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少女見怪不怪,對於這樣的血腥味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一眼看去,都是一些三級荒獸的材料,而且數量並不多。

“就這些嗎?”少女職業性的問了一句。

“哦,你等等。”龍璇外密室周圍看了一眼,隨即往邊緣一個較爲空曠的地方走去

“嘩啦啦。”憑空倒出一大堆的材料,比起桌面上的材料更加高級實用。

“這,這是儲物裝備。”少女屬於低級侍女,並沒有親眼見過擁有儲物裝備的大人,此刻也深深震撼。

“喂,喂,美女,回魂了。”利亞在少女眼前晃了晃手,叫道。

“哦,不好意思,一時失禮了。”正了正色,恢復了甜美的笑容,再次問道,“請幾位前輩將身份木牌取出,我來覈實一下積分。”


少女取出一個菱形晶體,拿住龍璇的青色身份木牌貼了上去,隨即青色木牌上青光閃現,出現一個五字,在五字後面有一個顏色較亮的光點。

“滅殺五級荒獸一隻,獲得一萬積分。”少女當看到五字的時候,臉色大變,隨即恭敬的報出數字。

“恩?獵殺就能獲取積分了?”龍璇很疑惑,並沒有開口問道,看着少女繼續其手上的動作。

“三級荒獸四隻,四級荒獸一隻,獲得積分1400分。”

“三級荒獸四隻,四級荒獸一隻,獲得積分1400分。”

“三級荒獸四隻,四級荒獸一隻,獲得積分1400分。”

“三級荒獸四隻,四級荒獸一隻,獲得積分1400分。”

連續四次報出同樣的數據,這也是龍璇他們無聊的時候所分配的獵殺方案,經過少女報出的數據,他們瞭解到,積分並不是僅僅用材料來換取的,獵殺荒獸即可換取積分,而且身份木牌就擁有這樣的功效。

這一信息,讓龍璇等人萬分開心,原本以爲積分很難賺取,現在不僅獵殺可以獲得,而且連材料還能再換取一次,這也是他們而已,別的小隊根本無法帶回如此多的材料。

“獵殺積分兌換完畢,是否兌換材料。”少女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胸前高聳之處不時起伏,眼睛不是還往龍璇喵去。

美女喜歡強者,這是自然之事,特別是在九獄這種艱難的地方,如果能嫁一個高級強者,那就是生活無憂了。

龍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兌換。”

“好的,請稍等。”

少女拿着菱形晶體,先是對着桌面上的材料虛晃了一圈,隨即菱形晶體上出現一輪數據。

“兌換積分五百。”

然後又走到地下那堆更大的材料,同樣映照一下,繼續說道。

“兌換積分兩萬三千。”

“哇,這麼多。”龍璇驚訝了,但爲了保持風度,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來。

少女不知道是職業性解說還是看出了龍璇等人的困窘,解釋道:“黑霧獸屬於五級高等荒獸,獵殺難度不低於六級荒獸,所以有兩萬積分。”

天風小隊第一次獲得大豐收,每個人都很開心,這也是在九獄唯一讓他們慶幸的事情,他們期待傳承。

這次材料總共兌換了兩萬三千五百積分。另外加上龍璇的一萬,其他人各自一千四百積分,就差不多擁有四萬積分了。

只要再出去一次,便能籌夠五人傳承的積分。

臨走前,龍璇還問清楚了傳承的地點,於是他們就浩浩蕩蕩的回到了霍宇的小院之中。

不知不覺之間,霍宇的小院,就成爲了天風小隊落戶九獄的根據地。

“哈哈,小傢伙們,來,我們吃肉,喝湯。來。”霍宇在五人出去的時候,就熬了一大鍋的肉湯,這次所帶回來的食物,足夠六人吃上好幾天。

第一天就能有如此收穫,往後的日子就滋潤了,霍宇笑嘻嘻的看着五人,就好象發現金子一般。

“來,吃,恩,真爽。”

“大塊肉,爽,要是能喝酒就更完美了。”利亞始終不忘霍宇喝過的那酒,眼睛不停的往霍宇喵。

霍宇笑呵呵的與利亞對望,緩緩的從桌底拿出一罈酒,說道:“就知道你這臭小子不安分,來,剛纔我去兌換的,雖然比不上龍小子的那極品,但也是難得啊,來,嚐嚐九獄中的酒。”

