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宋伊一輕笑了一聲,「隨意,我還想離婚呢,可惜傅家四爺不同意呀。」

劉仁義和劉芸瞪著宋伊一,就像瞪著仇人一樣,眼睛都紅了,氣的渾身氣都不順了。

這個小白眼狼說這話,明顯就是寒磣他家嫣然!

「你…你……」

兩個人撲上來,一前一後夾攻她。

宋伊一靈巧地躲開。

宋仁義和劉芸兩個人撞在一起他,宋仁義又高又胖,劉芸個子小,直接被撞飛了出去。

宋伊一站在一邊看著,「宋仁義,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劉芸不管怎麼不好,她也是你老婆,家暴是不對的。」

宋仁義,「你這個小賤人!」

他伸手來抓宋伊一的胳膊,宋伊一躲開,看向劉芸,「劉芸女人,需要我幫你報警嗎?家暴只有一次和無數了,我真擔心宋先生以後天天這樣對你。」

劉芸,「你給我閉嘴!」

兩個人兩眼冒火地瞪著宋伊一。

宋伊一坐在沙發上,腳搭在茶几上,看向宋仁義和劉芸,「宋先生,劉女士,人啊,不服老還真的不行,你看看你們,現在都打不動人了,多吃點補藥,多鍛煉身體。」

宋仁義,「宋伊一!」

劉芸,「我怎麼會生出來你這麼一個東西?」

宋伊一桃花眸子撩起,大佬一樣看著宋伊一和劉芸,手摸到茶几上的煙盒,看了一眼,「喲,以前抽的是軟中華,現在都變成大豐收了。」

宋仁義一臉憋紅,「宋伊一,你他娘的找揍嗎?」

宋伊一,「是呀,來揍呀。」

宋仁義深吸了一口氣,左右看了一眼,端起旁邊的花瓶,朝著宋伊一砸過去,「你怎麼不去死呢。」 宋伊一躲開,身形很快地移動兩步,到了宋仁義身邊,將他推到了沙發那邊,「你們還好好地活著,我這麼年輕,為什麼要去死呢?」

花瓶撞在牆上,立馬粉碎,宋仁義正好被推在沙發上,碎片濺落了他一身,手臂上,胳膊上,立馬掛了彩,疼的倒抽了一口涼氣,眸色兇狠地看向宋伊一,「你想砸死我嗎?」

宋伊一,「宋先生,你可別顛倒黑白是非,剛才那個花瓶明明是你自己扔出去,上面還留著你的指紋呢。」

宋仁義,「……」

剛到嘴邊的髒話還沒有罵出來,僵硬地瞪著宋伊一,恨之入骨地出聲,「你這個掃把星,我真是倒了十八輩子大霉生了你這麼一個小雜種。」

宋伊一懶懶地掃了了一眼劉芸和宋仁義兩個人,「雜種?你們兩個……」

劉芸氣了一個半死,「夠了!」

她走過去,一把拉開門,扯著嗓子喊,「四爺,您快來看看吧,宋伊一把她爸打傷了,渾身是血,還辱爹罵娘的,這要是傳出去,可得了,也太敗壞傅家的名聲了。」

說完,看了一眼宋伊一,一臉的悻悻然。

這一會她看宋伊一還能猖狂多久!

讓傅家四爺看到她這副德行,這四少奶奶還做的下去?

只怕馬上要被掃地出門了!

這樣的豪門大戶,娶妻娶賢,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注意,聽說連笑也要講究得體和儀態,就宋伊一這種站沒有站相坐沒有坐樣的,有個狗屁的涵養?

傅瑾睥睨地掃了一眼劉芸,進了門,走到宋伊一身邊,捏起她的手,看了一眼,「沒有傷到自己吧?」

宋仁義,「……」

劉芸,「……」

兩個人頓時面如死灰,這…這是什麼狀況?

