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翠是羅家從小養到大的丫鬟,賣身契都在羅家手裏,想要逃脫哪裏難,後來聽說小翠跟着三姑娘出嫁江鎮去了,從此冷苒便和她斷了聯繫,沒想到三年不見,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翠姐姐,你如何成了這般模樣?”冷苒確定是小翠了,心裏的恐懼也漸漸減少,她知道小翠是個心地善良的姑娘,絕對不會幹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羅家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家,上次還設計把羅文霖配給她做陰親。

“我……”

小翠低垂下頭,細密的睫毛上沾染了不少淚珠,貝齒死死的咬着脣瓣,蒼白的小臉上壓抑不住的痛苦和憤怒。

“羅老爺這個畜生,竟然逼我,逼我……”

過了很久,小翠才擡起眼眸,而此時此刻她的雙眸已經腥紅,面色變得猙獰,好似下一秒就要撲過來把所有人毀滅!

霍子軒下意識的閃身擋在冷苒身前,深怕小翠激動了傷害到我。

“小翠姑娘,你莫要傷心,有什麼冤屈,本官一定還你公道”

霍子軒義正言辭,本就清俊的面容一片正義之色,那雙眼眸中有對小翠的惋惜和同情。

“你真的……能幫我?”

小翠面上的猙獰消失了,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樣看着霍子軒,蒼白的小臉竟然染上了一絲淡淡的紅暈。

她竟然臉紅了!

這個發現讓冷苒一時間怔住,不過轉念一想,她眸光中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

伸手拽住霍子軒的胳膊,推到小翠面前,“小翠姐,子軒哥可是好人,他馬上就是我們的父母官了,有什麼冤情都向他訴說,他一定幫你討回公道!”

說完還使勁在後面拽了拽霍子軒的衣角,霍子軒有點莫名其妙,剛纔他那麼說純碎是怕這女鬼傷了冷苒,雖然他是父母官沒錯,洗涮別人的冤屈也是職責,不過幫一個鬼翻案,還真的有點詭異的很,不過還是聽話的乖乖點頭。

“是的,本官一定幫你”

霍子軒本就一身正氣,加上他面容清俊,溫潤儒雅,而且語調柔和,聲線磁性,一說話小翠的身形明顯一頓,繼而臉上的紅暈更加明顯了。

冷苒一看有戲,連忙在霍子軒耳邊附語了幾句,繼而戳了戳他的腰間。

霍子軒蹙了下眉頭,桃花眼裏有意思落寞和刺痛,看了一眼冷苒,冷苒不好意思,連忙垂下頭裝作沒有看見。

她承認自己自私,不過既然沒有結果,她只有轉移霍子軒的注意力,讓他不再那麼苦苦的等她。

小翠只是糾結了下,繼而長袖一揮,四周鮮血淋漓的屍體都不見了,陽光照射進來,四周的陰森感也消失了,不過小翠卻始終站在岩石後邊的陰暗處,不肯出來。

冷麪首席纏愛小女傭 冷苒心裏想,果然是美男出馬就是這待遇啊,知道場面太過血腥,竟然把屍體都掩藏了起來。

不由得,擡頭督了一眼霍子軒,滿意的直點頭,不錯,果然有迷惑女人的資本,長得好看就是好啊。

霍子軒怎麼不知道冷苒這丫頭打的小算盤,有些哭笑不得的同時,心裏也涌起幾分苦澀。

丫頭,你當真是這般不待見我嗎?

這麼心急的就想把我推給別人,哪怕對方是個鬼……

不過即便是這般想,霍子軒卻是依舊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靜靜的聽着小翠訴說事情原委。

“這羅老爺當真是畜生不如!”

聽完小翠的事蹟,冷苒怒火中燒,再也忍不住的怒吼出來。

恨得咬牙,果然死的都不是好東西,簡直是活該!

