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宋星海絲毫不停,身子一轉就追了過去,想趁着葉小曼立足未穩一舉打殺。

危急關頭,葉小曼不顧傷勢強行穩住身形,口中急念幾句,突然化爲四道身影。

宋星海見葉小曼突然一分爲四,不禁愣了一愣,手裏的動作也下意識的一緩。

葉小曼趁着這機會躲了開去,四道身影圍着宋星海,展開了反攻。

“鬼蜮伎倆!”

宋星海很快就緩過神來,冷哼一聲,左手掐出一個手印,右手拿着九陽拂塵,開始瘋狂攻擊葉小曼。

無數道白光從拂塵上飛出,每打在葉小曼身上一下,就騰起一大蓬黑煙。

九陽拂塵畢竟是六段光的法器,雖然不能跟陰陽八卦鏡相比,但也是清風山的鎮派之寶,被祭煉了很多年,對鬼妖有先天的剋制之力。

再加上宋星海本身修爲也比葉小曼高出不少,就算葉小曼用出了分身術,但是在鋪天蓋地的攻勢之下,很快就開始連連敗退,身上也多了很多傷口。

葉小曼知道這樣下去,自己肯定是凶多吉少,自己魂飛魄散倒是沒什麼,但是林婉兒一旦被宋星海侮辱,那張誠該怎麼辦!

想到這些,葉小曼眼中閃過一絲絕然,口中默唸幾句,原本開始潰散的鬼氣頓時重新凝實起來,修爲瞬間暴漲,居然堪堪擋住了九陽拂塵。

宋星海面現驚訝,“你居然捨得燃燒自己的魂體?難道你就不怕魂飛魄散嗎!”

葉小曼笑了笑,淡然道:“爲了張誠,魂飛魄散又算什麼!”

聽到這番話,宋星海心中忍不住一陣羞怒,“那張誠到底有什麼好的!值得你們爲他這樣!”

“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不像某些人表面道貌岸然,私底下卻是噁心至極!”葉小曼冷冷的說道。

“好好好!”宋星海怒極反笑,“我就看看你有多少魂體可以燃燒,等你魂飛魄散之後,我還要好好享受張誠的道侶,到時候看看你口中那頂天立地的男人,又會是怎麼一個什麼模樣!”

說完,宋星海伸手在九陽拂塵上一抹,拂塵頓時金光大作,帶着無上威勢朝着葉小曼頭頂落下。

葉小曼瞬間感覺壓力大增,身形也慢了下來,眼看躲避不過,只得擡手擋在了頭上。

九陽拂塵一揮而下,打在葉小曼的手臂上,頓時騰起了大蓬大蓬的黑煙。

葉小曼身體一陣顫抖,被壓得跪在了地上,噴出一大口鬼血,但是表情依舊堅定。

“找死!”對方越是這樣,宋星海的心中就越是惱怒。

自己身爲清風山首徒,還是西南法術界首席弟子的候選人,身份何等高貴,身邊也從來不缺阿諛奉承。

但是他心裏清楚,那些一天到晚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人,看重的只是自己的天賦和權勢,想着怎麼從中撈到一點好處。

如果有一天自己失勢了,這些人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棄自己而去,甚至還有可能會落井下石。

而張誠呢?他不過就是一個民間散修,而且還是一個孤兒!

論身世、論地位,他哪一點比得上自己!

爲什麼他就能擁有這些對他死心塌地的人!

想到這些,宋星海面色愈加猙獰,心中的妒火熊熊燃燒。 蕭晨神色嚴肅,看着窗外一言不發。東方小白所說的幽靈他自然是知道的,不過他卻從來沒有擔心過這個,因爲幽靈不具備詛咒的力量,他們也只不過是被詛咒的對象而已。很可能他們這些人在詛咒中死去之後,就會同樣變成這樣的幽靈吧。

當然,要是實力特別強大的執行者,擁有寄生類的詛咒之物或者血統的話,也可能變成一個新的詛咒,然後繼續屠戮普通人。像東方小白,她的體內有一隻惡靈,要是她死了,那麼她的靈魂就會被惡靈完全吞噬,然後重新成爲一隻惡靈。

