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對於爆炎魔虎的強大,地火赤狼皇雖然有些忌憚,但是並沒有膽怯,它對上爆炎魔虎雖然很艱難,但是它後邊還有兩個實力不在它之下的存在。

「吼!」

兩隻魔獸剛剛大戰在一起,一個銀色影子快速劃過夜空,出現在地火赤狼皇和爆炎魔虎交戰的地方,讓后怒吼了一聲,加入了戰鬥。

就實力而論,爆炎魔虎比地火赤狼皇還要強上一分,但是比起小炎,還是有所不及。

所以在小炎和地火赤狼皇的圍攻下,爆炎魔虎堅持的時間並不比火影豹長,現在大戰半個小時后,終於不甘的倒在了小炎和地火赤狼皇的聯手攻擊之下。

本以為這一個將不會再有平靜,但是事情總是讓人難以猜測,在爆炎魔虎被擊殺之後,就再沒有一隻魔獸到來。

那怕是在山口出的那一千地火赤狼也難道的休息了大半個晚上!

………………………………………

在開始的時候,周雲峰只是以為那些距離太遠的魔獸可能還沒有趕到,但是當到了第三天中午都還沒有出現一頭魔獸的時候,周雲峰知道事情不對。

這是火源獸聖果已經完全轉變成了火紅色,散發出來的香味比起到這裡的第一天,不知道濃厚了多少倍。

周雲峰知道火源獸聖果成熟就在這一兩個時辰了!

但是這一兩個時辰恐怕沒有那麼好度過!

……………………………….

在修鍊中的周雲峰突然睜開眼睛,臉色變的難看起來,隨即又出現了一絲玩味的表情。

「靈智果然不低!居然選擇了暫時合作!」周雲峰冷笑道。

「你們四個守在這裡,無論如何不讓任何一頭魔獸靠近小潭!否則,後果你們知道!」周雲峰看著四大狼衛沉聲道。

四大狼衛的實力雖然都在五級魔獸巔峰,但是他們畢竟只是五級魔獸,和六級魔獸比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周雲峰把他們留在這裡,並不是為了讓他們做最後的戰鬥,而是想讓他們做最後的干擾。

在戰鬥中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如果真有魔獸竄入這裡,四大狼衛只是可以拖上一點時間。

那樣事情也還可以補救。

對於周雲峰吩咐,四大狼衛不敢怠慢,連連點頭。

吩咐完四大狼衛,周雲峰站起身來,慢慢的向外走去。

此時周雲峰表揚出來的實力只是一轉武皇初期,而不是三轉武皇中期。

很顯然周雲峰是想扮豬吃老虎!

……………………………………………

此時小炎和地火赤狼皇已經和闖進來的魔獸大戰在一起了,而這次它們兩並沒有找到優勢,反而打的很辛苦。

因為它們面對的時候四隻六級魔獸。

三尾火狐,黑鱗豹,獅虎獸,最後一隻是烈火鳥。

其中實力最高的是獅虎獸和三尾火狐,都是六級低階巔峰和地火赤狼皇一個等級,而黑鱗豹也有著六級低階後期的實力。

烈火鳥是四隻魔獸中實力最低的,只是六級低級中期。

雖然烈火鳥的實力最低,但是並沒有魔獸敢小覷它,因為它是飛行魔獸,在戰鬥中有先天性的優勢。

魔獸並不像人類到了武皇后,就可以鬥氣化翼,在空中自由來去,而它們不行。

它們要想在空中飛行,除非達到七級!

因為不管是武者還是魔獸,要突破到武帝或者是七級都需要領悟空間之力,所以武者達到了武帝后,他們在空中不再需要鬥氣羽翼,可以踏空如履平地的在空中行走。

同樣達到七級的魔獸同樣可以!

正是因為六級魔獸不能飛行的原因,所以六級低階中期的烈火鳥卻讓一般的六級中階魔獸都不願招惹。

此時黑鱗豹和烈火鳥正在圍攻小炎,而地火赤狼皇的對手就是剩下的三尾火狐和獅虎獸。

周雲峰的到來,六隻魔獸都注意到了,小炎和地火赤狼皇是心中一喜,而另外四隻魔獸的眼神雖然凝重了一些,但是並沒有將周雲峰放在心上。

一個相當於六級低階初期的武者,這裡的六隻魔獸沒有一個的實力在他之下,雖然麻煩一點,但是並不足以改變戰局。

看著情況都不太好的兩隻魔獸,周雲峰沒有遲疑,青白相間愛你的鬥氣羽翼出現在他後背,而同時噬天槍也出現在了周雲峰的手中。

周雲峰已經選好了第一個擊殺的目標—-烈火鳥!

