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是這個?”傅孤白有些懷疑老天爺是不是搞錯了,新人果然還是要歷練一下才行啊。

“呃,弄錯了,不小心弄成最高難度……”不過那個稚嫩的童音卻說出了讓傅孤白崩潰的話語,最高難度!

“什麼最高難度!日!”傅孤白還沒從疑惑中解脫,就有一陣巨力襲來將傅孤白打飛。

“你小心不要死啊,不對,你死了別找我!”老天爺尷尬的說着,讓傅孤白懷疑這個傢伙的真實性,會不會是冒牌的?

“最高難度?我可不可以叫隊友?”傅孤白忍不住了,這貨實在是太坑爹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哎,家長也真是的。

“叫隊友?”那個熊孩子對於傅孤白心中的猜測並不知道,不然早就發脾氣了,對於傅孤白的問題,他則是處於思考中,似乎叫隊友這個問題,以前好像有一任老天爺犯錯了,也是不小心弄成最高難度的,不過對方好像什麼都沒有來得及說就死了。

所謂的歷練中的最高難度不會都是老天爺搞錯吧?

就在傅孤白惡意揣摩的時候,那個聲音又發話了:

шωш●TTκan●¢ O

“這個先例嘛,我想想,不能夠答應!”老天爺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傅孤白,這種理由看來他不答應啊。

無語,難道要叫他哄這個小屁孩熊孩子嗎?還是算了吧。

傅孤白嘆口氣,緩緩起身,看向眼前襲擊自己的怪物。


一隻大蟲子,還是人形的!一人多高!這麼近的看起來好惡心,特別是那多足的觸手觸角。

“打的小爺好疼啊。”傅孤白剛說完這一句,那隻蟲子就飛快的朝着自己飛奔了過來。

丫的!

傅孤白嚇了一跳,趕緊躲開攻擊,天境頂峯的蟲子啊,雖然說最高難度,不過老天爺還是調整到純肉體攻擊了,意思就是除了肉搏其他的都省掉了,但是全部集合到肉體上,這筆龍珠還龍珠啊!這真的不是慈寧宮龍珠裏面出來的嗎?

“吼!”那個大蟲子還會吼叫了,對於傅孤白閃開似乎很不爽,一下子就又要衝過來了。

靠,打住打住!傅孤白瞬間BUFF全身加持全身,那大蟲子的速度一下子又增加了許多,還會飄逸了,傅孤白怎麼都躲不過,又是硬捱了一擊,這次不是被撞飛出去了,那隻討厭的大蟲子貼在傅孤白的身上,那些讓人噁心的觸手不斷的打向了傅孤白的要害,一下接着一下,要不是狀態全滿,沒準這一下就要去了半條命。

不過縱使還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是如果被這麼持續的攻擊下去,防護罩遲早都是要被打破了,那個小屁孩竟然不讓自己叫隊友,太坑爹了!

不過從這個傢伙的嘴裏,應該可以套出自己的穿越問題,回到以前的世界都說不定可以解決。

“我解決了這傢伙有什麼獎勵?”傅孤白處於捱打的境地,還忍不住的問道。

“沒有獎勵的,不過看在你現在處於最高難度的情況下,我可以完成一個小小的願望。”熊孩子老天爺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公家獎勵就別想了,私人贊助倒是沒有問題。

“這麼好?”傅孤白一激動,忍不住爆氣將壓住自己狂揍的大蟲子打飛。

“當然,你不要死了,特別是不要小看最高難度,我雖然已經跳了純肉體的難度,不過也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過的。”稚嫩的童音給傅孤白提了一個醒,就不再繼續說話,看來這傢伙說不定,不對,是肯定有自己的遊戲機的。

“那你看着吧。”傅孤白隨意的點點頭,認真的看着朝自己衝來的那隻大蟲子,眼神也漸漸的嚴肅了起來。

“吼!”似乎感覺到傅孤白的變化,對面的大蟲子也認真了一點,應該說,是進入了第二形態,瞬間觸手收縮,身形都縮小了,變成真正的人形怪,除了腦袋不是人頭外,其他基本都符合了。

