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宮辰離吐出一口煙,他將香煙挪開他的唇,平聲道:「我猜,你一定在想,我為什麼要買你!」

顧彤沉了沉頭,卻沒有過多的回答,答案明顯呼之欲出。

她的眼底充斥著疑惑,這是根本無法隱藏的。

不得不說,顧彤的偽裝能力極強,所有的情緒全部都完美的藏了起來,旁人根本無法察覺,就連宮辰離都是只能捕捉到表面的現象。

宮辰離雙眼如炬,凝聚著顧彤半晌,他的唇角勾起,露出寒冷的笑容,道:「因為,我們是一類人!」

同類向來都是互相吸引的,他們能在人群中輕易分辨出同類的蹤影。

顧彤能夠辨認出宮辰離,後者同樣也會發現她的不對,所以,正是因為如此,宮辰離才會對她頗為感興趣。

無非就是有趣的玩物,罷了。

其中,並不涉及信任或不信任!

顧彤內心明白,卻再次對這一次任務的危險,有了所謂的預知,怪不得墨子霜千挑萬選,最終選到了她的頭上。

若是普通的新兵,或是反應能力跟不上的戰士,都會直接被其看穿挖透,更別提接下來的任務進行了。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地下城的管事就屁顛屁顛的回來了,他已經辦理好了所有的手續,道:「宮先生,事情已經辦妥了,她已經屬於您的了。」

顧彤並不喜歡他的用詞,雖說她這一次的任務,是偽裝成貨物,任人買賣,可是當真的變成貨物被賣掉時,換做誰,想必都會內心不爽的。

宮辰離『嗯』了一聲,隨即便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他已經買到了合適的貨物,自然也就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

想罷,他回身對著跟在遠處,一直保持距離的管家說道:「走吧!」

「是,先生。」

管家應了一聲,然後趕忙拿起內線電話,開始安排車輛過來接他們,他跟隨宮辰離多年了,所以極其了解先生的脾氣。

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三輛黑色的加長林肯,就已經停在地下交易城的門口了,管家開始安排接下來的事宜,一切都顯得井井有序。 第三輛林肯車內。

顧彤的手腳皆被捆綁著,安靜的坐在後排的座椅上,她的四周全都是強壯的保鏢,將她圍繞的密不透風,她的眉頭微皺,腦海中卻在不斷思考這一次的任務。

她來此之前,藍司銘曾經同她說過,這一次任務的目標,就是宮辰離,對方一直在尋找女保鏢,所以讓她以保鏢的身份接近他。

當時,這是任務唯一的有用信息,顧彤非常相信,可是就在真正接觸到宮辰離之後,她對其產生了懷疑。

前世,她是黑手黨的成員,所以了解很多隱秘的組織和灰色的勢力,其中培育保鏢的組織不計其數,只要是能想得出,就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情。

宮辰離的身份特殊,更是有權有勢,若是真的需要保鏢,沒有必要非要通過地下交易城來選拔,這並不是好的選擇,同樣也不是理智的。

所以,單憑這一點,顧彤就能夠確信,宮辰離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當然,這麼短時間的接觸之中,她還無法疏通出他的真實想法,可是,僅僅是觸碰到這唯一的角落,就已然讓她察覺到了危險!

她垂著眼皮,裝成一副休息的樣子,繼續回想藍司銘曾說過的話語!

……

「這一次,你的任務核心是盜取一份特殊的檔案!關於宮辰離分公司的內部資料,並非是主公司的,所以會比較方便一些。」

「我調查過,宮辰離的資料都會分開放置的,分公司的資料由管家審閱,所以並不會放在保險柜里,你的首要任務,就是探查清楚宮家的地圖,爭取一舉拿下,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你可千萬別小看宮辰離,他是黑市的帝皇,靠著倒賣販賣為生的,只要是跟黑沾邊的生意,他無一不做,心狠手辣,多少卧底的戰士,都喪命於他的手中……」

「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能發生任何的意外,如果感覺有任何的不對,可以馬上撤離,不用等待上級的指令。」

顧彤想起來藍司銘的話,就恨不得一巴掌打在藍司銘的臉上了!