原來,羅家唯一的大少爺羅文霖死後,羅家後繼無人,而羅夫人早已經是半老徐娘,羅大人根本提不起一絲興趣,更何況羅夫人在生羅文霖的時候傷了身子,不能孕育了。

所以羅老爺猥瑣的目光便落在了隨着三小姐回孃家探親的丫頭小翠身上,三年不見,小翠早已出落的亭亭玉立,而且也到了許配人家的年紀,所以在羅老爺強制要求下,讓三小姐留下了小翠,竟然想要把小翠收納進房。

而強勢的羅夫人雖然年輕時仗着孃家撐腰,把羅老爺壓得死死的,沒讓他收房納小妾,不過伴隨着這兩年孃家的敗落,羅老爺對她也不待見了,爲了討好夫君,羅夫人更是主動提出讓小翠做妾,只要肚子爭氣生個一兒半女的,便把她擡爲平妻。

這對別人來說或許是一個攀上枝頭變鳳凰的好事,可是小翠卻是一個楨潔女子,眼看着就這兩年便被打發出去,想着嫁給一個平凡的男人,相夫教子,即便貧苦也心甘情願,現在被逼的當小妾,她自是不肯。

當天夜裏,羅家辦了一個小型的低調婚宴,小翠被五花大綁的送進了新房。

當那個滿嘴酒氣,大肚便便的老頭趴在她的身上,打手撕扯着她的衣裳時,她絕望的想要自殺,爲什麼?爲什麼命運對自己如此不公!她雖然是個奴婢不過被這般玷污,她寧願死也不要。

使勁全力猛踹羅老爺的嚇體,當鮮紅的血液染紅了羅老爺的裏衣,羅老爺怒了,當即便找來了六個壯漢,把她給……

在死的那一刻,小翠瞪大雙眸,瞪得老大,雙眸中流出血淚,而嚇體更是被蹂躪的*不堪……

聽完這些,冷苒倒抽一口冷氣,怪不得小翠的怨氣如此之深,竟然是這般慘死的…… 霍子軒的眉頭擰緊,袖中的拳頭也握緊,他的臉色很難看,倒也不是對於小翠有什麼意思,而是他竟然想不到太平盛世竟然有這樣的人,爲小翠的遭遇感到同情,爲她誓死捍衛自己的楨潔感到佩服。

不過終究是人死不能復生,況且從方纔那些屍體來看,她已經報仇了,爲何還要作孽把他和苒兒引來。

“小翠姑娘的遭遇本官深感同情,只是爲何小翠姑娘要血洗羅家上百口人,這和肆意殺人沒有什麼區別,不過小翠姑娘既然已非陽間之人,本官也沒有辦法讓你爲自己的殺孽付出代價,只希望小翠姑娘能放下執念,早登極樂”

霍子軒在說這些的時候,眉頭是微微蹙起的,雖然他可以在公堂上鐵面無私,可是對方可是一個怨氣極深的冤死鬼,況且他要保護丫頭的安危,所以不得不把譴責的詞語說的委婉些。

“我知道我殺孽太深,我亦不求能轉世投胎,只可恨我的血仇未報,我……”

小翠說着說着竟然掩面痛哭。

冷苒眉心一蹙,對於小翠的話感到疑惑了,按理說羅家的人,連無辜的丫鬟們都被她殺了,竟然還說沒有報仇雪恨,難道她真的要整個核桃灣的人給她陪葬才樂意?

眸光掃過小翠顫抖略微透明的身子,冷苒疑惑了,而且覺得有些詭異,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被她忽略了。

“小翠姑娘的意思是……”霍子軒何其聰明,精準的找到了小翠的意思。

可見,難道兇手另有其人?