那天晚上莫名其妙收到宋伊一的電話之後,他們商量了好久,還查了好多豪門秘聞,這種頂級豪門家最講究門當戶對,對孫媳婦的要求特別高,就是影后都看不上,根本入不了人家的眼,何況宋伊一這個毫不起眼的小白眼狼!

宋伊一看了一眼宋仁義和劉芸的臉色,心情竟特別好,看向傅瑾,一笑,桃花眸子會放光一樣好看動人,「老公,沒有。」

傅瑾一臉寵溺地出聲,「那就好。」

宋伊一蹙眉,學她家小睫毛精賣萌,「老公,剛才劉女士說我這樣的女人有損傅家的名聲。」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傅瑾,「是么?」

他掃了一眼宋仁義和劉芸,眸光瞬間寒戾她。

宋宋仁義和劉芸打了一個寒顫。

他們準備了那麼久,沒有想到今天宋伊一自己來了,給他們創造了機會,可結…結果好像並不那麼盡人意!

到底是哪裡錯了?

傅瑾嗓音沁寒,「的確有損傅家的名聲。」

一句話,宋仁義和劉芸長出了一口氣,瞬間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宋伊一要是倒了,被趕出了傅家,這位四爺就不會刻意針對他們家嫣然了,嫣然是不是很快就能回來了?

雖然秦家倒了,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嫣然還有那麼多粉絲,一定可以東山再起的!一定可以的!

宋伊一注意到兩個人臉上的喜色,看向傅瑾。

傅瑾嗓音沁涼地笑了一聲,「傅家有個祖訓,人欺我我一尺,我還他一丈,作為傅家四少奶奶,傅家的女主人,祖訓領會一點不深刻。」

宋仁義和劉芸愣住,一口氣半天沒有呼出來了。

傅家四爺這…這句話什麼意思?

反應了半天才反應過來,臉色瞬間難看的就像顏料盤。

傅瑾眸色冷涼地看了一眼劉芸。

劉芸覺得眼前一陣發暈,摔過去,人撞在的茶几上,胳膊上撞出了血。

傅瑾回頭看向宋伊一,「宋先生和劉女士好像見血了。」

宋伊一十分配合地出聲,「我是醫生,我幫他們處理!」

傅瑾,「好。」52文學

宋伊一知道宋家哪裡放著醫藥箱。

當初還是她買的,五年前走的時候沒有帶。幾分鐘后,就拎出來,擱到了茶几上。

宋仁義和劉芸死死地盯著宋伊一。

這個小賤人居然把傅家四爺迷的七葷八素的!

總覺得她行為一旦出格,就會被趕出傅家,可…可怎麼會完全相反呢?

想不通!

實在想不通!

太讓人想不通了!

宋伊一找了鑷子,桃花眸子輕撩了宋仁義一眼,「先你?」

宋仁義,「你…你別碰我!」

宋伊一頓了頓,看向劉芸。

劉芸躲開,「我不用你幫我處理!」

宋伊一回頭看向傅瑾,「做人真難。」

傅瑾抬手整理的劉海,「還沒出手頭髮怎麼亂了。」

宋伊一勾唇,「老公,我的錯。」

她眸底閃爍著琉璃之光,凝視著傅瑾。

突然一點都不生氣了怎麼辦?

老公縱容老婆的樣子超帥超A,比平日還性感迷人!

她也要被圈粉了,以後也想當傅家四爺的老婆粉了怎麼辦?

傅瑾,「去忙你的。」

宋伊一「哦」了一聲,在看宋仁義和劉芸,身體就像蠟像一樣無法動彈了。

她用紗布擦了擦兩個人身上的血,用小袋子裝起來遞給傅瑾,「老公,幫忙拿一下。」

傅瑾,「好。」

宋伊一去衛生間洗手。

傅瑾站在一邊等,看了一眼宋仁義和劉芸。

宋仁義和劉芸突然能動了,卻開始抖起來,上下牙關重重地磕碰在一起不停地打架。

剛…剛才怎麼回事?

