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寧雲夕連連對她擺手:「不用記。」

「我怕我忘了。」姜意珊說,「有時候拿出來,可以反省自己,給自己動力。」

聽她這樣說,寧雲夕笑了笑:「不愧是當時我們班上的生活委員,細心,考慮周到。想事情都想的比較長遠。」

被寧老師誇著,姜意珊臉紅了紅。

「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學校先看看。你現在住哪裡?」

「不知道。」

「應該是住學校給教員安排的宿舍。我打個電話給你去問問。對了,教育局你去了沒有?」

「說是明天才辦公。」

「今晚你住我這裡吧。和我們家小丫頭一塊睡。」寧雲夕給她安排了下來。

孟晨橙聽說要和到他們學校教書的大姐姐一起睡了,很高興,給大姐姐鋪床,甚至叫自己三姐今晚上記得回自己大學去睡覺。

這個小丫頭,有了新老師馬上巴結,打算把她這個三姐踢出去了。孟晨熙沖妹妹小五叉著腰佯作吃醋。

孟晨橙突然回頭對她說:「三姐可以去找尚賢哥哥。」

「我找他做什麼?」孟晨熙低頭一個臉紅。

好在姜意珊走了進來,問起小丫頭有關小丫頭學校的事情。關於自己學校的情況,小丫頭已經一五一十向自己大嫂彙報過了,現在和大姐姐再說一遍:「我們班,有四十六名學生。」

這個班裡人數不多不少,可能因為不是重點小學的緣故,按照額定招生人數招生,想擠進這個學校的學生應該是不多。

「我們班主任有點假。」小丫頭道。

假?可見孩子們絕對是不好糊弄的。一個大人意圖裝成什麼樣子,一個孩子只要感受都能感受得到,逃不過孩子們的法眼。

「怎麼個假法?」孟晨熙問妹妹。

小丫頭說:「笑得有點假。我感覺她不是真的想對我們笑。」

孟晨熙覺得,妹妹這個學校的老師不太簡單啊。不知道自己大嫂寧老師是什麼想法。

寧雲夕一個人在房間里做著明天第一天去小丫頭學校上任的計劃。

磊磊同爸爸叔叔哥哥們小夥伴去了空地放飛機。

看到大飛機在天空飛的時候,兩個小娃子忍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一直仰著小腦袋看著。一幫大人都怕他們的小脖子酸了,讓他們都坐下在草地上,時而給他們喂點水。

之後,苗正清不知道上哪兒打聽到了什麼,回來給磊磊這個小娃子嘰咕嘰咕著。

到了傍晚,磊磊回到家,興緻勃勃找到媽媽,小手用力抱住媽媽的腿。

「你怎麼了?不是去和你二叔放飛機了嗎?」寧雲夕好奇兒子這個沖她眨小眼睛的小表情怎麼回事。

磊磊說:「媽媽,和爸爸,在一起。」

她當然是和自己丈夫在一起了。寧雲夕更加疑惑地看兒子。

此時孟晨浩跟在後面走進來了,有點一言難盡地望著她。

寧雲夕從丈夫的表情上讀出來了,沖兒子尖叫一聲:「誰和你說的?!」 她這前腳剛接到通知,她兒子立馬聞到風聲了,這太快了。她原想兒子如果不去軍校,可以瞞個很久的。

「媽媽照片,爸爸照片,在一起。」磊磊的小嘴巴邊說邊搖晃著小腦袋,走了出去向其他人告訴這個好消息。

寧雲夕想把兒子拉回來都拉不住,看著自己丈夫問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順其自然。孟晨浩也無奈。孩子不說,其他人同樣遲早知道的。

磊磊咚咚咚跑去和太爺爺太奶奶說,再跑去和小姑姑小四叔他們說。一家子不會兒全知道了。

孟爺爺孟奶奶走過來恭喜大孫媳婦受到獎勵。

寧雲夕連忙站起來,生怕兩個老人跟著調侃他們夫妻倆個,一邊心裡頭想著,兒子這個大嘴巴,真得管管了。

於是,晚上,寧雲夕把兒子抱到自己腿上,努力教導著:「磊磊,媽媽要和你約法三章。咱們家的人,要低調知道不?」

磊磊仰起小腦袋疑問地看媽媽:小爺做錯什麼了嗎?

