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宋安然搖頭苦笑一番,垚哥兒這個小壞蛋,看來她真的要繼續做個不負責的母親,將教導垚哥兒的重擔鄭重的託付給陽哥兒。

陽哥兒老實了幾天,等顏宓沒關注他的時候,他又帶著自己的親兵出門,四處耀武揚威,很有紈絝子弟的派頭。

外面的人都說,顏家父子兩人,全是混世魔王,沒一個好東西。

顏宓聽了呵呵直笑,只可惜他不做紈絝許多年。於是教訓那些嘴碎的重擔,就落在新任紈絝陽哥兒的頭上。

顏宓重重地拍著陽哥兒的肩頭,說道:「不要辜負為父的期望,更不能墮了我們顏家的名聲。」

陽哥兒挺起胸膛,像個大人一樣。八九歲的孩子身高已經趕得上十二三歲的孩子。

陽哥兒嚴肅地說道:「父親放心,兒子定不會讓父親失望。」

顏宓板著臉,點點頭,內心還是很滿意的。

顏宓指著門外,對陽哥兒說道:「去吧。」

陽哥兒轉身,領著親兵出門,開始顏家第三代混世魔王的生涯。

宋安然養胎,不怎麼留意外面的事情,加上顏宓刻意隱瞞,宋安然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外面闖下了多大的名頭。

等宋安然知道后,黃花菜都涼了。那個時候,陽哥兒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混世魔王。而且垚哥兒也有繼承他哥哥衣缽,成為新一代混世魔王的趨勢。

說回宋安然養胎。

宋安然這是第三胎,懷的很容易,似乎不知不覺,就已經懷孕八個月。

一轉眼,又將到預產期。

生陽哥兒和垚哥兒的時候,天氣都比較炎熱。如今生第三個,正好趕上了一年當中最冷的季節。

宋安然的預產期就在臘月,滴水成冰的季節。這樣的季節,其實坐月子是比較好的。

宋安然想生的順暢點,從八個月開始,就增加了散步的時間和基本活動量。

冬天外面冷,其實能夠活動的範圍很有限。大部分時間,宋安然都是在屋裡走來走去。若有必要,宋安然才會到院子里走動。

等到了臘月中旬,已經過了預產期一天,宋安然的肚子還沒動靜。

宋安然卻一點都不著急,反而笑了起來。以前就聽人說過,提前發動的一般是兒子,推遲出生的一般是女兒。

宋安然心裡頭多了一些棋盤,希望這一胎能如她所願,能生一個閨女。

實在是因為教導兩個兒子,宋安然力有未逮。而且隨著兒子一日日長大,這教導的樂趣越來越少。

如今的陽哥兒,早就沒有小時候的可愛。整日里比大人還要威武。這讓宋安然很是不甘心啊。

她就想生個閨女,自己帶著,養著,教導她各種各樣的知識,然後親手將她嫁出去,看著她幸福美滿的生活。

過了預產期三天,宋安然的肚子終於發動了。

當肚子發動的那一刻,宋安然如釋重負。總算來了。

宋安然先吃飯洗澡,然後等差不多的時候才進產房。

在霍大夫和穩婆的幫助下,宋安然這一胎生得還算順利,不到一天時間就生了出來。

生出來的那一刻,聽著孩子的哭聲,宋安然喜極而泣,真的很激動。

宋安然有些忐忑的問道:「是弟弟還是妹妹?」

穩婆笑呵呵地說道:「恭喜夫人,賀喜夫人,是個千金。」

哈哈……宋安然終於圓滿了。

其實當問弟弟還是妹妹的時候,宋安然生怕從穩婆嘴裡聽到這樣一番話:恭喜夫人,賀喜夫人,是個公子。

如果真的這樣,宋安然不會氣的閉氣過去,不過心裡頭肯定會有點失望的。

如今得知是閨女,宋安然的人生終於圓滿。

宋安然對穩婆說道:「快把孩子抱過來,讓我看看。」

穩婆將小小的人兒放在宋安然的枕邊,笑著說道:「小姐長得真好看。」

宋安然很得意,她的閨女當然好看。也不想想這孩子的爹娘是什麼樣的人物。以宋安然的容貌,和顏宓的容貌,就不可能生出醜陋的孩子。

宋安然看著包裹在襁褓里的孩子,心都融化了。能夠得到這個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宋安然忍著身體不適,強撐著起來親了親孩子的小臉頰。

小人兒的眼睛睜開一條縫,然後很不給面子的哭了起來,哭聲震天,都能趕上陽哥兒當年出生時候的嗓門。

穩婆趕緊將孩子抱走,對宋安然說道:「夫人放心,我們會照顧好孩子。你且安心歇息。」

宋安然眼睜睜的看著小人兒,怎麼這麼不給面子啊。難不成這閨女的脾氣比垚哥兒還大?真能趕上陽哥兒?