龍璇也喝了一口,發現九獄中的酒往往帶着一個辛辣,沒有之前所喝過的酒那樣淳樸,但也另有一番滋味。

接下來的日子,天風小隊每天都會出動到大荒草叢,儘可能的獵殺三四級荒獸,由於儲物手鐲的存在,他們每次都換取了到很多的積分,幾天下來,不但吃好喝好,而且也湊夠了五萬積分。

今天天風小隊打算到傳承點去兌換他們來到九獄中的第一次傳承。

第一次傳承需要一萬積分,人級纔來接受傳承並不罕見,因爲或許積分很難,如果是三級的荒獸就要一般的人級強者才能輕易獵殺,有時候,別人還是組隊去獵殺,積分材料等等還要進行分配,哪裏像天風小隊起點高。

幾天下來就湊夠了五萬積分。五人來到一處傳承點,此地處於四獄的心中位置。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高聳的古堡式城堡,大約十幾層樓高,青磚鋪成,外面還刻劃了許多奇怪的符文,應該是加固的作用。

五人來到城堡前,對着兩個守衛說道:“兩位大哥,我們是來兌換傳承的,該往哪裏走?”

“哦?接受傳承,那就要會做人咯。”其中一個士兵剛睜開惺忪睡眼,心知道有生意來了。

當一名守門的戰士,油水可是很多的,而且這裏是第一傳承點,只接受第一次傳承,按照往昔的經驗,接受第一次傳承的都是一些還沒到聖級的小傢伙,由父母或長輩帶來的,每次經過他們都能撈到一下好處。

每個城市之中都有兩個傳承點,一個是第一次的傳承,另外一個龍璇等人不知道在哪裏。

“想要好處?”龍璇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他們心急,剛好湊夠五萬就過來了,一點多餘都沒有,要是有多餘他們倒是不會吝嗇。

“對,你們這些小傢伙,要過去必須拿出點好處來孝敬本大爺。”士兵觀察了五人一下,發現他們年齡都不大,估摸也強不到哪裏去,所以他開始肆無忌憚的開口。

凝神一看,眼前的士兵只有聖級巔峯的實力,年紀頗大。

脾氣最爲暴躁的利亞終於忍不住了,身形往前踏出一步,強大的氣氛往前面耀武揚威的士兵壓去,嘴裏還喃喃叫囂:“好處,吶,這就是好處,還要不要。”

“你。你”士兵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到讓自己窒息的氣息壓住,宛如一座大山壓在身上。

“你什麼你。好處給已經給你了,喜歡不?”

事件讓城堡周圍形成了一點小騷亂,路人也聚集了過來。

“看,那可惡的守門士兵又撈油水了。”

“嘿嘿,吃癟了吧,活該。”

。。。。。。。。

喧鬧聲傳入城堡之中。

一個身穿華麗服飾的中年人正在看書,聽聞吵聲之後,眉頭微微皺起,放下書,問道:“外面什麼事那麼吵?”

從門外走進一個嫵媚的婦女,嬌聲應道:“回稟魯大人,奴婢這就去看。”