「低調就是,你爸爸媽媽得獎了,咱們自己高興就是了,不用往外說。」

為什麼?磊磊再擺出一副不太明白的小表情。這不是很高興的事情嗎?大家一起高興不是更好嗎?

所以說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哪裡能顧及到那麼多。

「爸爸媽媽覺得榮譽,嘉獎這種事情,不光是高興,而是今後要更大的進步才能對得起這些獎勵。所以時刻不能忘記了自己尚在努力。磊磊,你今後也要這樣,知道不?」

磊磊懵懵懂懂地聽著媽媽說的話。反正媽媽說的話是對的,小爺仔細聽。

寧雲夕愛憐地在兒子的小腦瓜上親一口。

被媽媽親了的磊磊,立馬答應媽媽:「以後,我不說了。」

這才是她的好兒子。寧雲夕笑眯眯的。

只是三歲娃子,通常是記了前面忘了後面。睡了一晚上的覺,第二天起來,磊磊看到來拜訪的苗心紅,第一句還是:「我爸爸媽媽的照片,在一起了。」

跟在兒子後面的寧雲夕差點摔倒。

關於她被軍校嘉獎的事兒苗心紅是聽說了的,聽小娃子一說不意外,哈哈笑著摸小朋友的腦袋:「你爸爸媽媽總是在一起,是不是?」

「是。」磊磊哪裡能聽懂苗阿姨話里對自己爸爸媽媽的調侃,小嘴巴誠實地回答是。

寧雲夕走過去拿手捂住兒子的大嘴巴,對兒子說:「趕緊拿你的小書包,小谷要來找你一塊上學去了。」

聽說小夥伴要來找了,磊磊才急急忙忙去拿自己的書包。

「現在誰送他去上學?」苗心紅問。

「他們爸送。」寧雲夕道。

兩個孩子的爸挺會負起責任的,難得。苗心紅笑說:「有你這樣的媳婦,當孩子爸的,不扛起爸爸的大旗都不行。」

「本來養孩子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再說,他們教起孩子有時候比我還細心。」把兒子交給了丈夫以後,寧雲夕拿了包同苗心紅一塊走了出去。

姜意珊急匆匆跟在她們後面,喊:「苗老師。」 「今天你要先和我去教育局報道。」苗心紅給她安排好說,「我們先一塊送寧老師去桂花路小學。」

小丫頭先自己一個人背著書包去學校上課了。今天才是小丫頭他們學校第一天開學。

到了桂花路小學的時候,見著學生們老師們基本都到齊了,門房守門的大爺正打算關上校門。寧雲夕她們三個走了過去時,門房大爺問她們是誰。

苗心紅說:「你們學校應該有接到通知,今天是寧雲夕同志第一天來你們學校。你問問你們學校領導。」

門房大爺貌似沒有接到任何通知下來的樣子,疑問著回去門房打電話。

從後面停好車走上來的單東祥,問:「他們學校的人都不知道這事嗎?」

「估計是。」苗心紅揣摩著。正因為怕出什麼蛾子,第一天她才專程陪寧雲夕過來。

大爺打完了電話,回到門口對他們幾個說:「我們校長出去了,不在學校。今天是教導處主任在,但是我們教導處主任不知道你們說的這個事情。」

這是故意給新來的校長難堪了。因為聽說是臨時校長而不是正式校長?

