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幾個人再次簡單了聊了幾句之後,二叔一家便直接離開了,蕭陽則是送凌瀟瀟去上班。

"這塊手機剛才你妹妹不要,給你吧,應該是塊新的,那個傢伙是不敢騙人的!"蕭陽笑著將手中的手機遞給凌瀟瀟。

"我才不要那傢伙的手機呢,再說這是一款男士手機,我用的話多難看,你看,我自己已經有了新手機了!"凌瀟瀟說完笑著拿出自己的手機在蕭陽眼前晃晃。

"喂,依我看你還是自己留著用吧,你那款價值五萬塊錢的手機還是換掉吧,實在是太昂貴了,萬一一不小心有個閃失摔一下,賠不起啊!"

聽到凌瀟瀟話語中的玩笑,蕭陽笑著拿著手機在對方面前晃了晃,"其實我相中這款手機可不是因為他的價格和性能,而是因為最近社會上女流氓實在是太多了,我需要用他來防女色狼!嘿嘿……"

"蕭陽,你找打!"凌瀟瀟一嘟嘴,立刻抬腳就要踹。

"嗷嗷嗷……女流氓現身了,趕緊逃……"蕭陽動作誇張的大喊一聲,然後快速的向前跑去,身後凌瀟瀟則是一臉咯咯笑的追上去。

……

自從上次自己的二弟被蕭陽教訓了一頓,趙家三兄弟便一直跟蕭陽有了恩怨。

直到後面趙家三兄弟聯合虎哥一起對輝煌酒吧發難,結果沒想到的是卻被人家輕飄飄化解,自己一群人卻吃了一個大虧。趙家三兄弟這才老實了一段時間。

雖然安靜了,但是並不代表他們對蕭陽沒有恨意,事實上趙家三兄弟一直想要找機會找回場子。

結果前段時間張五爺的人突然橫掃整個南城,搶走了陳王爺的大筆生意,聽說這裡面還有蕭陽的樣子。

得到消息的趙家三兄弟立馬蔫了,老老實實的躲起來,再也不敢想報仇的事情。

今天趙家三兄弟就迎來了一位神秘的客人,三兄弟的大哥趙龍在自己的書房招待了這個陌生的客人。

趙龍的書房裡面大到世界名著,再到經濟名著,世間野史包羅萬象,應有盡有,而且還必須是正版的,盜版的你都不好意思讓人進來。

這個書房一眼看上去十分尤其是,一看就屬於很能夠唬人的那種性質。事實上這裡面的書自從買來后他就一本也沒有看過。

趙龍走進來的時候,那位神秘的年輕人正在翻看書架上的一本心理學名著,聚精會神,似乎看的正起勁,而趙龍則是趁著這個時候來打量一下對方。

這是一個年輕人,身材健碩,理了一個寸頭,頭髮根根豎起十分具備攻擊性,看書的時候眼神平靜,可能對方為了掩蓋自己的性格,特意戴了一副黑框眼鏡,倒也平添了一份書生氣質。

只是嘴角總是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這令趙龍十分的不爽因為之前蕭陽給他的感覺就是這樣的,這種感覺會令他覺得自己完全在人的掌控之中。

年輕人似乎是看累了,下意識的抬頭看到了面前的趙龍,連忙將手中的心理學書籍放下,笑著站了起來。

"哈哈,請坐請坐!"

趙龍笑著上前,然後招呼著對方坐下,兩個人再次入座,趙龍再次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年輕人,這才笑著開口問道,"還不知道這位兄弟怎麼稱呼?"

"我姓陳,單名一個靖字!"

陳靖笑著開口講道,完全沒有在黃叔叔面前表現出來的柔弱和在趙老等父親的老部下等人表現出來的陰冷。

這個傢伙似乎天生就是一個演員,不論是什麼時候,面對什麼樣的人,他總能夠隨時轉換各種不同的面具。

"哦?"趙龍沉吟一聲,仔細在腦海中篩選了一遍,確信自己不認識這一號人物,這才笑著說道,"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恐怕我們不認識吧?"

"的確是不認識,不過自從我來到南陽市之後,對趙家三兄弟的名號就略有耳聞,一直想要找機會拜訪,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陳靖笑著說道,話語不卑不亢,把自己的神秘性保持了一個十足。

趙龍臉色一滯,對方沒有尊稱自己,而是用了江湖上的稱號和自己平輩論交,被一個比自己年輕十幾歲的小子喊做趙兄,這令趙龍十分的不爽。

不過在沒有摸清對方的底細之前,他還是將情緒很好的控制住了。

"不知道這位陳靖兄弟是幹什麼的?找我又有什麼事情?還有,你託人給我的這張紙條是什麼意思?"

