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子看腳。”

林羽喝道:“攻擊符……”

“……”

“……” 林羽心想:打打殺殺什麼的,太不文明瞭,還是直接來符方便一些,反正之前用辣條和上官仙兒換了那麼多符紙,不用白不用。

但是事實是,對方的攻擊太快了,而且是兩個人同時攻擊,林羽一激動,直接拿符紙出來了,畢竟安全第一。

“砰砰!”

符紙的靈力攻擊根本不是這種普通人能夠承受的,頓時兩人飛了出去,餘下的鬥雞眼懵逼了。

丫的眼睛被打了一下自己眼花了不成,就看到對方扔出一張破紙,然後自己兩個虎背熊腰的兄弟就這樣飛出去了。

瑪德自己現在從鬥雞眼變成了近視眼,不行,趕緊去醫院看看眼睛去。

林羽扭頭看去,一腳把他踢飛,鬥雞眼爬起來就跑。

看了看另外兩個暈過去的人,林羽來到小女生邊上,扶她起來。

小女生面容精緻,但是沒有一點化妝的痕跡,當真是原裝的……

不過這些不重要,林羽不是那種只會看外表的膚淺人士。

“好美啊,這臉蛋怎麼長的。”林羽感慨,扶起小女生,女生氣弱遊虛的說:“救命,好多妖修,好多……”

真是上官仙兒啊。

林羽第一時間猜出了對方的來歷,嘆了一口氣,第一時間把她扶出小巷子。

林羽知道,這個時候搞不好還有妖修在附近找上官仙兒,因此他第一時間找了最近的一家小旅館。

爲什麼說是小旅館呢,因爲旅館真的很小。

林羽走到櫃檯,一個大媽正看着關於迷/jian案的電影,看到林羽扶着昏迷中的上官仙兒進來,心中暗罵:這小癟三一定給這女孩子下藥了。

不過他們這種小旅館本來就是非法營業,他也不會管這種事,收了兩百塊押金,隨後讓林羽上樓。

進屋,這裏雖然是非法營業旅館,但是整潔是必須的,東西也都有,林羽把昏迷中的上官仙兒放好,心中一嘆,多好的小蘿莉啊,居然被可惡的妖修弄成這樣。

“靈丹……我靈力沒有了……”上官仙兒迷迷糊糊說。

林羽拿出存放靈丹的小盒,拿出一顆以前羣裏搶到的二級靈氣丹,餵給了上官仙兒吃。

“啊……好難受……”

沒想到,這靈氣丹直接被上官仙兒吐了出來,並且還吐了一口黑血。

浪費可恥啊,這二級靈氣丹自己都沒捨得吃呢,林羽一邊感慨,一邊也着急得很,上官仙兒一看就是中毒了,怎麼辦?

突然,他靈機一動,自己完全可以冒充上官仙兒聯繫藥老啊。

林羽不禁爲自己的聰明才智得意着。

掏出上官仙兒的手機,這妞幸好單純的令人髮指,居然沒設密碼啥的,找到聯繫人藥老,發去:

上官仙兒:藥老,我受了傷,靈力盡失,還吐有黑血,靈氣丹吃了也沒用,怎麼辦?速救!在線等,挺急的!

不一會兒藥老發來:你這個丫頭真是厲害,中了妖修的散靈毒居然都還有意識。

上官仙兒:我馬上沒意識了,你快說怎麼辦?速救!

藥渣渣:我馬上給你發去解藥!

不一會兒彈出一顆火紅色丹藥,林羽直接塞給了上官仙兒吃。

沒想到又來了一顆丹藥。

藥渣渣:這是三級靈氣丹,你吃了能夠快速補充靈氣。

林羽想也不想,直接把三級靈氣丹中飽私囊,開玩笑,這裏又沒什麼危險,給上官仙兒治好了毒就行了嘛。

上官仙兒服用了丹藥之後,果然,靈氣開始緩慢恢復,不過緊接着,她身上越來越熱。

“好熱啊。”上官仙兒迷迷糊糊說道。

林羽連忙摸了摸她額頭,確實很燙啊,趕緊給她脫衣服降溫。

鞋子脫掉,看了看她大腿,嚥了口口水,這大腿我能玩三天三夜。再看這胸,我能玩一個禮拜……

呸!想什麼呢,畜生!

林羽暗罵,居然對一個小女生生出這種齷蹉的思想,說好的德智體全面發展呢?