宋安然的預測,似乎准了。

小姑娘初來乍到,似乎很不習慣,很喜歡哭。就算奶娘餵飽了她,她還是要狠狠哭一場,哭得大家都沒辦法了,才肯睡去。

晚上的時候,小姑娘鬧得更厲害。只要她醒了,別管用什麼辦法哄,都休想讓她安穩入睡。

未免吵到宋安然,不得已,只能將孩子放到廂房歇息,由奶娘和嬤嬤們輪流抱著,哄著,鬧騰了一兩個時辰,小祖宗總算睡下了。

生完第二天早上,宋安然醒來。

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孩子。

顏宓守在宋安然的床前,讓宋安然別緊張,孩子正在睡覺。怕驚醒孩子,一會又哭得昏天黑地的,所以沒敢將熟睡中的孩子抱過來。

宋安然聞言,有些驚奇。她好奇地問道:「我們閨女真有這麼鬧騰?」

顏宓點頭,笑道:「比你想象得更鬧騰。而且脾氣很大。估計等她張大了,比男孩子還要調皮。」

宋安然卒!

她就想生個乖巧懂事的閨女,可是為什麼她的閨女貌似和乖巧懂事無緣。

宋安然狠狠瞪了眼顏宓,「都怪你。」

顏宓很無辜,孩子哭鬧為什麼要怪他。他一定責任都沒有。

宋安然哼了一聲,「閨女的脾氣,肯定是學的你,是你遺傳給她的。」

顏宓捏捏鼻子,嘿嘿一笑,說道:「要是閨女真的跟男孩子一樣調皮,那不如就當男孩子來養。」

「滾蛋!」

宋安然怒斥顏宓。顏宓太不著調了,她的寶貝閨女,怎麼可以當做男孩子來養。

這個時候,陽哥兒帶著垚哥兒來到卧房。他們剛從妹妹的卧房裡出來,兩個孩子都很興奮。

垚哥兒撲到床頭,對宋安然說道:「娘親,娘親,我見到妹妹了。妹妹好醜哦。」

陽哥兒給了垚哥兒一個彈指神功,然後說道:「妹妹不醜。剛生下來的小孩子都這樣,過幾天就好看了。」

垚哥兒眨眨眼睛,一臉崇拜的看著陽哥兒,「大哥,你懂好多啊。」

陽哥兒挺起胸膛,「你若是像我一樣認真讀書,仔細觀察,也會同我這般懂很多。」

「我不用讀書也能懂很多啊。凡是我不懂的,我問哥哥,肯定能夠得到答案。既然如此,又何必看書。」垚哥兒年紀不大,不讀書的理由倒是一套又一套,很好很強大。

顏宓輕咳一聲,做出嚴父的樣子,對兩個孩子說道:「你們母親身體虛弱,不能耽誤你們母親休息。妹妹那裡,你們是做哥哥的,一定要愛護妹妹,不能讓別人欺負妹妹,知道嗎?」

陽哥兒大聲應是,一副當家男子漢的模樣。

這個時候,宋安然突然聽到孩子的哭聲。

宋安然催促顏宓,讓顏宓去外面看看,是不是閨女醒了。要是真醒了,趕緊將孩子抱過來。

小姑娘的確醒了,這會正在撕心裂肺的苦鬧。奶娘餵奶,她也吃,吃得香噴噴的。不過等吃完后,打了一個飽嗝,然後繼續哭。

吃飽喝足的小姑娘,哭起來比之前更有氣勢。

宋安然聽著孩子的哭聲,心頭擔心不已。

宋安然伸出手,讓奶娘將孩子抱給她。

宋安然熟練的抱起小寶貝,唱著歌謠哄著她。可是小姑娘脾氣大,一點面子都不給宋安然。無論宋安然怎麼哄,她是照哭不誤。

宋安然很苦惱,無助地問顏宓,「她這麼哭,不會累嗎?」

顏宓輕飄飄地說道:「我看她中氣十足,一點都不累。比男孩子還要厲害三分。」

宋安然瞪了眼顏宓。她明明生的是閨女,為什麼比生兒子還要難帶。

想當初,陽哥兒和垚哥兒,也沒像小姑娘這麼愛哭,而且還哭得這麼猛。

垚哥兒突然說道:「妹妹好愛哭,一點都不可愛。」

陽哥兒直接賞了垚哥兒一個暴栗。怎麼說話的,還會不會說話。雖然妹妹哭起來的時候的確不可愛,可是也不能說出口。

宋安然嘆氣,這一刻她也覺著閨女哭起來不可愛。不過宋安然更擔心孩子這樣哭,會不會對孩子的身體有影響。

宋安然碰碰小姑娘的臉頰,輕聲問道:「小寶貝,你這麼哭不累嗎?你要是又餓了,娘親讓奶娘喂你,好不好?」

小姑娘依舊不給宋安然面子,照顧不誤。宋安然體力不支,卒!

