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對了,明主,明主一定知道他的號。

她既然答應陪思琪陪着她照顧她,更得提前告訴明主,正好打電話告訴明主今晚不回新別墅的事兒,也順便問問邵青的電話。

晨曦微微低着頭,看着手機屏幕,播出了明主的電話。

電話通了,這鈴聲怎麼這麼大,她貌似沒開免提啊,頭好疼,晨曦加大勁兒摁了摁太陽穴,咦,不對,這鈴聲怎麼還越來越大了,晨曦隨着聲響一擡頭,明主已站到了她的面前。

不回吧,怎麼又是他,她是不是還沒醒酒啊?晨曦揉了揉眼睛,怎麼還是他!我靠,他不會一直跟蹤她了吧,有沒有搞錯!

“屋裏是誰?”據王祕報告,孟晨曦和陳思琪一同進了酒店,可一向疑心重重的明主還是在意屋裏是誰的問題。

“你跟蹤我?”晨曦撅着小嘴瞪了眼明主。

“屋裏到底是誰?”朱明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境界。 “不告訴你,切!”

晨曦才懶得理他,跟蹤到了酒店還問這個,有意思不了,晨曦轉過身要回去,可沒想到明主的動作竟然如此的飛快,她的小手一下被明主擒住。

他至於這麼生氣嗎?“啊,疼!”

明主力氣也太大了吧,晨曦覺得她的手指都要斷了。

“回話,屋裏是誰?”

晨曦覺得冥主的目光都要把她穿透過去,這目光,好怕怕,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識時務好了。

“是思琪,疼,上午你見過的,真的很疼,你鬆開手再說好不好。”晨曦皺起了眉心。

“知道疼了,知道疼就乖乖回話!”

晨曦撅着小嘴點頭,發怒的明主她還是別惹他了,她還得從他嘴裏問出邵青的電話號碼呢。

“你去河濱公館是找陳思琪?爲什麼不提前告訴我?爲什麼瞞着我?”

“因爲…因爲…”不能說啊,她不能說思琪懷孕的事。

“因爲懷孕?”明主緊緊地盯着她說道。

啊?這都被他查到了,這冥主來到了人世還這麼神通廣大,不愧是冥主。

“嗯,畢竟是思琪的私事,我不能出賣朋友,所以只好瞞着你了,明主,我真的沒有存心想欺騙你…”

手指還在明主的掌心,她可不敢再囂張。

“以後,在怎麼大的事情,你也不許瞞着我,更不許欺騙我!知道了嗎!”

“嗯嗯,知道了。”晨曦弱弱地點頭。

朱明見熊貓女變老實了,才略微消氣,這纔想起來自己的手還在攥着她的小手,他是不是弄疼她了,朱明急忙鬆開了手。

晨曦動了動手指,還好手指沒壞,明主真狠心,晨曦把手指送到嘴邊輕輕吹了吹。

“對了,你知道邵青的電話嗎?思琪想打胎,我得告訴邵青。”晨曦翻着手機撥號界面問道。

“他估計快到了吧。”明主扭過頭看向電梯方向。

“啊?你已經告訴他了?”晨曦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

“邵青是我的表弟,弟弟的事兒我能不管?”

晨曦以爲要地震了,只見邵青犀牛一樣朝着這邊衝了過來。

“思琪呢?怎麼樣?孩子呢?”邵青喘着氣連問了無數個問號。

晨曦打開客房門,拿好書包獨自走了出來,明主搶過她的包走在了前面。

他是怕她逃嗎?還是?不管什麼原因,她的身體仍覺得乏得很,有人幫忙拿包那就讓他拿吧。

思琪會沒事的吧?思琪估計恨死她了,千囑咐萬囑咐叫她不要告訴邵青,結果邵青就這麼出現在酒店裏,自己又這麼悄悄離去,也忒不夠義氣了,思琪怪她也罷,恨她也罷,她都得這麼做。

不知,邵青知道了還會讓思琪去打胎嗎?晨曦不放心的回了回頭。

明主像是看清了她的心思似的說道,“放心吧,兩個人的問題,就讓倆人自行解決,不是你我能參與的事兒,走吧,餓了嗎?”

晨曦忽然覺得當孟晨曦真好,中午思琪包了午飯,晚上明主要包晚飯。

思琪,明主,有你們真好。 “想什麼呢,再不進來,關電梯了。”明主幫她摁着電梯喊道。

絕寵小嬌妻 晨曦小跑了過去,明主同學估計是世界上最不經誇的一個人吧,每次要對他有改觀時,馬上說出叫人討厭的話語。

“明主,咱吃什麼?”一聽到吃,晨曦好興奮,肚子早已飢腸轆轆,中午吃的那點兒肉還不夠她塞牙縫。

“你想吃什麼?”明主望着逐漸變小的數字問道。

“烤肉怎麼樣,涮羊肉也行?”不知是身體變虛了還是天生就愛吃肉,晨曦的眼前全是肉肉,饞死她了。

一聽到‘肉’這個字明主就瞥了眼站在一角的晨曦,食肉女,果真是食肉女,離不開肉!

