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陽一眼看去,就知道,這個就是枯葉道館的館主馬志士了,還沒有等小陽說話,就只見他帶著囂張的語氣說道:「嘖,又有小baby上來送死了。」

小陽面無表情,似乎是沒有聽到這話一般,沒有多說什麼廢話,直接開口說道:「道館規則是什麼?」

「嘖,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生冷的小baby了,還真是期待等下露出哭泣的表情。」馬志士說著,一副似乎已經是看到小陽最後對戰的結果了一般,臉上饒有興趣的模樣。

「費什麼話,難道道館訓練家都像你這樣話多的?」小陽冷聲道。

「真是囂張的小鬼,等著哭吧。」見小陽冷言冷語的模樣,似乎是讓馬志士非常的不爽,畢竟他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情況,不由惡狠狠的說道。

「規則是一對一,當一方神奇寶貝失去戰鬥能力的時候,另一方獲勝。」馬志士說道,隨後就從身上拿出了寶貝球,甩了出去:「我的小精靈是它!」

一道紅光閃過,一隻橙色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賽場上,正是雷丘。

在看到馬志士釋放出來的雷丘之後,小陽心中就一副果然如此的心聲。

小陽查看了一下這隻雷丘,實力還算不錯,擁有精英級別的實力,對此,小陽倒是意外的看了眼馬志士,原本還以為是那種外強中乾的傢伙,果然,能夠做出這麼惡劣的事情,卻沒有受到什麼教訓,沒有幾分本事怎麼可能?

不過,對於這隻雷丘,小陽卻是再熟悉不過了,那就是馬志士在收服這是雷丘的時候還是皮卡丘,然而急於求成就直接是使用了雷之石讓皮卡丘提前進化了,這就意味著失去了很多原本皮卡丘會使用的技能,最明顯的就是不會高速移動,這無疑是一種致命的傷害,畢竟雷丘本身的體型移動速度就不是很快。

同時動漫中的小智也就是抓住了這一點才將馬志士打敗了,要不然想打敗馬志士,說真的,還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不是小看小智,而是馬志士為人做事雖然惡劣了一點的,但是實力確實是不錯。

其實,小陽來這裡,基本上就是沖著精英徽章來的,而馬志士很明顯只是普通徽章的道館訓練家,而小陽之所以不直接說明原因,主要原因還是小陽覺得這個道館的做事風格讓他很不爽,所以想要教訓一下,也讓他感受一下他所做的事情。

「露力麗,這場比賽就交給你了。」看著對方雷丘氣勢十足的模樣,確實是培養的非常不錯,不過,在小陽面前還是不夠看的,小陽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將手中的露力麗放了下來,說道。

「露力麗~」

露力麗被放到地面上之後,做出一副交給我的模樣,看上去非常的自信,顯然已經是擺脫了以前頹廢的模樣,簡直就是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意思。

露力麗在經過燈塔那邊的事情到現在,已經是成長了很多,實力境界或許比不上雷丘的,但是實力絕對是強悍,特別是在露力麗力量運用方面狠狠的經過一番訓練之後,已經是有了質的變化,說是秒殺一般精英級別的神奇寶貝都是小意思。

所以,即便是面對被其克制的雷丘,臉上都是充滿了幹勁,沒有露出任何膽怯的心理。

「哈哈哈,小baby就是小baby,就連使用的神奇寶貝都是小baby。」說到這裡之後,馬志士臉上就露出殘忍的表情:「那麼,接下來你做好哭泣的準備了嗎?」

看著馬志士這樣的表現,小陽臉上不但沒有絲毫的變化,反而是用一種白痴的眼神看向馬志士,這怕是中二晚期了吧。

「你這是什麼表情?」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小陽這麼對待,對於馬志士這樣摧殘敵人來取樂的人怎麼接受得了,二話不說,立即就是展開了攻擊,情勢激烈:『雷丘,使用十萬伏特。』