劍道乾坤 只不過到那個時候,惡靈還是惡靈,就和東方小白沒有什麼關係了,惡靈也不會具有智慧,甚至還會重新被帶回高位空間之中,這也是爲什麼東方小白以前總是想要等到自己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就自殺的原因。

蕭晨最擔心的,還是這棟樓之內。樓外有那麼多的幽靈,但是樓內卻是一隻幽靈都沒有,這難道不奇怪嗎?這絕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因爲幽靈就是人類死後留下來的靈魂,而靈魂是沒有實體的,它們怎麼可能不隨意飄散呢?要知道,這樓的外牆可是不能阻它們分毫的。

但是現在偏偏就是沒有,那麼也就是說這棟樓中有着一個更加強大的詛咒,不讓它們進入這棟樓之中!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爲什麼樓中沒有幽靈了。

和以前的那些任務一樣,蕭晨最需要做的。就是先將執行者都聚集在一起。他這是第一次執行高級任務,殭屍類的任務那次不算在內。所以樓上的另外兩個執行者的經驗就要比他豐富得多。而他們兩個纔是這次任務中最強的助力。

至少他們每一個都要比蕭晨強,甚至孔凡還是一個資深的高級執行者。在高級執行者中也是比較有名的存在。滅世狼王的外號可不是誰都能得到的!

不過,他現在需要一個理由,一個出去的理由。要知道,此時的他們正處在一個鬼樓之中,而沒有一個正常人對鬼魂不充滿恐懼。就算是執行者也都一樣,所以他必須要找的一個理由,能讓他離開這間房的理由。哪怕是牽強一點,也不至於讓他引發最強詛咒。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實在是不知道有什麼理由能夠出去。於是他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當然不可能直接說出口,而是在他建立的意識傳導器的公共頻道中說出來的,這種東西也只有執行者才能知道。要是他敢透漏出來。那引發最強詛咒將是必然。

“外面還有兩個人,而且已經暈倒了。”一直沒有什麼話的李澄婉說道。她說的就是之前她和東方小白兩個人一起從六樓的那件鬼屋中抓出來的裝神弄鬼的傢伙。他們兩個裝神弄鬼,卻沒有想到卻是真的有鬼。而現在,他們就暈倒在鬼樓之中。

在鬼樓中暈過去,那是什麼概念?死拉死拉滴! 戰天闕,白髮皇妃 要是沒有人出去救他們的話,那他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至少活不到他們醒過來。其實這樣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至少不用在死之前被鬼魂折磨一頓。甚至折磨到精神崩潰了。

蕭晨可不認爲在這棟鬼樓中的這些普通的任務世界的土著能夠活下來。就算是他們這些執行者也沒有這樣的本事,死亡隨時伴隨着左右。這些普通人又怎麼能活下來呢?或許這些網站的會員會好一些,畢竟他們也有一些普通人沒有的本事,但是也依舊比執行者危險。而執行者也不一定能活下來,又何況是他們呢?總之,此時在這棟鬼樓中的所有人就沒有一個是安全的,甚至全死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在詛咒世界中,執行任務的時候遇見團滅的還少嗎?尤其是蕭晨他們的這一次任務還是蕭晨以外引起的,屬於隨機任務,這種任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沒有人清楚,所以危險程度還要更上一層!

不過不管那兩個昏過去的傢伙讓不讓人救,蕭晨都必須去就他們。因爲蕭晨需要一個理由,而他們正好又給了他這個理由,還有比這更巧合的事情嗎?不過他說出來的時候應該更加大義凜然一些,比如現在:

“對了,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還暈倒在六樓呢!我不能見死不救,雖然他們不是什麼好人,但是起碼也是一個生命!我們一起被困在這棟鬼樓中,怎麼能讓他們就這樣死去呢!”

那幾個網站的會員在聽到蕭晨的話之後,就好像見鬼一樣看着蕭晨。他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窗外的幽靈不進來,但是卻也知道,此時的這間屋子還是很安全的,至少要比外面安全很多倍!