沒有作戰方針,更不涉及調查,這樣的情況之下,就直接把她派出來執行任務了,還有比這更不負責任的嘛……

顧彤感覺有些頭疼了。

然而,就在此時,她又想起了墨子霜的話語……

「這一次你是提前執行任務,更是開始部署的第一步,你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獲取宮辰離的信任,其餘的具體任務,還要等後續人員到達,再開始實施。」

「不過,我在這裡,可以提前告訴你,你的對接對象就是厲焱……」

這一句話落在地上,顧彤的表情難堪不已,她沒有想到即便是參加了任務,卻依舊沒有辦法改變現狀,拯救眼前的僵局。

厲焱依舊還要參加這一次任務,並且還是以主力的方式出現的……

不過就在此時,她終於明白墨子霜先前話語中的意思了,如果她沒有參加這次任務,厲焱還要參加到其中,當真是危險重重,孤立無援了……

這樣艱巨的任務,無論是誰沖在第一線,都難免會發生所謂的意外…… 歐式建築的小洋房,佔地面積在千平方米以上了,絕對是一等一的豪宅。

乳白色欄杆圍繞在洋房外,中間還夾著一層百花齊放的花圃,游泳池,涼亭,假山,鞦韆等,所有設施皆都是應有盡有了。

靠在車子內的顧彤,左顧右盼觀察著周遭的情況,即便是見多識廣,卻也不由被其驚異到了。

前世,她曾在黑手黨的時候,見過很多貴族、富商的家宅,高粱平綉,雕欄畫棟,牆上龍飛鳳舞,窮奢極欲,都看過不少。

可是即便是這樣,還是被眼前的小洋房驚嘆了……

要知道,現在是九一年,這種布局就是極富的象徵了……

顧彤心中湧起萬般的猜測,皆都在想,這位宮辰離先生,究竟是何身份了!

車子駛入柏油路的地面,穩穩地停落在院落中央。

剛剛停穩,小洋房內的傭人們,就成群結隊的走出來了。

率先走在前面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她的手中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條濕毛巾,道:「先生,您回來了。」

宮辰離『嗯』了一聲,卻也沒有多餘的反應,他抬手拿起濕毛巾擦了兩下手。

年輕女人對其習以為常,甜美的笑道:「公司的陳先生來過了,說是有重要的事情同先生商量,還有大夫人,方才來過電話,說……」

宮辰離將手中的毛巾扔到托盤中,『啪』的一聲,打斷了年輕女人的話語,他慵懶的抬起眼皮,道:「忘了我的規矩了?」

懶洋洋的疑問句中,沒有摻雜任何的力氣,可就是這樣的一句話,卻足以將年輕女子弄得汗流浹背了。

她差點忘了……今日是先生的休息日,先生每個月都會有一日休息,只是休閑散心,不問公事,不理家事,若是有人違背這一日的規矩,就等於破壞了他的心情,必然會惹得他雷霆之怒的……

「若晴忘了規矩了……請先生責罰……」年輕女子名為莫若晴,此時,她顫顫巍巍的,就差跪下來謝罪了。

宮辰離抽離了眼,卻沒有興緻理會她了,他的唇瓣略動,冷聲道:「看在你哥的面子上!這次就這麼算了,要是下次再犯,呵,我看我新買的貨物挺好的,不如就取了你的位置吧!」

「是……」莫若晴聽聞此言,小腿肚子有些發軟了,生怕宮辰離換掉了自己……

要知道,能夠走到這個位置極其不易,其中花費了多少辛苦,更是難以想象的。

宮辰離的威懾擁有很大的範圍,幾句后完畢后,整個院子都是靜悄悄的,就連正在修剪花圃的園丁,都握緊了剪子,生怕它碰觸到一片葉子,驚擾了先生的安寧。

宮辰離高抬貴足,踏在了小洋房的門檻的石磚上,然後,步步前行,要進入洋房內休息了。

待先生走後,莫若晴腳下一軟,整個人都有些慌亂,她趕忙抓住管家的胳膊,道:「哥……我是不是惹怒先生了……」餘威所致,所以她還是害怕萬分的……

管家莫子軒瞥了妹妹一眼,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道:「先生的脾氣,我也琢磨不透,不過先生若說這次就這麼算了,那就是沒事了。」 宮辰離向來是如此的,在這個家中,他就是王者,所以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改變自身的心思。