我勒個去啊,這搞什麼?臨時進化嗎? 面對這個二次進化的大蟲子,人性大蟲子,傅孤白都懷疑加在自己身上的BUFF能不能抵擋得了對方的一次攻擊。

“吼!”這種重複又單調的吼聲不斷,那頭全身都化爲精肉的大蟲人衝了過來。

“尼瑪!去死吧!”傅孤白哪裏會讓這傢伙得逞,這傢伙還答應自己一個獎勵呢,趕緊把這貨解決掉,要是給自己一個來回穿越世界的權限就好了。

“吼!”大蟲人心中只有戰鬥的慾望,看到傅孤白的氣勢上升,他更是開始跟着提升,一拳擊出,萬千拳頭的影子就朝着傅孤白打去,周圍的五光十色開始變換起來。

“板磚在手天下我有!”傅孤白裝逼的大喝一聲,一塊金燦燦的板磚出現在他的手上,一下子就化作萬千板磚擋住了蟲子的拳頭。

丫的,好險啊!

傅孤白看着自己的板磚防禦全部都被那蟲子一拳打爆了,簡直是慘不忍睹,連周圍的空間都在晃盪起來,能夠讓老天爺作爲異次元試煉空間的是多牛逼的地方,這樣都差點破碎,看來這貨純肉體都能夠打碎能量攻擊了。

“吼!”看到傅孤白的板磚將自己的攻擊防禦下來,蟲子顯得暴躁起來

“吼你妹啊!”傅孤白終於被這個蟲子的吼聲吼得不耐煩了,板磚機甲開啓,護住了傅孤白的全身,瞬間出現在大蟲子的面前,一拳擊出,空間爆裂!

“砰!”這次是蟲子被傅孤白擊打了出去,然後是,第三次進化開啓!

蟲人身上光華閃爍,後面竟然長出了三對翅膀!

這尼瑪是要逆天啊!

蟲子以比剛纔被傅孤白打飛後更快的速度飛向了傅孤白,眼看傅孤白又要被第三次轟飛了。

“小爺也是有翅膀的!”傅孤白一個念頭就刀劍化翼,神經也迅速的反應過來,一剎那九百生滅,傅孤白就在這一剎那間和蟲人做出了九百多萬次的攻擊,每一生滅的時間就有一處空間炸裂開來。

“咔嚓!”傅孤白的板磚機甲身上竟然傳出了碎裂的聲音,然後下一秒鐘,傅孤白身上所覆蓋的板磚全部碎開。

“咔嚓!”傅孤白身上覆蓋的板磚全部碎裂開來後,竟然還有碎裂的聲音傳來,似乎不是從傅孤白這邊傳來的,是從那個蟲子傳來的。

看來純粹肉體的碰撞,對於這個傢伙來說也是有傷害的。

一塊塊蟲皮從蟲子的身上脫落下來,露出裏面嶄新的皮膚。

“靠,這算什麼?戰鬥中進化嗎?”傅孤白可沒有這麼妖孽的能力,這樣下去,打碎幾層皮,進化出來的皮膚怕是會更加的堅硬了,這樣怎麼會打得過?

傅孤白的膽怯也讓那隻大蟲子增長了一些底氣,叫囂的吼聲更加狂妄起來了。

“說你胖你還揣上了?”傅孤白怒了,這傢伙明顯看不起自己啊!不能這麼放任他!要胖揍這傢伙!

可惜肉體力量已經逐漸提升向極致,這傢伙的防禦也不是那麼好被打破的,特別是這種極限肉體力量的怪物,對於傅孤白的真元的攻擊,恐怕也是免疫的,剛纔打了那麼多下,也沒有看到他受傷,這種已經是將所有的力量壓縮的強大了!

“看來這次不把底牌全露,是會死掉的。”傅孤白這次是真正的嚴肅了,身上的青筋開始隱隱閃現。

“吼。”傅孤白的變化沒有讓蟲子有任何的改變,他的使命只有一個,消滅敵人。

看來真的要用那招了!傅孤白這次完全要下定決心,用自己最強的一招。

這次對面那隻大蟲子沒有冒冒失失的衝過來,因爲傅孤白身上傳出來的天地靈氣似乎瘋狂了,連他這種純力量的都能夠察覺到。

傅孤白心中打的就最後一擊,既然這傢伙是肉體力量凝聚的極致,那麼自己也可以弄出一個極致!能量的極致!他只不過是純粹肉體的力量,但是自己可以!兩種不同的力量,將所有的庚金真元全部用來加持肉身!

