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寶山縣城已經被日軍圍了好多天,至8月23日之時,寶山縣城國民-黨軍第6師的一個營已同日軍反覆拼殺多日,傷亡慘重,難以繼續作戰。危急關頭,駐守在長江口沿江陣地的國民黨第98師師長夏楚中決定派583團三營前往接防。相對於羅店戰場,一個營和日軍的拼殺已經是小巫見大巫了,但是細微處顯宏大,並不是參加大型戰役的就是英雄,也不是這些在淞滬戰場上參加各處小戰役的都一無是處。恰恰相反,正是這些以少打多的戰役越來越多,最後才會出現那麼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並且讓他們永載史冊,成為不朽的傳奇。

說起這個第三營,王明宇是如雷貫耳。三營營長姚子青,黃埔六期畢業的,可以算是王明宇的老前輩、老學長了。姚子青參加過北伐戰爭,是一個典型的愛國軍人,忠誠信守,具有指揮一方的能力。因此夏楚中才派這個姚子青去接替寶山縣城,但是夏楚中也知道,一個營的兵力實在是太少了,守住寶山縣城根本不可能,所以,姚子青營可以說是孤軍作戰,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後援了。

姚子青也知道寶山縣城實際上已經慢慢的被日軍分割包圍,漸漸的變成了一座孤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卻更加的激發了姚子青的鬥志,他不畏艱險,迎難而上,正是顯示出了當代軍人應有的風範。

王明宇鎮守羅店一個星期,現在已經是八月底。當王明宇接到上峰命令的時候,顯然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的318旅會被派駐寶山縣城,其實王明宇原本的突圍方向就是寶山縣城,現在看來倒是與王明宇的想法不謀而合。王明宇知道的淞滬會戰歷史雖然很多,但是大多都是出名的人物和戰役,比如說羅店,鎮守寶山縣城的姚子青營等,這也是為什麼王明宇要前往寶山縣的原因。王明宇覺得既然來到這個時代,就要改變一些歷史,即使改變的不多,至少也不讓悲劇過多的發生。據歷史記載的姚子青也是一個能征善戰的好手,而且還有一顆拳拳愛國之心。這樣的人值得他王明宇去救。

接到命令的王明宇沒有做過多的停留,就直接讓手下們收拾了所有的資料等東西,然後開始趕赴斷橋處,準備開始實施向寶山縣城的突圍計劃。

8月31日上午8點,318旅在王明宇的命令下開始突圍,而突圍的方向就是寶山縣城。全旅三千五百名官兵,開始向寶山方向移動。由於有三十五門重炮在手,318旅行軍的速度相對很慢,但是慢並不代表著沒有突圍的時間。

王明宇根據情報預計,日軍第十一師團到達的時間在上午十點到十點半左右,不過這次日軍並沒有兵分兩路,而是從羅店正面呼嘯而來。王明宇撤退的方向卻是斷橋方向。如果88師要撤退的話,從正面撤退很有可能遇到日軍第十一師團。就看他師長孫元良的腦子夠不夠用了。

王明宇估算了一下路程,覺得大概晚上到達寶山縣城。不過寶山縣城那邊已經是打的不可開交,不知道現在的戰況如何了。別自己去的時候,姚子青部已經全部陣亡了,那麼王明宇覺得自己就後悔莫及了。為了迅速趕去寶山縣城,王明宇在剛才開會的時候已經跟他們商量好了。王明宇決定自己率領一支四十人左右的直屬隊,先進入寶山縣城。

王明宇當然有自己的想法,如果這個時候寶山縣城岌岌可危的話,聽到有援軍的消息的話,定然可以堅持堅持在堅持,何況依靠自己這幾十名直屬隊隊員的話,堅持的時間定然可以延長,這次王明宇去寶山縣城的唯一目的就是保住姚子青營,否則即使蔣委員長讓他去別的地方休整,他也會主動請纓的,但是現在既然蔣委員長還有意讓他繼續戰鬥在淞滬戰場上,那麼他也欣然接受。雖然蔣委員長有點拿他當槍使的感覺,但是王明宇覺得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所以也沒有什麼心理障礙,畢竟這不是小孩子賭氣。

「報告旅座,一團準備完畢!」

「報告旅座,二團準備完畢!」

「報告旅座,三團準備完畢!」

「報告旅座,輜重連準備完畢!」

「報告旅座,警衛營準備完畢!」

「旅座,野戰醫院隨時可以出發!」

隨著一聲聲的報告聲在羅店斷橋處響起,王明宇宏亮的說道:「318旅的各位兄弟們,經過一個星期的瘋狂,我們成功的阻擊了日軍進攻羅店的步伐,我已經請求委座准予我們318旅撤退休整,這次我們撤退的目標就是寶山縣城。現在我命令,一團由張德恩帶隊目標寶山縣城西門,二團趙國瑞帶隊,攜直屬隊、輜重連,將所有物資裝備和繳獲的武器運輸進寶山縣城。你們的目標是寶山縣城南門。其餘人員由吳培林團長指揮,目標寶山縣城東門。我與直屬隊部分成員先行探路,不惜一切代價於今晚7點之前進入寶山縣城,展開防禦!」