“不滿公子,當日玷污我的其中一個漢子逃了…….而那個漢子恰巧在我頭七回魂夜找到了一個道法高深的道士,我鬥不過那道士,血仇不能報,我心有不甘,一直潛伏在覈桃灣水庫,靠吸食人體精魂爲生,我以爲只要這樣,我的鬼力便能對付那個道士,可是卻不想一而再的被那道士打成重傷,就在絕望之際,我便聽到一個可以增強鬼力的消息,那就是找到太陰之女,或者純陽之子,只要吃了兩人,鬼力爆增!……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是你們……”

小翠如實交代,眸光淚眼盈盈,楚楚動人的瞅着霍子軒,眸色中有後悔,也有無奈和不甘心。

想來,她若是不能報仇雪恨,她的這份痛苦和執念便會一直伴隨着她吧,與其這樣痛苦一生,還不如讓她報了仇,不再造無辜的殺孽。

“太陰之女?”霍子軒面露深思,繼而眸光不由自主的凝固在冷苒的身上,繼而眉心緊擰。

“是……是哪個道士告訴我的,他說只要我把你們二人的屍體帶到他哪裏,便把哪個玷污我的漢子交給我,還會幫我超度亡魂,讓我借屍還魂”

知道自己騙不過,霍子軒周身的氣場也有些強烈,而且小翠心裏也不想騙霍子軒,所以索性全盤吐出了,反正她也不打算傷害霍子軒和冷苒。

“哪個道士長什麼樣子?”冷苒突然覺得不對勁,急忙問道。

難道是楚玉清?他想殺她嗎?可是轉念一想又不對,他若要殺自己早殺了,何必等到現在?況且他也不是道士……

“我沒看清他的模樣,不過幾次交手可以肯定他是一個道法很深的道士,而且他身邊養的厲鬼很多,聽他聲音雖然蒼老卻很有中氣”

小翠一邊蹙眉頭回憶,一邊說着。

冷苒面色一僵,繼而變得很難看,她手腳止不住冰涼,袖中的拳頭緊緊的握緊,若是她沒猜錯,那個道士,應該是清修!九玉白的師父!

他想殺自己?還是想利用自己引出龍清絕?

一時間,冷苒的腦子有些不夠使了,她眉頭皺的死緊,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她被捲入進去了,那要怎麼辦?人家都殺進門了?坐以待斃?這絕對不是她冷苒的性格,想到上次他傷了龍清絕那麼深,而九玉白更是想要把她困在身邊,原因應該是因爲她是哪個所謂的太陰之女!

“丫頭,你怎麼了?”

霍子軒注意到冷苒的異樣,走過來想要扶冷苒,卻被冷苒躲開。

不想活了啊,小翠還在旁邊呢,若是把她惹毛了,知道霍子軒心裏根本沒有她,那他們豈不是要死在這裏。

所以出賣色相還是得繼續,至少在沒有完全脫困的時候。

冷苒左右看了看,雙眸凝固在水庫旁邊的一個吊瓜騰上,吊着幾個嫣嗒嗒的胡瓜。

遠遠地有人認出了冷苒,對着姚德正低頭說了什麼,繼而姚德正看冷苒的眸光也變了,變得好似要殺了她一般,而身後跟着的一羣人都開始對冷苒指指點點起來。

霍子軒劍眉微微一蹙,伸手牽着冷苒,把她擋在身後。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這一羣人是衝着冷苒來的,若是沒猜錯,又是怪冷苒這個煞星什麼的招來的不幸,這些話他聽得多了,但是以前他不准許別人欺負他的丫頭,現在更不可能!

“冷丫頭,你怎麼在這裏,你還嫌村子不夠亂嗎?一個同鬼結了陰親的人,你還敢在這裏……”

姚德正氣勢洶洶的走過來,一張口就數落冷苒的不是,那言語間硬生生的就把她當做一個招來不幸的煞星,若是當初沈大娘不把她帶回村子,也許核桃灣村早成了富饒的村莊了,都是這丫頭。

情劫難逃 所謂的人窮怪屋基,說的就是姚德正這樣的,竟然把一個村落的不幸和窮富怪罪在一個丫頭身上。

霍子軒眉尾輕輕一挑,桃花眼裏的溫潤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厲色,竟然這樣說他的丫頭,這些人當真是豬腦袋,把這些怪罪在丫頭身上,當真以爲他這個即將上任的縣令是吃素的?