上官仙兒此時有些恢復過來了,她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個帥氣的男子檢查着自己的……小腿……

呃?檢查我小腿幹什麼?上官仙兒敏感的扭動了幾下腳,睜開眼,居然發現對方在偷窺自己的胸。

當即,上官仙兒睜眼說道:“你誰啊,想要對我做什麼?”

林羽本來在想着上官仙兒的胸和秦嬌嬌的胸誰大來着,沒想到她醒了過來。

林羽咳嗽一聲,正色說:“仙兒你總算醒了,可把我擔心死了。”

看着一臉剛正不阿的林羽,上官仙兒暗道自己誤會他了,這位分明就是很帥氣的小哥哥嘛。

於是問:“你是……”

“林羽子。”

“哇,你……你是林羽子前輩。”上官仙兒眼睛睜得大大的,眼前這位就是教導我好好修煉,會美圖大法,並且還給自己辣麼好吃的辣條的林羽子前輩啊。

不過林羽子前輩好年輕啊,是個很帥的前輩。

“誒,什麼前輩不前輩的,都是修煉之人,你就叫我林羽哥哥好了。”林羽臉都紅了,自己的修爲使最垃圾的道者境啊,眼前這位不知道比自己厲害多少,居然叫自己前輩,哎,沒那臉面對。

上官仙兒好崇拜的想:林羽子前輩真的好謙虛啊,自己一定要向他學習。

“林羽哥哥,是你把我從辣麼厲害的妖修手中救出來的嗎?”

林羽說:“這個……那個……是!”

“你怎麼救我的啊?能和我說說過程嗎?”

林羽回憶了一下以前看過的小說,說:“當時情況非常緊急,你已經嚴重昏迷,並且三個妖修企圖對你不軌,說時遲,那時快,我凌空一躍,手中靈氣涌出,口中喝道,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足足說了五分鐘,林羽最後總結:“這些小角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只有說的越是驚險,才能體會出自己戰鬥的艱難,最起碼的能讓上官仙兒對自己印象好點,畢竟以後還要用辣條和她換些好東西過來,這可是大客戶啊。

上官仙兒說:“哇,好厲害。”上官仙兒看着林羽,發現她只能感應出林羽哥哥身上一點點的靈力,這就說明對方把靈力控制點讓旁人不易察覺的地步,這一招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會的。 想到這一些,上官仙兒更加崇拜林羽了,林羽哥哥一定是天賦灰常厲害的人,自己一定要向他學習。

聽到上官仙兒恭維,對此,林羽只能微笑說:“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在兩個人聊天的時候,江波從車裏出來,冷笑想着:林羽啊林羽,沒想到你就是個人面獸心的禽獸,居然劫持一個小女生開房,嘖嘖,待會就以這件事威脅你,看你以後還給不給秦玉山少爺工作。

正想着,一輛警車駛了過來,下來兩個警察,爲首一個四十多歲,鬍子拉碴的,但是眼神很犀利,他說道:“我是秦玉山朋友,是他讓我過來的。”

江波說:“那叫林羽的就在上面,還帶了一個昏迷的小女生,目測那小女生未成年呢。”

“嗯,知道了。”

兩個警察走了進去,中年警察朝正看警匪片的大媽喝道:“喂,剛剛一個嫌疑犯帶未成年少女過來開房,有沒有見過。”

大媽哆嗦說:“見見……見過,在樓上二零六,咋地了?”

“哼,咋地了?我告訴你,那小子迷jian未成年少女,你居然還給他開房。”

“啊……”

大媽腦袋一抽,哭天喊地的說:“冤枉啊,我以爲他們是一對……”

“還不快過去開門。”

“是是!”

……

此時上官仙兒已經恢復過來了,正坐在牀邊看仙劍奇俠傳。

“哇,林羽哥哥,你看他們修仙打的好厲害啊,不過爲什麼他們會發出一道道五彩神光呢?”上官仙兒好奇問。

“這……那……人家演戲。”

“哦,爲什麼他們親嘴巴?”

“這……那……演戲需要。”

“哦,爲什麼他們滾牀單?”

