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尊者逼退解憂樹,卻也不乘勝追擊,反而退開兩步。

解憂樹雖然處於優勢,但因此地不甚熟悉,卻也沒有追擊。

尊者臉上盡顯失望,喃喃的道“大勢已去”突然惡狠狠的對着解憂樹道“閣下是誰”

解憂樹也惡狠狠的道“去問自己的靈元吧”所有修道之人,如果被打散元神,就會變成一粒粒的靈元。解憂樹這麼說,就是想徹底的滅掉尊者。

就在解憂樹衝上前的時候,尊者抓着蒙面人的肩膀,瞬間消失不見了。

解憂樹不敢大意,嚴防自己四周,卻也不敢再追下去了。

緊接着,虛無中傳來一連串的笑聲“老不死的,他日終會得見,在算賬不遲”說完這句,再也沒了蹤跡。

解憂樹退到陳志凡身邊,關切的問道“小兄弟,你怎麼樣”

陳志凡無奈的笑笑,道“多虧前輩及時趕來,再晚來片刻,只怕晚輩就萬劫不復了對了,前輩不是和女魃前輩去海眼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有,怎麼不見女魃前輩”

解憂樹臉上帶着笑意道“此事說來話長,以後再說至於女魃,她已經前去相救那些孩童了”

陳志凡心下大喜,卻又有些茫然的道“女魃前輩如何得知七方七劫陣的”陳志凡明白,如果不明白七方七劫陣的佈陣方法,那是無法找到那些孩子的。

解憂樹淡淡的道“這有何難女魃還是僵王的時候,曾被修羅族相助,自然對這七方七劫陣有所瞭解了”

陳志凡驚異的道“修羅族這又是什麼”

解憂樹詳細的解釋道“如今發生的這一切,其實都是修羅族的圈套”接着講出了其中所有的祕密。

原來當初陳志凡去天庭的時候,就是修羅族的人,滅掉了屍方的那些嘍囉。之後便快速的消失,讓天庭誤會這些事是陳志凡所爲。

後來天庭追查,拿出照妖鏡。不料修羅族不在三界之中,根本無從查明。

在後面發生的一切,陳志凡都已經知道了。

陳志凡心下駭然,原來自己一直盯着海眼之中的精靈族,卻不知道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修羅族。

解憂樹淡淡的道“雖然精靈族行事怪癖,和三界也不睦。可精靈族卻不恥於做這些卑鄙之事,說來也算是光明磊落之輩了”

陳志凡心中還有一堆的疑團,可突然想起來,大叫一聲“糟了”

解憂樹急忙問道“怎麼了小兄弟”

陳志凡急忙道“女魃前去相救丟失的孩童,可她身上的炙熱無比,就算是普通成人,只怕也無法抵擋,何況是那些孩子。如果相救之後,落下遺患,那就糟了”

一想到這個,陳志凡便憂心如焚,想立馬回到地面上,相救那些孩子。

不料解憂樹卻緩緩道“小兄弟不必掛懷,女魃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了”

陳志凡茫然的回頭,卻看到解憂樹一臉慈祥的笑意。轉念一想,陳志凡興奮的問道“如此說來,前輩此番海眼之行,當是頗有收穫”

解憂樹笑着點點頭道“小兄弟果然聰明不過女魃尚不能說話,營救起來不免困難,我等還是先回到上面再說”

陳志凡一想也是,不過卻爲難的道“晚輩已經試過,這虛無就像是海市蜃樓一般,着實難以找尋出口”

解憂樹哈哈一笑,道“這有何難小兄弟莫非忘了,老朽居於何處”

陳志凡一想,徹底放下了心。解憂樹長期處於幻境之中,對於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應該不在話下。

果然,沒費多少工夫,解憂樹便找到了虛無中的出口。

脫身之後,解憂樹回頭望着虛無,冷冷的道“害人的東西,留之無益”一擡手,虛無便徹底毀滅在了腳下。

其實虛無喚作葫蘆口,雖然奇妙,卻有弊端。這葫蘆口的外壁已經被其中的靈氣撐得非常薄,若在其中,貿然出手的話,置於其中的所有東西都會毀滅。

可解憂樹和陳志凡既然已經逃了出來,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解憂樹打在葫蘆口的外壁上,便將整個虛無打了個粉碎。

