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屋前羅天深呼一口氣,目光微微一顫輕輕敲動。

啪!啪!啪!

節奏緩而有力,特意用上了靈力共振的羅天知道,屋內修鍊的墨璃一定可以聽到自己敲門的聲音。

很快便有輕微的腳步聲從屋內傳來,屋門一顫從內打開。

羅天與墨璃四目相視都是一呆。

墨璃沒想到會這麼快再見到羅天,而羅天則是完全被墨璃兩頰生葷的美景怔住了。

一股淡淡的異香撲面而來,兩天先是眸光一晃,心中猛地驚醒想起這是麝淫~香而不是龍涎香,心中警惕突生自然被墨璃絕美容顏怔住的神智也回歸本體,下意識的便一把拉住墨璃想屋外走去,向著轅門疾行。

「你要帶我去哪裡?」可能是吸了過多的麝淫~香,墨璃的語氣與平時比起來有些輕綿,這可比一路上冷冰冰的姿態差遠了,即便是以前在試煉空間里,墨璃也都是一副幹練的姿態,而此刻本該冷冰冰的質問卻有一股軟綿如酥。

羅天聽著墨璃的話,腳步猛地頓住。

目光連連閃動心中不由的一嘆,就連墨璃將手掌甩脫都沒有察覺,看著那近在咫尺的轅門,羅天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五名化神高手的環視下,將墨璃安然帶走。

即便羅天想這麼做,家族裡的人也不會讓他做么做。

「魁拔邯是不是來過?」話一出口羅天便覺的有點臉紅,這話問的有點尷尬啊。

墨璃走到石桌前坐下,看著羅天的背影有些複雜道:「和你有關係?」

「他送的不是龍涎香,而是麝淫~香……兩者幾乎可以混淆,但是與龍涎香不同,麝淫~香長時間呼吸體溫會漸漸升高,情……情~欲之念也會隨之……」

羅天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完,單憑墨璃的聰慧哪裡有需要解釋的那麼清楚?

幾乎在羅天說出『麝淫~香』三個字的第一時間,墨璃的身體便開始顫抖起來,那不是因為麝淫~香毒發,而是墨璃的憤怒爆發到她無法刻制的地步。

「你們魁拔家族的人都是這般無恥么?」墨璃猛地從石凳上站起,雙眸中的怒火化作實質的火焰襲向羅天。

羅天身體一閃躲了過去,轉身看著目火中天的墨璃,張張嘴巴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怒火中的墨璃理智已經到了崩潰的地步,從被羅天強行待到鍾流城,墨璃的內心就一直被怒火掩蓋著,她一直都在用理智壓制,可如今卻是再也壓不住了。

墨璃身側靈光一閃,一道玄劍從虛空中閃現,化作一道流火向羅天射去。

流火化作滿天火焰碾壓而來,夾帶山嶽之勢無可抵擋。

最主要的是,火焰中帶著決絕的殺意。

羅天自然感受到了墨璃的殺意,那殺意沒有一絲的猶豫,報了必殺之心。

看著那火焰中襲來的一劍,羅天知道自己與墨璃之間,還殘留的那一絲情愫已經徹底被這一劍斬斷了。

「魁拔邯,你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這一劍本不該有,但因為魁拔邯的所作所為,所有的罪責沒有意外的都加在了羅天身上。

羅天雖對墨璃有種異樣的感情,但也絕不會任由對方一劍殺了自己。

鬼影步一閃,羅天站到了牆角之下,火焰中的劍芒沒有繼續追擊。

火焰之後,且傳來的冷冰冰的厲喝:「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羅天目光一厄心中苦澀,卻只能向轅門走去。