喔~

雷丘發出一聲喊叫,隨後身上就是噼里啪啦的泛起了金黃色的光芒,電光蛇舞。

隨後,就只見雷丘身上發出一道雷電,金光色的雷電快如極光,奔騰而出,猶如脫韁的野馬,攻勢凌厲異常。

而馬志士的臉上,露出殘忍的表情,似乎已經是看到了這隻水老鼠的結果,想來肯定是如同以前一般,被電成焦炭吧,特別還是水系神奇寶貝,想來效果更是???一想到這裡,就不由發出嘿嘿聲。

呵,看著對方那一副噁心的表情,小陽就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些什麼,面對著對方疾如閃電般的攻擊,小陽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甚至是沒有說一句話,唯有他嘴角的一抹冷笑說明了一切。

雷電攻擊來的非常的迅猛,只是一個眨眼間就已經是從一方來到了露力麗的面前,而面對著這一切,露力麗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膽怯的表情,和以前相比,完全就不是同一隻神奇寶貝一般。

就在電光四射威力十足的雷電要攻擊到露力麗的時候,這個時候,露力麗終於是動了,腳下猛然一發力,只聽見砰的一聲,地面凹陷,這點還不足讓人看清,露力麗所在之處就已經是掀起不小的塵煙。

「什,什麼情況?」看到這種情況,馬志士實在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塵煙不過一兩秒就散去了,只見原處已經是失去了露力麗的身影,並沒有馬志士所期待的焦炭。

而且在那處原地,只見地面上有著一道深深的坑洞。

之前馬志士沒有看清想來是不清楚,其實這只是露力麗利用力,以地面為支點加速而已,力道之大,所以留下來一道深坑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就算是有人看到了,想來也是不大會相信吧,畢竟這種力道實在是太恐怖了,根本就是露力麗不該有的。

雖然有些露力麗具有大力士特性,但那也沒有誇張到這種地步,再說了,大力士特性的效果僅僅只是將物理的攻擊提升兩倍而已,並不具有這種力量。

之前馬志士不僅因為自大的心裡,還有根本就沒有在意的心態,使得他根本就是不知道現在是一種什麼情況。

不過,無論怎麼樣,這都是影響不了他要將露力麗變成焦炭的心裡,馬志士雖然不明白,更多的可能是不相信這種事實吧,無論是什麼,都不會影響到他的進攻心態。

不過,相比起之前暗中輕浮,現在臉上的表情,可能是連馬志士自己都是不知道,已經是不知不覺中嚴肅了起來,他性格張揚自大,卻並非真的是那種外強中乾之人:「雷丘,衝上去使用百萬噸拳擊。」

「露力麗,我們也上吧。」即便是對於使用了技能之後的雷丘的拳頭攻擊,小陽也是不虛,不用多說什麼,直接干。

他可是見識過露力麗力量爆發之後的恐怖的,對於之前在貴族學院聽說露力麗秒殺精英級別的神奇寶貝沒有絲毫感到意外,更何況在經過小陽這段時間的訓練之後,就更加的恐怖了。

對付這樣一隻速度慢,又不是力量型的雷丘,自然是絲毫不看在眼裡,即便是使用了技能,小陽也不認為對方會是露力麗的對手,因為,在沒有見識過露力麗的力量之前,誰都不會知道露力麗力量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

雷丘高昂一聲,身上散發出一股強悍的氣息,隨後便是沖了出去,揮動著的拳頭凝聚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氣勢兇猛。

另一邊,露力麗同樣是不虛,眼中充滿了自信的光澤,隨後腳下一跺便是沖了出去,腳下的地面頓時是凹陷了進入,形成了一個小坑,可見力道之大。

露力麗每一步都是發出砰然之聲,每跑一步都是在地面之上留下一個個小坑洞,然而,隨著每跺一腳速度都是快上一分,到了最後,都是變成了一道水藍色的流光,如同閃電一般急速的沖了出去。

「這????」看著露力麗那恐怖的力道和速度,馬志士整個人都是震驚住了,如果說之前是沒有看到或者是忽視的話,那現在,顯然是忽視不了了。

「雷丘快點躲避開來。」看著露力麗那嬌小卻爆發出恐怖的實力,馬志士毫不懷疑,雷丘在速度方面根本遠遠比不上,這要是衝撞上去,那雷丘即便是不會直接失去戰鬥能力,想來也是不會好到哪裡去,一想這裡,心中就不由的膽怯了,這話幾乎都是下意識的喊叫了起來,恐怕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

