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對了,衣服,蘇紫陌丟下手中的梳子。

快速的起身跑到沐雲軒的身邊。

嘴角邊勾起醉人的笑容,如同三月的櫻花,美豔動人:“雲軒,你就應該多穿白色的衣服,你這一身白色的衣服一上身,讓櫟兒往你身邊一站,誰都不可能相信他是你的兒子?”

她的夫君,這樣穿纔對,這樣清爽高貴的氣質,纔是最符合他的。

冰冷,只不過他的面具而已。

沐雲軒起身,頎長的身影傲然挺立,墨黑冷傲的眼眸裏,想說這脾睨天下的鋒芒。

唯獨在看向她的時候,瞬間轉變從一池柔波。

這小丫頭,終於注意到他了。

“傻瓜,我們的容貌不會在有變化,隨着年齡的增長,只不過是頭髮會變白,不過那也要很多年以後才能出現的事情。”

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這個世界的神祕之處,她早已經體會到了。

不過這樣的好事降臨到她的身上,她感覺自己特別的幸運。

感謝夢魘,感謝雲軒,他兩世人,都是這樣的愛她。

霸愛小妻 “雲軒,感謝有你!”蘇紫陌快速的踮起腳尖,如惡作劇一般,快速的在沐雲軒性感的薄脣上吻了一下。

又快速的跑回梳妝檯旁,整理儀容。

沐雲軒站在原地,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那忙碌的倩影。

她就那麼跑了,他怎麼感覺那個謝意還不夠真誠? 沐雲軒快速的走過去,拿過她的手中的梳子。

輕輕爲她梳理着她身後如瀑布般的黑髮。

陌兒的頭髮很柔軟,輕輕撥弄間,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蘇紫陌透過銅鏡,看着一身氣質不凡的他。

嘴角邊盪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雲軒,很少爲她梳頭,這樣被他寵着的感覺真的很幸福。

沐雲軒幫她整理好頭髮,她轉身,到衣櫃裏取了一套新爲她做的白色衣裙。

這一件,她還沒有穿過。 婚然不覺愛上你 鏤空的面料,非常的柔軟,陌兒穿白色的,就像仙子一樣。

他取下衣裙,快速的轉身。

“陌兒,今日就穿這一件吧!是剛做好的。”

蘇紫陌回頭望了一眼,“你都拿過來了,我還有得選嗎?”

蘇紫陌起身,伸開雙手。

沐雲軒溫柔一笑,輕柔的爲她穿上。

一瞬間,兩人一身白衣,站在一起,氣質如仙。

“走吧!陌兒,我們去見輕寒和玥兒他們。”他握緊她的手。

只要這樣握住她的手,就如握住了一輩子。

到了前廳,正好和回來的夜輕寒和沐雲玥碰到。

夜輕寒先看到蘇紫陌。

他激動的跑過去,老遠就喊道:“陌陌,陌陌。”

蘇紫陌笑得一臉開心的看着夜輕寒。

“輕寒!”蘇紫陌掙脫沐雲軒的手。

快速的奔過去。

沐雲軒一看,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小丫頭,又把他給忘記了。

在離一步之遙時,兩人停下了腳步。

夜輕寒目光激動的看着蘇紫陌。

看着她一如從前,沒有任何的改變。

而蘇紫陌也凝視着夜輕寒,輕寒,他也變了很多,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整個人看上去,魅力四射!

“陌陌,你終於回來了。”夜輕寒激動得緊緊咬着脣角。

她,真的回來了,而且還是那樣的美麗。

“輕寒,我……回來了。”蘇紫陌的語氣有些哽咽,這十年來,她帶給了大家很多的痛苦。

“大嫂,大哥。”

這時,沐雲玥也牽着小瑾沅走過去。

“玥兒。”蘇紫陌快速走過去,看着更加成熟的沐雲玥。

沐雲軒也急步走到沐雲玥的身邊,激動地喊道:“玥兒,大哥回來了。”

“大哥。”沐雲玥撲倒沐雲軒的懷裏,這些年,她好想大哥。

每次她回雲城,孃親都嘮叨着大哥的好。

現在好了,大哥和大嫂都回來了。

“我說,雲軒,陌陌,你們的容貌不但沒有改變,反而越來越年輕了,你們這不是打擊我們嗎?”夜輕寒觀察了一下說道。

“夜輕寒,我侄子都這麼大了,你還雲軒雲軒的叫啊,應該改口叫我大哥了。”沐雲軒略顯沉着的衝着夜輕寒說道。

“嗯!”夜輕寒有些不好意思的嗯了一下,他這不是叫習慣了嗎?一時半會也改不過來。

蘇紫陌快速的蹲下,看着那粉雕玉琢的小瑾沅。

她柔聲喊道:“沅兒,過來舅娘看看。”

小瑾沅擡起如水晶般的大眼,看着自己的孃親。

沐雲玥一看,快速的說道:“沅兒,這是舅舅和舅娘,舅娘你不是見過嗎?快過去。”

小瑾沅一聽,這才歡快地跑到蘇紫陌的面前。 “舅娘好,舅舅好!”小瑾沅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稚嫩的聲音裏,帶着一絲絲興奮。

如水晶般的大眼,細細的認真的打量着蘇紫陌。

突然笑着說道:“舅娘,沅兒在幾個月前見過舅娘,醒過來之後的舅娘看着更加漂亮!”

“哦!”蘇紫陌一聽,開心的笑了笑。

“沅兒真會說話!舅娘呢,也有是一個和沅兒差不多大的小不點哦,等一下舅娘帶沅兒去看看哦,你們認識一下。”蘇紫陌捏了捏小瑾沅粉嫩的小臉。

對小瑾沅喜歡極了!