苗心紅和單東祥對了下眼神。單東祥再次罵了起來:「不像話!」說完,他進大爺的門房要打電話去教育局反映。

大爺聽說他要借電話打去教育局,卻是攔著不讓。

幾個人在那裡僵持不下時,一輛小車開到了學校門口。

車喇叭的聲音讓幾個人回過了頭。苗心紅臉上表現出了吃驚:「鄭局。」

從車上走下來的男人,五十歲上下,穿著樸素的襯衫褲子,長袖襯衫卷著袖管,兩鬢有些花白。

寧雲夕去市教育局的時候沒有見過這個人,那天和她講話的是教育局哪個部門的領導。現在聽苗心紅一叫,才知道這個人是市教育局的鄭局長。

門房大爺走上來望著鄭局:「你是誰?」

鄭局長身邊的秘書說:「這是我們教育局的局長。」

門房大爺不信:「他是教育局局長,我怎麼沒有見過他?假的吧?」

「是真的。」秘書哭笑不得。

鄭局長說:「你們學校譚校長呢?」

「他出差去了。」門房大爺揮下手道。

「不可能,之前市教育局和他說過,說今天某教育專家要過來你們學校,讓他在學校里等著接待。」鄭局長說,「你讓譚校長出來,打個電話告訴他,我過來了。」

門房大爺吃驚地聽著這人的口氣:「你說什麼?叫我們校長出來?」

「對,我們認識。」鄭局長說。

「你認識我們校長,我們怎麼不認識你?」

此時,校園裡有人察覺到了動靜,慌慌忙忙去報信了。沒多久有幾個人向校園走過來了。

看到了譚校長,門房大爺立馬給校長和教導處主任他們打開門,彙報情況說:「這幾個人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會兒說自己是校長一會兒說自己是局長,是不是得報公安局去說這幾個人是騙子?」

「不是騙子。真是鄭局長。」教導處主任給門房大爺焦慮地遞個眼色。 門房大爺愣在了原地,緊接著急忙澄清:「不是,是主任你交代誰來都說校長不在的。」

譚校長走到了鄭局長面前,道:「你好,鄭局長。」

鄭局長伸手邊和他握手,邊說:「這位是寧雲夕老師,市教育局委派她來給你當臨時校長,讓你休息幾天,之前說好的,你還記得不?」

譚校長的目光轉到了寧雲夕那邊。

寧雲夕看到是這麼一位校長時也是有些意外。之前送小丫頭來讀書接觸的都是老師,一般家長不會找到校長去並不知道校長長什麼樣。眼看這位譚校長與彭校長年紀竟是差不多的,理應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育長者。

鄭局長同樣是這麼說的:「譚校長,你可是當年我們教育界有名的一名教育先鋒。」

譚校長一聽鄭局長這麼說話,連連擺手:「我不行了,年紀大了。」

「你說你年紀大了,管不了下面的年輕人了。所以,這不給你弄個年輕人來,幫你管管年輕人。」

「她這麼年輕,能行嗎?」譚校長的質疑聲正是其他在場老師所想的。

「別看她這麼年輕。寧老師是我們教育界很有才華的一名老師。現在被送去參選全國優秀教師。」

這是國家教育工作者追求的至高榮譽。譚校長等幾個人對寧雲夕不得不另眼相看了。可見這些人之前聽寧雲夕的來歷聽得不是不清楚就是不信。或許在寧雲夕所在大院的那些家長對寧雲夕的崇拜,在這些老師們耳朵里聽來不是事兒。畢竟寧雲夕沒有榮譽在身上展現的話,光憑人家幾張嘴,誰能相信。

由譚校長帶領著,鄭局長帶著寧雲夕和苗心紅他們幾個,進了桂花路小學,來到了桂花路小學的會議室。趁著課間休息的時候,鄭局長給這個學校的全體老師說說話談談心。

「市教育局不是沒有關心你們,你們看,我不是親自來了嗎?來看你們譚校長和你們大家了。市教育局巴不得所有中小學個個都是重點小學,出色的學校,出色的老師,滿足我們人民群眾對教育的增長需求。你們老師覺得現在的教育壓力重了,我可以理解你們。但是,你們要看到,這充分說明了我們國家在發展,我們的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在提高,對於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換做在以前,我們教師都曾經被批為臭老九,而到了今日,我們有了自己的教師節,這是機遇!時代在進步,我們作為老師的挑戰到來了,你們不迎難而上,是準備被時代拋棄嗎?」

老師們一個個聽著鄭局長的講話,一個個低著頭好像憋著什麼。

「有什麼意見可以提。不過,如果是你們在市教育局那裡提過的意見,我估計我剛才說的話,你們都聽得很明白了。困難是有的。別說你們,在名校,同樣有困難。你們現在看到的寧老師,來首都四中光是教學一年當中,被家長刁難的次數連他們自己學校的老師和領導都要同情她。」 「可她做什麼了?她有抱怨自己薪水低嗎?我可以實話和你們說,她拿的是和你們一樣的薪水。你們說生源不好,好吧,現在我們市教育局把她調過來了,看看,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看看是什麼問題,能是什麼問題?在座的桂花路小學里大部分老師心裡頭大概是不服氣的。一個外來人能懂他們學校的情況,這不是扯淡嗎?不過領導在這裡,大家不太敢頂嘴罷了。