“不用了,我親自去察看。”被稱爲魯大人的中年男子站起身來,往門外走去。

不久,中年男子帶着婢女來到城門口,正發現幾名士兵與五個年輕人對峙,外圍還有不少羣周在圍觀,就像遊行一樣,聲勢浩大。

此刻利亞強大的氣勢死死壓制住那名士兵,士兵滿臉赤紅,全身不斷顫抖,豆大的汗水不住往下滴。

不知道何時,城堡中拋出幾名同樣的士兵,氣氛劍拔弩張,但那些後來的士兵同樣被利亞強大的氣息所震懾住,不敢莽然上前。

“哼,快放開我兄弟,要不我們就不客氣了。”其中一名士兵戰戰兢兢的開口喝道。

“不客氣?不客氣就來啊,一羣欺軟怕硬的狗東西,不是要油水嗎?來啊。”利亞一點好臉色都沒給,微微加大氣息的釋放,往那名士兵身上壓了壓。

“住手。”隨着一聲大喝,一股比利亞更強大的氣息往利亞轟來。

“哼。”就在中年男子出手的剎那,利亞就已經發現,隨即將氣息回收,猛然往中年男子的氣息對上。

“恩?不錯啊,人級初期就能抵擋住我五層的氣息。”中年男子微微詫異,眼睛一咪,加大了氣息的輸送。

“好強大。”隨着對方的氣息開始加大,利亞有些支撐不住,臉上青筋凸起。

“哼。”龍璇察覺到來人實力強大,挪步往利亞身旁靠去,伸手往利亞肩膀一搭,一股強大的靈魂氣息往利亞身上輸送。

利亞頓時感覺到壓力大減,張狂了起來,咧嘴叫囂:“來啊,不是要油水嗎?”

“哦?有意思,修煉的是靈魂之道?”魯大人微微收起氣息,笑呵呵的往前漫步,對於利亞和龍璇一同發出的氣息毫無在意。

“不知道幾位爲什麼要在這裏鬧事?哦,忘記介紹了,我叫魯卡,是這裏的負責人。”

“此人是仙級強者,先收手。”龍璇微微打量了一下魯卡,發覺其人氣息飄逸,不同於常人一般,而且給龍璇一種極像勞迪的氣息。

龍璇拱手,恭敬的對着魯卡說道:“魯大人,您好,我們是來兌換傳承的,但城堡的士兵竟然要收取油水,所以才忍不住出手教訓一下。”

魯卡其實很清楚,這些士兵平時都喜歡撈取一些額外的好處,由於沒有什麼太大的變故,魯卡就懶得去管,這次天風小隊的出現,正好給士兵一個教訓。 我去也來的也快,去的也快,快得讓眾人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眾人甚至只能看到一道殘影一閃而過,

「魅影道種,」

葉峰微驚,我去也居然擁有魅影道種,

短暫的震驚后,葉峰催動寶葫蘆一吸,一星辰聖果便被寶葫蘆吸入了葫蘆嘴裡面,

幾乎同時,葉子陵、蘇寒、秦仲等等天驕全部出手搶奪星辰聖果,除了楚墨三兄弟之外,畢竟他們是星辰殿的人,又豈會沒有星辰聖果,


星辰聖果只剩下八個,即便楚墨三人不插手,也完全分不過來,

看到葉子陵等人去搶奪星辰聖果,葉峰本想出手幫忙,不料楚墨三兄弟卻朝他撲了過來,

「真是陰魂不散,」

葉峰急退,並且祭出寶葫蘆撞擊向楚墨三人,

楚墨三人聯手抵擋寶葫蘆,嗡的一聲,寶葫蘆被震飛回葉峰,

葉峰接住寶葫蘆,借勢往後一飄,剎那之間便出現在了數百丈開外,

「追,」

楚墨三人追了上去,

葉峰一笑,坐在寶葫蘆之上,嗖一聲就被寶葫蘆載著飛射向了遠方,很快便化作一個黑點,

天源寶葫蘆的速度快如閃電,即便是楚墨三人也追不上,他們三人急忙借用隕落星辰的力量,這才能緊緊的跟著葉峰,不至於把葉峰跟丟,

「妹妹,我們也跟上去,」

粉蝶公主對藍蝶公主說道,

藍蝶公主一愣,「姐姐莫非真想搶走他的寶葫蘆,」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就搶,如果沒有機會的話,我們就……」粉蝶公主笑道:「還是先跟上他們在說吧,」

藍蝶公主點頭,

當下,粉蝶公主和藍蝶公主身邊突然出現無數蝴蝶幻影,在蝴蝶幻影的簇擁下,兩女化作兩道長虹破空飛走了,其速度之快,即便比起楚墨三人也已經沒差多遠,

前方,葉峰坐著天源寶葫蘆極速飛馳,可是卻失蹤擺脫不了楚墨三人,畢竟,只有在隕落星辰之上,楚墨三人就能借用隕落星辰的力量,

葉峰的聖皇圖裡面幾乎有用不完的元液,可是依然沒辦法擺脫楚墨三人,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原因,


突然,葉峰前方出現一道耀眼的星光之牆,

這道星光之強也不知道延伸到什麼地方,左右根本看不到盡頭,同時,星光之牆也極高,同樣看不到盡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