兩個人一臉驚恐地看向傅瑾,想到秦家,想到程家,渾身上下不停地冒冷汗。

汗水濕了傷口,疼得齜牙咧嘴。

傅瑾眸光落在兩個身上,「回答我幾個問題,讓我知道你們有一句假話……」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看了一眼茶几上的保溫杯。

砰地一聲巨響,保溫杯炸裂了。

宋仁義和劉芸兩個人嚇得面如土色,「我…我們不敢。」

傅瑾嗓音沁寒,「好,第一個問題,知道洛家么?」

宋仁義緊張地出聲,「不…不知道,我不…不認識一個姓洛的人。」

傅瑾睡鳳眸睥睨地看向劉芸。

劉芸,「我…我也不知道。」

傅瑾看兩個人,不像在說謊,「四少奶奶是你們親生的么?」

宋仁義,「是…是是是是,當然是…是……」

劉芸,「是…是我親生的……」 劉芸,「是…是我親生的……」

傅瑾整理袖口,「我再問一遍,是不是親生的。」

宋仁義快要嚇尿了,「真…真的是親…親生的,秦…秦家找過來的時…時候,做…做了親…親子鑒定,瞞…瞞著她的,結果出來以…以後,他們就把嫣然接…接回去了。」

劉芸,「是…是這樣的……」

劉仁義渾身狂冒汗,「我…我我我保證沒…沒有一句假話,要不就讓我遭雷劈,天打五雷轟,不得好…好死!」

劉芸不停地咽唾沫。

傅瑾,「親生女兒沒有養女好?」

劉仁義不停打顫,嚇得渾身哆嗦,冒冷汗!

劉芸眼前一陣陣發黑。

傅瑾聲音不寒而慄,「回答。」

劉仁義,「嫣…嫣然乖,聽…聽聽話,從小在我…我們身邊長大,有…有感情……」

太緊張,他舌頭都要捋不直了,說了沒幾句話,要僵住了一樣。

劉芸只是不停地點頭,「伊…伊一,她…她好像不喜歡我們,其實我也挺…挺想疼的。」

宋伊一剛好出了衛生間,聽到了這句話,眸子輕撩了一眼劉芸,「我怎麼不知道?我記得我第一天來宋家,你們在吃午飯,就坐在那個位置,我叫了你一聲媽媽,你沒有聽到一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

劉芸,「……」

她看向宋伊一,臉上濕透了,衣服也汗濕透了,「有…有嗎?你是不是聲音太小了,我沒聽到。」

宋仁義,「對,你叫的聲音太小了,我…我也沒有聽到。」

回想剛才的一幕,實在太可怕了!

到現在,他們還沒有明白過來那個保溫杯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突然飛起來在空中爆炸了。

他們兩個人這幾天悄悄地視監過那個叫送福的超話,裡面有個特別熱門的小視頻。

視頻里……

想到那些螻蟻在空中灰飛煙滅的模樣,宋仁義臉上徹底沒有了血色,就像死人一樣,慌亂地看了一眼傅瑾,不敢再看第二眼,盯著他在地上的影子,有種看到了地獄修羅的錯覺。

劉芸都沒敢抬頭。

傅瑾低聲問,「我家太太不乖,不聽話?」

宋仁義連忙出聲,「四…四爺,您…您剛才聽錯了,伊一她…她很乖,很…很聽話。」

劉芸,「對,很…很乖很聽話……」

傅瑾,「說實話。」

宋仁義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是我混蛋,我是錯了,四爺,我都是被秦嫣然矇騙了,才那麼對伊一,我豬狗不如,我不是東西,我錯了。」

劉芸,「……」

她心疼嫣然,這一刻也慌了,抬頭,只看了一眼傅瑾的臉色,就改了口,「是,是我們不好,虧…虧待了伊…伊一……」

兩個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看向宋伊一,「伊一,我們錯了,再也不會像以前那麼對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