回到上面之後,陳志凡和解憂樹急忙尋找女魃。當他們找到女魃的時候,她已經將所有的孩子都救了出來。

陳志凡心中感激,千恩萬謝的感謝着解憂樹和女魃。可不管陳志凡說什麼,女魃只是一笑置之。解憂樹說的沒錯,女魃身上的熱氣大減,應該是尋找到了那顆柱子。

陳志凡看看女魃,對着解憂樹問道“前輩,現在可以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了嗎”

目前已經安全,解憂樹便講出了自己的這番經歷。

他去海眼中之後,找到了傳說中的那片虛無。精靈族的人雖然蠻橫,卻也不是不講道理。

等解憂樹質問爲何無辜坑殺屍方嘍囉的時候,精靈族便矢口否認。按照精靈族的脾性,如果真是精靈族所爲,他們自當承認。

解憂樹還補相信,躲在暗處查探之後,發現真不是精靈族所爲。解憂樹道歉之後,精靈族卻也沒有過於難爲他。闢火珠也不是什麼至寶,解憂樹開口之後,精靈族便大方贈送給了他。

解憂樹不知精靈族爲何如此慷慨,暗中調查之後,才發現精靈族被人攻擊,而且屬性相同。

解憂樹無辜受人恩惠,不願袖手旁觀,便幫助精靈族,退了強敵。詢問之後,才發現對手竟然是修羅族的人。這期間,解憂樹發現,這些進攻精靈族的人,竟然和精靈族的一樣,有着強烈的水汽。

他向精靈族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商議之後,便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修羅族從中作梗,然後嫁禍到精靈族的頭上。

精靈族不願背這無故的黑鍋,便將對付修羅族的方法告知了解憂樹。這其中,就有至關重要的七方七劫陣的破解方法。

本章完

解憂樹心下大喜,攻勢更加凌厲。

尊者看大勢已去,憤怒的向着解憂樹拍出了兩掌。尊者的這幾招困獸之後的攻擊,多少減緩了解憂樹的攻勢。

尊者逼退解憂樹,卻也不乘勝追擊,反而退開兩步。

解憂樹雖然處於優勢,但因此地不甚熟悉,卻也沒有追擊。

楚王好細腰 尊者臉上盡顯失望,喃喃的道“大勢已去”突然惡狠狠的對着解憂樹道“閣下是誰”

解憂樹也惡狠狠的道“去問自己的靈元吧”所有修道之人,如果被打散元神,就會變成一粒粒的靈元。解憂樹這麼說,就是想徹底的滅掉尊者。

就在解憂樹衝上前的時候,尊者抓着蒙面人的肩膀,瞬間消失不見了。

解憂樹不敢大意,嚴防自己四周,卻也不敢再追下去了。

緊接着,虛無中傳來一連串的笑聲“老不死的,他日終會得見,在算賬不遲”說完這句,再也沒了蹤跡。

解憂樹退到陳志凡身邊,關切的問道“小兄弟,你怎麼樣”

陳志凡無奈的笑笑,道“多虧前輩及時趕來,再晚來片刻,只怕晚輩就萬劫不復了對了,前輩不是和女魃前輩去海眼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有,怎麼不見女魃前輩”

解憂樹臉上帶着笑意道“此事說來話長,以後再說至於女魃,她已經前去相救那些孩童了”

陳志凡心下大喜,卻又有些茫然的道“女魃前輩如何得知七方七劫陣的”陳志凡明白,如果不明白七方七劫陣的佈陣方法,那是無法找到那些孩子的。

解憂樹淡淡的道“這有何難女魃還是僵王的時候,曾被修羅族相助,自然對這七方七劫陣有所瞭解了”

陳志凡驚異的道“修羅族這又是什麼”

解憂樹詳細的解釋道“如今發生的這一切,其實都是修羅族的圈套”接着講出了其中所有的祕密。

原來當初陳志凡去天庭的時候,就是修羅族的人,滅掉了屍方的那些嘍囉。之後便快速的消失,讓天庭誤會這些事是陳志凡所爲。

後來天庭追查,拿出照妖鏡。不料修羅族不在三界之中,根本無從查明。

在後面發生的一切,陳志凡都已經知道了。

陳志凡心下駭然,原來自己一直盯着海眼之中的精靈族,卻不知道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修羅族。

解憂樹淡淡的道“雖然精靈族行事怪癖,和三界也不睦。可精靈族卻不恥於做這些卑鄙之事,說來也算是光明磊落之輩了”

陳志凡心中還有一堆的疑團,可突然想起來,大叫一聲“糟了”