從小院內走出,羅天很明顯的察覺到兩名守門人,看向自己的異樣目光。

走過長廊羅天再次閃進了假山,這夾山小院的位置極好,正好可以看到長廊上的一切,且能夠看到墨璃被禁制的小院。

神識在四周反覆掃探,確定除了那五名高手沒有其他暗衛修士后,羅天兩道傳信符祭了出去。

不過片刻,羅天身前便同時炸亮了四道靈光。

羅天的目光隨著靈光的炸開,神色變得冰冷起來……

蘇風和賀氏三兄弟,竟然都已經離開了鍾流城向落日山脈趕去,且都是接到了家族極為嚴厲的任務。除了賀氏三兄弟詢問是否這番外,蘇風的回信只有兩個字『抱歉』。

羅天又相繼回信,不知道處於什麼原因,回信里羅天都暗示讓他們從此刻起隱藏身跡。

「看來只有自己了……」

羅天盤膝與假山後,忽然身體一閃消失在原地。

……


天幕無數的破洞不同地竄動沒有規律,當其中兩塊碎片碰撞在一起時,便有狂躁的空間風暴從泯滅的空間里肆虐而出,可怕的能量亂流將一切物質切割粉碎,眨眼間不剩絲毫物質。

恐怖的颶風在天地間亂舞,無數巨大的碎石衝天而起,猶如流星隕石般砸落地面。

天地一派崩塌跡象,這是一處處於創生與毀滅邊緣的破碎世界。

這裡既是生的開始,又是毀滅的起點。

羅天站立在空間中唯一寧靜的荒漠里,腳下是一株青幽幽的嫩芽,嫩芽嬌嫩而有些微微捲曲。

羅天揮手一捧靈泉水潑灑在嫩芽四周,泉水剛一接觸乾燥的沙面便被吸食,只是一個眨眼就又變的乾燥起來。

經過靈泉水的滋潤,捲去的嫩芽兩片微卷的嫩葉微微舒展,從新綻放開勃勃生機。

」對不起了!「

羅天卻是看著那片嫩芽,神色複雜仰頭看向那在本源核心和空間空洞之間的九天玄塔圖。伸手向上一招,九天玄塔圖靈光一閃消失在位置上,再次出現便已經在羅天的腦後。

畫卷緊緊~合閉,散發著淡淡的五彩神光。


隨著玄塔圖離開位置,空中的巨大空洞開始不穩定起來,一陣晃動開始崩散。一道金芒從本源核心中化作一道光柱射入正在失去控制的空洞,一道道混沌能量從本源核心中散開,終於將那越來越不穩定的空洞穩住。

羅天的身體再次出現在假山後,雙目散開淡淡的金芒,額頭處極淡的玄塔圖印記隱隱輝光。

「只有半刻鐘的時間,半刻鐘之後,如果玄塔圖不回到破碎空間,那片世界就會再也無法逆轉崩毀的過程……」心神一動羅天便將鬼影步發揮至極限,幻影移行向那暗中操控禁制陣法的化神強者襲去。 九天玄塔圖極為玄妙,在九天玄塔圖威能掩蓋下,那名藏身於一間不起眼小屋內的掌控陣法的化神高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應便被羅天一掌拍昏。¥℉

那化神強者剛一昏迷,羅天便替換了那人的位置暫時掌控了陣法,一方陣法出現變化引起暗中的其他強者的懷疑。


陣法玄妙,有人主持的陣法和無人主持的陣法,只要修士靈識足夠強大,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羅天剛一頂下那修士的位置,身邊便有綠芒閃起。

木靈從玉簡空間中閃出,兩人迅速調換位置,陣法就此便處在了木靈的掌控之下,比起羅天木靈對陣法的造詣更甚,所以由木靈掌控陣法比起羅天安穩了幾倍不止,就連先前哪位主持陣法的化神高手都不能相比。

陣法在陣法高手手中,比起在一般的修士手中,威力是不能用常理推斷的。

如今木靈掌控陣法,即便是聚靈境的仙修恐怕都有可能被困在其中。

悟空和黑虎也從玉簡空間中閃出,只是一晃便消失在屋內,分辨潛伏到暗中,對那些隱藏中的兩位化神高手形成威脅。

一切準備完成,羅天便再次向小院走去。

羅天剛一出現門口的兩名化神高手神情明顯一愣,看著羅天儘是疑惑有些不解,明明已經被墨璃趕走怎麼有去而復返?