「是,旅座!」整齊的聲音劃破長空。

「全體都有,向右轉,跑步走!」王明宇大聲吼道緊接著轉身對著林文和唐風說道:「林文,唐風各自領二十人直屬隊成員,隨我去寶山縣城!」

「是,旅座!」林文、唐風領命而去。

「旅座,我也要和你一起先去寶山縣城!」聶思思在一旁對著王明宇小聲的嘀咕道「別胡鬧,你跟著大部隊安全。我們這次先期進入寶山縣城有著一定的危險性,到時候可能無暇分身照顧你!」王明宇小聲說道「哼,看不起人,我也會開槍,我也能打死鬼子!」聶思思撅著小嘴說道「咳!~~~~這個不是光會開槍就可以的了,那個什麼,聶院長,作為一名軍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服從命令!」王明宇故意板著臉說道「哼,我就要去怎麼啦?」聶思思一點都不怕王明宇道「算了算了,怕了你了,這樣,你跟著我們一定要跟緊了,不然到時候出了意外我可是會後悔終生的!」王明宇實在是無奈,畢竟時間不等人,她也不好跟著聶思思在這打情罵俏的。王明宇雖然覺得帶著聶思思有點不妥,但是也覺得沒有什麼大礙。

ps:感謝書友允在律麗打賞1888逐浪幣、書友軍事迷迷打賞588逐浪幣。書友wf3294301打賞100逐浪幣,感謝hhhliutao、簡約2007、a紀大煙袋等兄弟們給的鮮花!感謝兄弟們的訂閱和點擊推薦,謝謝你們! 318旅已經開始出發了,林文和唐風二人也領著直屬隊的隊員們到了王明宇的面前集中了起來,看著整裝待發的直屬隊隊員,王明宇心中也不僅有點微動,畢竟這是自己一手締造出來的隊伍,怎麼能夠不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樣開心呢。這次在羅店損失了這麼多兄弟,王明宇內心的痛苦可以說比任何人都要來的大,但是有什麼辦法呢?面對戰爭,如果自己都不夠堅強的話,那麼怎麼能夠指望自己手下的士兵能夠堅強的面對戰爭呢?或者說,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戰爭,那像王明宇這種天生的軍人又該當何去何從呢?

王明宇對著這些直屬隊的隊員們說道:「此次進入寶山縣城,也算是對你們的一種磨練,這次進入寶山縣城,我當做是你們的一次考核,最好要能夠在不驚動任何鬼子的情況下,完成這次任務。這次任務還有另一個保護的目標就是聶院長,這次聶院長先期進入寶山縣城,執行我給她的…額…秘密任務…」

「撲哧~~~~~~」林文一口氣沒憋住笑了出來「林文出列,俯卧撐一百個!」王明宇為了避免自己的尷尬只好拿林文當替罪羔羊。

林文還沒有走出來,一群人哈哈大笑了起來,連唐風也微微笑了起來,站在旁邊的聶思思和王明宇鬧了個大紅臉,王明宇板著臉說道:「一個個還有沒有點規矩?到了寶山要你們好看,這次你們的任務就是保護聶院長順利到達寶山縣城!」

林文大聲說道:「如果聶院長有任何閃失,我們提頭來見!那啥,旅座,你看是不是我這個俯卧撐就先欠著?」

「哈哈哈哈」一群人鬨笑的看著林文林文回頭一瞪眼道:「你們這些小崽子活膩歪了啊?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

王明宇瞪了林文一眼,然後道:「你這個先欠著,我們現在開始出發,務必要在今天下午兩點之前趕赴寶山縣城。這個羅店在待下去,能不能出去還兩說呢。」

王明宇等人開始出發了,路上林文問道:「旅座,那個88師怎麼辦?」

王明宇道:「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人家自有人家的命令等著人家,與我們何干?我們只要干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林文笑笑道:「我們走之前,我看88師還圍著藤田進那個老鬼子呢,看來這個孫元良想立功想瘋了啊,不知道日軍援軍快要來了?」

王明宇搖搖頭道:「他們知道,但是有時候利欲熏心,使得他們不能夠正確的看清楚自己的實力和自己所處的位置。」

林文嘆了口氣道:「可惜了那幫好武器了,要是給一些戰鬥力強的部隊用的話,沒準還這能發揮他得作用,現在看來,哎…」

王明宇點點頭示意也同意林文的觀點,然後道:「目前整個中國的軍隊戰鬥力都不行,所以要想改變這樣的局面,必須要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而不是一個貪腐成風的政府,這個話題以後你們多聽聽錢主任講講,錢主任在這方面是個專家。」

林文小聲問道:「那個錢主任什麼來頭啊?」

王明宇看了看四周道:「聶思思的老師,也是那邊的人!」

林文震驚的看著王明宇道:「旅座,咱們這是在玩火啊…你知道的,委座最討厭的是啥啊」

王明宇笑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非我十分信任的人,而且還是你問得情況下,我才告訴你的,要是連你們也出賣我,那我趁早死了算了,活著都覺得丟人啊!呵呵」

林文也是一笑,內心很是感動,王明宇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就說明王明宇跟他們絕對沒有上下級的關係,還是好兄弟,雖然平時林文都是旅座長旅座短的叫著,但是林文確實也沒有把王明宇當成一名長官,要是尊敬他,也是尊敬他的才能和為318旅做出的貢獻。還有就是他們軍校幾年培養的感情。

林文道:「就是你要自己建一個黨,我也第一個加入,嘿嘿,咱一天是兄弟,一輩子也是兄弟,我林文要是沒有旅座的話,估計現在指不定在哪個犄角旮旯裡面呆著呢,沒準現在都有可能死在這淞滬戰場了,哪裡還會像我們這樣痛痛快快的殺鬼子。」