解憂樹急忙問道“怎麼了小兄弟”

陳志凡急忙道“女魃前去相救丟失的孩童,可她身上的炙熱無比,就算是普通成人,只怕也無法抵擋,何況是那些孩子。如果相救之後,落下遺患,那就糟了”

一想到這個,陳志凡便憂心如焚,想立馬回到地面上,相救那些孩子。

不料解憂樹卻緩緩道“小兄弟不必掛懷,女魃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了”

陳志凡茫然的回頭,卻看到解憂樹一臉慈祥的笑意。轉念一想,陳志凡興奮的問道“如此說來,前輩此番海眼之行,當是頗有收穫”

解憂樹笑着點點頭道“小兄弟果然聰明不過女魃尚不能說話,營救起來不免困難,我等還是先回到上面再說”

陳志凡一想也是,不過卻爲難的道“晚輩已經試過,這虛無就像是海市蜃樓一般,着實難以找尋出口”

解憂樹哈哈一笑,道“這有何難小兄弟莫非忘了,老朽居於何處”

陳志凡一想,徹底放下了心。解憂樹長期處於幻境之中,對於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應該不在話下。

果然,沒費多少工夫,解憂樹便找到了虛無中的出口。

脫身之後,解憂樹回頭望着虛無,冷冷的道“害人的東西,留之無益”一擡手,虛無便徹底毀滅在了腳下。

其實虛無喚作葫蘆口,雖然奇妙,卻有弊端。這葫蘆口的外壁已經被其中的靈氣撐得非常薄,若在其中,貿然出手的話,置於其中的所有東西都會毀滅。

可解憂樹和陳志凡既然已經逃了出來,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解憂樹打在葫蘆口的外壁上,便將整個虛無打了個粉碎。

回到上面之後,陳志凡和解憂樹急忙尋找女魃。當他們找到女魃的時候,她已經將所有的孩子都救了出來。

陳志凡心中感激,千恩萬謝的感謝着解憂樹和女魃。可不管陳志凡說什麼,女魃只是一笑置之。解憂樹說的沒錯,女魃身上的熱氣大減,應該是尋找到了那顆柱子。

陳志凡看看女魃,對着解憂樹問道“前輩,現在可以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了嗎”

目前已經安全,解憂樹便講出了自己的這番經歷。

他去海眼中之後,找到了傳說中的那片虛無。精靈族的人雖然蠻橫,卻也不是不講道理。

等解憂樹質問爲何無辜坑殺屍方嘍囉的時候,精靈族便矢口否認。按照精靈族的脾性,如果真是精靈族所爲,他們自當承認。

解憂樹還補相信,躲在暗處查探之後,發現真不是精靈族所爲。解憂樹道歉之後,精靈族卻也沒有過於難爲他。闢火珠也不是什麼至寶,解憂樹開口之後,精靈族便大方贈送給了他。

解憂樹不知精靈族爲何如此慷慨,暗中調查之後,才發現精靈族被人攻擊,而且屬性相同。

解憂樹無辜受人恩惠,不願袖手旁觀,便幫助精靈族,退了強敵。詢問之後,才發現對手竟然是修羅族的人。這期間,解憂樹發現,這些進攻精靈族的人,竟然和精靈族的一樣,有着強烈的水汽。

他向精靈族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商議之後,便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修羅族從中作梗,然後嫁禍到精靈族的頭上。

精靈族不願背這無故的黑鍋,便將對付修羅族的方法告知了解憂樹。這其中,就有至關重要的七方七劫陣的破解方法。

本章完 那好像恐龍的腿一樣,這簡直就是半人半怪物的形態。

卧槽!這個變態。

總裁 姬流音把她從地上扶起來,站在她的跟前,警惕的看著前方的怪物,冷冷的威脅道:「你不能傷害她,不然,你休想從我身上得到任何東西。」

眼前人不人鬼不鬼的傢伙轉過頭來,一襲金色的長發,好像太陽神阿波羅,他的臉色剛毅,很是英俊。

只是夜冰依實在無法直視他的下身,這大怪物陰險的眼眸盯了夜冰依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竟然是夜族的人!哈哈哈哈,好美的味道呀。」

說著,男人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那舌頭也很長,很噁心,看得夜冰依一陣惡寒,這是什麼鬼?完全是還沒有凈化過來的野猴子還差不多。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剛好本座需要你,吃了你說不定我就可以更快一步離開這裡了。」