即便是演給別人看,也要是有用的人,這種小角色,對於他而言,都如同螻蟻一般。

聽到哥哥的分析,莫若晴這才安寧了幾分,她長出一口濁氣,道:「我惹了先生……今日還是別出現在他面前了……」

這一點,莫子軒同她不謀而合,他點了點頭,道:「你等會回房休息吧,先生這邊我來照顧,對了,今日先生買了貨物,等會你安排一下。」

「先生,又買貨物了……」莫若晴微微一怔,卻有些驚訝了。

要知道,先生購買貨物的次數可是有限的,雖說每個月都會出去一遭,可是真正帶回來的,卻是少之又少,若說今年,這可是頭一遭了。

莫子軒『嗯』了一聲,皺眉說道:「你看著處理吧,我先去伺候先生了。」

他不敢在門口逗留太久,否則,先生會發脾氣的,本來妹妹已經惹得他生氣了,他趕忙中止了談話,快步追隨先生的步伐,進入小洋房了。

這個家中的天氣,不用看風雨雷電,都是由先生的心情決定的,先生就是他們的一切,更是他們服務的目標,所以,他們斷然不敢怠慢分毫。

莫若晴看著莫子軒走遠,杏眼中摻雜著一種莫名的情緒,她瞥了一眼最後排的林肯車,透過車窗玻璃,能夠隱約看到其中坐著的女人。

想起先生剛剛說要讓她取代自己的話,莫若晴無名火起,她大手一揮,道:「給她帶出來!」

「是,若晴姐!」身旁的傭人趕忙回應。

家中也是有高低分層的,先生為天,這些替他服務的人,也會有所分化,莫子軒同莫若晴,便是這家中的兩位主宰了。

雖說他們不能左右先生,但是卻可以決定傭人們的生死存亡!

所以,傭人們對於他們的話,還是言聽計從的,其實不用想,他們心裡也都明白,因為剛才先生說的話,莫若晴已經對新來的貨物記恨上了,日後打擊報復,變相折騰,肯定是少不了的。

他們不由同情了這貨物幾分,落在莫若晴的手中,她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自從發現外面的爭執后,顧彤便閉目養神了,因為她心中明白,未來的日子,她必須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根本沒有時間管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

她正在休息的時刻,車門卻被人一把拉開了,一名傲慢的傭人站在門口,冷哼道:「你還真會享受呀,挺悠閑自在!半點身為貨物的規矩都沒有呀!等會姐妹們就好好教教你,讓你知道什麼是貨物的規矩,有你舒服的!」

她說的聲音大了些,明顯是故意說給莫若晴聽的,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能夠討好她幾分。

顧彤雖說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同樣理解傭人所做的目的,可是卻也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她都不敢相信,自己這個逆天的運氣了,她還什麼也沒做,甚至還沒有下車呢,就已經有人看她不爽了……