雷丘速度根本就比不上露力麗,能不能攻擊中真的是讓人很是懷疑。

然而,馬志士喊叫的顯然是過慢了,根本就是影響不了現在賽場上的局勢,再說了,即便是早點說出口,雷丘處在這種局勢之下,根本就停不下來。

隨後,在馬志士震驚的眼神中,露力麗如同火箭炮一般衝擊了上去,還沒有等雷丘反應過來,就只見眼前一花,肚子一疼,整個身子就已經是倒飛了出去,眼神中一片迷茫,一副發生了什麼的小模樣。

露力麗在經過這段距離的加速之後,根本就不是雷丘肉眼或者是身體反應能夠反應過來的,直接是狠狠的撞擊在了雷丘的肚子上,根本就沒有給雷丘攻擊的機會,整個氣勢都是散去,技能被打斷,整個身子都是被撞飛了出去。

雷丘發出一聲慘叫,在空中形成用掉華麗麗的拋物線,最後砸落在了地面之上,掀起一圈塵煙。

「雷丘!」馬志士看到砸落在地面上一臉疼苦的雷丘,就不由自主的叫喊了起來。

無論說馬志士怎麼樣一個人,至少他對於自己的神奇寶貝是非常關心的。

對此,小陽看在眼裡,只是不明白,他對於自己的神奇寶貝這麼關心,那怎麼就不能明白別人的同樣的心理呢,或者是說,他只是以此為樂而已。

雷丘臉上緊皺,露出一臉的痛苦神色,不過,在掙扎了幾下之後,最終還是站了起來。

「露力麗,給它來個連環巴掌套餐。」看著緩緩掙紮起來的雷丘,小陽可不會有絲毫的留情,隨後立即就是展開了命令。 「雷丘,快大面積使用十萬伏特!!!」看著飛衝過來的露力麗,馬志士臉上立即是露出了驚恐的表現,因為,露力麗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果不做出應對的方式,想來這一擊之下,他毫不懷疑雷丘會失去戰鬥能力。

雖然馬志士被露力麗的實力給震驚到了,但是這並不代表馬志士整個人都失去了理智,無論怎麼說,好歹也是一個道館的訓練家。

馬志士性格惡劣了點,但是確實是擁有道館訓練家的實力,而不是如同華藍市三姐妹那種的花瓶道館訓練家,他很清楚,以雷丘的速度很反應能力,絕對是躲避不開來的,所以直接就是展開了硬碰硬的局勢。

以此期望以電系克制水系,對露力麗造成恐怖的傷害,哪怕是對露力麗的行動造成影響甚至是麻痹都是不錯的效果。

然而,馬志士還是低估了露力麗恐怖,身子本身就嬌小,再加上力量的加成,哪裡是雷丘這種笨重類型的能夠底坑的住的,再加上兩者之間的距離本身就沒有多少,就更是不用說了。

幾乎是一個閃現,只見原本身上噼里啪啦凝聚能量遍布著電光的雷丘突然眼前一花,就見身前已經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水藍色的嬌小身影,眼中不由露出惶恐之色,驚詫萬分。

「雷丘,小心!」馬志士不由驚恐的喊叫了起來,他實在是有些低估了露力麗的恐怖。

對此,已經是來之不及了,還沒有等雷丘凝聚起來的雷電攻擊出去,露力麗就已經是出現在了雷丘的眼前,揮動的小手在雷丘眼中不斷放大,心中驚恐萬分。

砰!

