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川崎冷哼一聲,無視蘇羽而過。

「你要走就走,要留就留,但不要跟上來。」鄧琴看了一眼蘇羽,拉著猶豫的關曼曼上樓。

「有點意思哈。」

蘇羽走到門口,手指劃過魚缸內的水,一彈,一顆水珠鼓動著懸空而起。

他略一掐指,過了大概十秒,抬手一拍水珠。

頓時。

水珠猛地打在天花板上。

「聽曼曼說關志住在二樓,二樓又是不軌核心。」蘇羽喃喃自語,「有人故意害關志?」

蘇羽之前看的不是鄧琴的胸口,而是她戴的觀音玉墜。

類似的。

關曼曼也有一條。

兩個玉墜都開過光,有護身的作用。

蘇羽回想跟關志買房的時候,他的身上沒戴任何飾品。

關志病危。

兩極煞是誘因,家有害人風水才是主因。

「啊!」

蘇羽思索之際,樓上突兀傳來一聲尖叫。

重生之盛寵九五 「關志也不算豪門,還有這麼狗血的事。」蘇羽心有了猜測,搖搖頭,朝著樓上跑去。

此刻。

關曼曼癱在地上,臉色蒼白,顫抖的手指著病床:「爸,爸怎麼了…」

躺在病床上的關志渾身抽搐,臉色近乎和墨水一樣黑,口裡溢出綠色的液體。

畫面噁心又可怕。

「大師!?」

鄧琴勉強保持著鎮靜。

「他身體內寄宿著一隻很強的邪祟,我剛才雖然用法暫時壓制住了它,但我沒想到它會負隅頑抗,竟然不知死活轉頭去攻擊宿主。」

川崎右手豎起中指和食指,身體隨著口中喃語輕輕抖動,暗暗有著一股奇特的氣息。

「鎮!」

川崎一步跨出,豎起的兩指索繞一點金光,倏地點在關志的眉宮閣。

「曼曼沒事的,你看見了,大師非常厲害。」鄧琴寬慰道。

關曼曼也看見了川崎手中的金光,心裡有了一絲信任,點點頭道:「爸一定沒事的。」

「你個傻帽!」

剛好上來的蘇羽見狀,罵了一聲。

「嘭!」

突然,看似被川崎鎮壓的關志身體一震,一股由內而外的黑氣衝擊往外迸發!!

川崎雙眼一凝,口中快速念著聽不懂的咒語,雙指一劃,身前頓時升起一堵氣牆,擋住了黑氣的衝擊。

「不要干擾我施法,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川崎怒視蘇羽。

「眉宮閣凝聚了關志一身的陰氣,像是人體的百會穴,你一刺激,那些陰氣就會受驚亂竄,關志本來還能活多個把月,被你搞的只剩三天可活。」

蘇羽冷冷道。

「我等境界你一個凡夫俗子不懂。」川崎昂頭道,「你說他不行,但我說他已經好了。」

川崎話音剛落,平靜下來的關志突兀彈起身,睜開的眼睛流轉著迷茫之色。 「老關。」

「爸。」

鄧琴和關曼曼大喜,跑上前抱住關志。

「最毒婦人心。」

蘇羽瞳孔一縮,卻是他見到了常人看不見的東西。

只見起身的關志頭上有一團黑霧,突然,霧中驚現一雙狹長銳利的紅眼。

「嗖嗖。」

紅眼一瞪,鄧琴和關曼曼脖子上的玉墜立馬失去了光澤。

「陰氣變,化惡煞!」

蘇羽清楚自己不能在袖手旁觀。

惡煞一現。

關志一天後就會暴斃,現在只是迴光返照。

關曼曼和鄧琴失去了玉墜的保護,必然會被陰氣入體,繼而落的跟關志一個下場。

「你想害他嗎?」

川崎見蘇羽要上前,腳步一挪擋在他面前。

「你是不是存心見不得我們好!?」

鄧琴怒目而視,激動道,「老關現在病剛好,你就搗亂,萬一出了事我饒不了你。」

「你出去!」

眼看著昏迷不醒的關志醒來,關曼曼徹底信了川崎的本事,自然也不待見意圖「搗亂」的蘇羽。

「無知的人,可悲。」

蘇羽輕嘆一聲,手緩緩抬起,凝氣虛畫符籙。

「你們三者命火未熄,我既然遇見了就不可能袖手旁觀,也算是為後世積下福報。」

鄧琴母女百般不信任蘇羽。

如果換做其他人,早就愛誰誰,撒手看戲。

蘇羽之所以出手,不是為了三條人命,而是順手積個福報,來日自己或者後代受益。

「就憑你?」

川崎在旁心裡冷笑,「陰氣成煞,威力暴漲幾倍,就是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降服,你還不自量力去衝擊煞!」

