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在大煙槍腦子裡胡思亂想的時候。

目光左右一瞧,偷偷摸摸的走到那鍋老鹵前。

「咕嚕嚕……」

大鐵鍋里蒸汽沸騰,裡面醬紅色的滷水,不斷在翻滾著。

不時能看到大塊大塊的肉,在裡面被煮的糜爛,香氣撲鼻,看的都令人嘴饞。

「咦,還有髮菜!」

這時候大煙槍突然看到鍋里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有點像是今天吃的髮菜。

回想起今天那道菜的味道,大煙槍就覺得肚子里咕嚕嚕的叫喚。

左右一瞧,看到一旁有一柄大木夾子,心頭一動:「偷吃一口,應該沒事吧。」

想到這,大煙槍賊溜溜的把木夾那在手上,夾子往鍋里那一團髮菜上一夾。

「哎呦!還挺沉的。」

輕輕提了一下沒提起來,發現這髮菜似乎有點沉,當即用力一提。

就見一顆人頭被大煙槍從滷水中提了出來。 人頭浮起,臉上的肉,已經被燉的糜爛。

彷彿只需要輕輕一抖,臉上的肉,就會掉下來一樣。

「嘶……」

一股涼氣順著喉腔鑽進來,令大煙杆子的額頭青筋狂跳,便在這時候,就見人頭泡發的眼珠子,在眼眶裡溜溜打轉,嘴巴張開,可以看到臉頰上的肉皮被撕裂開。

「好吃么!」

「啊!!」

縱然是大煙槍,看到這一幕,內心裡也不由生起了一股惡寒,全身的寒毛都忍不住立了起來,發出一聲尖叫,把人頭扔出去,就想要跑。

可這個時候,大煙槍才發現自己動不了。

只見空氣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瀰漫開來了一縷紅煙,在大煙槍的眼前飄過。

等大煙槍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正躺在一口大鐵鍋里。

面前的滷水咕嚕嚕的冒泡。

「不對!幻覺?我要回去,快回去,回去!」

任憑大煙槍怎麼掙扎,甚至想要回歸現實,但這個時候,自己根本動不了。

低頭一瞧。

邊間自己的身體,隨著滷水翻滾,漂浮起來,只是被開膛的胸口裡,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仔細看,會發現,肋骨的肌肉,已經隨著滷水,變得油光發亮,散發著濃烈的奇香。