譚校長望著眾位老師,輕輕嘆口氣。

鄭局長日理萬機,準備要走的了。譚校長起身送他。鄭局長卻是和譚校長一塊走到譚校長的辦公室里去了,仔細給譚校長的辦公室打量打量說:「你們反映說學校辦公條件差。我在給你們想辦法了。第一批新的桌子椅子,給你們老師先送過來。」

聽到鄭局長這句話,譚校長一驚:「這個——」

「不要說市和區教育局忘了你們。」鄭局長說。

「沒有。我們都知道教育局沒有忘記我們。如果有新書桌和新椅子,先給孩子們吧。」譚校長道。

鄭局長露出一抹笑意,拿手指著譚校長:「看看你,你這麼決定你們學校老師怎麼辦?」

「他們嘴頭上抱怨而已。如果有新桌子新椅子,肯定都是想著先給孩子們用的。」譚校長很認真地說,「當老師的都是這樣想的。」

「所以說你們心裡是想好老師的。只不過是面對問題不知道怎麼解決而已。這樣,我就放心了。」鄭局長說。

譚校長有些愁眉苦臉的。

「感覺到現在老師不太好當了是吧?我們當教師,當教育工作者的路算是一波三折了。以前人家批我們是臭老九的時候我們不服氣。現在,人家不批我們臭老九的,反而把我們老師弄怕了?」鄭局長語重心長地說,「可是這種趨勢,早在八三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裡面已經提出來了。你看了報紙能不知道?八二年,全國家長對孩子幼兒園入學的競爭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和現象寫入到政府工作報告中去了。這都是高考開放后的效應。人民群眾看到了讀書的希望,看到了教育的重要性,而這,和我們政府希望提高全民知識水平是相一致的,可喜可賀的事情。」

「我知道。」譚校長輕聲說,「所以我怕我這個年紀跟不上時代的步伐了。」

「老教師有他老教師的優勢所在。論愛孩子,你肯定會說我不比他人少一分。我們教育局始終相信老同志的模範帶頭作用。沒有前浪,哪裡來的長江後浪。寧老師自己也說的,來這裡,是互相學習的。」鄭局長說到這裡,向站在外面的寧雲心和苗心紅招招手。

她們兩人見到招手走了進來。

「認識一下,我們的先輩,老一代優秀的教育工作者譚校長。」鄭局長給寧雲夕正式介紹。

寧雲夕上前和譚校長雙手握手。

「希望——」譚校長握著寧雲夕的手,欲言又止,後面半句似乎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鄭局長坐車離開了,單東祥和苗心紅帶著姜意珊先去教育局辦手續。

寧雲夕留了下來。譚校長親自帶她看了看校園裡的環境。走到畢業班六年級一排幾個班的課室走廊外面時,看見一個孩子拿著書包站在那裡。

是他們家的小丫頭。寧雲夕的眼一沉。

「這怎麼回事?」譚校長走過去問。

孟晨橙回頭看到了自己大嫂,嘴角用力扯一扯,好像想讓自己露出笑臉。

寧雲夕走到她旁邊,拿手心疼地撫摸小丫頭的頭,想都不用想是出了什麼問題。

被譚校長質問聲引出來的六年二班的王老師走出課室說:「校長,她說她來我們六年級報道,可我們六年級的老師,沒聽說過她跳級的事情。沒有得安排。」

「她從幾年級跳到六年級?」譚校長問。

「四年級。」王老師說

「她的班主任沒有和你們說嗎?」

「譚校長,這事兒不是應該是教導處安排的嗎?」寧雲夕插進話道。

譚校長轉頭,看著她忽然記起這個程序的樣子:「那個——江主任呢?」

教導處主任江主任走開了。

看看吧,就這樣。王老師攤攤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