最後,終究是沒有任何意外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雷丘的臉上,直接硬生生的將雷丘身上原本要攻擊出去的雷電打斷而且,電光星星點點散去。

露力麗的巴掌很小,力道卻是恐怖的驚人,一巴掌下去,便是砰然一聲響起,只見眼中散發著驚恐神色的雷丘臉直接是被一巴掌拍的變了形態,身子整個都是被一巴掌甩飛了起來,而且速度極快,可見這一巴掌力道是有多麼的大。

不過,露力麗在經過小陽的訓練之後,自然不會像以前一樣,一巴掌直接就將對方拍飛出去,而是在極愛你個雷丘拍飛上去的時候,腳下一跺,整個身子就是飛射了出去,直接是出現在了雷丘的面前,兩者處於一種平行線上,速度相同,隨後很快就又是一巴掌甩了出去。

露力麗已經是適應了這種力量的運用,現在運用起連環巴掌自然是得心應手,沒一巴掌下去,就會加快速度,然後又是巴掌下去,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無線的循環。

當初練習這一招的時候,可是浪費了小陽很長的一段時間,畢竟露力麗這個特性恐怖,但是資質卻是不行,甚至是被固定住了,想來應該是吃了那個果子的原因,即便是小陽有提升資質的系統獎勵也是不行。

總的來說,算是有得必有失吧,所以說,露力麗提升的境界很慢,領悟能力也不是很高,即便是以小陽掌門人的實力,單單是訓練這一招就浪費了很長的時間。

不過,對於小陽來說,露力麗潛力即便是神獸都遠遠比不上它,只是提升境界方面委實很慢,跟小陽其它神奇寶貝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區別,好在有特性來彌補。

想來,以後即便是要旅行都是要時刻帶上它的,畢竟露力麗實力提升實在是慢的可以。

被連續攻擊的雷丘發出一聲聲慘叫,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空隙,兩三下下來,整張臉都是紅腫了起來,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雷丘!!」看到這種情況,馬志士心如急焚,卻是眼睜睜的看著,無能為力,恐怕是連他自己本人都沒有想到會有這麼悲慘的一天吧。

場上情況繼續,雷丘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又是連續幾下,雷丘幾乎都是已經失去了意志,更不用說是反抗能力了,不過露力麗的動作卻是沒有絲毫停下來的一聲,或者說是小陽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思。

賽場上的情況,馬志士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在看到雷丘的情況之後,就已經知道,雷丘已經是失去戰鬥能力了,如果小陽停手的話,其實已經是獲得勝利了。

可是見露力麗沒有絲毫想要停下來的意思,馬志士就算是再笨也是明白,小陽這不是不明白,而是故意的,心中頓時是憤然,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立即是喊叫了起來:「住手,住手,快點住手!!!」

小陽似乎是沒有聽見一般,沒有開口說話,那露力麗自然就不會停下手中的動作。

「夠了,我叫你住手,我認輸了!!你特么的沒有聽見我說話嗎?」馬志士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樣子的時候,以前,從里都是他對別人這樣子,而現在,卻是反了過來在,至於什麼恥不恥辱的他已經是沒有太多這般心思,他現在關心的是賽場上已經是失去戰鬥能力的雷丘,他人混了一點,但是對於自己的神奇寶貝卻是沒有那般殘酷無情。

「吵死了,不用叫的那麼大聲,我聽的到。」面對幾乎是咆哮的馬志士,小陽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淡淡的說出這麼一句話。

「既然聽到了,那你特么的還不住手!!我都已經認輸了,你還想怎麼樣?啊?」看著小陽風輕雲淡的一般的神色,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看見一般,這樣馬志士憤怒的臉上青筋都是暴起了,臉色猙獰。

「呵。」小陽冷冷一笑,並沒有說什麼,至於說對方會不會暴力動手,小陽絲毫不關係,畢竟他也不是好惹的。

「小友,住手吧!」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道館中響起。

「師傅。」馬志士一聽到這個聲音,連人影都沒有見到,幾乎是第一時間就認出來了,下意識叫道。

「你總算是出來了。」小陽嘴角露出一抹弧度,心中想道。

小陽雖然實力因為重生去的幾乎沒有剩下了,但是有些本質上的東西是不變的,在開始和馬志士對戰的時候小陽就感知到了。

「露力麗,結束吧。」既然正主都已經是出現了,小陽自然是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了,就對著露力麗淡淡的說道。

在接到小陽的命令之後,露力麗凝聚起所有的力量,最後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雷丘的臉上,猛然砰的一聲,雷丘立即是如同導彈一般被轟擊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上,又是一聲慘叫聲響起,背後的牆壁同樣是不坑負重的微微凹陷了進去,龜裂出一道道蜘蛛網一般的紋路。