「三少爺還是要進去?」其中一人問道。

「嗯!」

羅天輕嗯一聲,兩名化神對望一眼正要再次發出信符,卻忽然發現門前的紫芒還是暗淡,兩人嚇了一跳不敢大意連忙轉身戒備,心中暗惱『這持陣的傢伙怎麼回事?不是規定只有他們發出信符才能打開陣法?可惡…竟然為了拍馬屁連我們的安慰都不顧……』

兩名修士專心於院內的戒備,且在下一刻忽然背後一突,一股涼意從背後泛起。

下一刻,兩人後頸同時一震視線便黯淡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那墨璃什麼時候逃出去的?」兩名化神修士直到昏死過去,都沒有想到將他們打昏的正是身後的家族三少羅天。

在羅天動手的同時,暗中的兩名修士面色便是大變,他們必是被偷襲的那兩名修士,自然將羅天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

儘管心中都很吃驚,但兩名修士動作都不慢,幾乎在羅天打昏那兩人的第一時間便閃身向羅天射去,他們的任務是禁錮墨璃,比起任務任何理由都不是他們放水的借口。

嗖!嗖!

兩道破空聲響起,羅天的身後多出了兩名黑衣修士。

兩人一身黑衣,自然便是家族中的暗衛。

家族暗衛乃是精英中的精英,同級別的修士中罕有可以和他們拼殺的存在,即便是期限比他們搞的,只要不是跨越境界的碾壓也很難戰勝他們。

羅天修為化神巔峰一步跨進極限期,而兩名暗衛都是化神巔峰期。

所以兩人雖然可能無法殺死羅天,但絕對可以將羅天擋下,而且兩人自認為沒有拚死的必要。

「三少爺,這是為何?」兩人中的一位語氣冰冷,殺意沒有絲毫的掩飾,羅天打昏家族護衛的行為,在他們眼中無疑與叛族。

如果不是羅天家族地位非同尋常,換作其他家族子弟兩人恐怕已經動手了。

「動手!」

羅天沒有回答兩人的疑問,反而說了一個讓兩人大驚失色的辭彙,幾乎在羅天動字出口的一剎那,兩道一金一黑兩道閃光便從兩人身後暴起。

兩人也是高手,在金黑閃光暴起時也沒有遲疑地轉身祭起玄劍。

將後背留給羅天顯然是不明智的決定,更何況羅天說出的『動手』二字。

兩名暗衛在本能反應下,也只是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可已經晚了,羅天鬼影步一閃便從兩人背後閃過,兩聲輕響兩人身體一僵頓了一瞬,只是一瞬金黑影子便從空中落下。

噗通兩聲,兩名化神暗衛便被悟空和黑虎撲倒在地,被洶湧的靈力侵入體內一聲慘呼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昏死了過去。

「你這是在幹嗎?」


還沒等羅天衝進小院,墨璃便已經察覺到動靜從院內走了出來,正好看到羅天出手打昏那兩名暗衛,一臉困惑的看著羅天不知原因。

雖然墨璃問出的是自己困惑,可實際上看到羅天動手打昏暗衛的畫面,心中已經有一個答案呼之欲出了,可她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因為難以置信墨璃好看的眼睛瞪得大大,眼中的眸光有些愕然,也有些迷離……

「跟我走!」

當墨璃出現在眼前,羅天的神智一顫。

剎那間羅天再不顧忌這麼做可能需要承受的後果,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帶她走。

羅天只是下意識的一句話,卻讓墨璃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

「你知道這麼做代表什麼么?」墨璃的語調在不知不覺間弱了下來。

「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羅天雖然沒有接觸過家族內部的事務,但最起碼的常識還是有的,看似看押墨璃的修士只有五位,可只要再過一會墨璃脫離將控制的消息就會傳遍城闕的守衛系統,到時候就不是五名化神修士,極有可能是幾十上百的化神高手。

別說是羅天,就是聚靈仙修都別想活著離去。

除非是金大大能或許可以憑藉兇殘的修為,在城闕中殺出一條血路,但這是在家族隱世的老祖宗不出手的情況下。


如果驚動了家族中的那些不出世的老傢伙,金丹境的大能也不會討到好處。

總之一句話,羅天必須趕在家族反應過來前,帶著墨璃離開否則別說墨璃走不了,就連他自己也會因為這件事而受到牽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