他們的想法是,能挺一會算一會,什麼時候真的走到絕路了,纔是真正拼命的時候。但是蕭晨說什麼?他居然要去救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

切不要說那兩個傢伙不是什麼好東西,整天裝神弄鬼,嚇唬住在這裏的居民。就算是他們兩個都是聖人,在自己遇上危險的時候,也顧不得別人了!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在這種時候,只要不去害別人就算是好人了,還要救別人,你以爲你是上帝啊!

更何況蕭晨給他們的印象可不是這樣的一個人,雖然不熟,但是蕭晨一直都是冷着一張臉,怎麼可能突然就成了聖人了!這也是爲什麼那幾個網站的會員聽說了蕭晨的話之後那麼吃驚的原因。

“你瘋了!那兩個傢伙就是個混蛋。他們兩個在這裏裝鬼嚇人,肯定是有利所圖!這種爲了利益不擇手段的小人,你管我們做什麼!”肖磊聽到蕭晨的話之後,馬上反駁道。

有了黃敏敏的這層關係之後,肖磊和黃偉還是有點親戚關係的。而他本人也一直都將蕭晨他們當成了自己的晚輩,所以此時聽說蕭晨他們竟然要去救那兩個裝神弄鬼的混蛋,立刻反駁,不想讓他們去冒險。而且更主要的是,他認爲蕭晨等人的冒險不值得。

不過他又怎麼能知道蕭晨他們的打算呢?就算是他在阻止,蕭晨也必須要出去。否則留在這裏,還真就和等死差不多了!

“肖叔叔,您別說了。我們必須要救他們,不只是爲了人的生命,更是爲了我們自己的安全!”蕭晨一日不好肖磊的勸告當成耳邊風,索性就透露一點自己等人的打算。

果然,聽見蕭晨這麼說,肖磊沒有再說什麼。眉頭依舊皺着,而且身體也堵着去往門口的地方。要是蕭晨不能給他解釋出個子醜寅卯,那肖磊還是不會讓他們出去的。因爲外面太危險了,肖磊經歷過隱山鎮的詛咒,所以更加清楚詛咒的可怕。

其他的幾個網站會員只不過是見到過一些白飄或者吊死鬼之類的幽靈罷了,那裏知道詛咒的真正強大?而今天他見到的這個詛咒,又要遠遠強於隱山鎮的詛咒!至少隱山鎮的詛咒中沒有出現過這麼瘋狂的情況,數不盡的幽靈停在一棟鬼樓的外面。

“他們在這裏裝鬼嚇人,肯定是對這棟樓非常瞭解。或許他們本來就知道這棟樓鬧鬼,然後想要通過這棟鬼樓來謀取什麼不可告人的利益。所以,將他們救回來,很可能弄清楚這棟樓爲什麼鬧鬼!而只有知道了鬧鬼的原因,找到詛咒的根源,才能真正的終結詛咒!”蕭晨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其實這完全就是爲了安撫肖磊,要是詛咒的根源能夠這麼簡單就弄清楚,那纔是真的 見鬼了。要知道,孟國慶的天命者可是這棟樓的開發商!他都不清楚真正的情況,外面的那兩個只不過是兩個狗腿子,他們又怎麼可能知道真相呢?

肖磊低下頭思考了一下,然後擡起頭對蕭晨說道:“唉,我被你說服了。既然這樣,你想要救他們我不攔着,不過帶我一塊去。我知道我沒什麼本事,但是你是敏敏的侄子,我必須要保證你的安全。哪怕是不能幫上你什麼,幫你擋擋刀也是可以的。”

說實話,當肖磊的這一番話說出口後,蕭晨有一瞬間真的被感動了。不過他想到了這裏是任務世界,這個時候也不是感動的時候,所以馬上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對着肖磊點了點頭,同意他一起去的想法。

他在心中其實是不想讓肖磊跟着的,因爲此行非常危險,肖磊一個普通人,很可能一去不回。但是他實在想不出什麼理由拒絕,而且拒絕的話說不定還會引起肖磊的反彈。所以他只能同意。但是在心中,他也決定,要儘量保證肖磊的安全。