這個時候的雷丘已經是徹徹底底的失去了戰鬥能力,再也沒有繼續戰鬥的可能。

「你!!」看到這裡,馬志士實在是沒有想到,到了最後了,小陽居然還下狠手,這還是他師傅出來的情況下,如果他師傅不出來,他都是有些懷疑小陽會不會將雷丘殺死。

如果再只是馬志士這種心理的話,小陽心裡一定會覺得好笑,他最多也只是讓雷丘重傷而已,至於死,他至少還不會再這種情況下做的出來,逼近神奇寶貝沒有錯不是,最多只是給一個教訓而已。

「哎,小友你???」見自己已經是出來了,小陽還下狠手,馬志士的師傅是不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不過,還沒有等馬志士的師傅說什麼,馬志士卻憤怒異常:「只是一場道館賽而已,你這樣下狠手未免也太過分了點吧?」

「過分?呵。」小陽露出一抹冷笑,聲音清冷的說道:「既然你也知道過分,既然你也知道這隻不過是一場道館賽,那為什麼你就可以對挑戰者下狠手,而挑戰者就不能對你下狠手,這是什麼道理,難道你就高人一等不成?」

「這???」原本還憤怒異常的馬志士猶如被掐住了脖子一般,一下子就語塞了,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畢竟這是事實不是。

只是馬志士想不到的是,報應會來的這麼快。

小陽說的在理,這也是之前馬志士的師傅不好說什麼的原因。

「我不管你是處於什麼原因,或者是說你是怎麼當上道館訓練家的,哪怕你是一個人品再怎麼惡劣的人也無關緊要,但是,不管什麼原因,既然你當上了這個道館訓練家你要盡到一個作為道館訓練家該做的責任,而不是作福作威,肆意妄為。」小陽冷聲道。

說實在的,小陽不管道館訓練家的人品怎麼樣,既然做了道館訓練家,那就要盡到責任,就好比坂木,雖然他是反派boss,但是人家至少是盡到一個道館訓練家該做的責任不是。

「你的實力還算不錯,只可惜???」說到這裡,小陽不由的搖了搖頭。

作為一個精英道館,背後自然是有一個準天王以上實力的訓練家支撐著,而馬志士作為這位的徒弟,想來天賦自然是不會弱的,至少從這隻培養的雷丘就可以看的出來,儘管雷丘是被提前進化的,可是實力依舊是很強悍,這自然是後天培養的功勞。

只可惜,這個馬志士現在花費在這種惡劣的事情的上,使得實力不進,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而且還不自知。

「你???」馬志士被小陽一個小屁孩說教,整個人都是羞憤了。

「夠了,馬志士!」馬志士的師傅從不遠處走了出來,嚴厲的喝道。

馬志士的師傅是一個大胖子,身高也是不高,滿臉花白的鬍子四濺,身穿黃棕色的衣褲,衣服胸前還有一個閃電的標誌。

「師,師傅???」在看到師傅之後,馬志士原本還憤怒的臉色頓時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低著頭,整個人都是弱了下來,彷彿是老鼠見到貓一樣,和他這個高大的形象實在是嚴重不和。

要不是看來之前馬志士囂張的畫面,小陽還以為馬志士之前的表現是他的錯覺呢。

「馬志士,你是在是太讓我失望了,難道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嗎?啊。」看著馬志士,馬志士的師傅一臉心痛的說道。

馬志士默然,不敢看師傅。

「你以為我之前說離開道館出去旅行是真的話啊,我只是想你自己醒悟而已,但是你的表現真的是太讓是失望了,你要是再這樣下去,到了我死去的時候,這個道館怎麼辦,你以為我還能為你支撐著不成?你好好想想吧,你這都已經是三十來歲了,要是連這點都想不明白,那還要你何用。」馬志士的師傅一臉痛心的說道。