王明宇大聲的對著直屬隊的兄弟們說道:「兄弟們,你們記住,以後無論有什麼事情,都不要慌張,你們的背後是我王明宇是整個318旅,誰也別想把我們怎麼樣,我們也不是軟柿子,即使蔣委員長要欺負我們,我們也要給他點顏色瞧瞧,今天我王明宇把話撂著了,你們直屬隊是我王明宇的心血,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王明宇的兄弟,只要不作出背叛318旅,背叛我的事情,我就是你們堅強的後盾。如果有一天,你們經不住誘惑出賣了我,或者是出賣了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我王明宇也發誓,只要你在這個世界上,你就將永無寧日!」

唐風最先說道:「旅座,放心,我保證我們的兄弟都是好樣的!」

剩下的直屬隊隊員大聲說道:「永不背叛,驅除韃虜!」

王明宇笑著說道:「你們一個個都是好樣的,呵呵,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中午兩點之前進入寶山縣城。林文、唐風你們兩人負責保護思思的安全,其餘的人呈雁子型,自行散開,加速出發。」

「是,旅座!」

直屬隊的行動異常的迅速,即使加上了一個聶思思,也是快速異常,雖然整體的行動計劃被延後一個小時,但是王明宇也沒覺得有啥,多個把小時,少個把小時已經不影響大局了,日軍待要發現王明宇部不見了得時候,王明宇已經在去往寶山縣城的路上了。

時間過的很快,日軍已經到達了羅店,時間定格在上午十點半。而這個時候的88師卻是剛剛離開羅店半個小時,他們圍困了第三師團之後,又發動了一次猛攻,整個第三師團也有點搖搖欲墜的感覺,不過第三師團的戰鬥力卻是不容小覷,即使在88師的重火力的支持下,也沒有將第三師團的內部缺口打開,反而使得88師陷入了被動之中。

日軍第十一師團步兵第22旅團旅團長黑岩義勝少將帶著他的步兵第22旅團終於來到了羅店,剛才在遠處還聽見槍聲的黑岩義勝少將,居然看見一大批支那軍潮水般的往羅店後面退卻,一時間搞不清楚狀況的黑岩義勝少將也只得先和藤田進中將見見面了。

當黑岩義勝少將看見藤田進的時候,也是被這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黑岩義勝少將有點獃滯的看著藤田進中將道:「師團長閣下,您的第三師團難道已經只剩下這麼點人了嗎?」

藤田進面色痛苦的說道:「黑岩義勝少將,你看見的的確就是事實,這次我第三師團幾乎已全軍覆沒的代價才換取了羅店的控制權,現在整個羅店幾乎都在掌握之中了。」,這也是藤田進剛剛推斷出來的結果,因為318旅的遲遲不出現,而日軍的大批援軍已到,這些318旅不可能不知道,318旅又沒有抓緊時間構築工事,現在看著倉皇逃竄的支那軍,藤田進的心終於安定了下來,怎麼說,自己也是完成了任務。至少不會在松井石根大將面前太過丟人了。損失了兩萬人拿下了羅店,總比損失了兩萬人連個屁也沒有撈到強吧。

黑岩義勝少將很是惋惜的說道:「沒有想到這支支那軍這麼的強大,就是剛才退卻的那批支那軍嗎?我看他們的整體戰鬥素質也是很一般啊!」

藤田進中將苦笑道:「要是那種軍隊,即使來個十萬人,我們第三師團又有何懼之有呢?」

黑岩義勝少將道:「我也覺得呢,我還真想和那個318旅交戰一下,我想親眼見識一下他們有什麼獨到之處,讓帝國精銳的第三師團幾乎全軍覆沒!」

藤田進道:「黑岩義勝少將,你知道你們的清池聯隊嗎?他們就是被318旅給滅掉的。」

黑岩義勝少將一怔,明顯黑岩義勝少將知道這個事情的內幕,過了好一陣,黑岩義勝少將才笑著說道:「看來這個318旅已經是我們大日本帝國在支那軍的領土上遇到的一個勁敵了!」

藤田進說道:「恩,我想是這樣的,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他們已經開始突圍了!」

「什麼?突圍了?」黑岩義勝少將臉色一變道「我想應該是的,他們的兵力已經不足以在對付這麼多優秀的帝國士兵了!」藤田進苦笑道「藤田進閣下,您覺得我軍是否應該趁勝追擊呢?我覺得不消滅這個人,我心中始終覺得有點難安!」黑岩義勝少將詢問道「如果你不想你的部隊只剩下千把人的話,我想你是可以追擊他們的,只是我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突圍的方向是哪個方向啊!」藤田進略帶嘲諷的說道,因為他知道318旅的戰鬥力,同時他還知道中國兵法中有一句叫做「窮寇莫追!」,狗急了跳牆呢,318旅一旦急了,死的可都是帝國優秀的士兵啊,沒有和318旅交過手,黑岩義勝少將現在肯定拿318旅和一般的支那軍在比較,這種比較的最終代價可能就是導致黑岩義勝少將的部隊少了一半之後再少一半。