而且,對方看樣子,還是家中能夠做主的人物……

她這個該死的狗屎運,可以去買彩票了吧…… 顧彤眼睜睜的看著這群女人,在她面前上躥下跳,不留餘地的蹦躂著。

隨即就被兩三個傭人直接『攙扶』下了車,她的手被人捆著,卻也沒法反抗,只能在認命的同時,咒罵著老天爺了……

三兩步的距離,顧彤就被帶到了莫若晴的面前。

「新來的皮囊不錯嘛。」

莫若晴笑裡藏刀的瞥了她一眼,她的唇角掛著陰冷的笑容。

可就是這麼一句話,卻足以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慄了……

他們心中清楚,莫若晴的心胸狹隘如針,能被她誇上一句的後果,簡直比折騰一頓的後果還要慘了……

顧彤不卑不亢的望了過去,全然將莫若晴的表情盡收眼底了,然而,她的面部卻沒有多餘的表情,而是抬了抬手,變相的暗示著鬆綁這件事。

這樣的動作和情緒,使得莫若晴多看了她一眼,她的表情中展露出無盡的猜疑之色。

她跟著先生身側多年,形形色色的人也見多了,可是就在現在,眼前的這個貨物,卻給她一種不凡的感覺。

莫若晴抬了抬手,紅唇開啟,道:「鬆綁!」

「是!」傭人們心中一顫,暗自里替顧彤捏了一把汗,他們雖然不知莫若晴給她鬆綁的目的,可是卻也能夠知曉,肯定沒安什麼好心了……

傭人們解開了手腕上的束縛,沒有了繩索,顧彤感覺踏實不少,她不喜歡被人控制,失去掌握的感覺,那令人沒有安全感。

「名字!」

莫若晴玩弄著指甲,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冷漠之中摻雜著不屑,絕對的裝十三的好手。

「血彤!」

顧彤漫不經心的回應,語氣中卻充斥著平和,更不會讓人感受到不服輸。

莫若晴抬了抬眼皮,閃爍的黑眸中夾雜著些許冷漠,道:「血彤是吧,咱們新苑的規矩多!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但是有一點,你一定要記住!別動不屬於你的心思,否則,肯定活不長久!」

三兩句的敲打,算是莫若晴的下馬威了。

顧彤表現的無懈可擊,使得她想要發威,卻也沒有什麼突破口。

不過,新官上任三把火,面對新來的,她總是要展露威儀的,這就是規矩!

「知道了!」

顧彤回應她一聲,明顯沒有將她的話記在心裡。

反倒是將新苑這兩個字捕捉到了!原來,這個地區還有名字,喚做新苑了!

不知為何,她居然莫名的感覺到些許熟悉,好像是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一般!

莫若晴雙眼凝視著顧彤半晌,恨不得想要將她看穿的心思,她不怕新來的突然鬧事,就怕她沒有半分的血性,使得她想要整治,都需要尋一個理由!

不過,她的唇角掠起了些許壞笑,上下打量了顧彤一圈,道:「咱們新苑特殊!更不準帶違禁物品進入了,所以,我就只能例行公事檢查一番了!」

她的話語剛落,就瞥向了一旁的幾位傭人,他們男女摻半,高矮不一,可是卻擁有統一的特點,那就是皆都奔著顧彤沖了過來!

顧彤瞳孔微微一寒,卻也能夠明白莫若晴的意思了! 這裡的規矩究竟是什麼,顧彤並不清楚,可是莫若晴的意思,卻已經非常明確了!

那就是變相的毀了顧彤,因為宮辰離先前的一句話,使得她有了危機感,所以用這種方式,羞辱顧彤,外加讓其徹底沒有爭奪的可能!

莫若晴的存在,難以劃分,顧彤也不知曉,她是否跟宮辰離擁有特殊的關係。

可是顧彤卻也明白,她唯恐旁人取代她的心思了!

顧彤雖說跟宮辰離接觸不多,可是卻也能敏銳的發現他的幾個特點,其中最為明確的就是潔癖了。

扭住管事的手后,需要擦手,回新苑后,也需要擦手,足以見得,他的潔癖程度,被人碰過的東西,絕對是不會再動的。

莫若晴就是利用這一點,促使著傭人搜她的身,更是變相的讓她變『臟』!

等到日後,宮辰離知道這件事情,即便是對顧彤再有興趣,也不會願意接觸半分了!

顧彤的眼睛微眯起來,卻也對於這個女人的心機,有了最初的認知。

傭人們七手八腳的沖了上來,就差分毫就能觸碰到顧彤了!

顧彤當機立斷,厲聲道:「滾!」

就在這一瞬間,寒冷的氣焰包裹在她的全身,她就像是一把冷兵器一般,只是立在那裡,可是卻擁有攻擊性。

所有的傭人皆都被其震懾住了,停下了腳步互相對望,皆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莫若晴沒有想到顧彤居然會反抗,杏眼在一瞬間瞪大了,她冷眼掃了眼傭人們,命令道:「都傻了嗎?!搜身!」

她不喜歡這個血彤,很不喜歡!先別說,先生是否說出讓血彤取代她的話,就是血彤單獨的存在,就會讓她覺得很危險了。

莫若晴見多識廣,自然能夠知曉,她並非是普通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