“好了,把桌子搬開吧,我們出發,剩下的人就留在這裏等着我們的消息。”蕭晨對着剩下的那些人說道,當然,主要還是和孟國慶說。讓他照顧好自己,畢竟他沒有什麼理由能夠跟出來。而留在房間裏的危險可並不比出去救人要小! 宋星海鼓盪真氣,不停的渡進九陽拂塵之中。

感覺拂塵一點一點的壓下,葉小曼眼中滿是絕然,繼續燃燒自己的魂身,奮起抵抗,但是身影卻開始變得虛無起來。

魂身乃是魂力所化,燃燒魂身的同時也就是燃燒自己的魂魄,一旦魂身焚盡,也就是魂飛魄散了。

“螳臂當車!”見拂塵始終壓不下去,宋星海冷笑一聲,口中清喝道:“九陽一出,萬鬼伏誅,拂塵一掃,蕩平萬道,急急如律令!”

重生之鳳凰涅槃 咒語一落,九陽拂塵頓時金光大作,細長的塵尾分出了兩縷,像鞭子一樣不停抽打在葉小曼身上。

拂塵乃是法器,打在鬼魂身上就想是燒紅的烙鐵一般,葉小曼很快就遍體鱗傷,但卻強咬着牙,一聲不吭。

“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宋星海看着葉小曼痛苦的模樣,滿臉譏諷的說道:“你情願魂飛魄散也要守護張誠的道侶,也算是忠心了,這樣吧……如果你肯跟我簽下魂契,以後做我的鬼奴,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

葉小曼吃力的擡頭,從牙縫裏蹦出了兩個字。

“做夢!”

“哈哈……”宋星海大笑起來,心中滿是貓戲老鼠的快感,“那姓張的能給你什麼?值得你這麼死心塌地的對他?如果你願意奉我爲主,我可以滿足你一切要求?”

“真的?”葉小曼問道。

見對方鬆口,宋星海滿臉都是得意,“當然是真的。”

“那好……”葉小曼冷笑道:“我的要求就是殺了你,你自殺之後再跟我談吧!”

宋星海笑容一僵,冷哼一聲,“真是冥頑不靈,既然你想死,那就去死吧!”

說完他又加了幾分法力,九陽拂塵的攻勢頓時更加兇猛,葉小曼很快就鬼力不支,連身上的白袍都維持不了,出現了無數破損。

塵尾不斷落下,將葉小曼的鬼身抽得皮開肉綻,鬼氣不停涌出,看上去悽慘無比。

“只要你求我一句,我就停手。”面對葉小曼的慘狀,宋星海沒有一絲同情,反而滿臉的戲謔。

“好吧,我讓一步,只要你發誓以後不再跟隨張誠,我就放你一馬,怎麼樣?”

宋星海當然不可能放過葉小曼,此時的所作所爲都是戲耍對手,想要蓋過張誠一頭。

葉小曼此時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已經說不出話了,但是兩隻眼睛還是死死地盯着宋星海,目光中滿是不屑和鄙視。

宋星海搖了搖頭,也失去了興趣,又是一道法力渡進九陽拂塵。

分出的那兩縷塵尾一抖,不再像鞭子一樣落下,而是像兩把尖刀一樣,從左右肋下扎進了葉小曼體內。

“啊!!!”

葉小曼一聲慘叫,整個身體倒在了地上,魂身迅速黯淡下去。

宋星海收回拂塵,殘忍的笑道:“九陽真氣入體,對鬼魂來說猶如煉魂,你慢慢享受吧!”

話音一落,葉小曼就像是觸電一樣劇烈顫抖起來,隨即在地上來回翻滾,表情痛苦無比。

宋星海懶得再理會葉小曼,朝着牀邊走去,但是剛走了兩步,突然身影一閃,葉小曼居然忍着劇烈的痛苦,又擋在了前面。

此時葉小曼的魂身幾乎透明,全身篩糠般的顫抖,涌出的鬼血將一身白袍都染成了紅色,看上去淒厲又恐怖。

“不……不準碰她!”葉小曼咬着牙,費力的說出幾個字。

宋星海微微有些動容,但隨即就哼道:“給我滾開!”