藤田進還知道,318旅之所以撤退,究其原因就是他們可能已經洞察道了整個第11師團都已經出動了,否者就憑黑岩義勝少將的萬把人估計還不足以嚇跑318旅吧。藤田進雖然很想報仇,但是他絕對不會盲目,現在的他甚至還有一絲絲的保守,越想越覺得這個318旅詭異莫測,和這樣的部隊交手,首先就必須讓松井石根大將派遣一支同樣的特種作戰小隊過來,這樣才有可能全殲318旅,一旦他們的特種作戰小隊比不過人家,那麼318旅的那些個特種兵想要撤退,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他們會說日語,軍事素質高,軍事技能極強。藤田進還真就想不到用什麼方法困住這些殺人機器。稱之為殺人機器一點也不過分,至少藤田進這麼覺得,因為他親眼看著近千人被幾十個支那軍特種兵像拾豆子一般的給幹掉了。

黑岩義勝少將有點氣憤道:「師團長閣下是不是有點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

藤田進道:「你覺得我是這樣的人嗎?你們第11師團看著我們被打殘的第三師團,你們有理由嘲笑我們,但是你們別往了,318旅消滅你們清池聯隊的時候,同樣也是戰果輝煌,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難道你覺得我現在還是危言聳聽嗎?當時318旅不到一萬人阻擊我軍,消滅我軍兩萬兩千餘人!現在他們還剩下四千人左右,他們撤退了,你覺得就憑你黑岩義勝少將一萬人左右的人數,能夠全殲他們嗎?即使你全殲了318旅,我看到最後你能剩下幾個人!哼,言盡於此,我帶領我的第三師團向松井石根大將請罪,鎮守羅店就交給你們第11師團吧!」

黑岩義勝少將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無奈的點點頭,然後開始指揮自己的旅團進駐羅店開始駐紮,如果黑岩義勝少將追擊的話,那麼88師很難逃脫被追殺的命運,但是由於黑岩義勝少將搞不請狀況,在加上藤田進的一些言語,使得黑岩義勝少將只是在羅店布防,並沒有趁此機會追擊88師和318旅,也使得88逃過一劫。不然蔣委員長要是知道88師被滅,而318旅好好的突圍的話,指不定就連帶318旅也一起恨上了,到那個時候王明宇估計就得讓自己加入共產-黨的計劃提前了。這可不是王明宇希望看到的結果。 中午一點半,王明宇等人已經來到了寶山縣城的外圍,看著城牆有點殘破,到處瀰漫著硝煙,王明宇選擇了一個比較不起眼的地方,準備進行攀岩進入寶山縣城。這種高技術難度的活,如果不是直屬隊的話,那真進不去。不過王明宇還是很小心的先觀察了四周,確定了沒有日軍之後,才開始慢慢行動。

「鏘!~~~~~~~」一個鐵鉤勾在城牆上面,這裡面由於比較高,而且不是城門處,並沒有引起寶山縣城裡面的守軍和外面日軍的注意,直屬隊的隊員們先是由林文和唐風二人迅速的攀岩至城牆上面。然後王明宇抱著聶思思在林文和唐風二人的合力拽動下,也進入了寶山縣城。直屬隊的隊員們一個一個跟猴子一樣的,紛紛魚貫而入。王明宇看著寶山縣城內幾乎被日軍炸了個底朝天的樣子,也是會心的笑了起來,因為他看到了遠處正在戰鬥的景象,這至少說明了姚子青營還在戰鬥,他們還活著。這就夠了!

的確現在的姚子青營正在與日軍纏鬥,而且已經纏鬥了兩天的時間,不過這邊的戰鬥顯然沒有羅店那邊的戰鬥來的那麼的猛烈,而且是低上不止一個檔次。

王明宇等人先找了一個地方隱蔽了起來,商量了一下下一步的行動。等計劃確定之後,王明宇派了四名直屬隊隊員留下了保護聶思思,其餘的人跟著王明宇悄悄的往寶山縣城中心趕去。他們這次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幫助姚子青營撐到晚上,然後等待318旅的出現,共同守城。王明宇對於88師是一點好印象也沒有,但是對於姚子青營他有著相當的敬意,沒有那種視死如歸的精神,怎麼配稱為一隻優秀的部隊呢?第三營雖然現在沒有被稱為一支優秀的部隊,但是他們已經具備了這種稱為優秀部隊的品質。

王明宇不知道現在寶山縣城是個什麼情況,到底知道還是不知道他們接到的寶山「休整」任務。因為他接到命令也很突然,估計姚子青營沒有收到消息。姚子青也的確沒有收到消息,蔣委員長這個電報發給王明宇之後,並沒有事先通知第三戰區長官部,否則姚子青營肯定倍受鼓舞。

一路上到處瀰漫著硝煙,很難看見一個完整的民房,到處一片狼藉,顯示著這裡戰鬥的激烈狀況。姚子青正在寶山縣東城門那邊指揮著自己的弟兄和底下衝擊而來的日軍激烈的拼殺著,渾然忘記自己是一名指揮官,帶著眼鏡的姚子青兇狠的看著不斷的往上衝擊的日軍士兵,手中的槍不斷的咆哮著。

姚子青看著日軍的大規模的進攻,為了鼓舞士氣,他大聲呼喊道:「兄弟們,沒有國哪裡有家,日本鬼子殺我同胞,奸我姐妹,侵我國土,不把鬼子驅逐出去,是我們軍人的奇恥大辱。但是今天,咱們報仇雪恨的機會到了,我們豁出去吧,與敵人拼到底!干一個保本,干兩個賺一個,給我狠狠的打!」