“去蓮花屋。”

明主走在前面,晨曦急忙跟了過去,啥?蓮花屋?飯店名字嗎?

“明主,那什麼蓮花屋是吃什麼的地方?”晨曦湊過去好奇的問道。

“去了就知道了。”明主把包扔給她,隨後開了車門。

蓮花屋,吃蓮花的地方?那麼漂亮的蓮花吃的下去不?喂喂,肉你就吃下去了,蓮花就吃不下去了,想吃肉就想吃肉麻,找什麼藉口。

晨曦的肚子咕嚕嚕叫了起來,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肚子。

車駛進一家古典裝飾的小矮樓,院子裏果真養着蓮花,可惜不是夏天,蓮花尚未開花。

晨曦嗅了嗅鼻子,怎麼沒聞到肉味兒,到底是吃什麼的地方。

清淨的包間,放着幽靜的音樂,晨曦卻無暇欣賞樂曲,說她俗就俗吧,肚子餓了什麼也聽不見了。

看着桌上的菜餚,晨曦已經迫不及待,就等着明主拿筷子。

見明主拿起了筷子,晨曦急忙夾起了菜,這速度估計沒人能贏得過她。

可是嚼了兩口,味道不對,晨曦差點就吐了出來,這是什麼?長得像肉又不是肉,肉呢?

朱明看着食肉女的一舉一動忍不住笑了出來。

晨曦終於明白了,原來所謂的蓮花屋就是家素食店!什麼嗎!還蓮花!不讓她吃肉臉怎麼變成花,肉肉,肉肉,晨曦要吃肉肉,還是思琪對她好。

臭明主,壞明主,竟然耍她!!哼!晨曦放下筷子狠狠地瞪了瞪坐在對面的明主。

朱明心裏樂不滋滋,誰叫她上午欺瞞他,她不知道以牙還牙怎麼寫,他又沒答應她帶她去吃肉,也怪不了他吧。

其實,朱明是聽夏易說,病剛建好的人最好飲食清淡素淨爲好,自然吃素對她的身體最好了,那就必然要吃素了。

晨曦摸着自己的肚子,勉強拿起了筷子,肚子又餓,只能有什麼吃什麼了。

飯還沒吃上幾口,電話響了,是思琪。

艾瑪,腫麼辦,接還是不接呢?

“誰?”

“啊?”被明主一句誰啊,晨曦不小心摁了接聽鍵。

“孟晨曦,你死哪兒去了。”晨曦急忙把手機舉得遠遠的。

“別怪晨曦。”

“邵青,快給我,給我手機,你給不給?”

嘟嘟,嘟嘟…

電話那頭一片熱鬧,直到聽不見聲音了,晨曦才喘了口氣,呼,電話可是斷了。

完了,得罪了大姐大,以後怎麼辦,思琪,什麼時候你能理解我的苦心。 明主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筷子。這就吃完了?吃這麼少?飯量也太小了吧。

“還不吃飯,5分鐘後就起身。”朱明用餐巾擦了擦嘴。

“什麼?5分鐘?我剛接了電話,才吃一口呢…”都不讓她好好吃飯,不帶這麼玩的!

“一分鐘過去了,倒計時,還有四分鐘。”

這都算時間的,再不吃,又要餓一晚了,晨曦拿起筷子匆忙地吃了起來,身子骨弱的不行,她必須多吃點。

“到點,走了。”

喂喂,她才吃到七八成飽好不好,真就這麼走了?

晨曦見明主站了起來,匆忙喝了口茶水跟了出去,這吃個飯也忒不容易了吧,她的命咋這麼苦!

前世她貌似也沒這麼餓過肚子吧?

“還不快點!”

晨曦加快步伐坐上了車,車門還沒來得及關嚴汽車就馳聘了起來,他是得了急躁症嗎,這麼着急。

可坐在汽車上飛奔的感覺還是很爽的嗎,要是沒遇上堵車,就更刺激了,可惜月城的路況很少能趕上不堵車的時候。

前方紅燈汽車停了下來,晨曦藉着昏暗的光線看明主,明主正在用食指和拇指摁眼角的穴位,他是不舒服了嗎?對了,他昨夜一宿都沒睡,白天不會一點也沒休息吧?

她睡了一宿,還睡了一個下午,明主呢?他的眼睛佈滿血絲,他不會連一分鐘都沒合過眼吧?

要是,她會開車多好,這樣就能讓明主眯一會兒了…

等等,她,剛剛是在心疼明主嗎?