說完只是一揮手,葉小曼的身影就被拍飛出去。

宋星海爬到牀上,準備脫林婉兒的衣服,但是剛一伸手,突然感覺背後一涼。

轉頭一看,發現葉小曼正趴在自己的身後,試圖往裏面鑽。

宋星海是真人上品,葉小曼不過是怨靈,當然不可能附身。

但是她現在已經別無他法,明知不可能也要試試,反正自己也要魂飛魄散了,能擋多久算多久吧……

果然,宋星海只是法力一蕩,就將葉小曼彈出身外,同時也感覺一陣惱怒,轉過身來伸手抓向葉小曼的頭頂。

“既然你急着想死,那就去死吧!”

宋星海的手急速落下,葉小曼已經沒有了閃躲之力,只能緩緩的閉上眼睛,暗歎一聲。

張誠……我已經盡力了……

шшш● тTk án● ¢O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巨響傳來,房間門被人一腳踢開,整個門板“哐!”的一聲倒在地上。

十幾個大漢蜂擁而入,不少人手裏還拿着傢伙。

宋星海一看這情形,頓時傻了。

這什麼情況?公安局掃黃?沒這麼巧吧?

葉小曼轉頭一看,認出了走在前面的潘石,心裏長鬆一口氣,拼着最後一絲鬼力,鑽回了壓口錢裏。

潘石是普通人,看不見葉小曼,進門之後四下掃了一眼,第一眼看見的是"chiluo"着上身的宋星海,隨即就看見躺在牀上的林婉兒,表情立刻猙獰起來。

宋星海此時滿臉的詫異,搞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幹嘛的,對於葉小曼這種鬼物,他可以隨意打殺,但是對普通人他就不敢亂來了。

“你們是幹什麼的!居然隨便闖進別人的房間,信不信我報警!”

“報警?”潘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不開眼的狗東西!居然真敢給我兄弟戴綠帽子,你想報警就報!但是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了你!”

宋星海一驚,對方這種陣仗,擺明了就是有備而來,但是自己一直很小心啊?到底是怎麼被人發現的?

眼下這麼多人,再想奪取林婉兒的靈根估計是不可能了,一想到只差一步就能成功,宋星海肺都快氣炸了。

不過他反應也快,眼睛一轉就大叫起來:“你們別誤會,我本來是約林小姐出來吃飯的,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走到樓下她突然暈了,我扶她上來是爲了救她!”

潘石聞言看了牀上一眼,發現林婉兒雙眼緊閉,好像真的暈過去了,頓時更加氣憤。

“臥槽!我就說林老師怎麼可能會看上你這種狗東西!原來是下了藥啊!”潘石惡狠狠的盯着宋星海,對着身後一揮手,“兄弟們,給老子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負責!” “站長,你真的要去嗎?別去了!外面很危險的!”王百鳳聽到肖磊也要跟着一起出去,連忙說道。她一直膽子都很小,剛開始這些會員們都很是看不起她,只有肖磊默默的幫助她,所以她對肖磊的感情是整個非凡網站中最深的,也是最依戀肖磊的。

“你也聽到了,那兩個人將會是我們活下去的關鍵,要是不將他們救回來的話,我們可能就會放棄掉了這唯一的一次機會!而黃偉他們是敏敏的晚輩,也就是我的晚輩,我怎麼能看着他們去冒險呢?所以我必須要去,而你們,就好好的留在這裏,要是我死了,那你們都要聽黃偉的,這裏只有他纔有應付詛咒的經驗。”肖磊摸了摸王百鳳的頭,對着剩下的幾名會員說道。

聽着肖磊如同遺言一樣的話,王百鳳當場就哭了出來,淚水留在肖磊的手上,肖磊不捨的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後跟着蕭晨走了出去。這是他的責任,他逃不掉的。

這一次出門的人一共是四個,包括蕭晨他們三個執行者,外加肖磊一個普通人。死個人,去救兩個混到過去的壯年男子,看起來還是少了一點。畢竟這一路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節樓梯,但是卻是蘊含了無窮的危機。

蕭晨作爲一個執行者,不可能視這些危機而不見,要知道,現在他們可是已經位於高位空間之中了,在高位空間中的鬼魂,很多都是擁有無窮的力量的。改變空間對於它們來說都是小事。至少蕭晨相信。這一次高級任務中的根源詛咒改變一個空間還是很容易的。要知道,就算是當初的那隻高級中等的帝王殭屍都能改變空間,更何況是一個生活在高位空間中的詛咒?