“凝!”傅孤白輕喝一聲,鼓動全身的庚金真元,還有取自孽龍的那一絲天地間的第一縷孽氣!

撲通!

青筋,血管跳動,如同洶涌的江河湖海,吐一口氣都能夠光速,心臟跳動的聲音如同爆炸一般,這已經是傅孤白的最強狀態,全身的力量完美的利用到每一寸!

“哈!”傅孤白大喝一聲,如同暮鼓晨鐘,敲響在那隻蟲怪的心頭,眩暈了那麼一個剎那,但就是這麼一個剎那的時間,對於傅孤白來說已經是足夠了!

“去死吧渣渣!”傅孤白現在靈肉合一,對於這個能夠脫皮的怪物渾然不懼,一拳擊出,這次空間是徹底的破碎開來……

好強悍的力量,原本只差一點才能夠打碎的空間竟然被傅孤白如此輕率的一拳打爆!而且傅孤白根本沒有用全力!

“哎,這麼厲害的?我倒是沒有想到突然來的點子會這麼厲害啊?”傅孤白臉上帶着微笑,既然如此厲害的話,早用出來不就好了,害他還要被打幾下,很痛啊!

“你去死吧!”傅孤白不再留手!這傢伙留着也是個禍害!絕對不能夠放過他!那個無腦熊孩子說不定智商出現問題放這隻出來呢。


“吼!”感覺到傅孤白殺意的蟲怪全身一個激靈,原本想要殺掉傅孤白的他現在竟然開始害怕起來了,生怕傅孤白將他殺掉!


“嘖嘖,還知道怕了?可惜晚了!”傅孤白搖搖頭,饒了他?不可能!那麼就去死吧!

傅孤白全部的力量都鼓動了起來!全部都蘊含在自己的食指上,緩慢緩慢的指向了那隻怪物,一寸一寸的逼近着!

“咔嚓,咔嚓!”蟲子身上褪掉的皮甲比新生的還要快,死亡逐步逼近,而在傅孤白恐怖的壓力之下,那隻蟲怪卻沒有辦法開口吼出任何一句。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地上只剩下一地的碎裂開來的蟲甲。


“話說,新任的老天爺啊,我已經通關了,雖然說沒有通關獎勵,你的私人贊助我現在可不可以提出來?”傅孤白喘息了一口氣,不過他現在這個形態已經徹底固定了,變不回來了,力量太強也是有些問題,到時候需要訓練一下,免得一會去就崩壞世界。

“打敗了?哦,不錯啊。”那個稚嫩的聲音確實有些失望,原本以爲傅孤白會死掉的,那個答應他的事情也就不用履行了。

“那麼,說出你的願望吧。”稚嫩的童音淡淡道。 嘖嘖,這老天爺還挺乾脆的啊!

傅孤白呵呵一笑,沒有立即說出自己的願望,反而問道:“你知道我的來歷嗎?”

“你的來歷?”稚嫩的童音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傅孤白會問出這個問題,遲疑了一下,才繼續說道:“你的來歷嘛,我查查。”

隨後就傳了一陣翻書頁的聲音,聽的傅孤白很想去看看那個傢伙所在的位置到底是什麼地方,難保遊戲機什麼的都有啊。

“異界來的?”稚嫩的童音狐疑的問道,看來作爲老天爺的權值還是能夠探查得到傅孤白的祕密的。

“是來到異界的。”傅孤白糾正了一下他的回答。

“穿越者什麼的最討厭了,這年頭怎麼會有這麼多穿越者,我記得前一陣子纔來一大撥,現在就你了?”稚嫩的童音開始向傅孤白倒苦水,也說出了很多讓傅孤白始料未及的祕密。

“很多穿越者嗎?”傅孤白錯愕,這種蛋疼的事情怎麼會在這邊出現呢?

“每隔一百年就要來一個,每來一個就氣運加身,等級嘩嘩譁,害得我都沒空玩遊戲了,真是不爽啊!”稚嫩的童音非常不爽的說着,果真是如同傅孤白猜想的那樣,這傢伙肯定是有什麼遊戲機呢。

“是嗎,我現在怎麼一個穿越者都沒有看到,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在?”傅孤白心中的好奇如同被貓爪撓着,十分想要了解這個世界到底怎麼回事,穿越者大軍那麼旺盛啊?