“這……那……乾材烈火……”

林羽很無奈,上官仙兒實在太單純了,連親吻滾牀單這些都不知道,簡直白紙一張啊。

“仙兒,等你靈氣補充好了,你怎麼回去?”林羽遞過去一顆最低級的靈氣丹說。

“謝謝。”上官仙兒接過來,咀嚼着靈氣丹說:“到時候我會發動傳送陣法的。”

“哦。”

門口處,中年警察傾聽了一下門,發現裏面沒什麼聲音,他冷哼一聲,這傢伙倒是小心的,安靜的很。

他示意大媽開門,大媽扭開鎖,中年警察“砰”的一腳踹開門。

“不許動,你們被包圍……了……嗯?”兩個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林羽和上官仙兒。

林羽在剝香瓜子遞給上官仙兒,上官仙兒坐牀邊晃着小腳丫在看仙劍奇俠傳!

三人一臉懵逼!

說好的迷jian未成年少女呢?這劇本不對!

林羽不悅的看了過去,說道:“啥事?”

中年警察咳嗽一聲,馬上恢復常態,說:“有人舉報你欺負小女生。”

“欺負小女生?”林羽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上官仙兒。

上官仙兒指了指自己,說:“欺負我?林羽哥哥對我最好了。”

“小姑娘,你是不是受到什麼脅迫,你告訴警察叔叔,我爲你做主。”

上官仙兒搖搖頭,說:“我們累了,就過來休息一下。”

林羽說:“警察同志,你們很盡責,不過可能誤會了。”

連當事人都沒什麼事,警察不可能說什麼,他點頭說:“既然這樣,可能是誤會了,我們走!”

一揮手,一行人走了。

林羽眉頭一皺,平白無故怎麼會有警察過來,他看着樓下的警車,這時候,銳利的目光看到樓下抽着煙的江波。

“好哇,原來是你這小子搞的鬼。”

這江波爲秦玉山做事,看來這些警察突然過來和他脫不了干係。

林羽冷冷的想着,要不是上官仙兒這個時候幸好醒了,要不然指不定這些警察會怎麼誣陷自己呢,秦玉山,這筆賬老子記着了。

休息到了下午五點,上官仙兒終於恢復的差不多了,林羽帶她下樓吃了一餐飯,隨後上官仙兒擺着手離開了。

“林羽哥哥,以後我常找你聊天。”

“嗯嗯,一定要。”林羽微笑着,辣條換丹藥的生意還可以繼續。

等回到秦嬌嬌所住賓館的時候,上官仙兒已經在羣裏發了安全到家的內容了。

不過這妞沒發是誰救了她,因爲走之前林羽叮囑過她,不能說,自己要低調,於是只說了以爲前輩救了自己,至於姓名就沒說。

羣裏一陣感慨,說這位前輩厲害云云。

回到賓館的時候,秦嬌嬌一陣狐疑的問林羽去哪了,林羽說這裏有朋友,正好過來了,就去拜訪一下。

秦嬌嬌知道這廝騙自己呢,不過也沒點破,冷哼一聲,隨林羽去了,畢竟小祕密誰沒呢?

不過隨後,林羽把江波帶警察找自己茬的事說了一下,當天晚上秦嬌嬌便把江波開了。

第二天回到公司,沒想到出去幾天,公司裏又走了一大批。

門口處,方偉扔下了工作卡,大聲喊道:“這個公司不行啦,大家趕緊離開這裏吧,據我可靠消息,這一次秦嬌嬌她沒談成生意。”

底下職工竊竊私語起來,“我說不行吧,早知道我去我老鄉那裏了,好歹給我八千工資。”

“哎,早知道我也早點跳槽了。”

“炮哥,都是你和白素素,要不是你們兩個,我就被人挖走了,現在好了,工作沒了。”

“哎,東科要倒閉了。”

炮哥和白素素來到林羽身邊,居然發現林羽一點都不着急。

“林羽,你咋一點不急啊?”炮哥說。

“是啊,我一個女孩子倒沒事,你們怎麼辦啊?沒工作了哦。”白素素急聲說。

“不要急,待會美人豹會宣佈重要消息。”林羽笑呵呵的說。

很快的,公司裏又走了三分之一人,餘下的除了一部分信任秦嬌嬌的,其餘都是沒本事暫時還沒找到出路的。

終於,秦嬌嬌和一羣水大集團的人走了進來,在驚愣的目光中,水大集團的人宣佈,和東科科技成爲戰略合作伙伴,不僅是在本市,而且在湖州都要大型的項目進行開發。

“一下子搞這麼多,公司沒那麼多錢吧?”又有人小心翼翼說。

“是啊,畢竟離開了秦家呢,公司沒錢……” 雖然和水大集團達成了戰略合作伙伴,這跌破了絕大多數人的眼球,但是還是很多陰謀家唱衰東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