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宋安然第一次進宮,就有如此表現,太子妃段氏很滿意。

太子妃段氏問道:「宋姑娘,你定親了嗎?」

宋安然心頭不安,不過還是老實回答:「回稟娘娘,臣女不曾定親。」

「本宮之前聽人說起過,說宋家和沈家有意結親。怎麼又沒了下文?莫非是沈家看不上你?」太子妃段氏的語氣顯得很平和,就像是在開玩笑一樣。

宋安然垂眸一笑,「沈家家大業大規矩大,或許真的瞧不上臣女這種小門小戶出來的。」

太子妃段氏呵呵一笑,「宋家如果是小門小戶,那京城的世家有一半都成了破落戶。」

宋安然抿唇一笑,沒有接話。

太子妃段氏繼續說道,「沈家看不上你,是沈家的損失,你不用放在心上。」

「臣女聽娘娘的,不會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太子妃段氏點點頭,「你性子洒脫,很不錯。對了,你父親出門辦差,可有給家裡寫信。」

宋安然恭敬說道:「有的。前兩日臣女還收到家父的信件,家父在信裡面說一切安好,還介紹了當地的風土人情。」

「你家父就沒在信裡面提起別的事情嗎?比如糧食!」

宋安然悚然而驚,驀地抬起頭來朝太子妃段氏看去。

太子妃段氏似笑非笑地看著宋安然。

宋安然又猛地低下頭,「回稟娘娘,家父有讓臣女設法運幾萬斤糧食到邊關。」

「那糧食運出去了嗎?」太子妃段氏輕聲問道。

宋安然沒有隱瞞。既然太子妃段氏問起此事,肯定事先已經了解過。這種事情瞞得住小老百姓,瞞不住那些有心人。

宋安然老實回答:「是,已經運出去了。」

「這樣就很好。」太子妃段氏露出笑容,牽著宋安然的手,在椅子上坐下。

「好孩子。讓你小小年紀就操持偌大的一個家,還要照顧外面的生意,真是難為你了。」

宋安然低眉順眼的,「這是臣女應該做的。」

「雖是應該,卻也有些為難。當然本宮沒有要插手宋家產業的意思,本宮只是心疼你。」

「多謝娘娘愛護,臣女感激不盡。」宋安然趁勢站起來,掙脫開太子妃段氏的手,躬身行禮。

太子妃段氏掩唇一笑,說道:「你這孩子,真是忒多禮。」

「太子駕到!」

大殿外,小黃門高聲唱喝。

所有人趕緊走到殿門口迎接太子殿下的到來。

宋安然站在最後面,抬頭打量四周。

大殿的布置算不上奢華,不過卻透著厚重和歷史感。大殿內的人,全都一板一眼。表情動作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宋安然瞬間想到了沈家。

難怪沈家能夠成為京城世家的表率,原來根源是在宮裡。 就在宋安然胡思亂想的時候,太子殿下從外面走了進來。

宋安然微微抬頭,偷偷打量。

太子殿下還不到四十歲,不過看著卻有些顯老。額頭上有三條深深的皺紋,不笑的時候整個人都顯得很憂鬱,似乎天天都在為朝政發愁。膚色偏白,似乎已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曬過太陽。

個子不算高,目測大概就是一米七二左右。身體微胖,大肚子有些明顯。

太子殿下笑起來的時候,顯得很和氣,還帶著一股濃濃的書卷氣。

他伸手,親自扶起太子妃段氏,「愛妃辛苦了。孤聽說宋家嫡女來了,在哪裡,孤正想見見她。」

太子妃段氏回頭,指著宋安然站的地方,說道:「人就在那裡。宋姑娘,快過來。」

擋在宋安然前面的宮人,齊刷刷地退到兩邊,將宋安然暴露在太子殿下眼前。

宋安然深吸一口氣,面色平靜地走上前,「臣女宋氏安然見過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免禮!」太子殿下虛虛扶了一下。

接著太子又說道:「你父親不顧自身安危,為孤仗義執言,這份人情孤一直記在心上。將來若有機會,定會回報宋大人和宋家。這次你父親出門查案,路途十分不太平,前段時間還遭遇了伏擊,孤很擔心。孤有心派人襄助你父親,奈何孤在軍方影響力有限,陛下那裡也不允許孤插手軍方事務。如今孤想幫忙,卻有心無力。」

宋安然望著太子殿下,心頭好想吐槽。

太子殿下身為上位者,怎麼能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這番私密的話。難不成太子殿下能夠確信這大殿里的人都是可信任的。

如果說太子殿下是在收買她的人心,宋安然更要吐槽。她一個小姑娘,有什麼地方值得太子殿下如此看重。別說四海商行,更別說糧食生意。太子殿下被那麼多人盯著,根本就不敢插手這些關係民生的生意。