「營座,日軍的活力太猛,我們…」旁邊的參謀長說話有點含含糊糊的「放你個屁,要都你這樣想,我們乾脆投降得了!兄弟們,給我狠狠的打,這麼多天,日軍天上有飛機,地上有大炮,不也沒有攻破我們的寶山縣城嗎?我們要讓日本鬼子記住我們是中國人,是一名有血性的中國-軍人!」姚子青大聲的說著,額頭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顯然氣憤異常。

「是,營座,打啊兄弟們,咱們跟著營座把這幫狗娘養的小鬼子都給我突突了!」一個機槍手興奮的吼叫著。

「好樣的,兄弟們,日本鬼子可怕嗎?咱們打死的日本鬼子還少嗎?他們跟我們一樣,兩個肩膀扛著一個腦袋,咱怕他個球啊?今天的戰鬥結束之後,我給大家弄點好東西下酒!」姚子青哈哈一笑道,周圍的士兵都哄堂大笑。

「營座,咱們都堅持這麼多天了,咋還沒有援軍來呢?」一個士兵大膽的問著姚子青一愣,心中暗道,這個兄弟怎麼在這個時候問出這麼個問題呢?姚子青臉色有點白道:「援軍會有的,即使沒有援軍,我們三營也沒有一個是孬種!」

「對,我們三營沒有孬種!」一個士兵大聲叫道「我們三營沒有孬種!」有的士兵一邊開著槍一邊吼叫道姚子青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士兵,他知道,援軍已經指望不上了,這個時候的寶山可以說是危機四伏,姚子青何嘗不希望能夠得到援軍呢?如果能不捨生也能取義,那麼為什麼要捨生呢?捨生大多數都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做出的選擇。

「報告營座,小鬼子對面有神槍手!我們已經有好幾個機槍手被幹掉了!」一個機槍班的班長上前報告道「他們有神槍手,難道我們就沒有嗎?給我把全營最好的槍手給我抽調出來,專門跟小鬼子干,我還就不相信了!」姚子青面色鐵青的說道「營座,我已經請了幾個槍法比較好得兄弟去了,結果都犧牲了!」班長低著頭說道「難道全營還選不出幾個槍法打的好的?實在不行,我親自上,我還就不相信,這小鬼子真就這麼厲害?」姚子青一臉的不服說道,其實姚子青心裡知道,中日之間的差距,但是作為這裡的最高指揮官就要有一種不服輸的精神,如果姚子青的精神跨了,那麼等待他們第三營的那將是無比凄慘的下場,你或許會對日軍能夠報以同情,但是日軍絕對不會對你有絲毫的憐憫。

陸少蜜愛甜妻 戰鬥依舊在繼續,姚子青全營六百名士兵,正在和日軍進行著頑強的抗爭,歷史上原本進攻寶山的日軍第三師團的一個聯隊是不可能在出現了,但是沒有第三師團的一個聯隊,也有可能有第N師團的第N聯隊,歷史雖然出現了偏差,但是日軍的進攻步伐並沒有因此而停下,這次來的是日軍的某師團的一個步兵聯隊約三千人,聯隊長武田一夫是一個好武之人,骨子裡就有一種嗜血的本性。

本來按計劃是他們進攻寶山縣城,然後與羅店方向的第三師團匯合,怎奈第三師團遭到毀滅性打擊。日軍只得派武田聯隊進攻寶山。武田一夫接到命令之後也是興奮異常,一大早就趕往寶山縣城,之前進攻不利的一個日軍大隊,被武田聯隊給撤下來了。姚子青原本歷史上也是今天才堪堪抵達寶山,但是歷史的偏差,使得姚子青提早了幾天到來,但是由於第三師團受阻,所以雖然打的很激烈,但是第三營的戰鬥力基本上還在,原本的六百人,到現在居然還有五百多人。幾乎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打擊,反倒是日軍的進攻頻頻受阻。

進攻不利的日軍越發的瘋狂,兵力也是不斷的加大。姚子青還不知道他們今天要面對的是整整一個聯隊的日軍士兵。日軍一向高傲自負,所以這次武田也是只派了一個大隊的鬼子進攻東門,其餘的幾門並沒有進攻,姚子青在其餘幾門駐守的士兵沒有傷亡,反倒是東門的守軍遇到了很大的阻礙。僅僅一個上午的時間,第三營就損失了近五十名戰士,而且還有不少是槍法不錯得戰士。

武田雖然自負,但是他打仗也小心謹慎,特別是第三師團差點被滅的消息傳入到他得耳中的時候,驚的武田渾身冷汗,所以現在指派一個大隊前來先探查一下這支守城部隊的戰鬥力,萬一遇到和第三師團交戰的那幫強人,武田自認為他沒有那個實力撼動那支部隊,因為武田聽說了那支部隊不足萬人的情況下,硬生生的用六千人幹掉了帝國的兩萬兩千餘人。這個讓武田這種自負的人都不得不承認,支那軍的那支部隊實在是生猛。因為武田知道第三師團的戰鬥力的。

試探下來的結果令武田很是滿意,因為這支部隊明顯不是支那軍的那支傳奇部隊,所以武田現在已經放了一百二十個心。武田接下來的打算就是利用好這一段時間,好好的虐一虐這幫可惡的支那軍人,就是因為他們這種連豬都不如的種族,居然讓帝國的一個常設師團居然幾乎被滅,同樣作為帝國的軍人,自己可以嘲笑自己人,但是外人絕對不能對大日本帝國的優秀士兵予以嘲笑,特別是可惡的支那軍人。