鄧琴沒說錯。

川崎乃是RB的知名驅魔高僧,曾和兩名師兄弟一起降過一隻屠殺千人村落的五十年妖。

他的師父更是擁有百年底蘊的驅魔家族中人,一身道行高深莫測。

蘇羽或許懂些皮毛,但不可能降服惡煞。

只要蘇羽動手。

惡煞遇激就會反噬,屆時蘇羽的下場將慘不忍睹。

「嗖。」

蘇羽眼前有一張剛畫好的符籙在浮動,他目光如炬,雙手飛快掐訣…

盤踞在關志身上的惡煞感覺到了威脅,發出一聲尖銳的咆哮!!

「嘭嘭嘭!」

房間內的窗戶頃刻崩碎。

鄧琴下意識抱住嚇得尖叫的關曼曼,將其壓在身下,用自己的身體抵擋飛濺的碎片。

光線充足的房間突兀黑了下來,與外邊的明亮反差巨大。

「咻!」

惡煞張開滿嘴獠牙,化作掠影直撲蘇羽。

「肆無忌憚的激怒惡煞,死吧!」川崎獰笑出聲,笑的五官微微扭曲。

「魔靈第一變!」

蘇羽腳下往外翻卷層層漣漪,眼前的符籙也跟著泛起華光。

「這是!?」

川崎臉色有了變化。

道行不淺的他看的出蘇羽發生的變化。

「破軍!」

蘇羽單腳踏地,猶如猛虎躍起,卻如蒼鷹踢在符籙之上,連帶著符籙迎向惡煞。

兩方碰撞!!

首席蜜愛:法醫嬌妻請入懷 剎那,四周牆體迅速蔓延龜裂的猙獰裂痕。

「吼!!」

惡煞狂暴咆哮,身形大了數圈,像是一頭野豬王蓄力撲咬蘇羽一般!

力大無窮!!

「破!軍!!」

蘇羽渾身魔氣動蕩,猛然擊潰惡煞的攻勢,猶如長槍樣一劃而過。

「嘭!!」

惡煞急劇膨脹,直到炸作漫天碎片。

籠罩在房間內的黑暗快速消散,彷彿暴風雨後的陽光碟機散走不甘的陰霾。

「跑!」

川崎知道自己遇見高手了,毫不猶豫轉身就跑。

「我讓你走了嗎?」

蘇羽輕吐口氣。

氣實質化作箭矢劃破長空,刺入川崎的腿彎,將其狼狽釘在地板之上。

「我師父是RB驅魔家族中人,你敢傷害我,師父一定會幫我報仇的!!」

川崎滿臉冷汗,猙獰地沖蘇羽大吼。

「呱噪。」

蘇羽揮手成符,飛向川崎身上。

靜音符!

川崎說話戛然而止,兩眼睛瞪大,一臉驚恐。

「他就算天賦異稟,打從出生開始練,也不可能這麼早學會揮手成符!」

川崎心裡震驚的無以復加,「他才多少歲,我到底遇見了什麼樣的怪物!」

蘇羽走近關志,幫其切脈。

「不要。」

鄧琴和關曼曼驚懼地看著蘇羽。

「典型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蘇羽切完脈,對關志的情況心中有數。

瞥過鄧琴母女一眼,蘇羽握住關志的手,頓了頓運轉「魔靈訣」。

霎時間,關志體內堆積的大部分陰氣引渡進了蘇羽體內,被涌動的魔氣同化…

蘇羽拋出針包,眨眼幫關志施好針。

做完這些。

蘇羽略顯疲勞,長吐出口濁氣。

「蘇先生?」

關志迷茫的眼神有了一抹清明,身體卻像失去了支點,徑直倒在了床上。

他的身體被陰氣損傷過重,得慢慢調理回來,未來起碼有好長一段日子要躺床上。

「你沒死。」蘇羽點頭道。

「謝謝您蘇先生。」

關志心懷感激,卻又愧疚道,「我遇見貴人不自知,我要早點信你,也不用遭那麼多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