聽了這話,馬志士頓時如遭雷劈,整個人似乎都是恍然了一下,其實,他不是一個愚鈍的人,只從來都沒有去想過而已,現在,被馬志士的師傅這樣一點,自然是明白過來了,低頭喃喃自語的說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師傅一直沒有離開,在暗中看著。」

隨後,馬志士想都沒有想,砰的一聲,就朝著師傅跪了下來,很誠懇的說道:「師傅,對不起,我錯了。」

「好了好了,我不管你是真的明白還是假的明白,那也都這樣了,反正我也老了,這個道館終究是你的,如果你守不住,那也怪不得別人,只能說是你活該。」馬志士的師傅擺了擺手,感覺自己有些心累的說道。

「師傅。」馬志士抿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突然覺得,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好混賬啊,卻是一點都不明白自己師傅的苦心。

「如果你現在明白了也不算遲,帶著雷丘去治療吧,要是留下什麼後遺症就不好了。」馬志士的師傅見馬志士那澄清的顏色,心中知道,他已經是聽見去了,所以心中還是蠻欣慰的。

「真是不好意思,我這個不成器的弟子讓你看笑話了。」在結束了跟馬志士的對話之後,馬志士的師傅這個時候才有空閑理會小陽,朝著小陽看去,對著小陽說道:『我叫雷伊,你直接叫的名字,或者是雷老就好了,我是這個枯葉道館的精英道館訓練家,想來以小友的實力,應該是來挑戰我的吧?』 小陽看著雷伊那表情,裝的倒是挺像的。

小陽可是心靈通透的人,他可不認為對方不認識他,就算是不認識也無關緊要,無論如何,這個老頭都是小小的利用了他一把,或者說是等待著一個能夠打的馬志士醒悟的人,其實這點他心裡也明白,不過最後還是出手了。

他知道,如果不將馬志士教訓一頓,這個雷伊恐怕是不會出來的,就如雷伊之前透露出來的那樣,出去旅行了,要是對方真的不願意出來,小陽也沒有辦法不是,所以小陽就順他心意的下去了,反正他也確實是想要教訓這個馬志士一頓。

再說了,這樣一場碾壓性的對戰對於小陽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或者說是當一個小小的熱身也算是不錯。

所以小陽不介意什麼,不過看著對方倚老賣老的模樣,小陽就不由的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來過去,一副我早就已經是看穿你了,你繼續表演的模樣。

「咳咳???那什麼,我們現在就開始比賽吧。」雷伊被小陽看都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了,就不由的咳嗽了幾聲,一時間低了低頭,隨後很是生硬的轉移了話題。

「好,規則是什麼,還是一對一嗎?」見此,小陽也不點破,或者說是不想廢話什麼,既然對方直接是這麼說了,小陽就順著他的話說道。

「嗯,規則就如同你之前打的那場一樣。」一說到這事,雷伊整張臉色都是嚴肅了起來,很是認真的對著小陽說道。

「既然如此,那現在就開始吧。」既然對方如此說了,自然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二話不說,小陽自然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是從身上掏出一顆神奇寶貝球甩了出去。

吼~

一道紅光閃過,一隻綠色兇猛的巨大怪獸便是出現在了賽場上,昂著頭髮出刺耳的鳴叫聲,聲勢浩大,氣勢兇猛的像是絕世凶獸。

這不是別的,正是班吉拉,雖然在快龍那件事情中自行進化,不過好在並沒有造成什麼損傷,畢竟是打了兩年的基礎,其實原本小陽就打算讓沙基拉進化的,只不過是提前一步而已。

基礎的積累並非是沒有好處的,即便是在那種危機的情況下進化,沙基拉依舊是直接跨國了准天王階段,直接是進入了天王初級,在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之後,實力基本上已經是穩定下來了。

不過,對此小陽其實不大滿意的,畢竟沙基拉的資質深厚,再加上積累了兩年,原本還以為可以直接跨入天王中級的,這恐怕是因為快龍那件事情造成的,剛剛進化就狠狠的抗了快龍一擊,只是這麼一點小副作用已經是很不錯了,至少沒有給班吉拉造成什麼嚴重的損傷後遺症什麼的。

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變故,小陽也是沒有什麼辦法,不過,就算是如此,實力進步依舊算是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