腸子、心肝、脾肺、開始不斷從鍋底里翻騰起來。

大煙槍愣然了一下,張開嘴巴,想要尖叫求饒。

可一張嘴,感覺自己有什麼東西吐了出來,定睛一瞧,居然是一條舌頭。

看著浮在滷水上的舌頭。

大煙槍腦子裡嗡嗡作響。

他不敢相信這是真實,可眼前的畫面,卻令他嚇得魂飛魄散。

便在這時候,房間的大門被推開了。

一個人從門外走進來,熟悉的身影,令大煙槍感到詫異。

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居然正是自己。

「這??」

驚詫中,就見眼前這個自己,和方才自己進來后的神態一模一樣,只不過沒有了黑色的陰影偽裝。

顯出自己本來的真面目。

一米六五的個頭,看上去消瘦的臉頰上,帶著兩片絡腮鬍。

猥瑣的眼神左右亂掃,旋即將目光看向鍋里的自己。

「他要做什麼?」

大煙槍心中生出不詳的預感,只見對方拿起夾子,開始夾自己的頭髮。

這個時候,大煙槍突然有一種荒謬的錯覺,好像眼前這個人,真的是自己,只不過自己現在的情況比較詭異。

好像是靈魂從身體里被分離了出來。

「不!不!放下,快點放下,不要碰啊!」

大煙槍眼睜睜一切猶如記憶中的畫面開始發生,用盡全力在嘶吼,想要提醒他。

然而當嘴巴張開,自己臉上的肌肉,因為滷水煮的太久的緣故,隨著下巴的關節扭動下,臉上的肉,像是沾水的紙一樣,不堪重負被撕裂開。

「啊!!!」

尖叫聲中,大煙槍本能的舉起自己的雙手,就聽:「噗通!」一聲。

睜開眼睛一瞧,就見自己手上還拿著夾子,而夾子上本來夾起的那塊滷肉,已經重新掉進了鍋里。

而自己,正傻乎乎的站在鍋邊,一動不動,但冷汗已經侵透了他的後背。

在看看眼前的那口大鐵鍋,只見裡面一塊塊滷肉被煮的糜爛,一個大豬頭,從裡面翻滾了出來。

豬頭裂開的大嘴,彷彿就像是正在嘲笑著大煙槍,令他一個冷顫后,驟然回過神來。

迅速放下手上的夾子,老老實實的站在房間里等待著。

他不是傻子。

相反,他很聰明,聰明到能夠找到紅煙館這次換郵票活動的漏洞。

聰明到,只需要別人給他傳個話,就知道背後的主使是,那位傳聞中的紅婆婆。

聰明的有些狂妄,有些沒邊。

但同時也很聰明的意識到,剛才的一切,只是對他無形中的一記敲打和警告。

大煙槍毫不懷疑,如果紅婆婆想要殺自己,方才自己看到的一切,下一秒,就會變成真實。

在這種人物面前,自己方才的舉動,所作所為,太得意忘形了。

如果紅婆婆是曹操,而自己就是楊修。

鍋中的肉,就是自己的下場。

想通這些,大煙槍腿腳一陣發軟,突然意識到,什麼叫做伴君如伴虎。

不理會大煙槍這邊。

另一邊,趙客從鬼市出來后。

便開始自己的合成郵票。

首先是《屠夫之盒》

屠夫之盒這張郵票,真的很特別。

如果不是自己有分魂術和噬魂術,很難和它配合。

但配合起來后,屠夫之盒帶給自己的,絕對是超乎一般郵票的價值。

只能說,這張郵票,完全是趙客無意間競拍下來的。

眼下屠夫之盒的能力,已經跟不上自己的需求,上次那一批附魔火槍,即便經過《黑工廠》的加工,威力也並不是很強,

能打死黑豹,一方面是黑豹走的路子太極端。

另一方面,完全是憑藉數量硬堆出來的效果。

可在未來,屠夫之盒,未必會有這麼大的奇效。

但按照五鬼最早給自己的郵票合成方式,趙客怕是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收集齊全。

所以趙客放棄了那份號稱黃金之下,最有價值的《亡者嘆息》合成方式。

選擇了單純的為屠夫之盒進行升級。

拿出屠夫之盒的合成捲軸。

《屠夫之盒》+《虛擬鏡》+《精靈寶石》

趙客選擇了合成。

伴隨著捲軸迅速燃燒,產生一道強烈的光芒,三張郵票在光芒下,迅速融合。

一張嶄新的郵票,出現在趙客的面前。

銀色的邊緣,代表著《屠夫之盒》已經進階為白銀郵票。

而原本的名字後面,多出了一個符號。

「+1」

白銀郵票:屠夫之盒+1

收集此郵票,可以喚出屠夫之盒。

特殊能力1:記憶吞噬

將屍體吞噬,屍體的血肉,便成為屠夫之盒的一部分。

特殊能力2:超級擬化

只要被屠夫之盒吞噬過的生物,超級擬化可以迅速憑藉記憶還原,製造出新的身體(沒有思維。)

如果吞噬的生物足夠多,屠夫之盒生產的身體,也會擁有幾項能力的組合(需要一定操控力。)

新鮮的身體,可持續存在三天,隨後身體會開始迅速腐爛。

(註:擬化的身體並非活物,所還原的能力,則僅限於肉體能力,對於還原生物的能量能力無法還原。)

屠夫之盒進階。

令趙客眼神熱切起來,自己郵冊里,還有上個恐怖空間,收集來的焦屍,都是一些古怪的動物,不知道是什麼玩意。

但體格龐大,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水裡游的應有盡有。

等自己融合了本命郵票后,就準備給屠夫之盒做一頓大餐。

先將屠夫之盒放在一旁。

趙客開始著手另一張郵票。

也是自己白銀級自然系組合中,最核心的一張郵票。

《大地動脈》

拿出合成捲軸,需要的郵票,趙客已經湊齊了。

《太歲尺》+《土元》+《風火山林》

湊齊這三張郵票,並不容易。

土元還好說。

可太歲尺,和風林火山,這兩張,本身就是白銀郵票。

如果不是肉鬼,為自己貢獻了其中一張外。

自己怕現在還沒能湊夠,這三張郵票。

至於《太歲尺》這張郵票。

趙客推斷,對方也是在和自己交易的同時,也在和其他中級郵差進行交易,交換來了這張郵票。

這就是紅煙館舉行這次郵票交易會的方便之處。

因為中級郵差,獲得白銀郵票的概率更高,大家互相交易,互相兌換需求。

你要的,我沒有?

沒關係,我找別人換你要的。

也虧是有紅煙館在舉辦這種交易會。

不然想要找到這張《太歲尺》並不容易。

深吸口氣,趙客帶著期待的目光,選擇合成。

伴隨著濃烈的光芒下,點點的銀霞開始從強光中瀰漫出來。

這個時候,趙客甚至感覺到,郵冊里的『吞』都有些開始蠢蠢欲動的感覺。

伴隨著強光熄滅。

一張銀光閃閃的郵票,出現在趙客的面前。

不同的是,這張郵票的邊緣,銀邊比其他郵票要大出一圈。

銀質勾畫的紋理,更是比其他郵票要清晰許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