烈火鳥除了它空中的優勢外,在四隻魔獸中實力是最低的。

小炎之所以戰的很艱難,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烈火鳥的干擾,如果將烈火鳥換在另外一頭實力相當的走獸,恐怕小炎已經有所建樹了。

背後鬥氣羽翼一扇,周雲峰就向空中的烈火鳥掠了過去。

烈火鳥看見衝過來的周雲峰,眼中閃過了一絲譏諷和不屑。在它看來周雲峰和它在空中作戰,簡直就是自找死路,況且周雲峰的實力還不如它。

「唳!」

烈火鳥口中發出一聲似鷹非鷹的叫聲,那對兩米多長的火紅翅膀用力的扇動,烈火鳥捨棄了小炎,向周雲峰激射而來。

它要殺掉眼前這個人類,這個礙眼的人類。

看著激射而來的烈火鳥,周雲峰突然停止空中沒動了,好像是被烈火鳥兇猛的攻擊嚇傻了一般。

對於周雲峰的表現,烈火鳥雖然出現了一絲疑惑,但是也只是那短短的一瞬間。

飛行魔獸是驕傲的,它們大多數都看不起在地上的走獸,認為它們才是魔獸中的王者。

正是因為這一份驕傲讓烈火鳥覺得眼前這個人類有這樣的表現是理所應當的!

雖然在烈火鳥眼中,周雲峰已經被它的氣勢給嚇傻了,但是烈火鳥並沒有因此而有絲毫的留手。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在魔獸之間的爭奪稍有疏忽就是死亡,烈火鳥能成長到現在的程度,這一點他還是很清楚的。

居高臨下,在激射向周雲峰的時候,烈火鳥已經伸出了它那一雙可以抓碎一切的利爪。

它好像已經看到了眼前這個人類腦袋在它爪下爆開的景象!

「唳!」

在烈火鳥距離周雲峰只有十米的時候,周雲峰原本無神的雙眸一下變的明亮起來,嘴角形成了一個弧形,露出了一絲譏諷。

而也是在這一瞬間周雲峰動了,握住噬天槍的手臂突然一轉,瞬間對著激射而來的烈火鳥刺去。

體內的靈氣入火山噴發一般,瞬間爆開,三轉武皇中期的實力彰顯無遺。

烈火鳥在周雲峰露出那那一絲譏諷的時候,它就發現了不對,同時心中生出了強烈的危急感。

烈火鳥雖然高傲,它是它並不愚蠢,它知道它被眼前這個人類騙了。

「電閃雷鳴!」周雲峰大喝道。

槍帶人,人送槍,在這一刻周雲峰與噬天槍完全結為了一體,夾雜這毀滅的威勢射向急速而來的烈火鳥。

此時的烈火鳥,眼中已經沒有了開始的驕傲和不屑,而是焦急和恐懼!

不斷的扇打著翅膀,但是這次並不是想向周雲峰攻去,而是想停下下來亦或是改變一個方向。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烈火鳥先前的進攻太快了,速度已經提升到了一個極點,而現在距離周雲峰又這麼近,不說停下來,就是向改變方向都很難實現。

並且周雲峰攻擊的速度也不慢!

眨眼間,噬天槍距離烈火鳥已經不足一米的距離了,在這個距離就算是空中霸主的烈火鳥也不能再改變什麼。

「唳!」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烈火鳥焦急和恐懼的眼神變成了絕望!也許這個距離所需要的時間也只夠它完成這個轉變!

「噗!」

噬天槍勢不可擋的擊碎烈火鳥的利爪,刺入了它的胸膛!

「唳!」

鮮血順著槍尖流出,然後滴向了地面………………….. ?第十一章三尾火狐

「唳!」

一道凄慘的叫聲充斥這山間,叫聲沖充滿了絕望和不甘,還有無盡的恨意。

太快了!

就一招,一隻六級低階中期的飛行魔獸就死了!

這一變化讓結隊而來的另外三頭魔獸震驚了,烈火鳥的實力它們很清楚,雖然烈火鳥是靠著在空中的飛行的優勢才可以與他們相提並論,但是它畢竟是一隻六級低階中期的魔獸。

就這樣一個照面就被殺了,這實在讓它們難以接受!

他們震驚,但是小炎和地火赤狼皇卻沒有,這一切好像都是在他們預料之中一樣。

周雲峰的實力,小炎再清楚不過,不要說是六級低階中期的烈火鳥,就算還是換在六級中級中期的烈火鳥,對上周雲峰也是一個死字!