但是武田一夫就是沒有想過,這個他認為連豬都不如的種族,為什麼還能把他們帝國精銳的第三師團給打敗呢?難道他們連豬都不如的種族都比不上嗎?所以說有些時候,日本人的想法是很可笑的。就像日軍說的,要三個月拿下中國,想想覺得可笑,三個月?彈丸小國以為泱泱中華和他們那犄角旮旯一樣的地方,一樣大嗎? 日軍的進攻在繼續,姚子青看著一個又一個倒下的自己的兄弟,也是心急如焚,剛才憑藉他多年的從軍經驗堪堪撿回來一條命。日軍的神槍手果然厲害,前兩天剛來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人,怎麼今天突然多出這樣一群人了呢?而且看他們火力旺盛,衣服上並沒有多少戰鬥的痕迹,姚子青終於明白,日軍換人了。姚子青迅速的要旁邊的警衛把望遠鏡拿給他,用望遠鏡定眼一瞧,果然這次日軍的指揮官換成了一個低矮的微胖男子。

姚子青原本是一個近視眼,但是這並不影響他什麼,相反姚子青雖然一副書生樣,但是人卻是充滿了血性的。姚子青把望遠鏡遞迴給了警衛,眉頭緊鎖的深思著對敵的辦法,從剛才他看的情況來看,這次日軍來的是大佐。姚子青內心很明白大佐意味著什麼,那是意味著至少有2000名日軍,在等待著自己。本來姚子青還是有一點點生存下去的信念在裡面,而現在的姚子青已經變成了,殺身成仁的念頭。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日軍,姚子青自問自己沒有那個實力和能力將之消滅乾淨。如果是600對600的話,姚子青堅信自己絕對不會比日軍差。

日軍的神槍手,當然神槍手是中國人給鬼子的稱呼,日軍又稱為狙擊手。是日軍專門培養的一類人,和直屬隊的狙擊手有異曲同功之妙,但是只是在射擊這一個項目上而已,如果真要比起來的日軍的狙擊手和直屬隊基本上不在一個等量級上,直屬隊的訓練很多的經驗都是經過後世人們大量的戰場經驗總結出來的,遠遠比現在的日軍發達。而且只是在狙擊這一項做比較,如果真正的叢林對決中,直屬隊至少有十種不同的方法可以幹掉敵人。

日軍的狙擊手本身沒有指派任務,因為培養一個狙擊手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日軍對於一般的狙擊手或者特種兵的培養都是很少量的,而且使用起來十分的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就人胡亂一槍給打死了,那死得多冤枉?

不過這次第三師團的作戰報告,給了松井石根大將提了個醒,原來這些兵種的用途相當的廣泛,因此,松井石根大將緊急從大本營尋求了一批特種兵前來對抗318旅的特種兵。而狙擊手本身日軍就是有的,只是一開始並沒有配備。而現在只要在寶山地區的日軍,每個聯隊都配備了至少十名優秀的狙擊手,來專門射殺敵軍的火力點。武田一夫就是王明宇318旅的直接受益者。他幸運的得到了10名狙擊手。

一開始的武田一夫對於只能蹲在那打黑槍的這幫人並不是很感冒,但是自從戰鬥打響之後,武田一夫才明白什麼才是殺人的機器。這麼短短的幾個小時,他得聯隊才消滅了幾名支那軍人?而狙擊手又消滅了多少支那軍人?這樣對比出來一看,武田一夫立刻把這些廢物當成了頂禮膜拜的對象。其實本身狙擊手也是高傲的,武田一夫看不起他們的表情,他們也同樣不去理會,即使現在武田一夫恨不得把他們都供起來,他們的表情始終也是那麼的平淡,看的武田一夫嘖嘖稱奇,一直說自己看走了眼。只有這樣的高手才含而不露啊。

這些狙擊手都有點感覺無聊了,因為在這個戰場上,一點挑戰性都沒有,他們始終在一旁不斷的獵殺著他們的獵物,沒有挑戰的單方面屠殺,對於狙擊手來說是過於的沒有激-情的,他們的目標是挑戰越來越難的目標,完成難以超越的任務,這才是他們的成就感所在。

一個日本的狙擊手為了給自己增加點難度,選擇了攻擊距離較遠的人,他得槍口不斷的朝著遠處瞄著,這個日本的狙擊手現在感覺自己像自己住宅命運的神靈一樣,可以隨意的支配著支那軍的生死,這種感覺相當的好。然後就在他用瞄準鏡不斷的掃描著遠處的時候,發現一個黑森森的槍口瞄準的方向正是自己,而對方手中用得狙擊步槍他也認識,正是德國最新款的狙擊步槍。這個日軍的狙擊手瞬間冷汗直流,他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這個支那軍狙擊手射殺自己之前射殺他,因為他對自己的槍法還是有著很強的自信。

然後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腦袋上一個巨大的血窟窿說明著這個日軍的狙擊手的生命正在不斷的慢慢的消失,那個日本兵致死也無法明白,為什麼好端端的獵殺別人,最後竟然成為了別人的獵物了?

