了,你們兄弟私下裡再去商量商量。」 屋裡一派溫馨,可是這時候卻響起了敲門聲。

安閑猛地放開江之舟的細腰,往後一看,就看到一臉尷尬的秦老師。

「那個……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說著,一雙標誌性的小眼睛卻帶著促狹。

江之舟放下手上的糖醋裡脊,神色如常,眼神卻是似笑非笑,「你怎麼來了?沒吃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