“一會兒王祕會送你回家,回家好好休息,按時吃藥。”明主拐着彎放慢着速度說道。

晨曦頓了頓,不是回家的呀,晨曦探頭一看,看到了朱氏集團四個字,原來明主是帶她回公司了。

汽車停住,車外王祕已侯在一旁。

“回去早點休息,別亂跑。”

明主還是一貫的風格,把一切安排的妥妥當當,單單留下話語就酷酷的離開了車,這樣的一個男人,她該怎麼待他?

回新別墅的路上,晨曦才得知,明主今天一多半時間都沒在公司,公司一堆事情還沒處理完,明主只能加班,王祕說他送完她還得回公司。

明主這麼忙還管她那麼多幹嘛?一整天像個狗屁膏藥似的跟着她,還以爲他有多閒,一想到他還在忙着工作,怎麼心口這麼彆扭…

晨曦回到臥室衝了澡,疲憊地倒在了牀上,可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門外靜悄悄,他還沒回來嗎?

從昨天到現在他都沒睡一覺,身體有沒有事兒啊,晨曦放心不下了,她閉上眼,讓靈魂飄了出來,她要親自去看看明主安不安好。

晨曦飄到了晚上路過的朱氏集團高樓大廈樓下,這就是明主工作的地方了?這麼高,他的辦公室會在哪裏?

只有一小部分的屋子亮着燈,她是不是逛逛亮着燈的屋子就能找到他了,晨曦讓自己的靈魂飄了起來,飄到了最高層。

她一下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晨曦就那麼飄在窗外癡癡地望向屋內。

明主一手拿着紙張,一手端起了咖啡杯喝了一口,他的領口已解開,袖子也捐了起來,那額頭皺的緊緊地…

爲什麼,她的心這麼難受… 晨曦離開明主的辦公室,去尋找那一羣消失的失靈者。

她能爲冥主做的只有這些了吧,冥主不在的這段時間她必須守護好冥界的安寧。

靈魂飄落,飄到半空中時,驀地,感到了失靈者的靈氣,這周圍有失靈者?晨曦停住飄移,飄在空中靜靜感知確切的方向。

就在這樓裏,晨曦憑着感覺飄進了亮着燈的那一層。

怎麼沒了?難道附身了?晨曦細細觀察屋裏的每個人的神色。

辦公室裏的牌子上寫着銷售部,整個開放式辦公室裏只有銷售部的幾個人在加班,晨曦數了數只有五個人。

失靈者短時間內失去了蹤影,應該就跑進這裏了,可是會附身到誰的身上呢?

共五個人,一位女性,四位男性,晨曦圍着他們轉了一圈。

“失靈者,識相點自己出來,別怪我出招。”晨曦緊緊地盯着每一個人大喊。

七日,魔鬼強強愛 五個人無動於衷依然做自己的事情,絲毫沒流露出異常來。

難道她產生錯覺了?不對,剛剛那個明明是失靈者的靈氣,可這些人看起來都很正常,看樣子這個失靈者對這裏相當熟悉。

現在的她恢復了靈力,失靈者附身,她可以挨個兒撞身尋找,可正好趕上她的軀體昨夜剛發過燒,身子骨還很虛落,她要是撞了這五個人,估計失靈者還沒找到,自己就把自己打回肉身了。

爲了安全起見,她必須縮小範圍,會是誰呢?

晨曦細細觀察每一個人。

坐在靠窗戶這邊的是身材高大,額頭上有三條皺紋的大叔,估計是他們的領導吧。

靠近走廊這邊的是那唯一的女人,看着跟她差不多大,估計剛入職不久吧。

挨着那個女人的是帶着眼鏡的斯斯文文的年輕人,看着外表比那女人大不了幾歲,二十多,三十出頭。

和一男一女背靠背坐的是,一胖一瘦的年輕小夥子,也就二三十歲吧。

“小美,把剛傳給你的資料打印十份,裝訂一下,明天要帶着去見客戶用。”帶着眼鏡的斯文男開口道。

“好的。”小美用鼠標點擊了幾下以後起了身。

坐在小美后面的瘦子見小美離去後也起身了,“大家有想喝的嗎,我去買去。”

除了那位領導,其他二人各自報了飲料的名稱。

晨曦猶豫要不要跟着瘦子走,這時戴眼鏡斯文男的敲了敲胖子,“小強不是剛貸款買房了嗎,今兒怎麼這麼大方?”

“誰知道呢?”

變化,變化,這不就是變化嗎,忽然變大方,肯定不正常。

晨曦急忙跟在了瘦子後面去了自動販賣機,可瘦子買完飲料直接回了辦公室,並沒有做出異樣的舉動,奇怪了,失靈者難道不在瘦子身上?還是,失靈者知道她在後面盯着他,所以按兵不動?

好狡猾的失靈者,她還是先別出手了,再看看情況再說。

瘦子拿了飲料放到了三個人的桌子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