趙龍一連問出三個問題,同時將一張紙條攤開放到桌子上,他已經有些失去耐心了,事實上要不是這張紙條上的內容,趙龍甚至都懶得見對方。

"我有辦法幫你們報仇!解決掉蕭陽。"

這就是紙條上的內容,傳送這張紙條的人似乎知道很多的事情,而這也是為何趙龍一直十分謹慎面對面前這個年輕人的原因。

"呵呵,趙兄有些著急了,在回答趙兄問題之前,我想先問趙兄一個問題。"

趙龍緊緊地盯著對方,並沒有接話,不過陳靖似乎也沒有等待,而是直接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不知道現在你對蕭陽有什麼看法?"

"沒什麼看法,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趙龍沉聲道。

"真的嗎?據我所知你們之前可是有不小的恩怨。聽說你們三個現在見到對方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

陳靖突然一改語氣,語帶譏諷的說道。

"放肆!"

砰!

趙龍突然用力一拍桌子,面前的茶杯頓時被震得離開桌面,然後摔倒,茶水全都流了出來。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和我這樣講話,我們趙家的事情還由不得一個毛孩子來指指點點!"

趙龍臉色陰沉的說道,眼神則是緊緊地盯著對方,要不是對對方的底細不是太了解,早就喊人進來砍了這傢伙了。

陳靖似乎早就料到對方的反應,既然臉色不變,不急不緩的端起面前的茶水,輕輕地喝了一口,然後才抬頭看向趙龍,笑著開口道,"我想,在我們認真聊天開始之前,我還是先自我介紹一下最好!"

"我是陳靖,南城陳王爺陳雄的兒子!" "我是陳靖,南城王爺陳雄的兒子!"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趙龍想要喊人進來的想法取消了。 一婚二寶:帝少寵妻無節制 臉色有些嚴肅的盯著面前的這個傢伙。

"你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人人都知道南城陳王爺沒有妻兒,你的無知只會讓我感到可笑!"趙龍冷笑一聲。

陳靖不急不緩的開口,"大眾不知道,並不代表沒有,我想你也已經承認了這個事實,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我想既然我已經表明了身份,現在我們就可以來談談接下來的事情了!"

趙龍不著痕迹的將面前的茶杯扶正,然後開口說道,"就算是你是陳雄的兒子又能怎麼樣?現在道上大家都知道,王爺已經不復存在了。"

"哦?是嗎?"陳靖冷笑道,"若是我告訴你,陳雄並沒有死,而且南城的大部分精銳現在都已經被我拉攏了起來,你會有什麼感想?"

"王爺沒死?"趙龍這次再也隱藏不了自己的情緒,有些震驚的問道。

"沒錯,他還活著!只是被北城的張東鋒給關起來了而已!"

陳靖看了一眼對方,繼續講道,"現在我已經將整個南城家父的勢力全都拉攏了起來,目的自然是奪回屬於我的東西!但是為了加上一層保險,我就想到了你們!"

"據我所知,趙家三兄弟現在應該是對蕭陽恨之入骨吧?在對方的手中吃了那麼大一個敗仗,這種丟人的事情我可不信趙家三兄弟會真的隱忍下去!"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趙龍臉色不善的說道,被一個比自己年齡小的年輕人不斷的挖苦令他實在是有些不爽。

"我想要和你們做一筆交易,放心,這對你們來講是一筆反穩賺不賠的交易,我要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你們也要報仇,我們之間就有了共同點,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為了成功的抹除對方,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有更多的話要談,而不是站在這裡互相打啞謎。"

"我為什麼要和你合作?"趙龍突然冷笑道,"現在的南城已經不在像是之前的那樣了,誰都知道南城陳王爺已經完了,難道你就想憑藉你手中的這點人然後拉攏我去對抗對方?"

"順便在提醒你一句,現在的蕭陽可是和五爺關係密切,而五爺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那又如何,任何東西都是富貴險中求,而且難道你真的打算只堅守現在這點小小的生意嗎?我建議你最好還是先考慮一下我給你的條件。"

"這件事情成功了之後,我和你們平分整個北城所有的娛樂場所,我們南城絕對不會插手北城的任何利益,有錢大家賺!"

