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在東方修哲扭頭與鳳王鷹說話的時候,廣笑間驟然發難,凝聚手上的鬥氣。驟然間發動了一個極具破壞力的奧義來。

剎那間,一群密集的能量體,向著東方修哲衝去。

眼看著就要命中目標。廣笑間的一雙老眼,卻是在下一刻睜大了將近一倍。


只見在少年的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空之門,從門內好似有著某股無法抗拒的吸力,頃刻間便將他發動的所有能量體吸入其中。

陰陽眼「神無」境界的能力之一——虛引!

東方修哲此刻施展出來,更具有震懾力。

放眼看去,包括廣笑間本人在內,這些入侵者全都看傻了眼,一個個呆若木雞的樣子,就好像他們的戰鬥意志被瞬間摧毀。

敵人已經變態到了無視能量攻擊的地步,這場仗還怎麼打?

別說是其他人了,就連有著強烈野心的廣笑間,此刻都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跟著眼前這個少年戰鬥,簡直就是:找虐、找抽、找死、找崩潰!

就在這些入侵者還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新的震驚又席捲而來。


只見那道虛空之門,竟然把剛剛吸入的能量體,原封不動地噴射出來。

「轟隆!」

地動山搖,在這聲巨響中,數十處建築化成了碎塊!

廣笑間吃驚得張大了嘴巴,已經說不出話來。

「切,果然還是因為沒有熟練掌握!」東方修哲突然腹誹一句。

剛剛,他原本將廣笑間發動的招式返還回去,卻因為操控得不熟練,使得數十處建築成為了犧牲品。

「蠶食天龍……那是蠶皇大人的招式『蠶食天龍』!」

一位凶魔中的骨幹,語氣驚懼地說道。

他的這句話,就像是一個導火索,使得其他人都被一種無法言語的恐懼籠罩。

如果這份恐懼不消除,他們的戰意就不會恢復,那麼最後的結果只會葬身於死。

不對,確切地說,是會被煉製成傀儡然後被收藏於此!

「撤!」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廣笑間儘管心中多麼不願意,但他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因為眼前的少年,根本就是一個不能戰勝的怪物。

然而,既然是怪物,怎麼可能讓他們離開!

東方修哲在廣笑間準備逃走的瞬間,陰陽眼的另外一項能力「封印五感」已然使出!()(未完待續。。) 那一刻,廣笑間驟然感覺到四周的聲音突然消失了,整個天地好似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怎麼回事?」

廣笑間本能地一愣,他瞪著雙眼看向四周,凶魔及其骨幹的戰鬥不在進行著,甚至還可以感覺到強大的氣勁,正在不斷製造破壞。

可是,就是一點聲音都聽不見,好似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無聲的世界。

廣笑間張嘴呼喊,卻是有些驚恐地發現,他竟然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見。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

一種強烈的不安,開始襲上他的心頭。

而這個時候,他正好瞧見東方修哲一臉邪笑地走過來,那種神情就好像在嘲諷他的不自量力。

「是你,是你對不對?」廣笑間伸手指著東方修哲大吼著,仍舊聽不見一絲聲音。

「蠶皇大人,蠶皇大人……」

附近幾位凶魔發現了廣笑間的異狀,出聲詢問。

可是無論他們如何呼喊,廣笑間始終沒有回應。

就在東方修哲跨出第五步的時候,廣笑間又失去了觸感,就好似靈魂與軀體分離,漸漸的,竟然連四周的能量波動都感覺不出來了。

廣笑間臉色大變,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退。

可是,很快的,他的視覺也開始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


「是精神攻擊,這是精神攻擊!」

直到這一刻,廣笑間終於弄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知道歸知道。他想要脫離這種強大的精神攻擊,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現在你應該清楚你與我之間的差距了吧?」東方修哲已經邁出了第十七步,離著廣笑間所在的位置越來越近,「啊,我忘了,現在的你,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毫無疑問,現在的廣笑間就像是待宰的羔羊。

然而就在這時,東方修哲的身體驟然停下,表情也變得古怪起來。

「為什麼偏偏選擇在這個時候!」

東方修哲的這個念頭剛閃過。體內的植物能力驟然爆發,沒有任何的先兆,同時又是無法做任何的抵擋。

剎那間,東方修哲整個身體被灰色的植物根團團包裹,整個人被釘在了原地。

粗壯的根須,猶如一條條發飆的巨龍,深深地鑽入地下,那個過程可以明顯感覺到大地在劇烈地顫動著。

時間不大,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縫不斷從地面上出現。依稀可見在裡面蠕動的巨根。

這些巨根實在是太瘋狂了,在地下向著四面八方延伸的速度太快了,只是幾個呼吸的工夫,已經遍布整個南王府。

而這還沒有結束。僅只是一個開始。

巨根開始漫延到城鎮,並且繼續延伸……

所有被巨根觸及到的地面,無論是植物,還是水珠。都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消失著,甚至就連土壤,都開始被吸收掉所有的養分。