與此同時,日軍的10個狙擊手暴露目標的7個也瞬間被擊斃了。動作很快,不過是眨眼之間的功夫,另外三名狙擊手則是一身冷汗的看著自己隊友的下場,無一例外全是頭部中彈。那三個狙擊手其實已經發現了支那軍的位置,但是他們不敢開槍,因為他們光目測就發現多十多位和他們一樣的狙擊手,在遠端的一處建築比較高的小樓上。

武田一夫直愣愣的看著剛才神乎其技的狙擊手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具具冷冰冰的屍體,武田一夫的第一感覺就是蹲下,然後就小心的觀察了著,慢騰騰的跑到那幾個狙擊手跟前。

「這是怎麼回事?」武田一夫語氣中充滿了不解和淡淡的恐懼。

「大佐閣下,我想我們是遇到麻煩了。」

「支那軍那邊突然出現了一支神秘部隊!」

「大佐閣下,支那軍很有可能隱藏了自己的實力,他們這支神秘小隊的實力相當的強大,狙擊水準已經不在我們之下,我看只有我們的教官,特種大隊的大隊長野上滄狼閣下的『暗夜』小隊才能與之媲美!」

「剛才我僅僅用肉眼觀看,就發現他們的動作如此的一致,從開槍到瞄準目標的時間相當的短,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自問肯定做不到這一點。」

武田一夫悶聲問道:「你們難道一點都不知道這支小隊的來歷嗎?你們沒有觀察一下嗎?」

「聯隊長閣下,我們當時要是一露頭,保准現在已經和天照大神見面了!」一個狙擊手無奈的說道「要是我們剛才10個人一起行動的話,那麼現在武田聯隊已經沒有狙擊小組了。」另一個狙擊手也說道武田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我建議閣下先撤退,想一些好一點的辦法然後在過來繼續進攻這座縣城!」一名狙擊手提議道「這個不行,司令部的命令是不可違抗的!」武田一夫想也沒想就拒絕了這個狙擊手。

「那麼我們應當先停止進攻,然後商量一下對策,至少少尉以上的人肩章是不能用了,狙擊手的第一目標就是這些帶著肩章的人!而且我想提醒一下武田閣下,您如果現在還穿著這身衣服的話,那麼第一目標肯定是你,除非你躲著不出來。」

武田一夫叫嚷道:「難道我怕那些支那人?哼」

「武田閣下如果不信,大可以把衣服脫下來找一個您的士兵實驗一下!」這個狙擊手也有點來氣道沒有想到武田居然點點頭道:「為了證明你是錯得,我讓我的衛兵證明一下!你,過來!穿上我的衣服!」

那個士兵不明就以,迅速的穿上了武田的衣服,然後武田說道:「你現在代表我到前面巡視一圈!」,那個士兵以前哪裡敢穿大佐的衣服,現在得到大佐的命令,穿上大佐的衣服,心中相當的激動,欣然的接受這個狐假虎威的任務。

當這個士兵從工事里剛一走出來,「砰砰!」兩聲槍響,這個衛兵腦袋和心臟位置各種了一槍。武田一夫看著這個衛兵的下場之後,心中直叫「天皇陛下庇佑!」,嘴中喃喃道:「這…這…」

那名狙擊手冷酷的說道:「這就是狙擊手,你永遠也不要給他任何的機會,否則天皇也不敢保證他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如果大佐閣下剛才一衝動走過去的話,那麼現在武田聯隊已經群龍無首了!支那軍就勝利了一半了!」

武田一夫現在連反駁的力氣也沒有了,雖然他沒有拿自己冒險,但是總歸在生死線上走了一遭,這種滋味怎麼能夠用言語來形容呢?所以武田一夫只得乖乖的穿著這個衛兵的服裝,混雜在人群中退到了他們臨時的指揮部內。然後就開始召集所以少尉以上軍官開會,這次武田一夫實在是怕了,一個基層軍官的培養也是很來之不易的,武田一夫可沒有大方到少尉中尉隨便死得地步。即使是師團級別的層次,也沒有奢侈到這種地步。基層尉官永遠是部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武田一夫的悲劇從這一刻也真正的開始了……PS:感謝曲終丨人散、董耶義等書友的鮮花票票,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打賞,謝謝你們! 民國二十六年(即1937年),九月八日中午,正當外界被一則新聞弄的雞飛狗跳的時候,寶山縣城已經是嚴陣以待,準備迎接蔣委員長調撥過來的物資和一個團的兵力。

寶山縣城南城門,城門樓上八挺重機槍猶如死神的衛隊一樣整齊佇立在上面,黑森森的槍口在太陽的照射下散發著絲絲亮光,彷彿告訴著人家它存在的可怕性。周圍一列列的士兵在不斷的搬運著一箱箱彈藥,好似要迎來一場很大的戰役。

的確現在的寶山南城門,是整個寶山縣城的重中之重,根據目前收到的消息顯示,開赴寶山運送物資的**某部已經進入寶山縣範圍之內,大約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能趕到南城門,而這個時候的日軍卻還是以為這路**是前去羅店的某支部隊當中的一支,絲毫沒有以為他們會突然調轉方向進入寶山縣城。

如果不是事先謀划好的話,**的確不敢進入寶山縣城的範圍之內。因為第三戰區早已經通知過,寶山縣城周圍囤積了大量的日軍。根據此團的可報情報,有著整整一個師團的日軍包圍著整個寶山縣城。即便是現在被318旅強行消滅了許多,現在依舊有著近一萬四千名日軍在寶山縣城周圍,虎視眈眈。