趙龍聽到對方要把北城平分給大家的時候,心中一跳,很顯然,對方不止聯繫了自己一家,還聯繫了老虎那傢伙,現在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若是老虎那個傢伙真的加入了合作,而他們又真的成功率,到時候自己絕對就是他們的頭號吞併對象,可是若真的加入他們,有無異于飛蛾撲火。

趙龍可不相信這個傢伙的種種好處,金山再大也得有命拿才好。

"很誘人的條件,不過很抱歉,我還是不能夠答應!"趙龍沉吟了半晌,冷聲說道。

陳靖拍了拍雙手,平靜的說道,"唉,看來我還是看走了眼,原本以為趙家三兄弟是有魄力有野心的傢伙,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砰!

趙龍猛地站起來,怒目而視,"姓陳的,注意你的言語,現在的你在我眼中連個屁都不是,你還真以為你是南城王爺的太子,現在的王爺早已經成為了階下囚,一切都成灰了!拳頭大才是王道,你慢慢玩吧,老子沒興趣陪你賭!"

陳靖不緊不慢的站起來,看了一眼對方,笑著說道,"你說的沒錯,拳頭大才是王道,原本我以為你有野心才給你一個合作的機會的,事實上我這個人很不喜歡動粗,但是有些人就是這樣,必須得讓他吃點苦頭,他才會明白誰是老子!"

砰!

趙龍二話不說直接一拳揮向對方面門,他要將這個小子宰了,就算是他是陳雄的兒子也沒用,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落魄傢伙而已。

陳雄身形一退,躲過對方的拳頭,身體急退幾步,來到一旁的牆角。

一擊未中,趙龍立刻牟足力氣直接揮拳沖了上去,他很有信心,這個帶著黑框眼鏡一臉書生氣的傢伙,一看就沒有多少氣力。

出人意料的這一次陳靖竟然沒有躲閃,而是直接一拳揮出,兩個人正面拳拳相碰,趙龍的身體竟然直接反彈了出去。

心中驚訝,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一直在扮豬吃老虎。毫不猶豫的張嘴就要喊人,這裡是自己的地盤,只要外面的人聽到,衝進來就可以直接將這個傢伙給砍成肉末。

但是還未等趙龍的話講出口,面前突然眼前一黑,然後陳靖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怎麼可能?趙龍腦海中閃現第一個想法,兩個人剛才的距離至少有五米,可是對方竟然一閃身的功夫出現在了自己面前。難道這個傢伙在瞬移。

但是趙龍甚至沒有機會去思考這件事情了,因為陳靖已經緊緊地貼靠了上來,一手抓住趙龍的脖子,然後用力直接將對方抵在了牆上。

趙龍雖然用盡全力抵抗,但是陳靖的雙手竟然好像是有著千斤重量一樣,根本掰不動!

砰!

陳靖竟然用單手將對方給提了起來,然後一隻手從上衣口袋中不急不緩的掏出一個藥瓶,在趙龍面前搖晃了一下,冷笑道,"說實話,我是真的不想在你們這種人身上使用這東西,簡直好比是將蛋糕給豬吃了,但是你如此的不配合,所以,沒辦法了!"

說完,陳靖臉色一冷,手指輕輕一捏,將玻璃瓶的上端捏碎,然後將藍屏的藥液直接全都倒進了對方的口中。

將整整一瓶藥液全都灌進了趙龍的嘴中,陳靖直接鬆手,對方的身體跌落到地上。

雙手掐著脖子,趙龍彎著腰大聲的咳嗽,瞪大眼睛陰沉的盯著陳靖。

"你……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

"呵呵,一種很不錯的東西,很快你就會喜歡上它的!"陳靖緩緩地走到一旁坐下,一臉很期待的模樣看著對方,就像是主人在審視自己的寵物狗一樣。

"你……老子殺了你!"

趙龍惱怒的站起來,朝著陳靖撲過去,但是還未等他的身體走到陳靖面前,全身就噗咚一聲直接摔倒在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的手……我的臉!"

趙龍突然滿臉痛苦的在原地打起了滾,身體開始出現劇烈的變化,從雙手開始逐漸出現裂痕,然後一路蔓延,臉上也遍布裂痕,雙手一碰,全都是血跡。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怎麼會這樣?"趙龍在地上不斷的滾來滾去,臉上充滿了恐懼的神色,最後直接被驚嚇的昏死了過去。

這樣的昏睡大約持續了十分鐘,趙龍才緩緩地睜開眼睛,似乎是有些記不起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眨了眨眼睛,看到一旁悠閑的坐在一旁座椅上喝茶的陳靖,趙龍才猛地一下子從原地跳起來。

有些緊張的檢查了一遍身上,確信沒有任何的變化和傷痕之後,趙龍才悄悄放鬆了一口氣,但是很快又露出一絲疑惑,難道剛才只是一個噩夢?