“姚村長,你這話說的有點偏執了些,核桃灣的水庫本來就傳言不乾淨,怎麼就怪罪在丫頭身上了?難道你這個村長就是這般當得?”

冷冷的聲音,從霍子軒的嘴裏說出來,冷苒都有些不敢相信,沒想到她那溫潤如玉的子軒哥哥竟然有這樣凌冽的一面。

“你是誰?竟然敢對村長這樣說話?”

霍子軒回來本就很低調,而且上任要過幾天,所以雖然知道有新縣令要來了,卻沒人知道是誰,更沒有人會把縣令大人聯想到這個小子的身上。

姚德正從頭到腳的看了一眼霍子軒,雖然看出此人一身正氣,器宇不凡,不過穿的也不過莞爾,看不出身份多尊貴,竟然當面指責他這個村長,當真是不知道這核桃灣是他的?“這位年輕人口氣倒是不小,只是氣血方剛,卻沒有點腦子,我勸你還是少管閒事”姚德正說着就對旁邊的兩個漢子使眼神,示意讓他們把冷苒先抓起來。

霍子軒冷冷的看了姚德正一眼,他一身膘肉,吃的油嘴滑舌,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竟然這般不分青紅皁白,這樣的人,不能留。

“哼,姚德正,你這村長的位置本官上任後再加以嚴辦,若是本官再聽到誤傳謠言,以訛詐訛的話,本官決不輕饒!”

說完,拂袖而去。

——————

冷苒和霍子軒剛踏進自家院子,就聞到了淡淡的肉香味道,冷苒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倒不是她嘴饞,只是這雞湯的香味太過誘人了,況且早上也沒吃飽,有些餓了。

看着冷苒那一副饞貓的模樣,霍子軒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眸中帶着一絲寵溺的味道。

一進門,劉大娘就開始張羅着吃飯,而更讓冷苒欣慰的是沈鳳賢竟然也笑臉盈盈的招呼着霍子軒進來坐。

飯桌上,三個長輩臉色都很喜慶,冷苒看着放桌上慢慢一桌菜色佳餚,視線不由自主的掃過衆人。

總覺得怪怪的,她眉頭擰了擰,打算吃了飯再找奶奶說說小翠的事情。

“苒兒啊,多吃點,看你瘦的”

一上飯桌,劉大娘就熱情的給冷苒夾菜,冷苒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飯碗無從下手,心裏一緊,雖然他們沒有挑明,但是總感覺有什麼事情發生。

果然,劉大娘笑呵呵的說着:“苒兒也十六了吧,這年紀也該說親了,剛好咱們子軒也回來了……”

⊙ ttka n⊙ ℃o

“咳咳咳”

若是這都聽不出來,冷苒絕對是大傻瓜,所以不等劉大娘說完,冷苒劇烈的咳嗽起來,打算了劉大娘的話。

“來喝點湯,吃飯那麼不小心”霍子軒勺了半碗湯放在冷苒的面前,語氣格外溫柔的爲她順背。

看的一旁的三個長輩皆是面色帶笑,滿意的點點頭。

冷苒如坐針墊,渾身不舒服,擺擺手,躲開霍子軒順背的手,笑着說沒事,而後便低着頭喝湯。

“苒兒啊,以前是奶奶耽誤了你,不過子軒這孩子大小就喜歡你,奶奶看得出來,霍達夫婦也是個好人,你若嫁過去一定不會虧待你,有子軒照顧你,奶奶也放心了”

沈鳳賢看了一眼喝湯的冷苒,突然苦口婆心的開口。

“子軒哥哥,你知道我一直把你當哥哥,我……”

“沒事的,丫頭,你可以繼續把我當成哥哥,我可以等,等你接受我的那一刻”

霍子軒嘴角帶着暖暖的笑意,伸手揉了揉冷苒的頭髮,似乎早就料到她會這般說。

“可是……”

冷苒欲哭無淚啊,這是逼婚的節奏嗎?當着這麼多長輩的面,她說不出絕情的話,但是若就這麼嫁給霍子軒,她不能。

她配不上霍子軒,亦騙不了自己的心,即便那個人已經走了,可是她的心卻再也裝不下任何人。

“苒兒,奶奶對子軒這孩子放心,絕對不會委屈你,你也別害羞了,這親事兒改明兒找個黃道吉日就定下來”

“奶奶,我不嫁給霍子軒!”