周雲峰的強悍,在那七天中,地火赤狼皇就見識到了,再加上昨晚突然出言的靈魂威壓,地火赤狼皇覺得在那七天中周雲峰表現出來的實力並不是周雲峰的真正實力。

「噗!」

「轟!」

周雲峰一下拔出噬天槍,沒有力量支撐的烈火鳥龐大的身軀從空中掉了下去,落在地上激起了一些寸土。

殺掉烈火鳥后,周雲峰沒有多想,帶著噬天槍轉身就向那頭獅虎獸撲去。

三尾火狐和獅虎獸雖然都是六級低階巔峰,但是獅虎獸的實力卻是要強上幾分。

原本四對二的局面,因為周雲峰的出現,不到一分鐘變成了三對三的局面。

戰鬥持續不到十分鐘,黑鱗豹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脖子被小炎咬斷,然後沒有了生機。

解決掉黑鱗豹,小炎徑直撲向了三尾火狐,和地火赤狼皇一起圍攻三尾火狐。

其實三尾火狐的實力和地火赤狼皇在伯仲之間,但是三尾火狐卻非常狡猾,讓戰鬥兇悍的地火赤狼皇一直處於下風。

正是因為看中這一點,所以小炎才會毫不猶豫的加入地火赤狼皇與三尾火狐的戰團。

有了小炎的加入,三尾火狐的優勢盡失,它狡猾還在於它身體很靈活,讓地火赤狼皇的攻擊中打在空氣中。

但是小炎的速度優勢卻死死的壓制著三尾火狐的靈活,讓它不得不選擇硬拼硬,有了小炎速度上的壓制,地火赤狼皇總算是感覺到有力有處使了!

被兩隻實力不在自己之下的魔獸圍攻,三尾火狐開始變的焦急起來,它知道如果它還不放棄火源獸聖果,它可能就會死在這裡。

而且三尾火狐知道,它就是現在想走,恐怕都不容易了!

「吼!」

就在三尾火狐在為自己的生路想辦法的時候,一聲似虎似獅的慘叫聲傳來,三尾火狐知道這聲慘叫表明結隊的最後一個同伴也死了!

殺掉獅虎獸后,周雲峰並沒有急著去幫助小炎和地火赤狼皇,而是分別在三具屍體旁停留了一下。

做完這些后,周雲峰帶著噬天槍加入了最後一個戰場,圍攻三尾火狐!

雖然小炎加上地火赤狼皇對於三尾火狐已經綽綽有餘了,但是周雲峰不想耽誤時間,現在火源獸聖果成熟在即,任何可能引發變數的存在都必須儘快除掉。

「電閃雷鳴!」

「轟!」

有了周雲峰的加入,三尾火狐在一人兩狼的圍攻下未能走過一招,就被周雲峰一槍擊中,一條後腿被擊穿。

在三尾火狐摔倒在地的時候,小炎眼已經撲了上去,它要乘這個機會殺掉這隻狡猾的狐狸。

「嗷嗷嗷…….!」

摔倒在地的三尾火狐並沒有馬上起身,而是眼淚汪汪的看著周雲峰,不斷的叫喚,顯的楚楚可憐。

周雲峰看到三尾火狐如此人性化的表情,心中一愣,暗道:「都說狐狸通人性,還真是不假。如此通人性的狐狸死了確實太可惜了!」

就在小炎的巨口離三尾火狐的脖子不但一米的時候,周雲峰突然道:「小炎,等一下!」

雖然不知道周雲峰為什麼會讓停下,但是小炎對周雲峰的話都是深信不疑認真執行。

小炎馬上來了一個高速中的急剎,當小炎停下來的時候,巨大的狼口距三尾火狐的脖子已經不到五厘米了,三位火狐能清晰的問道巨口之中傳出來的濃濃的血腥氣息。

此時三尾火狐眼神變的驚恐不已,甚至已經絕望了,但是他沒有想到最後它活下來了。

「你想說什麼?」周雲峰看著剛剛回過神來的三尾火狐,問道。

「嗷嗷嗷嗷嗷……!」三尾火狐焦急的不斷叫道。

「老大,它想讓你放了它,它說它不想死,它不和我們爭火源獸聖果了!」小炎道。

「你想的不錯嘛!能搶就搶,搶不了就說不搶了,現在又要我們放了你,你不覺得你太天真了嗎?」周雲峰微笑道。

「嗷嗷嗷嗷!」三尾火狐變的更加焦急。

「老大,它說它可以拿東西來賠償我們。」小炎道。

「不行!什麼東西可以換一隻六級低階巔峰魔獸的命,況且我信不過你,要是你跑了,我什麼都得不到,我不是虧了!」周雲峰想了一下道:「除非你願意做契約魔獸,否則你今天必須死!」

其實三尾火狐開始還真打的那個主意,先騙過眼前這個人類,等它離開這裡,這個人類就拿它沒辦法了。

但是它想不到卻被周雲峰一眼看穿了,而且還要它當契約魔獸,那就表示它將永遠失去自由,生命掌握在別人手中。

它知道如果成為契約魔獸,以它現在的實力,是沒有人願意和它簽訂平等契約的。

三尾火狐沉默了,這個問題實在是太大了,它是既不想失去生命也不想失去自由,但是他看到周雲峰堅定的眼神,它知道它今天就只能選擇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