不過蕭晨雖然忌憚。卻並不害怕。因爲他是一個執行者,對於執行者來說,你什麼都可以有,但是就是不能心存恐懼!恐懼會毀了一個執行者不管是一個低級執行者,還是一個頂級執行者!

因爲人在看看見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有一些遲鈍。而遲鈍將會是一個人最大的敵人。想象一下,當鬼魂出現在你的眼前時。你卻沒有反應過來取出詛咒之物,那豈不是死的很冤?

當然,真正對鬼魂心存恐懼而影響了自己心智的執行者。大多沒有得到詛咒之物的機會,因爲他們會在第一次任務中就死去的,見到鬼魂之後,恐懼會讓他們連跑都給忘了。

蕭晨他們走出來之後。蕭晨第一件事就是看看牆壁和地面。發現牆壁和地面的血跡都已經不見了。這並沒有降低蕭晨的警惕性。因爲他知道,只要詛咒出現,那麼這血跡是隨時可能出現的,這只不過是附屬品,會隨着詛咒出現的。倒是肖磊見到血跡不見了之後鬆了一口氣。

“都要大意,詛咒隨時可能降臨!”蕭晨的這句話主要還是和肖磊講的,畢竟其他的兩個執行者根本就不用他來提醒,一個二個比他還要警醒。尤其是還有一個東方小白這樣的靈媒。

當他們上到了三樓之後,又看到了血跡。只不過這些血跡都是受傷的王順宇留下的。所以也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蕭晨等人繼續往上走。不過東方小白還是看了一眼那些血祭,皺了皺眉頭之後也跟在了他們身後。

他們沒有見到的是,當他們走後,地上的那攤血跡突然開始流動起來!就好像有一個畫家拿着筆在上面作畫一樣,那些血跡漸漸的成型了。那是一個人形!然後,那個印在地上的血色人形竟然站了起來,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人!

而在這個時候,躺在一樓房間中的王順宇突然開始大口咳血,然後竟然就這麼死掉了!這一幕讓所有人心驚,因爲在這裏有兩個人是懂醫術的,知道王順宇就算是手上再重,也不可能在幾秒鐘之內一命嗚呼,何況之前兩個人已經將他的病情控制住了,只要沒有內臟出血,甚至很可能活下來的。何況孟國慶也從蕭晨這裏得知,王順宇的傷根本就不重,只是斷了幾條骨頭而已,要是送到醫院也只需要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但是現在呢?王順宇竟然死了,而且死得這麼突然,這不能不讓人懷疑是詛咒所爲,所有人都遠離了王順宇的屍體,只有孟國慶一個人皺着眉頭來到了王順宇的屍體旁邊。

他開始查看王順宇的傷勢,發現跟之前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變化,也就是說,王順宇的死完全要歸咎於詛咒!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死掉的王順宇竟然突然睜開了眼睛!

孟國慶嚇了一跳,不過他沒有驚慌,已經一拉手上的一條帶子,手腕已經被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流出,直直的噴射在王順宇屍體的身上。只不過卻沒有任何作用,王順宇的屍體又站了起來!而且開始緩緩的向孟國慶移動!

孟國慶的反應很快,他手腕上的那條帶子更是別具匠心,但是可惜的是,他對錯了人。因爲很快,他的頭腦中就出現了一個聲音:“不要輕舉妄動,我不會害你的。”

孟國慶睜大了眼睛,不是因爲王順宇,而是因爲那個聲音!那個聲音直接回想在他的腦海中,這種感覺是多麼的熟悉,那是有人通過意識傳導器傳來的聲音!

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一個本來已經死去的人,更準確的說是一個本來已經死去的npc,卻在通過意識傳導器和他對話!這是多麼荒謬的事情啊,讓人不敢想象。就算是三十三號島上任意的一個執行者,包括蕭晨,陳宏,孔凡,黑子等高級執行者,也不能比他此時的表現好到哪了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