冷苒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聲音比較激動,所以聲調有點大,頓時原本熱情高漲的幾個人,除了霍子軒,皆是一愣,繼而不可思議的看着冷苒。

“苒兒,你這是幹嘛?”

沈鳳賢臉色有些掛不住了,看着霍達和劉梅的臉色都變得很難看,她頓時覺得是不是自己以前太慣着冷苒了。

“因爲我已經同鬼結陰親了,我早已楨潔不再,所以你們就別瞎操心我的婚事了!”冷苒一吼說完,繼而轉身往自己房間跑去。

“這……”劉大娘一愣,臉也跟着白了。

霍達低着頭喝酒,一聲不吭,不過臉色也很難看。

霍子軒在聽到冷苒吼出那句話後,頓時覺得心一陣抽痛,眼眸裏劃過一絲孤寂的落寞,果然,就算這樣,她依舊不嫁給自己嗎?他的丫頭,已經不再是他的丫頭了。

“這丫頭……什麼陰親?什麼意思?”沈鳳賢有些接受不了這麼刺激的信息,頓時據樓的身子有些搖搖欲墜,霍子軒連忙扶着她,給她順氣。

“奶奶,你別生氣,丫頭也是迫不得已,完全是爲了救你,不過若是她能放下心裏的負擔,我願意娶她,我不在乎這些,我是真心愛丫頭的”

霍子軒的肺腑之言,讓沈鳳賢感動的同時,腦子也清醒了不少,霍子軒是個好孩子,若是苒兒真的……以她的性格斷然不會耽誤人家,況且她也不想劉梅和霍達這邊不好說話,當即點點頭,說了些客氣的話,便讓霍達一家先回去。

霍達和劉梅的臉色很難看,沒想到令他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丫頭早就被鬼玷污了,這無論如何都是配不上自家兒子的,當即也沒說什麼,拽着霍子軒往自家走,霍子軒眉頭一直蹙着,他知道現在也不是魯莽的時候,只想等到冷苒冷靜下來了再做打算,也只能落寞的跟着回去了。

“該死的龍清絕,你這個大騙子,爲何要來招惹我,在我愛上你的那一刻又決絕的離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我一定也讓你嚐嚐這樣的滋味!”

說着,冷苒開始翻出包袱收拾東西,她要去京城,她要去找龍清絕問個清楚,問他到底什麼意思,若是真的不要她了,就痛快給她一張和離書,從此他們兩人互不相干!

叩叩叩,急促的敲門聲傳來,讓冷苒手裏的動作一滯。

“苒兒,你開門,奶奶有話給你說”

“奶奶……”

冷苒的鼻尖一酸,有些不知道怎麼辦,她太沒用了,讓奶奶擔心了,現在要怎麼辦?想着方纔對奶奶大吼,她心裏就有些後悔。

猶豫了一會兒,冷苒開了門,沈鳳賢走了進來,渾濁的眼眸看了一眼她收拾了一半的東西,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牽着冷苒的手坐在炕頭邊,仔仔細細的把冷苒看了一個遍,那眼眸中的不捨,愧疚和無奈,讓冷苒在眼眶打轉的眼淚再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奶奶……我……對不起”

一頭撲進沈鳳賢的懷裏,冷苒頓時心裏的委屈和無助得到了發泄點。

蒼老的手一下一下的拍着冷苒的背,沒有責怪,只有微微的嘆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