318旅目前是不懼怕日軍的瘋狂進攻,但是一般的**部隊,對於日軍的戰鬥力還是很懼怕的。並不是說**的戰鬥力不行,相反,**的士兵整體的素質還是不錯的。不過俗話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許多的國民黨高級軍官雖然是黃埔出身,但是本身的基礎並不好,許多人都是由於一腔熱血報效國家,但是真正有才的又能有多少呢?有才並不是指的有學問,而是領兵打仗的才能。或許有些人天生就具備這樣的才能,但是絕大多數人卻是不具備的。

所以**的戰鬥力參差不齊,如果能夠有好的統帥的話,整個淞滬戰場的局勢也不至於弄到現在如此的糟糕,許多的將領一看形勢不對,就立刻撤退保留自己的實力。士氣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純粹的此消彼長。所以長此以往就形成了一種看見日軍就感覺很強大的感覺,以至於到最後幾十個鬼子都能攆著一個團、一個旅,甚至是一個師的**滿世界跑。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這次的**某團接到命令之後,也是一身冷汗,團長名字叫李世超,是天津人,早年參加過北伐戰爭,也屬於比較有經驗的團長,既不是黃埔出生,又沒有強大的背景,能夠在中央軍混到一個團長級別很是不容易。

李世超這次接到任務的時候仔細分析過整個寶山的形勢,雖然這個計劃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但是想要在大量日軍駐守的地方,衝進寶山縣城,這個難度無疑是非常的高的。只不過現在他的這個團已經最高統帥部劃分給了318旅,只能如此了。一旦新上司看他不順眼,把他當成炮灰的話,那他哭都沒地方哭去。畢竟這是戰時,任何不停將令的下級,最高指揮官都有權利處死他。

李世超原本的想法是提出申請讓別的團去,但是想想又沒有做,未戰先怯是大忌。李世超的目標可不是一個團長,現年36歲的李世超感覺自己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所謂富貴險中求,李世超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決定賭一次自己的人生。

不過李世超也分析過了,這次賭博成功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首先就是要完成任務,完成任務的概率可以說是一半對一半,也就是說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大概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可是這才是第一步。第二步那概率就更低了,守備寶山縣城兩個月。面對日軍的狂轟濫炸,寶山縣城真的能堅持兩個月?反正他李世超是沒有信心的。

但是李世超又反覆的研究了新上司王明宇,他發現,這個新上司打仗著實很厲害。這上陣殺敵這麼會功夫,已經消滅了近三萬日軍。三萬日軍啊,一個師團加兩個聯隊的日軍兵力啊。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們的人數始終沒有超過一萬人。現在依託寶山的地形,李世超感覺還是有點點的把握能夠守住兩個月的,所以李世超把守城的概率估摸著為百分之二十。

也就是說,第一步和第二步都完成的話,他活命的機會不過百分之十,這不就是傳說中得九死一生嗎?事情到了這一步他李世超也沒有什麼可怕的了,蔣委員長也說過嘛,不成功便成仁!李世超自從決定前去寶山的那一刻起,命運已經由不得他李世超自己做主了。是福還是禍真能最後才知道了。

這第一步必須完成好,至少完成好了之後,他李世超就增加了一倍的活命機會,命只有一次,誰敢不珍惜?

李世超一路帶著那麼多得物資,心中也是很緊張,他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遇到日軍的飛機,或者日軍的部隊,那樣基本上就算自己的團能夠成功突圍,也是死罪。這一批物資可是整個寶山守城將士的物資,一旦丟失,板上釘釘的軍法從事。

李世超是提心弔膽,但是他這支在日軍眼中的小股部隊卻是並沒有引起日軍任何的重視,日軍現在最著急的是馳援羅店,而不是來阻擊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的**的各支小股部隊,日軍的想法就是到了羅店,讓他們集中集中一塊收拾了。

李世超看了看地圖上自己所在的位置,心已經提到嗓子眼了,距離寶山縣城南城門僅有半個小時的距離了,也就是說還有二十分鐘就有可能碰到在南城門外圍駐紮的日軍了。戰鬥看來是避免不了了。也怪王明宇等人只說讓他們走南城門,並沒有說南城門的日軍守軍已經被緊急調撥到羅店去了。

南城門的日軍守軍被緊急調撥羅店,新的援軍第12旅團天古一雄少將的部隊,將會在三個小時之後趕來,李世超的機會只有三個小時,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半小時了,留給他們的也只剩下一個半小時。

「必須儘快趕到寶山縣城,時間拖的越長對於我的部隊越不利」李世超心中想著,於是大聲的喊道:「全團做好戰鬥準備,加速前進!」

浩浩蕩蕩的隊伍直奔南城門而去,張德恩也是焦急的看著遠處,終於在他的望遠鏡中他看見了許許多多的卡車和士兵們正在往南城門急速而來,張德恩立刻命令道:「下去幾個準備開城門,全體做好戰鬥準備,以防不測!」

南城門上,所有的士兵都嚴陣以待,他們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這些計劃都只是在高層的幾個人才知道,一般的士兵都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

李世超看著自己已經距離寶山縣城不足一公里了,卻是沒有發現日軍的一個影子,心中納悶,但是腳步卻是不停,很快就來到了寶山城門下面。

張德恩朝著李世超喊道:「你們是哪部分的?」

李世超大聲的吼道:「我們是奉蔣總司令和第三戰區長官部的命令前來護送物資和奉命支援寶山縣城的。」

張德恩道:「命令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