姬流音聞言狠狠的皺了皺眉,趕緊拉著夜冰依:「快走,快離開這裡。」

夜冰依也咽了咽口水,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是羊入虎口來了,反過來,便也趕緊往外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本座這裡是什麼地方啊?」男子陰險的聲音籠罩在姬流音和夜冰依兩人的心頭。

這聲音明明聽起來離他們好遠,但是夜冰依卻覺得他隨時都可以把她給抓回去一樣。

下一刻,兩人身上每一處都被纏上了幾個爪子,好像八爪魚一樣,直接把他們兩個給重重地拋起來,又摔在地上。

接著,夜冰依頭頂一道陰影落下,男人的頭髮好像精靈王似的,只要光看臉,絕對是個大帥比,但是看到他的下身,那簡直是人的噩夢還差不多。

男人走過來,步步緊逼,他身上的氣息讓夜冰依很是噁心,想吐,「你想要幹什麼?」這個傢伙太厲害了,完全不是她所能抗衡的。

夜冰依急得大叫:「白哥,白大哥快出來救命啊!」

「唰!」這一次,白哥很乾脆的出來了,站在夜冰依的跟前,為她擋著眼前的怪物。

白哥一出來,怪物的腳步便立即停了下來,隨即他臉色漸漸的變化,眼中似乎有怒火在燃燒,咬牙切齒道:「白鳳凰!」

不知道為什麼,夜冰依感覺這怪物看著白哥,身上的戾氣越來越加重了,他盯著白哥的眼神似乎恨不得直接把白哥給生吞了一樣。

白哥驕傲的甩著幾條漂亮的鳳尾,傲嬌的小眼神瞅著這變態說道:「你叫我?你的身上也好像有熟悉的氣息,難道你也見過哥?」

聽到白哥的話,怪物的眼中全然是不可置信,一變再變,隨即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果然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你終於著到報應了吧?既然連是誰將你傷成這樣的你都不記得!」

怪物笑得酣暢淋漓,很是痛快。

甚至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重重的咳嗽了幾聲,這讓夜冰依不由抽了抽嘴角,他們兩個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居然能把這怪物給恨成這樣。 隔得這麼遠,她都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殺意,比剛才強了好幾十倍!

要不是有白哥站在她的身邊扛著,她可能就要被他身上的氣息給壓死了。

同時,夜冰依也暗暗心驚,什麼?原來白哥身上的傷居然是他給傷害的?她心中更加擔憂了,這死變態居然這麼厲害,連白哥這麼強大的變態都被他給傷害了。

「你說什麼?老子的傷都是拜你所賜!」白哥也火了,聽到自己的傷都是這怪物乾的,它渾身怒氣瞬間暴漲。

夜冰依知道這是白哥準備干架的前奏!

她立即拍著手掌,對它道:「加油,白哥加油,打死這變態!給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正在冷冷盯著白哥的男人,頓時額角青筋直跳,然後看向夜冰依,殺氣騰騰道:「你這個死丫頭說什麼? 緣落韓娛 居然敢罵我變態?

哼!本座當年年輕的時候,可是風流倜儻,大陸最帥之人,要不是那些像你們這些卑鄙小人過來偷襲本座,本座又怎麼會落到這個下場?」

對上男人的眼神,夜冰依嚇得渾身一個哆嗦,但是輸什麼也不能輸了氣場。

她咬了咬牙,一手叉腰:「我就罵你個死變態,怎麼? 愛情是怎樣煉成的 自己變態還不讓人說了,變態不是你的錯,變態還出來嚇人,那就是你不對了!」

「咳咳……」姬流音連忙伸手扯了扯她,讓她收斂一點。因為他已經察覺到這怪物男人在暴怒的邊緣。

他要是怒起來,隨便發出一擊,就可以隨時把他們兩個人殺了。

他可是知道她的這張嘴厲害,這個怪物肯定是吵不過她,但是他只會傷了她。

聽到姬流音的話,夜冰依才不甘願的閉上嘴,她當然也害怕死,但是她的尊嚴不允許她退縮,同時,她也在暗暗催動精魄的力量,準備逃跑。

「該死的死丫頭,你是吃什麼長大的?嘴巴這麼臭,信不信本座先把你的舌頭給你割下了,讓你嘗一嘗再也說不出話來的滋味,在慢慢的吸干你的血。」

男人背後的黑氣越來越多,好像傳說中「氣得冒煙」,隨後他手中一晃,便多一把金色的冊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