所以宋安然在心裡頭,對太子殿下這番話只能表示呵呵。

不過面上,宋安然還是極為恭敬的。不僅恭敬,還顯得很感動。

「臣女代宋家,代家父謝過殿下。家父若是知道殿下如此關心他的安危,一定會極為感動。」

太子殿下笑了起來,「你們能知道孤的心意,孤就放心了。宋姑娘,給你父親去信的時候,讓他多注意安全。就說是孤的意思。宋大人身為朝中重臣,朝堂,陛下,還有孤都離不開宋大人。孤希望宋大人能夠早日歸來,在朝堂中發揮他該有的力量。」

「臣女會將殿下的意思帶給家父,臣女也希望家父能夠早日歸來。」

宋安然恭恭敬敬地說道。

「如此甚好。」太子殿下笑了笑,「孤和太子妃有些事情要忙,宋姑娘,你先退下吧。來人,送宋姑娘出宮。」

「臣女告退。」宋安然躬身退出大殿,跟隨小黃門前往宮門。

走在皇宮裡,宋安然一直在想今天的事情。

想著,想著,就被人擋住了去路。

宋安然抬頭一眼,竟然是韓王府小公子蕭諾。

蕭諾一臉驚奇地看著宋安然,「宋姑娘,你怎麼會在宮裡?」 宋安然挑眉一笑,「天子妃宣召,所以進宮覲見。臣女該出宮了,告辭!」

「等一等!太子妃找你什麼事?」蕭諾一臉好奇寶寶的樣子。

宋安然笑道搖頭:「無可否告。」

蕭諾眼一瞪,宋安然卻不怕他。

宋安然小聲說道:「我若是將太子妃的談話傳揚出去,公子認為會發生什麼事?太子妃一定會記恨我,一定會找我的麻煩,一定會找機會教訓我。屆時,公子會在哪裡?」

宋安然的表情似笑非笑,帶著一點點嘲諷之意,「所以請公子不要為難我。我只有一條小命,可不是九命貓妖。」

蕭諾哼了一聲,「好吧,本公子就不為難你。不過就算你不說,我也能打聽出來太子妃究竟和你說了什麼。」

宋安然笑道:「只要公子不是從我這裡聽說的,那就和我沒關係。」

蕭諾哼哼兩聲,「宋安然,我聽說你見了我大哥,還和我大哥下棋。怎麼樣,我大哥的棋藝要比蕭譯強吧。」

宋安然心頭想說,大哥不說二哥,其實都差不多。不過面上她還是笑著點頭,一副認同蕭諾的樣子。

蕭諾大喜,「我就知道我大哥比蕭譯強。宋安然,以後你再見到蕭譯,千萬別客氣。要是他為難你,你來告訴我,我替你出氣。」

你確定?宋安然滿臉笑容,心裡頭卻各種懷疑和吐槽。

蕭諾覺著自己已經征服了宋安然,於是心滿意足地走了。

宋安然鬆了一口氣,催促小黃門,趕緊出宮吧。這宮裡面,她是片刻都不想待。

東宮內,太子殿下坐在主位上,太子妃段氏替他按摩肩頸。

太子蕭堅閉幕養神,開口問太子妃段氏,「你見了宋安然,覺著她怎麼樣。」

「是個好姑娘,給譯兒做側妃是合適的。」太子妃段氏輕聲笑道。

太子蕭堅嗯了一聲,「你說宋大人會同意這門親事嗎?孤聽說宋大人極其寶貝這個嫡女,將她當做眼珠子一樣疼。連沈家的婚事,宋大人都拒絕了。他會同意將閨女許配給譯兒做側妃?」

太子妃段氏笑了起來,「和東宮做親家,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宋大人又怎麼會往外推。殿下,宋安然這個孩子,妾身已經派人了解過,是個了不起的姑娘。光是那個四海商行的糧食生意,就大得令人咋舌。要是譯兒娶了她,她一定會成為東宮的一大助力。」

「可是宋大人未必願意讓閨女做側室。」太子蕭堅有些猶豫。

太子妃段氏說道:「可是譯兒的嫡妻名分已經許了出去,如今只能委屈宋安然做側妃。」

太子蕭堅說道:「你說宋安然這麼強勢的一個姑娘,她要是做了側妃,豈不是要和世子妃打擂台。到時候譯兒的後院怕是會亂成一鍋粥。等將來有了孩子后,只怕會爭搶得更厲害。」

太子妃段氏笑道:「殿下放心。性格再強硬的姑娘,到了宮裡也得乖乖趴下。這宮裡容不得任何人放肆,就算她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按照宮裡的規矩做事。」

太子蕭堅總算笑了起來,「你說的不錯。這是宮裡,凡事都得按照規矩來辦。等宋大人回京后,孤就和他提親。這段時間,你安排宋安然多進幾次宮,讓她習慣宮裡的規矩。以後等她嫁進來,日子也好過一些。」 「妾身遵命!」

一個小內侍靜悄悄地來到蕭譯身邊,「殿下,太子和太子妃剛見過宋姑娘。兩位主子想將宋姑娘許配給你做側妃。」

蕭譯一頓,「你說父親和母妃想讓我娶宋安然做側妃?」

「正是。這會宋姑娘才剛出宮。」小內侍小心翼翼地說道。

蕭譯緊蹙眉頭,顯得很煩躁。

小內侍小心翼翼地問道:「殿下不樂意娶宋姑娘嗎?外面好多人都在傳,說宋姑娘是個極能幹的人,憑一己之力,就將宋大人救了出來。殿下要是娶了宋姑娘,那東宮也就添了一大助力。」