“呆了幾年就回老家了,沒有一個是真正想要移民的,和我其他同學比較起來,我這裏的文明實在是太低級了,他們都玩不來,或者說都呆不下去了。”稚嫩的童音苦惱的給傅孤白解釋着,你來都來了,我不會說什麼,但你來了還嫌,那你就不要來啊!

“……”這麼可愛的熊孩子一定是男孩子,傅孤白心中無語,自己看來也是屬於被這個老天爺鄙視的對象了,自己也是想要離開的。

“我說,你不會也想要離開了吧?”似乎感覺到傅孤白的沉默,這個熊孩子也不是笨蛋,語氣不善的說道。

“哪裏有呢,我是想要你給我個兩個世界的通行證就可以了,一邊住一段日子,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傅孤白訕訕的笑了笑,自己可是兩邊通吃啊,這傢伙應該不會怪罪自己吧?

“你還想當牆頭草了?”稚嫩的童音有些不爽,作爲最新一任的老天爺,自然是想要萬事輕鬆,傅孤白這個通行證還要麻煩他做很多事情的。

“……”這傢伙純粹是討厭麻煩吧?傅孤白撇撇嘴,難道這傢伙想要反悔?

“算了,我都打贏你了,這種穿行兩個世界的想法,你世界的座標知道嗎?”不過好歹這個熊孩子還算是有些業界良心,還是答應了下來。

“地球,座標什麼的我不知道,就知道這個而已。”傅孤白攤攤手,世界這種位置還有座標?怎麼計算的?

“麻煩的傢伙,你等等。”稚嫩的童音火氣很大,打定主意以後不再接受什麼穿越者了,當初以前的老天爺還是閒來無事,隨意的找一些穿越者來找樂趣,但是現在他比較喜歡遊戲機,所以對於打擾自己的穿越者還是滾蛋吧!

“額,話說當初是哪個傢伙閒得蛋疼把我從地球帶來的?”傅孤白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好歹都是老天爺了,這種事情應該知道吧?

“不知道,反正肯定是哪個世界的大魔王閒得蛋疼纔會做這種事情的,大家對於這種事情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都是閒得蛋疼。”


老天爺組織啊,嘖嘖,這個名頭真是響亮啊,都是一羣閒的蛋疼的傢伙吧?

傅孤白沒有得出哪個蛋疼的異界大魔王將自己扔來的,也無所謂了,反正人家都是蛋疼大魔王了,自己要是真的去找他那自己也是跟着蛋疼了,而且大魔王還是老天爺這個等級的,更蛋疼了。

“找到了,通行證我也幫你弄好了,先說好了,這個是單人通行證,要是你帶別人進去會被擠到不知道哪個世界的話,我可管不着了。”稚嫩的老天爺熊孩子說着話,一個徽章就出現在傅孤白的手臂上。

“啊哈,多謝了,話說你肯定很無聊吧?下次我給你帶臺遊戲機來?”傅孤白想了想,打動熊孩子的最好玩意就是玩具和遊戲機了。

果不然其,熊孩子的聲音都顫抖了幾分,興奮道:“真真?”

“好歹你給我一個來回穿的,我會騙你嗎?”傅孤白笑了,區區一個遊戲機就能夠征服熊孩子,何樂而不爲呢?

“不過你下次要怎麼來見我?我想想,我再給你一個來我這邊的通行證吧,我懶得出去了。”那個稚嫩的童音說罷,又是一會徽章飄了過來,印在傅孤白的身上。

“贊,好評哦。送我出去吧。”傅孤白心中暗爽,現在熊孩子已經開始意淫他能夠帶來的遊戲機了,那麼這個世界不用說也可以稱王稱霸了!哇哈哈哈!

“嗯,趕緊給我帶來吧!”熊孩子等不及了,話音剛落,傅孤白的身形就消失在這五光十色的空間之中。

……

剛纔傅孤白所消失的位置已經空無一人,此時卻狂風大作,空間撥動傳出,一個漩渦出現,然後是黑洞,從中傳出一聲囂張的笑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