"不要想了,剛才並不是噩夢,你剛才喝的東西威力如何恐怕剛才你已經深有體會!這是一種葯,我只能夠告訴你若是一周之內沒有我的解藥你就會像剛才那樣全身潰爛而死,當然,我的解藥只能夠維持一周,這就意味著,你最好乖乖的聽話,否則,若是哪天我心情不好,忘記了給你新的解藥,恐怕你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陳靖緩緩地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現在我想我們可以來談談接下來的事情了!"

……

蕭陽有些無語掛掉電話,自從上次公司和趙欣的公司一起拿下這麼巨大的項目之後,蕭陽幾乎就沒有過問過這件事情。

事實上,上次將那些東西交給了趙欣之後,蕭陽就已經知道杜有為不可能中標了,而且還極有可能因為這些證據坐牢,當然至於他能不能全身而退,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事實上也正如蕭陽所料,最終政府選擇了並不是實力最強的宏耀和飛天,因為他們給出的方案最詳細,在某些指標上更優惠,更加有利於當地的民眾。

今天好不容易想要打電話關心一下這件事情,蕭陽才給趙欣打了一個電話,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十分不給面子的直接來了一句,"不需要你幫忙!"

"你確定真的不需要嗎?"蕭陽無奈的說道,自己作為大老闆也實在是太沒有存在感了吧。"哪怕我去給你們端個茶遞個水也行啊! 與鬼爲妻

"不用了,難道你認為你會做得比秘書還要好嗎?"趙欣毫不留情的打擊對方的積極性。

"唉,好吧!那我還是繼續做我的光桿司令吧!"蕭陽無奈的嘆息道。

"好了,我要繼續開會了!"趙欣輕聲說道,"其實你也不是一無是處,等到最終決定蓋章的時候還得需要你的簽字!"

蕭陽突然想哭,姐姐,不帶你這麼損人的。

就在蕭陽準備無奈掛掉電話的時候,趙欣的聲音突然再次傳了過來。

"喂,等等!"

蕭陽頓時興奮了,"哈哈,是不是遇到什麼難題了,我就說我還是十分重要的吧,我就說你們還是需要我的吧,說吧,什麼事情,我現在立刻趕過去幫助你們排憂解難。"

電話那頭趙欣的聲音悠悠的傳過來,"我這邊開會要到很晚,你若是有時間的話,就去南陽三中接一下我妹妹放學吧!"

蕭陽:…… 知道蛋碎一地是什麼感覺嗎?我們的陽哥此刻就是這種感覺,被人忽視的就差躲在牆角畫圈圈了!

原本以為對方會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和自己商量,沒有想到竟然是讓自己去接孩子,有些驚訝,不過蕭陽發現自己貌似真的只能夠做這樣的活。

既然幫不上別的忙,蕭陽只好接受了這個男保姆的臨時工作。

問清楚了婷婷的學校和班級,蕭陽直接打的去了學校,這個時間段,學校應該快要放學了。

來到南陽三中,蕭陽才發現學校周圍似乎停了不少的私家車,看樣子向自己這樣來接孩子的還真是不少。

現在的孩子都上初中了家長還需要接送,唉,不得不說,家長對孩子的過度溺愛不知道是害了孩子還是幫了他們。

看了一眼時間還有十幾分鐘,蕭陽來到學校門口一旁的梧桐樹下,點上一支香煙,然後等待放學的時間。

"喂,小朋友,哥哥被歹徒搶劫了,身上沒有一分錢,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吃飯了,你看能不能夠借我幾千塊錢回家路費啊!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

就在蕭陽身後的梧桐樹對面,一道聲音突然傳了過來,蕭陽疑惑的一轉身,然後就看到對方几個小青年擋住了一個初中生摸樣的小胖子。

"我……我身上沒錢了!"小胖子有些緊張的說道。

"吆,既然如此那就讓我來搜一搜吧!"小青年砰的將手中的彈簧刀彈開,笑著用刀鋒在對方的臉上拍了拍。

"小朋友,我勸你最好乖乖的把錢拿出來,不然的話我怕自己一失手,在你的身上劃上一道,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看到對方拿出了刀子,胖子頓時害怕了,哆哆嗦嗦的從口袋中掏出三百塊錢遞過去。

"各位大哥,我……這是我半個月的零花錢了,只剩下這麼多了!"

"草,不是說沒錢嗎?"

青年直接一耳光扇過去,小胖子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個血紅的五指印,眼中涌動著淚水,卻不敢哭出聲來,只是渾身發抖的站在原地。

"媽的,浪費老子時間,給你,這是三塊錢,夠你坐個帶空調的公交車回家了!"

Leave a comment