蕭譯怒道:「夠了,閉嘴。」

小內侍一臉膽怯的縮了起來。

蕭譯想了想,說道「你去準備準備,一會我要出宮。」

「殿下要做什麼?」

蕭譯哼了一聲,「還能做什麼,自然是去見宋安然。」

婚姻大事,他當然要和宋安然親自談一談。

宋安然走出皇宮,坐上馬車,啟程回侯府。

一路上,宋安然都很沉默。

喜秋有些擔心,「姑娘,你不說點什麼嗎?太子妃突然召見姑娘,奴婢總覺著怪怪的。要是老爺在的話就好了。老爺肯定知道太子和太子妃召見姑娘的用意。」

宋安然嘲諷一笑,「管他什麼用意。在老爺回來之前,東宮不會對本姑娘做什麼。」

「姑娘確定嗎?」喜秋問道。

宋安然輕聲一笑,「只要太子殿下還要用老爺,太子就不會趁著老爺不在的時候,對宋家做任何不利的事情。」

「姑娘這麼一說,奴婢就放心了。」

馬車突然停下。

聽外面的動靜,宋安然就知道,馬車是被人攔了下來。不知這一次攔馬車的人,又是哪路人馬。

宋安然打開車門朝外面看去,一群王府侍衛擋在馬車前面。面孔都是熟悉的,就是上次奉唐王命令綁架宋安然去別院的那群王府侍衛。

侍衛頭子拱拱手,「宋姑娘,我們又見面了。我家王爺請宋姑娘過府一敘,宋姑娘跟我們走吧。」

宋安然挑眉一笑,「這就是唐王府請人見面的態度。」

侍衛頭子冷笑一聲,「我奉勸宋姑娘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惹怒了我家王爺,宋姑娘可沒好下場。」

「怎麼著,唐王府又想恃強凌弱。」宋安然笑著問道。

侍衛頭子哼了一聲,「我們這些人最擅長的事情就是恃強凌弱,宋姑娘要不要試試看,王府的刀兵到底鋒不鋒利?」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你們人多勢眾,看來我今天還必須跟你們走一趟。」

「宋姑娘果然識趣。王爺時間有限,宋姑娘請吧。」

宋安然對喜秋小聲說道:「你下車,回去告訴白一。讓白一去找秦裴。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喜秋一臉焦急擔憂,「姑娘一個人行嗎?」

「不行也得行。」宋安然推了一把,直接將喜秋推出了車門外。

侍衛頭子掃了眼喜秋,對於一個丫鬟,他根本就不在意。

宋安然對車夫下令,「跟著他們走,本姑娘今兒就去見見唐王。是不是又開始操心他兒子的婚事。」 如果真的是因為和蕭瑾見了一面,就引來了唐王,宋安然肯定會恨死蕭瑾的。不過宋安然覺著這一次唐王見她,應該不是因為蕭瑾,有六成的可能是因為糧食。

宋安然可沒忘記蕭瑾提醒過她,唐王已經注意到她的糧食生意。

馬車晃晃悠悠的前進,最終來到王府別院。就是上次宋安然和唐王見面的那個別院。

馬車從側門進入王府別院,然後到了二門,宋安然才從馬車上下來。有丫鬟前來領路,帶著宋安然在花廳落座。

又奉上茶水,還說道:「宋姑娘稍候,我家王爺這會還在會客。等見完了客人,就來見姑娘。」

「我不著急。你家王爺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宋安然淺淺一笑。

丫鬟也笑了起來,「奴婢遵命。奴婢會將宋姑娘的話轉告王爺。」

宋安然安坐花廳,等候唐王。這一等就是半個時辰。

唐王姍姍來遲,人未到,笑聲先傳了進來。

「哈哈……宋姑娘,我們又見面了。」唐王一臉笑意的從外面走進花廳。

高大的身體,遮擋著門口的光線,頓給人一種壓抑感。

宋安然恭恭敬敬地上前行禮,「小女子見過王爺,王爺萬福。」

「免禮。坐下說話。」唐王坐在主位上,笑道:「距離上次才幾個月吧,宋姑娘出落得越發水靈了。」

「王爺謬讚了。」宋安然微微躬身,面無表情地說道。

唐王哈哈一笑,「宋姑娘,你是不是很好奇,本王為什麼會請你過來?」

宋安然抬起頭來,面色平靜地說道:「小女子的確很好奇,還請王爺明示。」

唐王的表情瞬間變得極為嚴肅,一改之前笑哈哈的模樣。只聽唐王語氣鄭重地說道:「很簡單,本王只需要宋姑娘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後,本王有重賞。」

宋安然沒吭聲。唐王的重賞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宋安然自認為自己就是個普通人,對於唐王的重賞,她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