最後宋安然敗下陣來,她是搞不定這個孩子。無奈之下,只能交給奶娘嬤嬤。

奶娘嬤嬤輪番哄著,想盡了各種辦法,總算將小祖宗哄睡了。

孩子就放在宋安然的枕邊。

看著孩子的睡顏,怎麼看怎麼可愛。可是一想到這小姑娘醒來時候的模樣,宋安然頓時有種自己生了個女版混世魔王的錯覺。

宋安然扶額嘆氣,悄聲問顏宓,「你說她是不是生錯了性別?」

顏宓將兩個兒子趕出去,然後笑著說道:「我看她的脾氣不得了,以後估計是顏家一霸王。」

「我不要閨女做霸王。」

那畫面太美,宋安然不敢想象。

顏宓笑著說道:「你看她的脾氣,軟硬不吃,將來長大了不得了。」

宋安然再次嘆氣,揮揮手,對顏宓十分嫌棄。

「你別說了,你越說我越傷心。」

宋安然想要閨女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可是這閨女,可夢想中軟萌可愛的模樣實在是大相徑庭。

春風十里有嬌蘭 宋安然輕輕碰碰孩子的臉頰,壓低聲音,嘀咕道:「寶貝兒,你怎麼就這麼愛哭啊?又沒人給你委屈受。」

小寶貝兒突然睜開眼睛,將宋安然驚了一跳。

不過轉眼,小寶貝兒又閉上眼睛睡了過去。宋安然拍拍心口,剛才嚇死她了。好不容易哄睡,可不能現在就醒來。真要醒來,宋安然都覺著那是一場災難。

宋安然壓低聲音,說道:「剛才我真怕她醒來。」

顏宓也是心有餘悸,說道:「我也怕她醒來。」

接著兩口子相視一笑。兩個人皆是人中龍鳳,見過各種大場面,沒想到竟然會被剛出生兩天的閨女給打敗了。這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宋安然問顏宓,「你說等她長大一點,會不會像現在這樣,還是喜歡哭鬧?」

顏宓說道:「這可說不好。反正這臭丫頭的脾氣小不了。說不定兩三歲的時候,就能將她兩個哥哥吃得死死的。」

宋安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又趕緊捂著嘴,小心翼翼地觀察孩子。

見小寶貝沒有醒來,宋安然這才鬆了一口氣。

宋安然對顏宓說道:「我還想將她培養成淑女。」

顏宓皺眉深思了片刻,然後一本正經地說道:「目前看來,這個任務比較艱巨。不過你也別灰心喪氣。說不定以後她就沒這麼喜歡哭,性子也會變得文靜。」

「但願吧。」

不過宋安然對此不抱太大希望。

宋安然養了兩個孩子,又親眼看到身邊的人陸續添丁。宋安然就發現一個現象,或者說是事實。那就是當孩子生下來的時候,已經有了獨屬於孩子的脾氣和性格。後天可以教養改善,但是本性絕不會改變。

成長過程中的教養,就好像是打磨石,將孩子身上的稜角打磨得圓滑。 誰許時光暖你心 可是圓滑,不代表孩子就沒了脾氣性格。他的脾氣性格依舊在,只不過掩藏得更深,不會輕易在人前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這麼說起來,三歲看大,七歲看老還是有一定的道理。

宋安然看著熟睡的孩子,這才剛生下來,就這麼大的脾氣,蔣來宋安然都不敢想象。

宋安然突然對顏宓說道:「不準將閨女當兒子養。」

顏宓偷笑一聲,然後說道:「你放心,閨女的教養你全權決定,我絕不插手。更不會將閨女當做兒子來養。」

這還差不多。

宋安然滿意地笑了起來。

笑過之後,宋安然問道:「孩子的名字你取好了嗎?」

顏宓點頭,「單名一個箏,你覺著怎麼樣?」

箏?顏箏?這個名字還不錯。

顏家這一代閨女,都是竹字輩。箏這個名字,的確不錯。

宋安然對顏宓說道:「挺好的,以後就叫她箏丫頭,箏姐兒。」

宋安然忍不住親了親箏丫頭。結果箏丫頭突然裂開嘴大哭起來,似乎是在通過這種方式抗議宋安然打擾到她睡覺。

宋安然頓時慌了,卧房裡兵荒馬亂,來來去去,全是為了哄箏丫頭。

箏丫頭的肺功能真的太好了,哭功真的太厲害了。這一哭起來,又折騰了將近一個時辰才睡下。

宋安然都累得雙眼皮打架,快要變成單眼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