“好!不過沅兒想先去見一見靜兒。”

靜兒是沐雲寒和北冰雅琪的女兒。

小瑾沅很是喜歡她,每次來,和靜兒玩在一起,就捨不得回去了。

“好呀,靜兒,梓涵,他們都在陪翊兒玩呢,舅娘帶你過去可好?”蘇紫陌也想過去看看翊兒的力量控制得怎麼樣了。

這幾日,靜兒和青蓮的兒子梓涵也天天在一旁陪着他,但也讓他有個伴玩了。

“大嫂,翊兒是大嫂後來生的孩子嗎?”沐雲玥覺得這簡直太神奇了。

大嫂是魂魄也能有身孕。

“嗯!四歲多了,是一個小搗蛋鬼,他天生帶神力,最近我爹爹正在教他如何控制神力呢?”提起自己的兒子,蘇紫陌滿臉幸福與柔情。

沐雲玥一看,細心的她發現,大嫂相比以前,也更加的成熟了。

沐雲玥看向自己的大哥,十年來,大哥依然沒有變,她一直希望孤獨的大哥能幸福快樂,也許,大哥現在已經很幸福了。

“陌陌,雲軒,你們可真了不起。”夜輕寒對着沐雲軒豎了豎大拇指。

心裏也很感激雲軒這十年來對陌陌的不離不棄。

沐雲軒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他和陌兒皆是不凡的人,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不算太奇怪。

夜輕寒深深呼出一口氣,笑着說道:“你們現在也是撥開雲霧見青天了,以後,大家也都會過的很幸福的。”

“那是,大家現在都已經很幸福了。”蘇紫陌回答道。

整個人的心裏頓時像開滿了花一樣,幸福在心底綻放的瞬間,那是世間最美妙的感覺。

“走吧!我帶你們去見一見小天翊。”蘇紫陌蹲下,要抱起小瑾沅。

沐雲寒卻快速的走過去,搶先一步抱起小瑾沅。

“陌陌,我來吧!你現在抱沅兒會很吃力的。”

他剛剛探測一下,她身體裏沒有一絲修爲。

她是一個好動的人,突然沒有了修爲,她心裏應該非常的不好受。

“也是。”蘇紫陌無所謂的笑了笑。

心底卻微微嘆了一口氣,等大婚以後,她也會騰出時間來修煉的。

蘇紫陌的心裏有些翻亂,可是,她臉上絲毫不露痕跡。

幾人緩緩往後山的操練場而去。

莫雲天和穆欣妍現在每天的任務就是教導小天翊如何控制自己的神力。

蘇紫陌一行人到了操練場才發現。

這裏大大小小的人有十幾個。

“啊!”蘇紫陌微微驚訝的看着操練場上的人。

雲城裏冷冷清清的,原來,他們都跑到這裏來了。 只見寬大的操練場上,沐雲寒夫婦,沐雲帆夫婦,青蓮,陸離,莫雲天夫婦,君子兮,沐珏楓,靜兒,梓涵,還有云城的下人,都齊齊的坐在一旁看小天翊在那比手劃腳的。

小天翊的前邊,堆着很多青石。

是質地非常堅硬的那種。

這些石頭都是用來給小天翊控制力量的。

“哇,岳父和岳母速度這麼快,剛剛那麼快的把我和玥兒打發了,連沅兒都等不及抱,原來是跑到這裏來看小孫子了。”

夜輕寒語氣有些酸溜溜的。

沐雲玥側目看了嘮嘮叨叨的夫君,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砰!”小天翊面前的大石頭突然變成碎渣子。

“哇!”在場人都忍不住瞪大眼睛。

小瑾沅瞬間被驚訝的小嘴微張。

就連夜輕寒和沐雲玥也覺得不可置信!

這力量,太恐怖了!

沐雲軒一看,微微蹙眉,翊兒還是沒有辦法控制她的力量。

“翊兒,收斂氣息,用意念來控制你手中的力量,不能隨心所欲,知道嗎?”莫雲天冷着臉訓道。

“是,爺爺!”小天翊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可小天翊一回頭,看到自己的孃親,迅速的飛身衝了過來。

沐雲軒一看,快速的飛身將他抱入懷裏。

“啪!”小天翊小屁股上被重重的打了一下。

小天翊突然一臉委屈的看着爹爹。

他不悅地說道:“爹爹,你又擋住翊兒,翊兒要孃親抱抱。”

沐雲軒冷着臉,抱着小天翊回到蘇紫陌面前。

訓斥道:“爹爹跟你說過很多次了,要你孃親抱可以,可你不能用玄氣,你孃親會被你撞倒的。”

小天翊一聽,快速的點了點頭,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他軟軟的聲音快速的解釋道:“孃親,翊兒剛纔又衝動了,翊兒只是想,這樣能快一點來到孃親的身邊。”

蘇紫陌微微一笑,緩緩接過他抱在懷裏。

“翊兒,你呀,就是太沖動了,這性子,你一定要改過來,在做事情之前,一定要想想前因後果,不能衝動做事,唯有心靜,方能從容!”小天翊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紳士守則 突然看到小瑾沅,小天翊大眼忽然一亮。

長嫂 快速的從孃親的懷抱裏滑下來。

“哇!孃親,又有一個小盆友來和翊兒玩了嗎?”小天翊開心的盯着小瑾沅。

小瑾沅衝着小天翊一笑,有些拘謹。

蘇紫陌蹲下,爲他們介紹道:“翊兒,這是你姑姑和姑父,他叫沅兒,是你姑姑的兒子,以後,你們在一起玩,可不許打架哦!”

“嗯!”小天翊快速的點了點頭,突然覺得,回來真好,這裏真熱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