整個世界。好似頃刻之間變得荒蕪起來。

夜風開始變得猛烈,其中夾雜著沒有一絲生機的沙粒,漫天的塵土飛揚,似乎整個「鐵秦帝國」都變得凄涼起來。

感受到正在源源不斷湧入體內的強大能量,東方修哲更加不敢分心,引導著這股能量修復著身體的傷勢。

如果他不做引導的話,這些能量會被植物強行佔用,甚至還會有一大部分浪費掉。

「小鳳,給我護法!」

閉眼調息的那一刻,東方修哲脫口喊道。

此刻,原本正在戰鬥的雙方,全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到了,別說是敵人了,就算是辰月等人,也都是一臉的驚懼。

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沒有哪個人還能夠保持平靜。

鳳王鷹也正在打量著這種異變,驟然聽到東方修哲焦急的喊聲,不敢耽誤,身體化作一道火光,已經飛到了東方修哲的近前。

「主人,你這是在做什麼?」鳳王鷹忍不住問道。

東方修哲沒有回答,整個人已經進入到了一種奇妙的境界,光是引導這股吸收來的龐大能量,就已經讓他無法分心了。

由於植物能力的突然爆走,使得雙方的戰鬥頭一次自發地停止,一個個全都把目光聚集在了東方修哲的身上。

就在這時,被忽視的廣笑間突然喘著粗氣,五感再次回歸,黑暗的世界、無聲的世界,再次回歸正常。

當他驟然看到東方修哲此時的樣子,嚇得差點魂不附體,整個人出於本能,嗖的一下向後躍出。

「咚咚~咚咚~」

退到一個自認為比較安全的距離后,廣笑間這才停下來,他可以清晰地聽到心臟在劇烈地跳動著,好似要跳出胸膛。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個怪物他又要做什麼?」

廣笑間一臉驚懼地盯著被巨根團團包裹的東方修哲,由於剛剛受到的震撼太過巨大,使得他一時之間不敢輕舉妄動。

「轟隆~」

「轟隆~」

大地發出悶雷般的聲響,並且還在不停地晃動著。

廣笑間的額頭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汗珠,一雙眼睛不敢從少年的身上移開片刻。

「你到底還想耍什麼花招?」

廣笑間終於按捺不住這種氛圍,出聲問道,他的聲音還帶著些許顫音,並且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

東方修哲就像是變成了一棵大樹,一動不動地閉著雙眼,就連呼吸也變得越來越緩慢,好像進入到了某種假死狀態。

廣笑間開始覺得這件事有蹊蹺,以少年剛剛展露出來的恐怖實力,如果真要殺他的話,大可不必如此大費周章!

「難道說,這小子因為剛剛施展出禁忌類的招數。終於遭到了反噬?」

這個念頭一出現,便是揮之不去。

「難怪他會擁有那麼恐怖的實力,原來是使用了某種禁忌招數,這一下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自己差一點被他給騙了!」

廣笑間越來越肯定這種猜測,在他看來,一個少年能夠擁有那種變態的實力,本身就不正常,只有使用某種禁忌類的招式,才可以說得通。

禁忌類的招式。往往施展的威力越大,遭受到的反噬越強烈。

「哈哈,想不到不用我親自出手,你已經自取滅亡!」廣笑間突然笑了起來,不過聲音依舊有些不自信。

「剛剛你使用的那種禁忌招式確實挺厲害的,不過可惜啊,你的運氣不佳,連老天都不幫你!」廣笑間繼續說道,並且注視著東方修哲的一舉一動。

可是。無論他說什麼,東方修哲都沒有任何變化。

「蠶滅無悔!」

廣笑間沒有再繼續言語試探,反而揮動雙臂,發動起了強大的鬥技來。

這是一種遠攻型鬥技。只見由鬥氣凝聚而出的一隻巨大生物,呼嘯著向著東方修哲撲來。

「老雜碎,你給我死一邊去!」

負責給東方修哲護法的鳳王鷹,可不是吃素的。身形一閃,已然攔下了廣笑間的這道鬥技。

廣笑間的一張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心中暗道:「這小子看來真的不能繼續戰鬥了。不然的話,他不可能如此沉默,雖然他的氣息正在不斷變弱,可是安全起見,還是親手將之解決掉的好,絕不能再給他出手的機會。」

想罷,廣笑間開始展開了猛烈的攻擊,試圖趁著這個機會,徹底殺掉這個怪物。

他心裡很清楚,如果眼前這個小怪物不死,那麼以後死得人就會是他!

並且,他已經不想再面對這個怪物一次了!

「老雜碎,你敢!」

鳳王鷹大怒,它自然不會讓對方如願,於是開始展開防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